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希特勒的“种族清洗”是用投票的方式做出决定的


回归关于民主的历史常识




后夹道一:有些可怕的“种族清洗”是用投票的方式做出决定的




问:承认民主和贬低民主,在用词和态度上往往是不一样的。据我了解, 司马先生与潘维先生(北京大学)的观点之所以不能服众,很重要的一条,是你们的立论不客观,你们反对民主,又不好意思直接说。我去过潘维的博客,他的文章不多,但是留言不少,我也留了一条。我认为,潘维就是贬低民主的。是不是呢?




司马南:怎么理解是您的事,事实本身什么样,是另外一回事。抽象的民主概念是一回事,具体的民主的制度是另外一回事。


本人绝不反对民主,人权、自由、法治,这些标志着人类文明阶段性成果的舶来概念,司马南一个也不反对。


但是,我坚决反对有人借这些空洞而美丽的概念作掩护,偷塞私货栽赃别人。


第一反对打着“民主”的旗号,强力输出自己的民主,羞辱打压中国的民主;


第二反对打着“自由”的旗号,无耻美化自己的自由,诋毁谩骂中国的自由;


第三反对有人病态自恋,高估自己的“人权”,同时攻击亵渎中国的人权;


第四反对有人极尽招摇,显摆自己的“法治”,同时踩碾恶搞中国的法治。


在世界范围之内,如果我们稍有一点历史常识的话,无需搜索便可以看到,有些可怕的“种族清洗”是用投票的方式做出决定的。德国法西斯上台,希特勒给德国人民、欧洲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也是由一个“投票的过程”做出最后决定的,是“投票投出了希特勒”,而不是“专制专出了希特勒”。


当年在古希腊,伟大的苏格拉底先生也是被投票的结果送了命,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斩立决。投票这个具体的形式,并没有天然正义,更不是什么绝对正确,投票做蠢事、投票做恶事,史不罕见,世不绝书。


在科学研究的范围之内,在科学共同体当中,从来不会采用投票的方式来决定一个科学结论成立与否,因为在科学上站得住脚站不住脚,靠的是证据,不是票数。没证据,万票归零;有证据,无票自证。


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的牛顿先生最早提出他的理论的时候,周围的反对者不少,假如投票决胜负,牛顿一定“牛”不起来。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的发明者爱因斯坦先生,他的理论直到今天,真正能够理解的即使在科学家当中也未见得是多数。所以,假如当时投票,抑或现在投票,爱因斯坦都可能输掉。


同理,现实生活中如果我们痴迷于投票择优,也可能会做蠢事。比方一个人得了癌症,研究治疗方案,到底是听肿瘤医院专家教授的意见呢?还是请患者的家属七大姑八大姨投票决定呢?手术治疗、服食大力丸、打鸡血、烧香、峨眉山找李道长,到底如何是好呢?如果就该患者治疗方案举行投票,并且一人一票的话,肿瘤医院的专家未必稳操胜券。而不听这些专家的意见,那些救人心切的亲人,可能最终会贻误病情加害这位可怜的患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