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一零四 一时人物从天降(二)

东篱剑客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马佳眯着眼看了黄台吉一会,问道:“你就是黄台吉,没做假?” 黄台吉听到传话,一愣,随即昂首挺胸道:“我就是黄台吉,上次在沈阳城劝你投降的黄台吉。我还说过,我们都和叶赫纳喇是亲戚,何不联手,共取天下?” 马佳嗤笑道:“你怎么有点疯子样,根本就不像要当大汗的人?” 黄台吉听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马佳眯着眼看了黄台吉一会,问道:“你就是黄台吉,没做假?”

黄台吉听到传话,一愣,随即昂首挺胸道:“我就是黄台吉,上次在沈阳城劝你投降的黄台吉。我还说过,我们都和叶赫纳喇是亲戚,何不联手,共取天下?”

马佳嗤笑道:“你怎么有点疯子样,根本就不像要当大汗的人?”

黄台吉听到后,瞳孔倏地收紧,随后又瞠目大声道:“马游击说笑了,我们后金的大汗是父汗,我们女真的养育列国英明汗。他还要统一辽东,广有女真、蒙古、汉等民众,做全天下的大汗!”

马佳摆摆手道:“行了,这些马屁,你留着回去跟奴酋拍去吧。我就说一句,有我在,你们死定了。”

黄台吉也嗤笑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来人,换俘虏!”说着一挥手。

等双方换了第一批人质后,黄台吉抱拳说道:“马游击,剩下的陈同知等人的亲属,就在我军大营里,等我军转进后,你们再接收。马游击,你不会背后偷袭吧?”

包二听到这,忍不住大叫道:“放你娘的狗臭屁!黄台吉,你以为,我们像你那么无耻下作?告诉你,爷爷我一根手指就能掐死你!”

“先勇,退下!”马佳黑着脸命令道。

包二仍喋喋不休地叫道:“狗贼,听好,我兄弟已经是大帅了,要叫马大帅!。。。。。。”

马佳脸皮堆笑,抱拳道:“黄台吉四贝勒,你放心,我军家眷,比你们的首级重要。我不会为了几个功劳,放弃将士们的家眷的。不过,你们要是腿脚不利索,磨磨蹭蹭的,我们可不会客气!”

黄台吉那遗传自奴酋的细长眼,眯得像条缝一样,鹰隼般紧盯着明军将帅,仿佛要把他们都刻进眼球一般。慢慢地,他手扶刀把,猛一转身,再也不管背后手持线膛枪肃立的马佳军,把后背大氅毫无顾忌地暴露在敌方面前,扬长而去。

秦邦屏皱了皱眉头,说道:“龟儿子的,有点豪杰气,难不成就是他继承奴酋的要饭碗?”

戚金捋须点头道:“有可能,老奴的儿子,那个三贝勒不行,这个恐怕就是继位的。”

马佳笑道:“不管是谁,都会被我们抄了家!到时候,财产归你们,女人归我。”

周敦吉挤眉弄眼地问道:“小马,你够狠!我就晓得,你不会那么素的,嘿嘿。话说,你那家里的堂客(1),不会罚你顶扫帚?我可听说,那是个北关女真的娃子,厉害得很,弄得你年纪轻轻就要吃药哟。”

他一说完,周围十余员将官都哄笑起来。

马佳尴尬地摆手道:“你们想歪了,我不能打包带回吗,不能发给将士吗?说我炼丹,也是瞎猜,我是想研究更厉害的火药呢。少笑话我媳妇,她贤惠得很。谁笑她,我跟谁急!”

第二天,午时过后,马佳等人,率领一万二千步骑大军,返回沈阳,赢得全城军民敲锣打鼓、欢声雷动。

“噢嗬,噢嗬,大明胜了,鞑子败了。”

“马将军万胜!马家军威武!”

“川军好汉子,浙兵常胜!”

“兵哥哥,过来呀,嗯哼。。。。。。”

马佳胯下乌骓马,傲然舞步,笑对诸将道:“诸位兄弟,各位将军,今日凯旋,不唱一曲吗?”

秦都司秦邦屏叫道:“来,还有酒,就唱马兄弟编的,男儿当自强!”

贺世贤大嘴一张:“对,扯开喉咙,大口喝,大口唱,谁要不唱,不准逛窑子!”

“好!”马佳大喝道:“行营鼓、步鼓、大鼓、铜锣,都给我砸起来,唱!”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锵!。。。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比太阳更光!”

“咚咚咚,咚咚,咚!”六十四双大锤,砸停。

围观的军民先是静了一会,随即,不知谁领的头,突然,山崩海啸:

“好汉子,大英雄。。。。。。”

“好汉子,大英雄。”

“好汉子,大英雄!哦呵。。。”

男儿泪洒,女儿心醉。

这一夜,全城无眠。

“刷!”

东风拂遍,万里山河。

一千八百二十里外,京师,皇城。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湖绸绿宫女,娇俏胭脂眉,莺莺燕燕,樱唇微张地为主子、大明皇上、天启帝、朱由校念诗。

此时的朱由校,撸了长袖,正干得热火朝天。忽然,一名中年宦官领着一个小宦官,小碎步地急跑过来,“噗通”一声,埋头跪到地上,声音低沉带尖地叫道:“启禀皇上,大喜,大喜啊!”

朱由校停下手中的活,接过宫女的香帕,擦擦额头的汗水,意兴阑珊地懒懒说道:“能有什么喜事啊?不是要银子,就是要官,朕不都给了吗?忠贤,你司礼监,看好就行了。”

魏忠贤身子不动,勉力地昂起头来,老脸纵横地堆笑道:“皇上,是真的大喜啊,沈阳大战,我大明将士奋勇杀敌,全赖皇上天恩,斩首九千有奇,这是二百年未有的大胜啊!”

“呃!”朱由校的眼珠登时就圆了,在瘦削的长脸庞上,显得更加突兀。他一把抓过奏折,颤抖着手展开,一个一个字地盯住往下看。

魏忠贤虽然不识字,却也早把奏折内容背好:“皇上,这是沈阳各将领和知州的联合奏折,首先表奏的就是游击马佳的大功。上面还说了,之所以斩首这么多,一靠皇上恩威,激励将士们奋勇杀敌;二靠苍天保佑,三日五战,其中三战都打得建夷炸营,所以首级俯拾即是。皇上,这些沈阳的兵将还说,鞑子精兵的损失,大约在一万五千以上,占其精兵的近四成,已经大伤元气了。可喜可贺啊,皇上!”

朱由校的双手不住颤抖,突然,奏折跌落,双手举天高呼道:“皇祖,列祖列宗保佑,奴酋被朕打败了!哈哈哈。。。。。。”笑声中发出难得的爽快。

(1)媳妇,湖广川都听得懂的方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