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核心调控条款是:二套房首付将提高至六成;媒体称作“新国八条”或“第三次房地产调控”。

观察今天多数媒体的观点,仍然是与前两次调控政策公布时定调一样,各种媒体解读及网民调查结果也是一致的,即:房价要大跌;读透纸背并没有发现新国八条里有要求房价跌的意思表示,国八条对此次调控作出了明确的目的是“为巩固和扩大调控成果,逐步解决城镇居民住房问题,继续有效遏制投资投机性购房,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这一提法与民众预期的相距甚远,看来让预期社会中每人买得起房仍是一个离我们遥不可及的乌托邦。

透过近期国统局公布的数据不难发现,是次“新国八条”决策的背后是最高决策层预期房价仍将上涨,否则,就无须出台“新国八条”调控政策,这也是出台调控政策的,前提,在此预期前提下预期房价会涨必会加剧民众放大财务杠杆加入购房大军;动机是企图用不惜使用高压的行政手段平抑短暂房价上涨过快来确保社会稳定,在盖棺定论前完成任期内的诺言;目标是希望房价不涨或微涨或微跌,决不是房价大涨或大跌以致引发经济强烈波动;并且时机选择在春节前发布此项规定的背景有三:一是过往几个月大涨,特别是2010年12月的房屋预售数据远超出绝大多数人的预期(不含较多尚未网签登记的数据,若加数据更显疯狂),导致民众对政策调控挫败感较为强烈;二是商品房因前几年土地供应偏紧而导致商品房营造面积不足,而当前各国大肆印刷纸币并向市场投放大量货币引发房屋保值需求,数据显示开发商的现有商品房不愁卖,开发商涨价的经济面基础较为扎实。

虽然“新国八条”不足于震慑高房价,使用的调控手段仍有空间,但应看到过于激烈的手须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一是使用货币政策手段,快速加息至与通胀率,但受制于国内地方融资平台量大,地方当局项目一向效益差导并且赢利水平极低,突然大幅加息及当前紧缩流动性的态势下,现金流必会出现较大问题并导致出现大量的豆腐渣式的政绩工程或税源工程停建,进而引发银行烂、坏帐形成一轮国内银行危机。另一个手段是开放地根,突破18亿亩红线或放弃坚守,决策层须负起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责任,因为土地是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非一人或一时能解决,相信时下无人敢担起此责;此种用手段若用亦须经过立法程序而减轻决策者心理负担,目前看此种路径难于在短期内达成,且此种手段耗费时日也难于解决短期房价问题。

“新国八条”也决非一无是处,至少提醒国人须防范国内房地产泡沫,减轻所谓房产泡沫风险减轻,我们知道很多风险来自于事前的无知或盲目自信,或者说只有极少数先知先觉的人会知道,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大部分专家、媒体或老百姓都这么认为:国内房地产泡沫很大,如同当年的日本,或如美国的次贷危机,当局如此大张旗鼓宣传高房价的危害,如此大动作调控房价,故从此房产泡沫破灭的可能性也许会更低,这也是近几年来出台如此密集的调控政策有利的一面。


本文内容于 2011/2/9 17:53:11 被思念是一种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