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第二卷 西风烈 第036节 西风烈 勇士

nickhand 收藏 4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URL] 第036节 西风烈 勇士 荒凉的古道,落寞的行旅,悠扬的歌声渺渺的回荡在天地之间。 阿蛮他们这一行,却是充满了喜悦。和来程相比,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轻松,出了关城,他们都换上了张冉盗来的装备。 张冉和定西军一行人第三天天明就出了关城,此时想必关城内以及故事一片混乱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第036节 西风烈 勇士

荒凉的古道,落寞的行旅,悠扬的歌声渺渺的回荡在天地之间。

阿蛮他们这一行,却是充满了喜悦。和来程相比,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轻松,出了关城,他们都换上了张冉盗来的装备。

张冉和定西军一行人第三天天明就出了关城,此时想必关城内以及故事一片混乱吧,军粮、军缁神秘失窃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件,只怕现在关城内是有进无出了吧。

在大车上神神秘秘的做了一番‘法’,张冉就鼓捣出来了满大车的兵器。其中有十多件是真正的乌兹钢所制,全新的兵器盔甲都是骑兵装具,只是充满了异域风情,那镶嵌的极为精美的金丝银线、雕花隐隐若现,都与中原的兵器风格廻异。

赵宇飞抚摸着锋锐的刀锋,心思起伏难平,多久没有补给到这等精良的兵器了,好像是自从自己接任督尉之后起就没有过吧。

“先生。”王贲望异常恭敬的向策马而至的张冉招呼。现在定西军上下,几乎将张冉当成神仙一般的人物。就算是道教、佛教在盛唐时期盛行、广播天下,但是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迹。就算是以往所谓的神迹,也跟这样亲眼目睹无法相比!

张冉拿出来的东西装备完三十多个骑士还绰绰有余,特别是骑兵所用的弩,这是大食国的精制骑士弩,虽不能连发,但射程却远在弓箭之外。因为戒指这个超级作弊器的存在,加上张冉确实会那么一点道法(实际上就是能量的巧妙运用),定西军上下早就把他当成神仙一级的人物,只有阿蛮,浑不把他的神异当回事,多数时间都是喊他‘神棍’,这是因为张冉用通俗的语言加上后世科技研究出来的原理,和她详细的讲解过几个‘道法’,阿蛮知道了一点,态度上自然不那么崇敬了。

这也是张冉被他们突变的态度搞得郁闷无比,为了有个可以正常说说话的伙伴,所以对阿蛮展开了一系列的扫盲。

但是阿蛮的学习热情竟然比不上**这个灵物。**本是山间所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自己朦胧的意识,也不知道经历了几多巧合机缘,才在这个残酷的大自然中存活下来。要是没有遇到张冉,它自然是在这山间峻岭之间凭着本能继续朦胧的追寻灵气,直至终归大自然。

遇到张冉之后,仅有朦胧意识的**智商飞涨,毕竟是和人类长期交往,灵智逐渐打开,**现在已经能清晰的和张冉交流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仅仅张冉说什么、它就只能做什么的情况了。

在张冉用蒙古长调唱出‘敖包相会’时,**立即对音乐泛出强烈的兴趣。已经完全透明的身子在张冉身边飞舞,缠着张冉要学。

于是灵异的事件便时时发生,骑士们休息室炖着的肉汤,放在旁边的胡饼,往往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一开始引得这支小队伍神经兮兮、杯弓蛇影了两天,随后大伙就释然了。队伍中有张冉这个神仙在,自然有他的手下跟在附近,这一切都归于张冉身上了,队伍就恢复正常了。

现在张冉的话比赵宇飞的都要灵,活神仙哎!

赵宇飞也想不到这次西行,竟然请得张冉这么一个高人,说张冉是活神仙他是不信的,毕竟张冉当初伤重也不是假的,但是他对张冉的手段还是深为佩服,张冉在他的心中已经和唐时的吕洞宾等齐了。在他的眼中,张冉就是和吕洞宾那样的异人一样本事高超。

张冉现在伤势要好上很多了,虽然不能说是痊愈了,但是真气已经彻底活跃起来,照此情况下去,只要不再受伤,半个月之内伤势就会痊愈。而这、不得不感激他超级强悍的身体,被空间乱流洗炼过的身体。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随手提起一颗大石,一刀将狰狞的边锋削平,刀锋竟然是丝毫不损,“好刀!”张冉由衷赞道,坐下后开始整理行装。

“你真的要走?”赵宇飞神情郑重的问道,“如果你不走,定西军绝对会在你的带领之下成为河西、以致西域的霸主。”

张冉转头说道;“你才是定西军的督尉,而我、也有自己的责任和选择,定西军有了这批物资,加上我给你的资料,十年内要称霸河西和西域并不是难事,你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我留在军中,对目前的定西军恐怕没什么好处,你们还得受我的牵连,连发展速度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也知道你们不怕那些人,但是可以避免的麻烦没必要背着,再说,定天军寨那里还有我的责任。”

赵宇飞庄重的行了一个军礼,“今日一别,我等当奋力开拓,余话不再多说,无论何时,只需君一语一信,定西军当全力当之!”

张冉一转身,阿蛮轻俏的站在身前,眼光迷离的阿蛮轻轻将一枚晶莹的石头挂在他的颈间,细细的七彩红绳丝蕙摇曳,“不管你走到天边、海崖,还是九霄、碧落,需记得这荒凉的西北,还有一个小女子在等着你,一生、一世!”

全身僵住的张冉唇上一暖,一点晶莹的泪水染在他脸颊。他实在想不到这个丫头竟然已经恋上他了。待他反应过来,连绵的车队已经向山谷之内进发,阿蛮在八个护卫之下打起一面大旗渐渐远去。定西军开始转移进山,那里的平原矿山,承载着定西军兴起的希望。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张冉转身离开,沉重的心思让他没有发觉,他一直信马由缰的方向,正是古道往张掖的方向。在那个谷间平原,张冉将一万五千石从玉门关搞到的粮草放到了那里,只是费了他很大的功夫,还差点引发伤势。

嘴唇上还留着阿蛮那淡淡的香气,眼前不远是定西军断后的游骑。

崭新的兵甲,雄峻的战马,两队各十人的骑兵远远分开,带着一溜烟尘远去。他们的目光里是对张冉赤裸裸的崇敬!

张冉此时却是高兴不起来,阿蛮最后的表态让他的心情非常的沉重,他从没有过对阿蛮什么心思,难道说这些日子自己的言行作为让小姑娘误会了?张冉并不知道,这些天说话、行事相处下来,自己的言行相对于那个年代来说,已经是极为出格,和阿蛮的交往说话,在阿蛮听来,那是有很多重的意思,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听到那些现代风格的话语,产生美丽的误会是不可避免的。

检讨了一下自己的言行做派,张冉强抑住回头的冲动,单人独骑向前行去。

夕阳如血,冷风似刀。

寂寥的古道上,一骑风尘夹带着满目的荒凉缓缓向东行。

一丝剧烈的马蹄声闪入耳中,张冉微微一怔,这个时候正是李继筠大军到达的时候,附近所有的牧民、部落早就远离了,此时那里的大群部落?而这种蹄声实在不像是军队中的。

厮杀的声音渐渐响起,一群慌乱的部落群狼狈奔逃而来,他们的尾后就是狙击的部落战士,追兵中一杆杆党项部族旗帜**飘舞。

这是一场追击混战,逃亡部落的部族战士纷纷战死,但是没有人退缩,党项骑兵的一次次突击、迂回冲刺都被他们以亡命的厮杀堵住截杀,一个个骁勇的战士为了身后的妇孺毫不犹豫的奋死厮杀。

张冉拨开马匹,驰上旁边的矮山,弯刀扫飞几枚冷箭,张冉继续后避。“姆妈!”一声稚嫩的呼叫声传入耳中,张冉身躯一震,这是标准的西北汉人口音。转头看去,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在大车上挣扎,被一个独臂老人紧紧抱住,他的母亲,一个看起来很纤柔的女人眼角流泪、却是毫不犹豫的带马杀向身后追击的敌人!

唐人!这一刻、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这些日子和定西军混在一起,知道了很多这个混乱年代唐人的坚持和辛酸,张冉不知不觉间也接受了他们这些苦苦挣扎的前辈,认同了这些同民族的先辈。

看着那母亲挥刀杀向后阵,张冉胸中气脉就如突然炸开了,什么顾忌都抛开了。看也没看后边刚刚现身的丹阳子,一声长啸,声雷滚滚中策马疾冲。

丹阳子看到眼前的张冉,心中原本松了一口气,随即就发现眼前残酷的形式,丹阳子修道已久的道心在这一刻竟然也失守了,因为这些看起来已经无法逃脱的部族竟然在两里远处结阵了,他们打起来一面大唐河西瓜州督尉的残破旗帜!

张冉精气神全部集中,他的真气现在无法调运护体,全靠灵敏的六识感官来厮杀。健马疾驰,追风而过。弯刀挥出,瞬间斩杀三个相伴冲锋的狰狞党项骑兵,血腥味刺激着胯下的健马,这匹赵宇飞千挑万选出来的神驹看来也是屡上战场的角色,被血腥味刺激的驰奔如电,在双方对冲密集的队形中挥洒冲刺,马上的张冉招式极为简朴。他本是神力,加上马力,根本没有人能当他一刀不死。

李沐庭自付必死,前队妇孺立阵死战的举措已经看到,惊怒下心神反而无比的冷静下来,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唯死战而已!

斩杀到第九名敌人,战刀已经深深卷刃,扬手掷出长刀,尚算锋利的刀尖呼啸着破开一个敌人胸膛,四五件长兵器已经夹着雷霆之势轰至。虽心有不甘,但已来不及封挡规避,李沐庭唯有待死。

一股彻骨的寒意从旁边卷过,一骑人马若风般卷过,好大几颗头颅在空中扬起,围攻他的几个敌人腔子中鲜血喷涌,那一骑已经杀到十丈之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