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杀手 白令海峡 六,你中有我(2)

phenr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size][/URL] 如果是在密闭的舱室内,这阵穿透了碎石和弹片的警报声一定刺耳异常,不过我们的前方有半面都是开放的。其余半面,都遮在了盾牌之下,我们正合伙蜷缩在身后。伊万两腿像骑了马,他的驾驶椅就在我们所有人的上方,一前一后,和拖在地上的两条铁腿毫无二致。 警报声嗡嗡的,好似可把天上的云彩搅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


如果是在密闭的舱室内,这阵穿透了碎石和弹片的警报声一定刺耳异常,不过我们的前方有半面都是开放的。其余半面,都遮在了盾牌之下,我们正合伙蜷缩在身后。伊万两腿像骑了马,他的驾驶椅就在我们所有人的上方,一前一后,和拖在地上的两条铁腿毫无二致。

警报声嗡嗡的,好似可把天上的云彩搅乱,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偶然只看到伊万略一挺直身体,双腿微微蹬地,似乎要一跃而起。

看样子我们是非跳起来不可了,方向听天由命。

只有闭上眼睛,是伊万也会如此!

接下来就是后仰、过度后仰……进而是失去了平衡,冲撞、震动、翻滚、天昏地暗,似乎还有冲天的火光和盾牌抬起的轮廓,以及轰然巨响……

一度让我担忧的压在脖子上的一声嘎嘣!

接着我们就团身而起,我几乎要赖在靠背上了,腿骨似是断了般,仰头就能看到伊万还那个姿势仰在上空……

他艰难地抬起了双腿,趔趄中猛一转身,伊万便不见了。前方只通向一片漆黑,只有后边还有一点敞亮,不过随着哒哒哒的迈步,光线也越来越少,这里突然也静得可怕,甚至能听见碎石在钢铁腿脚下激起的哗啦声,在洞中甚至有奇异的回声,没错,这是一个山洞!

单调的哗啦声,渐次有了节奏。回头看去,伊万还踢出了两块踏板——是为了让地上的一对机械腿交替行走。他身后还有一盏雪亮的灯,投在地上、墙壁上缤纷多彩,诡异得令人说不出话。

倏地——长条的影子冲过了疾冲而过的墙壁,一条直道即在灯光下铺排,两条铁轨亮闪闪地扫射向前,不见一点天光,唯独惨白之光。

我们这是冲进了隧道里……


机械腿会在铁轨之间崴到脚,每次伴着大肆的趔趄,会发出一连串叮当声。我们的速度仍快得惊人,明显能感觉到风,空气撞在脸上,是持续的风……风吹啊吹啊,而我们在跑啊跑啊。

背后还有东西,就在强光的背后,有一团异样的荧光,顶着我们在飞。他们也闯进了隧道!

原来,我们是在隧道口撞上了希尔飞车上投下的一枚炸弹,那可能是一枚微型炸弹,足以粘上护盾的塑胶炸弹!伊万想法弹开了它甚或是躲了开去,双腿蹬地高举盾牌在身前,像一架铲车般向后翻滚履带,把我们转移出了砰然爆炸的火舌。

等我们站起时,机械腿已经跑进了隧道。

冲击波把我们呼地顶入了黑暗,一举出乎了瓢虫机的意料,它也哈着腰遁了进来,把天光拖在尾后,旋开了照明——如萤火虫般的——蜻蜓复眼般精巧的灯光,一边巡视着狭窄的洞顶、一边追赶顶着强光灯的我们扑来了!


突突……


重机枪的旋转中,加入了一阵嘶鸣,扫射的子弹就像一张光网,在黑暗中显得极为清晰。兜头刮在了摇晃的铁壳躯干上,腿脚旋转开来,进而斜跃开去,让过了又一阵密集如网的射击,以及一枚闪耀的导弹,弹头直没入前方的黑暗,飘忽的尾迹也化为了四散**的火舌。


我们冲得很快,几乎是沿着流行形压下了隧道的墙壁,在两条铁轨之间滑行了开来,我双手握着手枪,对着火星四射的铁轨,那面盾牌现在压在了脚下——准确是在机械腿脚下,全身正义一个助推的姿势告诉前行,伊万脚下的两块踏板也斜切在了钱路上,一前一后压着一个锋利的切角。


更让人有所士气的是,我们正迎上了下坡路!


而把企图啄我们一口的纳谏可怖的昆虫顶在了上方,它只能趴在下边,伺机行事。架势着那样一架相当于鹞式战机般启动不灵的家伙,一边想要跟上我们在如此极端的下坡路上委实被难为了。


现在是我们的反击之时,此时不揍它一拳,更待何时?



伊万高举起了苏杭比,转过身去,卡谢夫的火箭炮对准了仰角,目标——就像是一只苍蝇拍下的苍蝇,车门拖动着引擎,瑟瑟发抖,噤若寒蝉一般!


谁知那东西欺近了上来,掰开了两旁的车门,蹬直了双腿晃过了臂膀的死角,同时发出了两枚大火箭划了两道莫名其妙的轨迹,其一打得一块车门脱落,交相辉映,犹如一对热舞的恋人,撒手分开不知去向。其二只是擦着破碎的肚子飞过,穿进了黑暗,切萝卜丝般也浪费掉了。


眼看这家伙张牙舞爪,那枚旋转的毒针左摇右晃,随时准备一举插下那块红心。如果这样,我也会被贯穿,尸体将七零八落地在黑暗中告别!


可我们没有,伊万猛地一跳,我来不及募集,伊万揪住那东西时,我还低着头,头上一阵电光火石的冲突、震颤!


也许是因为入手了,我们的落地显得清零又如释重负,我们的双脚一前一后正好压在了斜切的踏板上,并略微牛身,把那架可怜到了极点的昆虫掀翻到了空中、后方、夹角!令其独自呻吟!


我们没有栽跟头,而是冲得更猛了。速度更快!卡谢夫攥紧了拳头,我转头看到了那只钢铁拳头上紧握的旋转重机枪的枪口,它已经不能再头上耀武扬威地扫射我们了,而是被生生地扯了下来,也许被撤下的还有腹腔!


我想,我们尽可以打电话叫特工过来,要么收尸,要么再次活着希尔,让我们来发射无线电吧。


下坡如同弯刀,在最畅快的尽头减缓了快感,陡然,脚下的铁轨也似生了绣,伊万一边蹬着踏板,一边呼叫特工!


“不,我看,使他们回来了,对,那个希尔一定还没死!”


“呼叫!引诱他们扑上来,我们一定在啊洞口重兵伺候,到时候记得让开,听清楚了吗?”


“明白!”


伊万大声地抱怨着,把呼麦甩了下来,连着螺线来回摆动着……


阿什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那jb虫子又迂回过来了,闪着荧光,活活一个幽灵。估摸着,它还有礼物送我们。


而前方,也终于见到了一点亮。


我想这值得我们一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