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春节快要到了,各位都准备好鞭炮了吗?我想最讨厌放鞭炮的人大概也得准备几挂,除夕午夜得放一挂,大年初一得放一挂,正月十五还得放一挂吧?这是最起码的三挂鞭炮。说真的,过年放鞭炮,死人烧纸钱,这两件事,让我深恶痛绝,我就不知道,除了放鞭炮和烧纸钱,炎黄子孙还有别的方式表达欢乐和悲哀吗?

关于放鞭炮和烧纸钱,我本不想说什么,风俗习惯嘛!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几句,你们能有点好习惯吗?今天我也不怕得罪人了,说实话,每当我看到有人放鞭炮和烧纸钱,我都掩饰不住内心的鄙视情绪,投去厌恶的目光,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这帮傻逼!下辈子还是农民!

说到这里,想起了我的一个大学同学,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了。在城市里混了十年,还真有出息,从兜里一掏名片,也是总经理董事长之类的东西了。有一天在路上与我相遇,找了个餐厅坐了一会儿。有一个情节,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瞄了一眼他身上夹克衫的Logo,随口说了一句:这个品牌的夹克衫不错!我这同学用万分感激的语气跟我说:谢谢你!哥们!你没以为我穿的是假名牌吧?我说怎么会呢!这时,我这同学眼里都有泪花转圈了。再后来的同学聚会上,有人提起了这个同学,有人不屑地说:就他那德行,穿一身世界名牌,脑袋瓜子上也跟插着高粱花子一样,他农民在骨子里了!我赶紧说咱不带这么挖苦农民同胞的,换个话题吧!

有一年春节前,是个晚上,我家门铃一响,来人了。我开门一看,是我这同学,我说怎么回事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他说过年要回农村老家,没时间给我拜年了,在节前给孩子点压岁钱,还有一些鞭炮。说着话就进屋了,顺手把一大捆鞭炮就放在我家客厅里了。我一看,就这捆鞭炮,都能把美国航母炸沉!我说哥们你这是跟谁玩命啊?谁放得了这么多鞭炮啊?你赶紧送别人去吧!那天他跟我聊了一会儿,告诉我他买了三万块人民币的鞭炮,回家要放个痛快,否则的话,会被父老乡亲们瞧不起的!听他这么说话,我没吱声,我能说什么啊?

大概是北京奥运之后吧,北京东环大裤衩的那座配楼,被一把大火给烧了,听说就是放焰火引起的火灾,负责买焰火的领导吃了巨额回扣,被处理了。我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冲在座的人说了一句:都他妈的混进中央电视台了,还他妈的是那农民操性!不放鞭炮,会他妈的出人命啊?

我以为放鞭炮和烧纸钱是一种很恶劣的风俗习惯,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很不道德的,最主要的是还危险,每年都有鞭炮制造厂发生火灾引起爆炸闹出人命的,也有因为放鞭炮把自己炸成残疾人士的,这不是他妈的活该吗?还有就是在清明节的时候,去公墓祭奠亲人,漫天的黑烟纸屑,能让你窒息,跟人间地狱似的,真的让人不愉快。每次看到这乌烟瘴气的场面,心里就想:这是多么操蛋的风俗习惯,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改掉呢?我以为,放鞭炮烧纸钱的人群,不配享受民主自由,真的不配!因为农民有农民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你让一群农民在那搞民主政治,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