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何为法术?有一说为:法术泛指方术之士所采用的画符、念咒等迷信手段。亦指神仙和道人呼风唤雨、驱邪除病等手段。


还有一说为:原始社会早期的一种准宗教现象。即人们试图在外界事物上实现其意愿的种种实践活动。其特点是想象能以主体本身的某种特定动作及仪式来影响或制约外在客观之对象,达到其预想的目的。其实践活动既是非理性的,又是非宗教性的。它同巫术的外在表现形式较为接近,但它以相信其实践者本身意志及力量这一特性而有别于巫术和宗教。因此,法术乃基于其实践的作用而不依靠外在神灵或超自然力量的帮助。其活动的主要表现方式是模仿外在事物或其对象的行为特征,以便实现对它们的控制。


法术种类有:杀伤术、驱使术、变化术、卜术、妖术(降妖术)、天象术、抵御术、遁术、受身术。法术是真正存在的,不同于迷信。


以上两种说法均把法术和妖术归结在了一起,其实并不然。(小说中无意深讨这些问题,也无意推翻别人的结论,读者看过后权作茶余饭后笑谈就是了。笔者同意后一说大半观点,这里只简单说说“法术”和“妖术”的区别。)


古人在很早的时候,发现自然界存在着一些不可思议的现象,于是就有很多人尝试着去利用它。比如说风、雨、雷电等等。当然,很多事物已经被现代科学赋予了极其合理的定位,就显得不足为奇了。


然而,还有很多现象是不能为现代科学所解释的,比如人的超能力。说得更具体些就如催眠术、降头等等。这些听来可能会觉得很邪乎,那么,就举两个生活中最常见的现象:其一、家中有小孩的,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很多孩子越小的时候越会出现一些奇怪的言行举止。比如说某一天小孩正静静地坐在那里,突然嘴里冒一句“爷爷回来了。”然后过两三分钟后爷爷真的就回来了。一次你可以说是偶然现象,两次、三次地说对了你会不会觉得不可思议呢?当你数次不信邪后,小孩再次从嘴里蹦出一句“某某回来了”,你立刻到房前屋后看看就会发现真得“某某”不一会儿就从远处走过来了,而孩子绝对不是听到大人的脚步声或说话声才得出判断的。


不过,孩子这种超能力的现象会随着年龄的增大而逐渐消退,直至完全消失。


其二、当一个远方的亲人出了灾祸的一瞬间,万里之外的另一位亲人能够有强烈的而又难以名状的心里不安。比如心口觉得象被钢针猛刺了一下,或者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幅灾祸现场的画面,这就是人们所谓的“第六感”。这种感觉或者直觉,很多人都有,而且这个世上不少人的这一感觉很强烈也很准确。


现在问题就出来了,这些人的超能力是否可以被他人利用了呢?答案是肯定的。这也就是出现了法术和妖术的根本所在。


法术和妖术的共同点都是利用人的超能力,这种超能力是辅以药理的运用,精神的运用,和宏观联系的运用来共同实现的。而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法术药理的运用和精神的运用体现在以“仁”为本,取至大自然的精华体;妖术则全然不顾这些,只要达到目的即可,对于物质的运用是越简单方便越好,哪怕杀人也在所不惜。


正如这个“天咒”一样,施法者是运用药理物质和精神压迫的方法,对数以千计的人进行残害,使其愤怒;同时把他们这种状态的精神力和思维用某一种介质保存起来,并迅速把这些人杀死,以免愤怒消失后影响法力的效力。最后,等需要天咒保护的人安葬后,再把这些杀死的人埋在其四周一同殉葬,那么,天咒的效力就可以永久保存了。


至于两个民兵连的队员进洞后看到的二郎神君像,就是施法者用于收取和保存精神力和思维的介质。它必须得埋藏在地下供奉,一是这种介质不能见光,见光后效力会大打折扣。二是这种介质如果出土,将会导致周围生态平衡的发展,指不定会闹出什么样的乱子,所以最好是有人看护,每个月的月初之时供奉一次,即可保全地面上一切事物的平安。


当周父听完龚万江解释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他想了想,道:“这么说来,你刚才叫烨华拿生栗子裹灰给我的两个队员吃,是用的法术相克妖术的道理了,对吧?”


“也不全对。”龚万江闻言笑了笑,道:“板栗可以益气血、养胃、补肾、健肝脾;生食还有治疗腰腿酸疼、舒筋活络的功效。它不但有助维持正常心跳规律,还能保持排泄系统正常运作。其实,用它和灶灰来对付天咒是远远不够的,充其量只能算作引子,真正的消除天咒还得靠我这铁盒子里的银针扎穴才行。”


这下周父才算彻底明白,点点头,不再言语。


此时龚烨华正拿着空簸箕回来了,龚万江把他唤到身边,拉住他的手对周父笑道:“这孩子和海华一样,从小我就叫他们在板栗成熟的时候每天生吃二三十颗,每一颗都嚼成浆状才准现下,一直到现在。你别看他这么瘦,筋骨可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到了你们单位上,什么粗活重活他都不在话下!”


嗬!板栗还有如此功效,周父这下算是长了知识。(板栗因含糖较高,除了糖尿病患者,身子骨比较弱的人均可以此法一试,有奇效!)


别的就不用问什么了,龚家沟从搬迁过来到现在肯定就是守墓人了。扎针解咒的方法等会儿自然看得到,只是现在还有两个问题是周父非常好奇的:龚家沟祖上搬迁过来的秘密,也就这块墓地的秘密,任谁都会好奇,自然不消说了。再一个就是周父那次只身前来打猎,野猪从悬崖上掉下来就把龚万江给吓晕了;从今天和他深聊的情况来看,他怎么也不象个身子骨羸弱和胆小如鼠的人啊?


嗯,这两个问题得问问。


周父想了想,先把第二个问题问了出来。不想龚万江哈哈一笑,很爽快地答道:“这个你应该想得明白啊,我那是装的,是不想引起外人注意,在这里节外生枝而已。既然说到这里,我索性把龚家沟的秘密一起告诉你吧,免得你心里留个疙瘩,我死后还要带到棺材里。呵呵!这些本来是想等我再老点了告诉烨华的,不想今天却先告诉了你这个当干爹的,真是事由天定啊!”


周父心道:得,这下不用我再废话了,就好好听听这龚家沟的秘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