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拆迁命案庭审成为一场愚弄法律尊严和社会正义的闹剧

防蛋背心 收藏 1 190
导读:复旦大学博士生孟建伟父亲遭强拆保安打死一案的庭审进入第三天。应约到庭的晋源区住建局副局长王全有在面对孟建伟代理人询问时,再次曝出惊人内幕——武瑞军的保安公司之所以介入工程,皆因副区长计建中授意。


太原拆迁命案庭审成为一场愚弄法律尊严和社会正义的闹剧

孟建伟82岁的爷爷,在其子孟富贵被打死后一病不起


太原拆迁命案庭审成为一场愚弄法律尊严和社会正义的闹剧

父亲被打死后,孟建伟一家回到旧舍居住,但农家小院的欢乐已经不再



复旦大学博士生孟建伟父亲遭强拆保安打死一案的庭审进入第三天。在此之前,17名涉案被告的法庭调查已经结束。在过去的两天时间里,首先是保安头目武瑞军当庭咬出太原市晋源区副区长计建中和金胜镇党委书记张兴旺“事先授意”、“事后送钱”“密谋顶罪”。在此之后,涉案被告更当庭曝出“警方要求作假”的内幕。


昨日,太原市晋源区住建局副局长王全有在到庭作证时,再次曝出案中内情———“该局与武瑞军签署的合作协议在滨河西南延工程上马之前就已经过期,之所以拉武瑞军入伙,皆因副区长计建中授意。”


除了此前宣布的“免职待查”,被多次证实涉嫌违法的计建中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在“10·30”拆迁血案的被告名单中,也没有他的名字。昨日,当计建中以“证人”身份出庭后,孟建伟的代理人李劲松和刘亚军、“10·30”案件中的第一被告武瑞军的辩护人彭建荣等选择退庭抗议。


昨日上午,太原市中院1号法庭针对“10·30”拆迁命案的证人调查程序启动。应约到庭的晋源区住建局副局长王全有在面对孟建伟代理人询问时,再次曝出惊人内幕———武瑞军的保安公司之所以介入工程,皆因副区长计建中授意。


副局长:领导“指示”拉保安入伙


王全有当庭作证说,武瑞军2009年曾以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的名义与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总指挥计建中签订了一份保安协议,但这份协议约定的有效期限是两个月左右,在2010年前即已期满无效。2010年年初开始,武瑞军没有以任何公司的名义与指挥部签订过任何协议。


那么,武瑞军又是以什么身份出席2010年10月20日由副区长计建中主持、晋源区行政执法局、金胜镇政府、晋源区国土局、晋源区规划局等指挥部成员单位参加的高级别拆迁专项工作会议的呢?


王全有昨日说,会议当天,武瑞军是以晋源公安分局保安公司机动大队代表的名义出席会议的。


孟建伟说,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孟富贵被打死后,“10·30”案件的侦办工作均由该局承担,这导致他们对侦查结果存疑。加上多名被告人当庭翻供称“曾遭刑讯逼供”、“演练案情、诱供”的细节,他们对案件的公正性质疑愈发强烈。


同时,王全有的另一陈述与武瑞军此前当庭供述吻合,武瑞军在介入后的获利大约是100多万元,这些钱,由工程指挥部授意金胜镇政府负责支付。


此外,王全有的证词还曝出了李根虎与计建中的关系内幕。涉案人李根虎当日是以同心拆迁公司代表的身份参加会议。因为李根虎2009年曾以同心拆迁公司代理人的名义与时任指挥部总指挥的计建中签订过一份委托动迁协议,但这份协议同样在2009年即已期满无效了。


与武瑞军一样,王全有说,李根虎的介入也是计建中的主意。而对于李根虎的获利情况。他说,双方约定拆1户1万元,但截至案发,他们支付了10万元拆迁款,其余款项,还没有完全结清。


1月24日,武瑞军曾供述:孟富贵被打死当日早上,计建中、张兴旺等人曾约请其到高速路口“议事”,并曾在计建中办公室里屋“密谋找人顶罪”的细节。


昨日,王全有的陈述显示,计建中不仅曾明确授意拉武瑞军等人介入工程,在命案发生当天上午,也正是计建中告知王“出人命了”。当天10时左右,李根虎曾带一个王不认识的人到了自己办公室议事,而当时计建中就在王全有的办公室。这个时间,距离武瑞军所述的“密谋”仅仅3个小时。


孟建伟代理人当庭指出,身为太原市晋源区副区长和滨河西南延工程总指挥的计建中,就是“10·30”强拆命案的幕后利益人和指挥者。


据王全有回忆,滨河西南延工程开始后,迫于拆迁面临的民众抵触压力,晋源区在2010年10月20日召开拆迁动员大会,在这次会议上,计建中授意他,让武瑞军的公司介入参与强拆。而李根虎的同心拆迁公司,在此期间亦与该局产生“委托关系”,并进行财务结算。


综合几天的庭审情况,孟建伟代理人认为,针对孟富贵、武文元两家房屋的强拆,是由晋源区“滨河西南延工程指挥部”授意下的违法行为。而导致1死1伤严重后果的各方均应为此承担刑责;检方仅仅对武瑞军和其手下保安人员提出指控,无论在犯罪事实和细节均被证明具有明显包庇嫌疑,应当予以纠正。


南都记者注意到,对于这些质疑,太原检方始终没有作出回应。即便是在副检察长张康代表检察机关驳回孟建伟“要求检方回避”请求被证明并非于法无据的情况下,检方仍坚持继续公诉。


实际上,检方至少对被告身份的确认这一点上做出过努力。在过去的两天庭审中,检方在质询被告人时,曾不断询问被告“工资由哪个单位支付”、“培训、开会在哪里进行”,有参与庭审的司法系统人士表示———“检察院想向法庭证实他们起诉的被告人单位性质无误。”


而法庭此前也曾表示,孟建伟一方的质疑,将会在随后的庭审中逐步被证实“没有意义”。但是,截至昨日,除了被告人李根虎和弥华(二人均被控涉嫌包庇犯罪),参与强拆的保安的陈述均未能让检方如愿———他们的身份被搞错了。


律师退庭表示抗议


孟建伟的代理人庭后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从武瑞军、王全有及其他涉案人的当庭供述和作证看,身为副区长的计建中在事件中有“事先授意”、“事后密谋”(详见本报此前相关报道)的重大嫌疑,已经涉嫌犯罪。而检方的起诉书对此只字未提,加上连涉案保安人员公司归属都搞错的明显事实,已经证明检方至少没有尽到审查义务。鉴于此,他们向法庭递交了书面报告,不再参与庭审,以示抗议。


递交法院的书面材料显示,退庭抗议的举动除了上述原因,孟建伟的诉讼代理人当庭核实已到庭被告人其他有可能存在的罪行及被检方包庇的、未受到追究的“10·30”案“首要”犯罪嫌疑人计建中和张兴旺的具体犯罪事实时,遭到合议庭禁止。


实际上,在持续多日的庭审交锋中,各方矛盾已经发生聚变。孟建伟的代理人始终认为,受到不公正对待。就在昨日,在刘亚军律师对证人进行正常发问时,遭到法官当庭“训诫”。孟建伟的代理人李劲松说,法庭此举已经破坏了他们的最后忍耐底线。


“我们无法容忍自己被一场设计好的表演裹入其中。”刘亚军说,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有关规定,法庭和公诉机关对被告人身份的确认是首要职责,但这些均被忽视。24日开庭以来,在被告人当庭指证、供述,证人当庭作证的情况下,检方仍拒不退回案卷补充侦查,种种迹象表明,包括计建中、张兴旺和晋源区公安分局在内的多个利益人涉嫌被有意包庇,他们决定退庭以示抗议。


涉事领导当庭“失忆”


太原市中院一名负责人表示,计建中本已被安排作为证人在昨日下午的庭审现场出庭作证,孟建伟和其代理人的权益完全可以得到保障。但未料他们突然退出。


对此,孟家代理人再次表达不满,他们认为,事先明确授意、事后参与密谋的晋源区副区长计建中和在孟父被打死后承诺送“20万元”善后的张兴旺应该作为被告出现在法庭上,而非以“证人”身份出现。因此,即便计、张二人出庭,也无实际意义。


计建中在接受检方询问时当庭失忆,对于诸多细节,均表示“不知道”、“记不清楚”。甚至称,他并未参加有关会议,更无“授意”一说。金胜镇党委书记张兴旺在出庭“作证”时,除了失忆,对于曾支付拆迁实施者10万元等细节全部表示“不知情。”


“这些事情都是财务操办,我不了解。”张兴旺说。但令各方奇怪的是,昨日下午,检方没有就武瑞军、王全有等人陈述的“明确指示”、“命案后送钱善后”、“曾密谋议事”等细节,对计、张二人进一步询问。


第一被告武瑞军律师亦退庭


巧合的是,在孟建伟的诉讼代理人李劲松和刘亚军退庭抗议后,“10·30”第一被告武瑞军的代理人彭建荣等人也选择退庭,表示抗议。


实际上,在检方当庭提出让计、张二人以证人身份出庭后,武瑞军的律师和另一被告杨世文的代理律师就提出异议。他们认为,公诉机关和法院在此时安排上述二人以证人身份出庭明显不妥。


“程序错误,证人名单上根本没有计建中和张兴旺的名字。按照法律规定,新的证人出庭应该是在‘延期审理’以后。”彭建荣在庭外与刘亚军交流时说。


作为第一被告的亲属,从24日开庭至今,武瑞军的嫂子李俊兰和亲属闫翠华等人的担忧就一直没有停止。她们认为,目前庭审的情况表明,有人试图让武瑞军承担全部罪名,而最大的利益方被人为包庇。


李俊兰称,弟弟武瑞军的代理人之所以和受害人的代理人一样选择退庭抗议,是因“不想在这个时候直面计建中和张兴旺。”


现场:大批旁听者离席


由于孟建伟代理人和武瑞军代理人的突然退庭,从昨日下午开始,太原市中院1号法庭出现戏剧性一幕:大批古寨村民和旁听者离席。整个庭审顿失前两天激烈争辩的交锋场面。


“检方在明知审查义务未尽到,并且有可能发现新的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拒不撤回起诉,已经涉嫌违法。”刘亚军律师说,庭审变成了检方的独角戏。如果有关方面拒不纠正现实问题,他们将考虑另寻途径讨要说法。




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