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迷[ME]虫虫笔录

蟲蟲寶寶 收藏 8 1270
导读:谨以此文献给我最好的朋友,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关于现实、关于梦想。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此祝福他,一生平安!兄弟,永远支持你! [楔子] 他曾经这样描述过自己,“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句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话语,用在他身上很合适。我也曾这样评价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距离高考还有5个多月。 我问他,老兄将去何处? 他这样回答我,大隐于世,等我的伯乐。 一句话,轻描淡写地将一生代过。我理解,这就是他的宿命。 [一] 他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当时县城少有的大学毕业生。母亲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好的朋友,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关于现实、关于梦想。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此祝福他,一生平安!兄弟,永远支持你!

[楔子]

他曾经这样描述过自己,“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句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话语,用在他身上很合适。我也曾这样评价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距离高考还有5个多月。

我问他,老兄将去何处?

他这样回答我,大隐于世,等我的伯乐。

一句话,轻描淡写地将一生代过。我理解,这就是他的宿命。

[一]

他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当时县城少有的大学毕业生。母亲是一名大专毕业生。他生于93年,不过,他讨厌这个年份,也讨厌这个年代新生儿的共同代号,“九零后”。他说,90后,很受争议。一个没有根的新生代群体,就像秦淮河畔的蒲公英,贪慕脂粉,四散纷飞。

[二]

不过,他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他有成堆的玩具和成箱的图书。或许是环境的熏陶吧,他善于思考,善于观察。他兼具他父母的品质,刚毅、自立、善良、情感细腻。他有男子汉的热血,游泳、田径都是他的强项。他也有婉约派诗人的儿女情长,写诗、作文、声乐、器乐等他也颇有悟性、建树。书架上一沓的奖状和证书就是对他最好的评价和鼓励。人们对这个孩子的期望很高,对他所在的家庭也投以羡慕的目光。谁也不知道,危险正向他涌来...

[三]

父亲的耿直终究使其退出了久居的官场,赋闲在家。母亲的单位调动,也进一步使这个家庭的经济状况陷入了窘迫。

幸福戛然而止。他还小,不过,他明白...他清楚地记得父亲不甘的面庞和母亲充满希望的泪光,他坚信,一切终将过去...

父亲被革职一事,使他快乐的童年提前坐上了远去的列车。他换了一种眼光重新审视社会。他好恨,恨不公的事实、恨不懂的世事。就这样,一个瘦小的躯体独自承担着这份本不属于他的压力。

“那时候,我还小,不过,正是因为‘丛林法则’的存在,使我长大了许多”。他的话很简洁。“丛林法则”,一个成人辞海中的词汇,不合时宜地侵入并支配了他幼稚的灵魂。我暗暗心惊。


迷[ME]虫虫笔录


[四]

他,学会了撒谎。

那年春节,他用一张改动过的成绩汇报单换取了他梦寐以求的礼物,一件价格不菲的名牌羽绒服。

大年初一,他穿着新衣和小伙伴们在街头疯玩了一整天。他拿着兜中父母奖励的百元大钞,毫无顾虑地花费着。鞭炮、零食、小吃等等只在那过去已久的童年里才会有的奢侈品,在这一刻,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这天,他很晚才回到家。父母卧室的灯是灭着的。他轻手轻脚地走向自己的房间。侧厅窗帘后吐露出的一线亮痕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小心翼翼地掀起窗帘的一角。他怔住了。父亲伛偻的背影在台灯的微光下若隐若现,好像在记些什么。模糊可见,那书桌的一旁搁置着那张私自改动过的成绩单。他可以想象到父亲嘴角挂着的一丝欣慰的笑。他想起父亲那汗水浸泡着的额头;他想起汽修店里那始终保持着半冰冻状态的洗车水;他想起每天清早为他端上一碗肉粥的手已略显粗糙...

他静静地站在门外,想用这种方式回报这无私的爱...他低了低头,看到了身上这件“骗”来的新衣。今天的一幕幕,过去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不住地激荡、激荡...自己的不懂事、内心的愧疚、父母无微不至的爱在这一刻迸发出来。他再也不能从容一笑,泪水冲破了眼帘的束缚,欲冲刷全部...

[五]

他开始懂得放弃。

他牢记着那汇报单上父亲的鼓励,“革命尚未成功,大家仍需努力!”

他停下了一切与学习无关的行为。他决定迎头赶上,一切还来得及,夜深了,静极了。他的灯还亮着,他明白自己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弥补...

没有人知道,他放弃了多少。

他每天只吃一顿饭~(一个饭厅零售的烧饼);他每天只有5个小时不到的睡眠时间;他没有时间去放风筝、荡秋千......

一个月过去了。

一年也过去了。

他的身体很虚弱,他得了慢性胃炎。他还在坚持着,死死的坚持着...终于,他的成绩回到了最初,第六名。他笑了,还是那样的从容。不过少了点儿时的纯朴。

令人欣慰的是,他的家境也在回转,或许,不久的将来,一切都会改变。

他说,“如果这便是结局,该多好。可是,人生更象轮回,谁也无法涉足自己的命运...”

[六]

上天似乎总爱与他开玩笑。

次年,多事之秋。

父亲变了。

变得妥协、市侩。不再是他曾经崇拜的耿直、刚正的男子汉,不再是曾经不灰心不低头的大丈夫。

他没有忘记多年前的革职事件。他恨这个社会,恨父亲的退缩,也恨自己的年幼。

他把这句话奉为教条:“要么我踏着别人的身体过去,要么别人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他无法适应这次的剧变。他开始感到绝望。

这一夜,懊恼的泪水不断地洗刷他冷冰冰地面颊,现实无情地刺痛了他敏感的神经。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无休无止,夜夜如此。

他病倒了。

雪白的病床,刺眼的阳光。他厌恶这虚假的世界。他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不归路,沉沦、堕落。

他这样形容他的决定,“天堂不需要我,所以我选择了彷徨,我就像那徘徊在暗黑的堕天使,用黑色的羽翼飞翔...”


迷[ME]虫虫笔录


[七]

人们对他感到了陌生。

他变得张狂、不羁、浪荡。

他不再把家人常挂在嘴边,他对这之类的字眼很敏感,不惜使用武力。

莫名地沉默,莫名的青春。

......

回忆在这一段中停下,他告诉我:“每个人都拥有这样一处人生的败笔,不愿被人知晓。哪怕精彩,也有黑色为其包裹。它属于暗处。”

[八]

或许,上天并没有冷落他。

这次,他迎来了他的初恋。

他很珍惜她。就像拾贝的孩子、淘金的牛仔。

她也感化着他。他渐渐懂得了什么是珍惜?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爱?

他一一用心记下。

他开始舍弃过去的那副“臭皮囊”,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自己的幸福。

他会用单纯的思维勾画他和她的美好未来。

殊不知,幸福只是瞬间的片段。

冷落,这样一个词汇不合时宜的进入了他的幸福。

她变得苛刻了许多。

他每天的关心和问候不再给她带来些许感动;她也不再任由他趴在怀里静静地傻傻地对着她笑;她会在逛街的时候,拒绝他的手。他们不再像从前。现在,他们一前一后,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于是,他选择了离开。

就这样,初恋无疾而终...

他还会那么从容的一笑,不过,这次,少了点单纯、多了丝沧桑。

[九]

他累了。

他不愿再去反反复复的思考这个社会、这段人生。

他明白了。

原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失败一千次之后,第一千零一次顽强的站起来。很显然,他不属于这类群体。

他再也经受不起上天致命的玩笑,尽管有人这样开导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

他长叹一口气,任浮云淡去,沉沉睡去...


迷[ME]虫虫笔录


[十]

他学会了思索。

爱过了,恨过了。

一场“竹篮打水”的闹剧结束了。

他成熟了许多。

他明白,“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而这一切,就像手心与手背,只是一种存在事物的表象,却能够引人为此彻夜难眠,他嘲笑自己的“愚蠢”。

他,就是他。

“存于天地之间,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而那一抹抹浮云,也禁不起时间的沉淀、岁月的雕琢。”

他俨然一副智者的姿态。

看透世间众生模样,叹尽世事物是人非。

或许,这便是他的归宿。不过,我也想起了他的另一句话,“如果,这便是结局,多好。”

人生道路上总有数不尽的突如其来和出人意料。上天玩弄世人于股掌之中,无人晓其个中变数。

[十一]

他不愿再向前一步,尽管他不在乎会通向天堂还是地狱。

可是,上天没有放过他。

他默默地接受着这正在上演的事实。

又一个女孩,走进了他的世界。

他有些不知所措。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回响。他没有拒绝她一次次的“给予”。他感到有人在试图叩开他关闭已久的心扉...

他动了动嘴唇。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春暖花会开,他不相信这句话,他止住了心中泛起的一丝漪涟...

还是那一抹微笑,那一抹从容。

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心境,“我吞下苦果,但不愿诠释悲哀。不再爱,因为不愿伤害每一个真心对我好的女孩;不再恨,因为不愿留下与我有关的阴霾。”

[十二]

他不从属于这个社会。社会既无法改变他,他也无力去改变社会。所以,他选择了隐退,而这一段坎坷的人生路却仿佛在冥冥之中受人牵引,我称它为宿命。

“无欲则刚,克己则生”就是对现在的他最精准的形容。

澄净如练的碧波之上,渔夫载酒划桨,一船骊歌一船潇洒。他行吟泽畔,听渔舟唱晚,眺万顷碧波,话酒中流,心随水去?

......


迷[ME]虫虫笔录


[十三]

故事至此暂告一段落。

他,使我想起了屈原...

楚地山川,浩瀚潇湘,云梦大泽,想象当年这位落魄逐臣,就在那秀丽景致间披发行吟,乘一叶扁舟,朝发枉渚,夕宿宸阳,曾经怎样在浩浩江水中上下行浮。想想踽踽独行、仰天长问的夫子,曾怎样辗转迁徙,上下求索,掩涕叹息;想象这皎然的江水是怎样承载了一副厚重的躯体和一颗升腾的灵魂...


迷[ME]虫虫笔录


他亦如此。

就此搁笔,令人不住唏嘘。

我这样形容他的离开,“我轻轻地走,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后话]

他也这样对我说过,“远避迷途,退还莲迳,返逍遥......”


迷[ME]虫虫笔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