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一章 第一章(7)

麦家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URL] 五 不说就是死,这就是他当时的处境。 可怎么能说呢?上校很明白,不说,死的只是他一个人,说了,死的可能是很多人,而且,他虽然活着,却将生不如死。因为说了就是卖国贼,是汉奸,子子孙孙都要背骂名的。 这笔账不糊涂啊,谁又敢糊涂呢?不,坚决不能说!当时上校确实是这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不说就是死,这就是他当时的处境。


可怎么能说呢?上校很明白,不说,死的只是他一个人,说了,死的可能是很多人,而且,他虽然活着,却将生不如死。因为说了就是卖国贼,是汉奸,子子孙孙都要背骂名的。


这笔账不糊涂啊,谁又敢糊涂呢?不,坚决不能说!当时上校确实是这么想的,宁可碎尸万段也不当卖国贼,不做鬼子的狗。但谁也想不到,他已经准备赴死,老天爷却不让他死。事实上,这是个阴谋,上校面对的不是生和死的折磨,而是灵和肉的考验


天亮了,他们把他拖回隔壁的禁闭室,空荡荡的屋子里多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纸和笔,还有两个金元宝。即使在黑暗中,金元宝依然散发出一团暗红的光芒,像团火炭似的,仿佛是烫的。不需要他们告诉,陆上校也知道,只要他在桌子前坐下来,留下X 13的密件内容,他就可以带着金元宝走人。金元宝的样子其实有点像心脏。就是说,他们想用“两颗心”买他一颗心,成交了,他可以带一条命出去,即使外面天塌下来,凭着这两个金光灿灿的家伙,他照样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


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别无选择。


他选择了死。令人起敬的陆上校,他把纸和笔以及两个金元宝一股脑儿都扔进了马桶,并且对它们撒了一泡尿。他还试图想屙一泡屎,但屙不出来,怎么都不行。


顺便提一下,膀胱和直肠是两个不同脾气的器官,恐惧会让小便失禁,大便却会因此躲起来。他在德国受训时,教官教他们怎么抗拒恐惧,其中有个方法就是:捏住耳垂可以增加膀胱的自制力。膀胱会出卖你的恐惧,比如小便失禁就说明你内心极度恐惧,可要克服它其实也不难,只要捏住耳垂就可以。耳垂上的神经是控制膀胱,包括性冲动的,后面这一点可能很多人知道。上校记得,在读中学时有一天一个同学曾问他,如果在大街上突然有性冲动,那东西翘起来,下不去,挺丢人的,怎么办?他不知道。那同学告诉他,只要反复捏弄耳垂就行,就能“偃旗息鼓”。


确实是这样的,年轻时他曾多次试过,反复捏弄耳垂会抑制性冲动。


话说回来,原以为他把金元宝扔进马桶又会招来一顿毒打,结果一整天都没人来理他,只有一个说苏北话的老汉给他中午、晚上送了两餐饭。老汉对他很客气,送来的饭菜也很好。他是已经准备死的人了,对吃饭没兴趣,可老汉一句话让他胃口大开。


老汉说:吃吧,吃饱了还有可能逃走。


他太想逃走了,一相情愿地把他的话当做一种好意和暗示,好像对方有可能要帮他逃走似的。不过,等他把饭菜吞下肚后,他又担心起来,怕老汉骗他,饭菜里面是下了药的。这种可能当然是存在的。可以说,这也是他在他们手上犯的唯一一个错误,如果以一百分计,这也许要扣掉五分。百密一疏,一疏其实就是百疏,因为五分又可能扩大成五十分,甚至是两个五十分。如果对方时时处处不见失手,是一百分,满分,百密无疏,无懈可击,那么他的一点点瑕疵都可能被放大又放大,无限放大,直至要掉他的命。所以,尽管只有一个错误,但他无法原谅自己,因为他的职业必须是“密不透风”的,百密一疏也不行。


当他意识到饭菜里面有可能下毒后,他曾试图把它吐出来,但当时他的肚子太饥饿了,饭菜下去后转眼即被汹涌的胃酸吞食,变成血液和蛋白质,扩散在血管和肌体里,任凭他怎么想办法,用手指抠喉咙也好,用拳头捶胃部也罢,都没有用。后来证明中午的饭菜里没有下药,所以晚饭他迟疑一番后又吃了,想的是晚上也许有机会可以逃跑。他一边吃一边想着那个苏北老头,还一门心思在饭菜里找“家伙”:纸条、刀片、铁丝、钥匙、尼龙丝 他在经历了午饭的虚惊后,更把老头的话当做了一根救命稻草。结果,晚饭入肚后不久他便沉沉地昏睡过去:浓烈的睡意像饥饿的胃酸,把他训练有素的意志一口吞掉,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昏睡居然把他倒霉的过去和以后隔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