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觉到其中一人十分孔武且粗暴,双手像老虎钳子一样厉害、无情。一只手生生地揪住他的头发,另一只手在他臀部发力,猛地一顶一托,他的双脚顿时离地,人像一个包裹一样被塞进了车门。


嘭!


嘭!


嘭!


车门以最快的速度关闭,引擎以最大的功率怒吼。


车子狂奔而去,卷起一地落叶,纷纷追着车子扑去,又纷纷散落在地。


没有谁看见刚才发生的一切,除了一只当时正在围墙上游走的狸花猫。这必定是一只野猫,在隆隆的雷声中无处安身,慌张地游弋于墙头。它对着飞速远去的黑色车影,叫了两声:喵、喵。



是什么人绑架了他?


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他?


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值得别人如此铤而走险?


最后一个问题,不妨借用他首座的话来说。首座姓杜,人称杜先生,听上去好像是个大知识分子,其实是个玩刀子出身的人,统领着一群像刀子一样危险又嗜血成性的人,包括他。他称杜先生为首座,后者称他为贤弟。几天后,两人首度相逢,问答如下


“首座怎么会选择我?”


“当然是因为我了解你。”


“可首座您并不了解我。”


杜先生笑道:“我怎么不了解你?知汝者莫如我。需要我证明一下吗?”说着,不疾不缓,从容有力地背诵道,“贤弟陆姓,单名一个涛字,十九岁就读南京高等军事学院,成绩优异,毕业后被保荐到德国海德堡军事学校学习军事侦察,同行六人,唯你毕业,令人刮目。鉴于此,归国后委以重任,直升素有 国军第一师 美称的第八十八师侦察科长。翌年调入国防部二厅二处,升任处座,时年二十五岁,乃国防部第一年少处座。同年十二月,你与苏州女子秦氏喜结良缘,次年令郎陆维出世。卢沟桥事变前,你一直任上海警备司令部情报处处长。上海沦陷后,你一度转入地下工作,任军统上海站站长,为营救抗日将士建有奇功。今年年初,由杜(月笙)老板举荐,委员长钦点你赴武汉大本营任应急处处长,干得好啊。武汉军情告急,迁都事宜摆上日程,三个月前你又得重任,作为国民军事委员会第七办公室特派员,为即将迁都事宜赶赴山城。几个月来,你尽职尽责,为迁都大业建功卓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目前全部的履历。”


那天阳光明媚,但陆涛上校眼前一片黑暗,因为他戴着黑色的眼罩,什么也看不见。他在黑暗中夸张地鼓了鼓掌,道:“先生真是博闻强记,我陆某佩服至极。”


杜先生看看车窗外明媚的阳光,亲自为他摘下了眼罩,笑道:“不该你给我鼓掌,该我为你鼓掌。你的才能,你的忠诚,你的理想,都将为你赢得最大的回报。你的前途光明一片啊,就像这阳光,明媚动人。”


陆上校眯着眼看着眩目的阳光,不知由来地感叹道:“先生的美言,令我受宠若惊。”


杜先生爽朗地笑道:“如果说刚才说的这些事确实让你觉得 受宠 ,那么你不会介意我们再来点 若惊 吧。当然,你放心,只是让你 若惊 ,不必担心安全问题。”


那天陆上校头上还包着纱布,伤口不时隐隐作痛。他抚摸着伤口说:“我发现自从与先生相处后,我老是心跳不止。看来我是注定要陪你玩下去了,人生百态变化无常,什么滋味都得尝尝啊,那我也不妨尝尝这 若惊 的滋味吧。”


“不要说玩,”杜先生伸手指了指他的伤口说,“这不该是玩的代价。”


“先生不但知道我的过去,也知道我的未来,莫非还知道我这伤的来历?”


“你被人绑架了,事发在几天前你下班回家的路上。”


“那么先生也一定知道是什么人绑架了我?”


“这个嘛,你不久也会知道的,无须我赘言。”


准确地说,这场对话是在陆上校被绑架后的第五天下午进行的,地点是在杜先生锃亮的黑色福特轿车上。大约半个小时后,陆涛上校将再次看到五天前绑架他的三个人,加上他们的同伙:一个长得很有些姿色的年轻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