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一章 第一章(4)

麦家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URL] 凡嘛,不愧是漂过洋镀过金的。” 他还在适应突来的亮光,没有答理她。 男人矮壮,圆脸蛋,圆肚子,像只木桶。他迈着方步径直走到墙角,从椅子脚上抽出头罩,把玩着,说了一句日语。女人翻译:“听不懂吧,他问你,如果我们再迟来一会儿,你会不会把绳子也解了?” 他适应了光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凡嘛,不愧是漂过洋镀过金的。”


他还在适应突来的亮光,没有答理她。


男人矮壮,圆脸蛋,圆肚子,像只木桶。他迈着方步径直走到墙角,从椅子脚上抽出头罩,把玩着,说了一句日语。女人翻译:“听不懂吧,他问你,如果我们再迟来一会儿,你会不会把绳子也解了?”


他适应了光亮,呜呜叫,要求对方拔掉口里的毛巾。


女人看看男人,男人点点头,她就上前一把揪掉了毛巾,喝道:“放老实点儿,不要叫,叫也没用。”


男人拍一下她的肩,示意她退后,同时用一种类似口吃的语调和生涩、可笑的口音指责她:“你对我们陆上校这么凶干什么,他是我用四轮大轿请来的大救星,是来帮我做事的,知不知道?”


女人诺诺地退后。


陆上校想说话,却仿佛也口吃了,张了几次口都没有出声,好像毛巾还在嘴里。男人显然对这种感受很有经验,依旧用那种类似口吃的语调和生涩、可笑的口音安慰他:“有话慢慢说,陆上校,都是我的失职啊,让你受这么大委屈。”说罢,对外面吆喝一声,一个小年轻便送来剪刀。


男人接过剪刀,熟练地给上校松了绑,并请他去隔壁屋里坐。陆上校不走,因为他要说话。他终于可以说话了,但似乎还不能说高难度的话,只能重复。他说的是嘴巴被堵之前说过的一句老话:“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


男人呵呵笑,不语。女人有点自以为是,又走上前来,漫不经心地说:“什么人?我嘛,翻译。他嘛,自然是我的主人哦,山田君。山田君要找你问点事情。小事情,都是你张口就来的小问题。走吧,山田君请你去隔壁屋里坐呢,你也需要喝点水吧,那边有。”


陆上校瞪她一眼:“听口音,不像个小日本,怎么,当上汉奸了?”


女人气得挥手要动粗,山田一把抓住她的手,用日语训了一句,回头又绽开笑颜请上校去隔壁屋。上校开步往外走,发现走廊上除了一只虎视眈眈的狼狗和刚才送剪刀的小年轻外,还有一个腰间明显别着枪的中年人,人高马大,神色阴郁冷漠,有股子深藏不露的杀气。鬼知道周围还有什么人?上校思忖着,停在走廊上。


女人凑上前,对着他后脑勺说:“快走。别看他现在对你这么好,如果你不满足他,他就会用这把剪刀剪断你的脖子。”


山田一边叽叽咕咕地说着,一边带头走进隔壁屋。女人推着他往前走,一边翻译着:“我的主人说,他希望跟你交个朋友。”


上校走进屋,看到办公桌上放着香烟和茶杯,茶杯冒着热气,似乎等着他去喝。屋子的另一边,靠窗的那一头,摆着一张大台桌,桌上摆放着一盏煤油灯和一些刀具、皮鞭等刑具,分明是在警告他:敬酒不吃要吃罚酒的。


山田迈着像山鸡一样的步子,慢吞吞走到桌前,款款入座,顺手把香烟和茶杯往对面的空椅子方向推了推,示意陆上校坐下。


“过去坐吧,”女人推了他一把,“放聪明点儿,有话好好说,说了你就走人,还可以带走一堆钱。”


上校过去坐下,问山田:“你想知道什么?”一边喝了一口水。


“我知道你抽烟的,”山田抽出一根烟,递给他,“抽根烟吧,压压惊。”


上校接过烟,又丢回桌上,“这是你们的烟,我不抽,我抽自己的。”他从身上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一口,又问山田,“你想知道什么?”


山田说,女人译:“你知道些什么?”


上校把弄着水杯,笑道:“我知道的多着呢,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变之阴阳五行,数之九流三教,乃至飞禽走兽,柴米油盐,我多少都知道一些。”


“你说的这些,我们不感兴趣。”女人抢白,她显然没把自己当做翻译。


“那你们还问我干什么?”


“问你的当然是我们感兴趣的,”山田笑嘻嘻地说,“比如你锁在铁柜子里的X 13密件的内容,我们就很感兴趣。”


“什么密件?对不起,闻所未闻。”


“X 13密件!”女人咄咄逼人地警告他,“我们知道你手上有这个密件,说,是什么内容?”


“我要说不知道呢?”上校反问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