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首次访苏:拍桌大骂苏联人是王八蛋

枭龙FC-1 收藏 2 4927
导读: 1949年12月16日,中共中央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访问苏联,在抵达莫斯科车站时,毛泽东受到苏联党政领导人布尔加宁(右一)、莫洛托夫(右二)等的热烈欢迎。 1949年12月16日到次年2月17日,毛泽东在苏联进行了为期2个月的国事访问,签订了对当时冷战格局以及中国未来发展都具有深远影响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是毛泽东第一次以大国领导人的身份登上国际舞台,围绕这次访问,美、苏、国、共等各方力量在台前幕后,均展开了激烈较量,留下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历史瞬间。 斯大




1949年12月16日,中共中央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访问苏联,在抵达莫斯科车站时,毛泽东受到苏联党政领导人布尔加宁(右一)、莫洛托夫(右二)等的热烈欢迎。


1949年12月16日到次年2月17日,毛泽东在苏联进行了为期2个月的国事访问,签订了对当时冷战格局以及中国未来发展都具有深远影响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是毛泽东第一次以大国领导人的身份登上国际舞台,围绕这次访问,美、苏、国、共等各方力量在台前幕后,均展开了激烈较量,留下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历史瞬间。


斯大林三拒毛泽东访苏


早在1947年,解放战争激战正酣时,因为有许多问题要同斯大林商量,毛泽东就提出访问苏联的要求。斯大林以“毛泽东离开岗位,可能对战事有不利影响”为由,拒绝了毛泽东的访苏要求。此后,毛泽东又两次提出要访问苏联,都被斯大林拒绝。


1949年4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总统府,一个月后,刘少奇秘密访问苏联。在苏联的近两个月中,他与斯大林先后会谈了六次,为毛泽东访苏做准备。这一次,斯大林痛快地答应了毛泽东的访苏要求。


7月27日,斯大林在夏令别墅举行宴会招待中国代表团,当刘少奇在宴会上谈到解放战争时,斯大林突然向刘少奇表达自己的歉意,他说,“我给你们添过麻烦,我们对中国的情况不了解。”


斯大林的道歉还得追溯到4年前。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蒋介石邀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斯大林两次来电劝毛泽东接受蒋介石的和谈方案,并在电报中称,中国绝对不能打内战了,再打内战就是民族的毁灭。毛泽东对此非常不满意,他说,“我就不相信,人们要解放,民族就会毁灭。”


1949年初,当解放军已经取得中国半壁江山的时候,斯大林一方面担心人民解放军继续南进可能引起美国干预,一方面希望把中共控制在莫斯科手中,因此有意出面在国共之间进行调停。但是毛泽东按照自己的既定方针,指挥百万大军打过长江以后,斯大林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的判断是错误的。


1949年8月,刘少奇带着斯大林的歉意和承诺回到北京。11月12日,新中国成立后,斯大林发来电报,正式邀请毛泽东访苏。





江青插手斯大林寿礼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七十诞辰,毛主席决定率代表团前往莫斯科祝寿,并就两党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商讨和签订有关条约、协定等。


为给斯大林祝寿,中共中央委托中央办公厅选定和筹集赠送给斯大林的祝寿礼品。江青闻讯后迫不及待地插手选送礼品一事,她再三建议,带些能表明中国国情的礼品去:首先是山东的大白菜、大葱、大白萝卜,其次是绣有斯大林形象的湘绣制品、景德镇陶瓷、浙江龙井茶、杭州刺绣、江西的竹笋等。


毛泽东对江青插手选送礼品极为恼火。一次,他问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出国带的礼品选好了吗?”杨尚昆说:“选了一些,江青同志正在帮我们一起选。”毛泽东一听,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杨尚昆连忙解释道:“主席,这是我们找江青同志帮助办的。”毛泽东挥了挥手,口气很严厉:“你们不要找她,她不懂这方面的事,这是和外国人打交道。”杨尚昆继续解释:“江青同志最近刚从苏联回来,有些情况她可能比较了解。”毛泽东真动了气,声色俱厉地说:“你们怎么非要她插手呢?”杨尚昆见毛泽东如此生气,只好按毛泽东的意见办。


最后,礼品是毛泽东亲自选定的,足有两车皮。一车皮是山东的大葱,一车皮是江西的蜜橘。送蜜橘很好理解,但用大葱作礼品却让人费解。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翻译组组长阎明复后来解释说,山东人打架的时候,给他吃大葱马上不打了。“共产国际时代苏联做了很多工作帮助我们,但在斯大林时代也做了很多对中国革命不利的事情。双方之间,用毛泽东的话来讲,就是总有一肚子气。”他说,毛泽东是想用大葱这个方式来消气。


这次出访,除了祝寿的礼品,毛泽东的衣着也需着重准备。据时为毛泽东卫士的李家骥回忆,周恩来和罗瑞卿都建议毛泽东顺应国际的礼节,请他着黑色服装——黑色礼服,黑色皮鞋,甚至袜子也是黑色的。毛泽东就问:“怎么这么复杂,我就不穿黑的。”总理做工作说:“咱们国家第一次以主席这样的身份访问苏联,我们一定要和外交礼节相适应。”毛泽东听总理这么解释,就说:“那好,就一套黑色的,一套做灰的。”灰色是他喜欢的颜色。


在毛泽东的行囊里,最多最重的是书。《资治通鉴》、《史记》、《鲁迅全集》,还有托尔斯泰、高尔基等人的作品,装了整整两箱子。


一级战备保出访安全


保卫毛泽东出访安全,成了当时重中之重的重大问题。临行前,斯大林电告:“保卫工作要做好,千万不要大意。”


周恩来打电话,找来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和副部长杨奇清,对他俩说:“主席马上就要动身了,公安部队要全力以赴保证毛主席的绝对安全。”


在这之前,为了毛泽东出访的安全,公安部队已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彻底清剿沿途匪患,特别是东三省境内,清剿工作已经搞了几个回合。


周恩来说:“敌特已经将主席访问苏联的情况报告了台湾保密局,中央担心敌对势力利用我们的出访搞突然袭击。因此,为了保证这次出访的安全,中央军委已经命令在主席出访期间,全军进入一级战备。”


周恩来沉思了片刻又说:“没有特殊情况,你们两位要将主席送到满洲里,密切注意沿途情况,及时向我报告。正常情况,每4个小时报告一次,特殊情况随时报告。”


罗瑞卿说:“专列我们已经全面进行了检修,并派部队工兵用雷达探测有无易燃易爆物品。然后实行封闭,派部队24小时警卫,凡上车人员,都必须持有特别通行证。”


1949年12月6日,上午8时,毛泽东坐着新中国第一列代号为9002的专列驶出西直门火车站,随行的有陈伯达,叶子龙,汪东兴和师哲等人。毛泽东身穿一身银灰色中山装,头戴呢帽,外罩一件大衣,在站台上和送行人员话别。


这趟编号为9002的专列,是美国送给蒋介石的礼物。设备十分高级,蒋介石还没有坐过,就被人民解放军缴获。专列备有一节掺望车,挂在列车尾部,镶有落地的大玻璃窗,四周挂有墨绿色的窗帘,拉开窗帘,车外的风景一览无余。还有一节会议室式的车厢。除了几节软卧车厢和高级餐车外,毛泽东乘坐的车厢里,会客室、卧室、浴室一应俱全,可以随时在行车中洗浴,十分舒适。


专列一共三节,前面是前驱车和警卫人员,后面是备用车。司机是一位经过战争考验、经验丰富的老英雄,开车又快又稳,专列上的服务员都是从中央警卫部队挑选出来的。


肩负着保卫安全重任的罗瑞卿、杨奇清和铁道部部长滕代远、铁道部公安局长冯纪等人,每到一站都要下车检查一次,及时与前方交流情况。为了保证毛主席的正常工作,罗瑞卿下令火车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行驶。


为保证这次出访安全,公安部队早就沿铁路开始警卫执勤,从北京到满洲里几千公里的铁路沿线上,戒备森严。专列开动后,人民解放军动用3个军的兵力为毛泽东护行,在专列的前后,各有一列载着50名士兵的警卫车。铁路两旁岗哨林立,差不多是每一根电线杆下都站着一名荷枪实弹的卫兵。列车沿途停靠时,只允许当地两名主要军政领导上车看望毛泽东。随行人员在中国境内不得下车,也不准向地方要东西。


国民党暗杀计划落空


从后来的解密档案,可以看出在毛泽东访苏途中,国民党曾制订了详细的暗杀计划,台湾选派最有经验的行动特务,要在列车运行中暗杀毛泽东。


据档案记载,毛人凤曾命令:“通知情报总署,按计划执行。赴大陆人员准时到达目的地。东北地下技术纵队采取A、B、C三套方案:第一,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控制制高点,采取突然袭击;第二,大规模破坏东三省铁路重要部位;第三,炸毁长春14号铁路涵洞,在哈尔滨双城铁路集中埋设炸药,将车炸毁。”交待完后,毛人凤对美国顾问布莱德说:“炸了毛泽东的专列,就是第二个皇姑屯事件。”布莱德兴奋地说:“岂止是第二个皇姑屯事件,它的意义不亚于一场战争。日本人为你们做出了样子,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毛人凤做出部署后立即报告给蒋介石。蒋介石咬了咬牙说:毛泽东访苏,是针对我们的,如果他们签订了友好条约,我们的条约往哪里摆,难道一点儿约束力也没有了吗?不管苏联的态度如何,你们要先发制人,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次访问,绝不能让毛泽东活着访问苏联成为事实。


国民党间谍为了暗杀毛泽东,曾经在大兴安岭隧道放过炸药。大兴安岭隧道是1903年才建造完成的,也是通往苏联的必经之路,一旦被炸,毛泽东和铁路列车都将被埋在长长的隧道中。为了确保隧道万无一失,保证毛泽东的专列安全通过,当时增加了很多公安部队的战士,在隧道两边不停地巡逻。




据负责勤务的陈全有回忆,毛泽东专列经过的那天,巡逻队发现了铁路上的一块巨石,就在清除搬运时,山上打来冷枪,有一个战士被打伤。部队立即组织人员进行围堵,经过激烈的战斗,最后击毙了三名间谍。在铁轨上,公安部队还发现了美国制造的微型地雷。


斯大林专列迎接毛泽东


为了表示对毛泽东的尊重,斯大林派了自己的专列专程到满洲里迎接毛泽东。列车服务员都是苏联人,唯有餐车配有中国厨师,为的是给毛泽东一行做中餐。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拉夫伦捷夫等陪同毛泽东登车,并为他安排好座位。然后,拉夫伦捷夫、乌洛夫等又下车对送行的人们说:“请中国同志放心,我们保证一路照顾好毛主席。”


为了保证绝对不出问题,在苏联境内,沿途公安军都是几个人守一个扳道叉,毛泽东的车没过前,扳道叉都锁着,车过去后才把扳道叉启开。


一路上,毛泽东为了缓解疲劳,经常走出车厢,到月台上散散步。有一段时间,毛泽东病了,手脚冰凉出冷汗。他在延安的时候得过这个病,生病以后,就不下车了,每到一站,人家来迎接的时候,就只好给人家说一声:“抱歉”。


12月16日中午,毛泽东的专列开进莫斯科北站。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国防部长布尔加宁元帅,外贸部长缅什科夫,外交部副部长葛罗米柯等前来迎接。毛泽东邀请莫洛托夫一行上车就座,要他们品尝中国特产,但莫洛托夫和布尔加宁以不符合礼仪而谢绝了。鉴于毛泽东在途中身患感冒以及天气严寒等原因,苏方只安排了一个十分简洁的欢迎仪式。由仪仗队举行迎接礼,毛泽东也只绕场一周。


欢迎仪式结束后,毛泽东被苏方安排在莫斯科西南郊27公里处,一个叫“姐妹河”的别墅,有三层,是斯大林的第二别墅。苏方为毛泽东准备了非常漂亮的弹簧床。他转身告诉李家骥:“你想办法把这个垫子给我撤掉,换成木板床。”李家骥觉得在外做客,不好和主人提这样的要求,很是为难。但毛泽东坚持说:“你试试看,你试试看。”又回过头来对他说:“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我相信你能给我想个办法。你去找大使馆。”这下提醒了李家骥。李家骥将量好的床的尺寸通知了大使馆,到下午四时多大使馆把木板运来了。


第一次会谈不欢而散


当晚六点,斯大林率领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会见毛泽东一行。毛泽东来到克里姆林宫,在斯大林的办公室门口,两人的手第一次握在了一起。斯大林关心地问:“路上还安全吧?”


毛主席说:“我的老朋友蒋介石很关心我的此次之行,他肯定要给我点小动作,不过我们已经采取了严密的防范措施。”


据师哲回忆,毛泽东在见到斯大林后说:“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斯大林祝贺中国革命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称“胜利者是不受指责的”,并略显惊讶地说,“想不到你是这么的年轻和健壮”。


双方的会谈从战争问题开始,焦点是中苏条约。


1945年8月14日,中国国民政府同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承认了雅尔塔会议强加给中国的屈辱协定。关于这个条约,1949 年2月,米高扬在西柏坡向毛泽东等人说过,苏联认为该条约是“不平等条约”。米氏还说,苏联政府已经决定,—旦同日本签订和约,以及美国从日本撤军,苏联就“废除这个不平等条约”。


同年7月,刘少奇访问莫斯科,就条约问题提出3种解决方案:1.不加任何修改;2.签订新条约;3.暂时维持原有条约,在适当时机重新签订。斯大林也承认这是不平等条约,并表示“等毛泽东到莫斯科后再决定这个问题”。


新中国成立前,毛泽东确定的外交政策是“打扫乾净屋子再请客”,不承认过去的不平等条约。因此,对毛泽东来说,他自然是想签订新条约。访苏前夕,毛泽东又多次向苏联方面提起条约问题。


会谈中,毛泽东再次提起条约问题。据俄罗斯档案记载,斯大林的态度很明确:“我们内部决定暂不修改该条约的任何条款。”在斯大林看来,雅尔塔协定规定了这个条约最主要的条款,如果改动其中的一款,都会给美国和英国提供法律上的借口,他们就会乘机提出修改有关千岛群岛、库页岛、南萨哈林等地的条款。


很明显,斯大林把苏联的既得利益同中苏条约紧紧地捆在一起了,他不想拿这些地方当赌注。至于涉及中国主权的旅顺和中长路问题,苏方认为可以采取变通的办法,形式上保留,实际上修改现行条约,哪怕撤走驻扎在旅顺口的苏联军队也行。


但中国方面只想签订新条约,在讨论条约时,并没有将美英对雅尔塔协定的立场考虑进去。俄罗斯档案记录了毛泽东当时的回答:“怎么对共同事业有利,我们就怎么办。这个问题要慎重考虑。”不过现在已经清楚,“目前不要急于从旅顺撤军,也不要急于修改条约。”




给斯大林祝寿


1949年12月21日,斯大林70大寿。生日庆典上,斯大林对毛泽东热忱相待,特意安排毛泽东坐在身边。尽管毛泽东的位置很抢眼,但他的表情依然冷漠,没有一丝笑容,沉默寡言,原因可能是第一次会谈结果令他大失所望。


毛泽东在宴会上的贺词屡屡被“热烈的掌声”所打断。庆祝大会之后,举行了演出,毛泽东和斯大林同坐一个包厢。演出结束后,人们还不时地回过头来欢呼:“斯大林!毛泽东!”


几天后,毛泽东对柯瓦廖夫说,他这次“不是专来替斯大林祝寿的,还想做点工作。”看来,毛泽东此行的主要目的不是祝寿,他要唱的是“中苏条约”这出大戏,这才是莫斯科之行的真正目的。


12月22日,斯大林七十大寿的第二天,毛泽东要求再次与斯大林见面。两天以后,在斯大林的别墅,两人举行了第二次正式会谈,这次长达五个半小时。他们谈到了越南、日本、印度、西欧等许多国际问题,但对于中苏之间的新约,斯大林依然只字未提。


这使毛泽东极为恼火,一气之下,毛泽东索性闭门不出,躲在别墅里“睡大觉”。当柯瓦廖夫来请毛泽东外出参观时,毛泽东拍着桌子大骂苏联人是王八蛋,说他的任务只有三条:“一是吃饭,二是睡觉,三是拉屎。”他还冲柯瓦廖夫发火说:“我到莫斯科来,不是单为斯大林祝寿的。你们还要保持跟国民党的条约,你们保持好了,过几天我就走。”






3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楼泰麓

俄国人到底还是俄国人 国家利益才是根本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