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四章 第四章(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陈家鹄迫不及待地把李政拉进客厅,摆开架势,倾吐衷肠。


“李政,我很纳闷,我这次回国延安的人怎么会知道的呢?”陈家鹄表情肃穆。


“这有什么奇怪的,那你说鬼子怎么会知道你的行踪?那些搞情报的人是无孔不入的。”李政与老钱见过面,对陈家鹄的问题完全可以对答如流,已经打过腹稿的。


“他们对我的过去好像很了解。”


“什么过去?”


“我在日本的事。”


“你在日本的事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只要跟你一起留学的人都知道。现在延安有不少从外面留学回来的人,说不定还有你的同学呢。”


“现在国共关系怎么样?”


“很好,一家人,精诚合作,共御外侮。你刚才不是说了,他们明知道你要来重庆工作,可为了你的安全,还专门送你过来,这就是合作。”


“嗯。”陈家鹄点点头。


“爱才啊,”李政看看陈家鹄说,“共产党是最爱人才的。”


陈家鹄指着他笑道:“我看老钱他们该来动员你去延安才对。”


李政诚恳地说:“我是贪慕虚荣,吃不起那个苦,再说也没你那个才,否则啊 国民党派系斗争太厉害,干着太累了。”


“那你怎么还连写三封信动员我回国?”


“回国没错的,大敌当前,中华民族危难之际,你在国外待得安心吗?”


“确实不安心,说真的,没有你去信我也会回来的。这场战争毁了我当一个数学家的梦想,但我也不可惜。国破家败,如果还自顾自谈个人梦想,那才是没心没肺,你说是吧?”


李政说:“你将来的工作还是跟数学有关的。”


陈家鹄说:“研制常规武器充其量是个工程师而已,不是什么数学家。数学家是在天上飞的,做的是探索天外的事,不是应用工具,我回来就是当工具用了。”


李政试探地问:“那延安喊你去是干什么?”


陈家鹄听了一愣,似乎不想提这事,把话支开去了。


李政把话题又拉回来,“哎,我跟你说,像你这样的大博士,不光是延安要挖你,这里可能也会有很多单位要来挖你,你可不要见利忘义了。你要被人挖走了,我可没法交差。”


“放心,我就看中你的位置,走不了的。”


“准备什么时候上班呢?”


“刚回来,心神不定的,缓几天吧 ”



陆从骏不想缓了,他本来是想让小周暗中盯上几天,看看动静再说。但这天晚上他失眠了。失眠改变了他。失眠使他的头脑变得出奇的清醒,于是不期而遇了一个念头,让他如获至宝,兴奋难抑。兴奋使失眠的时间拉长了,直到天光发亮他才迷迷糊糊睡着。醒来已经十点多,没有吃早饭,直接到办公室,桌上已经放着小周监视陈家一天的报告。


情况简单,只有两条:一、有两个人 石永伟和李政 分别去会过陈家鹄;二、昨天午后陈家鹄曾陪惠子去邮局打过一个电话,据查实,电话是打给美国大使馆的。


陆从骏看了报告喊来老孙,问他:“这个石永伟是什么人?”老孙说正在调查,“好像是西郊三二 被服厂的。”陆从骏抬头瞪他一眼,“什么叫好像?这些话不应该是你说的,你可以说正在调查,别把好像的东西拿来当情况汇报。”老孙低下了头称是。显然,马姑娘的上吊自杀对老孙来说是一大败笔,他的身份跌了一大截。现在,他时常从所长的目光中看到严厉和拷问。


“安排车子,跟我走。”陆从骏吩咐,“我们去会会陈家鹄。”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天堂巷口。老孙关了发动机,下了车,东张西望地拾阶而上,敲开了陈家的门,走了进去。出来时身后跟着陈家鹄,手上捏着一张名片。


陈家鹄跟着老孙来到巷子口,左右四顾,看不见人,“哎,人呢?”


老孙谦逊地笑笑,“我们所长在渝字楼里等你。”


“渝字楼在哪里?”


“不远,开车过去也就是十分钟。”老孙请他上车。


“还开车?”陈家鹄又看了下名片,“我家里有事。”


“这就是你今天最大的事。”老孙依然满脸堆笑,打开车门,上来拉陈家鹄上车,“走吧,陈先生,车去车回,很快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