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二门 出师北伐:从镇南关到山海关的纵横捭阖 第二章 滇军风格,我的风格

映鉴如水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在云南兵团准备出师北伐的同时,丁娴鹤做了一件很有滇军风格的事。缘自有人向丁娴鹤提出:“军座,广西组建了青年学生青年女子工作队,我们云南是不是……”   丁娴鹤冷冷一笑:“还是让青年学生留守昆明建设昆明文化繁荣吧,北伐前方各方斗争复杂,怕他们处理不好徒遭尴尬!广西和云南地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在云南兵团准备出师北伐的同时,丁娴鹤做了一件很有滇军风格的事。缘自有人向丁娴鹤提出:“军座,广西组建了青年学生青年女子工作队,我们云南是不是……”

丁娴鹤冷冷一笑:“还是让青年学生留守昆明建设昆明文化繁荣吧,北伐前方各方斗争复杂,怕他们处理不好徒遭尴尬!广西和云南地理经济条件各方面均不同,不能事事照搬。不过,招几个女兵做文艺工作鼓舞士气我倒是可以考虑。”虽说丁娴鹤在现代时也是知识分子出身,不管是出自对***文化和中原文化的知己知彼(当然不会有“战”的关系)也好,还是出自对国防工业和理论物理在青少年时代的热爱也好(虽然终究因特殊原因而在研究中途月明终晦功亏一篑),她终归是知识分子出身,但是做军阀就是要有做军阀的心态,她在这种问题上是不会让步的。

大家犹疑了,问:“要征几个女兵,又不招收青年学生,这要从什么地方征召?”

丁娴鹤微微一笑,心中暗想,滇军在历史上是有名的“两头冒尖”——打仗非常强悍不怕死,而比较有争议的方面比如抢东西之类也是非常强悍,打算把滇军风格发扬到底,滇军风格就是我的风格……至于她的办法,也是让人哭笑不得,威逼云南当地的戏曲班子,要两位在戏曲上有所造诣的梨园女弟子。

她出这一招也是有缘由的。当时她和卢汉建设新云南时,颇用了几手法家手腕,不仅对有意违反财政商业化法规的军法办理,而且对其他各方面扰乱秩序的也重手出击法不容情,卢汉可是连自己的妻弟都会撤职查办的铁腕人物,丁娴鹤更是对法家之道之术都轻车熟路,被这两人盯上的后果可想而知。当时有一家戏曲班子与奸商同流合污结果被卢**丁娴鹤两人盯上,又查明此戏曲班子对梨园女伶压迫很深,被卢**丁娴鹤严查。这回,丁娴鹤自然想到顺路去看看这家戏曲班子整顿得怎么样,顺便挑几个才貌双绝又受压迫比较深的梨园女弟子在自己军中,作为国民革命军中的兄弟姐妹而不再受到压迫。

主意已定,她带兵来到了这家戏曲班子。

戏曲班子老板手下匆匆跑来,老板呵斥道:“慌什么!”

“一些军官和士兵持枪来到了咱们班子,领头的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军官……”

“啊?”老板一惊,立即想到了是丁娴鹤,此事非同小可。

此时,戏曲班子后院,两位容貌素淡雅致的美丽女伶正在自伤身世,相拥而泣。她们自幼家庭不幸、她们已不愿再提起那不幸的已渐渐淡忘的回忆,而被迫来到这戏班子,旧时代学戏哪里是学出来的分明是打出来的,所幸天赋卓异而容色美貌兼备,渐渐地在梨园戏曲表演艺术上有所成就,可是老板竟然逼迫她们做失去尊严的事情,她们天生性格冷傲有尊严,自然不肯,老板认为她们性格孤拐而对她们百般压榨凌迫,此时她们的不幸化作泪水而相拥而泣。

丁娴鹤爱好戏曲,尤其爱好昆曲以及京剧老生戏,曾经看过这家戏班子的演出,见过这两位女伶,从她们的气质中就已经感慨万千,自然是有印象的。上次她和卢汉因这家戏班子扰乱经济秩序而严查,一路追查到底,严令停业整顿,这家戏班子却又重开了。此时,丁娴鹤带兵威逼戏曲班子老板,把所有的女伶叫出来。

老板无法,只得把女伶们叫出来。女伶们争奇斗艳,聚集在一起,丁娴鹤悠闲地欣赏她们的美貌之后,故意长久不说一句话,表情高深莫测,过后冷冷地撂下一句:“还有两位女子没有出来,把她们叫出来!”

老板忙慌乱地说:“长官,没有……”

丁娴鹤冷冷地说:“你小子还敢在我面前耍花招?我要军法严办你!”

老板去叫那两位容貌素淡雅致而唱腔至臻妙境的美丽女伶出来。两位女伶虽然在老板的威逼下擦干了泪痕,却不屑于强作欢颜,仍是冷冷而素淡的容颜对着官兵及戏曲班子双方。

丁娴鹤冷冷地对老板说:“这两个女子,我要了!”

两位美貌女伶惊讶地抬起头来,说话的声音是一个如此清婉美妙的女声,这才发现领头的军官竟然是一位美貌不逊色于她们的女子,不知为什么她们仿佛在这个女军官身上看到一种熟悉的信赖。

老板冷冷一笑道:“别看你们有枪,但你们还真未必带得走她们!”

丁娴鹤冷冷一笑:“我说带得走,就带得走。”

“哼哼,恐怕未必!”老板一挥手,不少打手无声无息地出现,老板斜睨着说:“实话告诉你,我这里的‘治安’仰仗的就是龙云龙长官的幕僚……”

丁娴鹤一听,难道还动不得了?她的头脑迅速转了个弯,龙云为人正直坦荡,内政清平,也是个铁腕人物,对扰乱秩序的事情惩治都来不及,这件事情真和龙云有关系不太可能,要么是假借龙云的名义而龙云不知道,要么是和另外哪路军阀势力比如张汝骥势力所余之影响有关系。她冷冷一笑:“我和龙长官同为同僚袍泽,志舟大哥为人正直坦荡众所周知,哪里容得下这等刁奴仗势欺人、败坏我云南吏治名声?我正要替志舟大哥好好教训教训这等败类!”说着不容分说,下令持枪士兵对打手坚决歼灭,并对这一戏曲班子彻底查封,其他女伶遣送至正当的经济建设岗位上。

丁娴鹤所猜的果然没有错。这里假借龙云名义捣乱的正是倚仗张汝骥的势力。在丁娴鹤出师北伐之时,龙云与川南木里土司夹击张汝骥势力,张汝骥势力彻底覆灭,滇系军阀控制地区达到云南、贵州、四川南部三省。戏曲班子老板这样说,正是挑拨并使丁娴鹤难以自处,但无论正反丁娴鹤都精明铁腕有办法应付,正要替龙云教训败类一句话说得坦荡利落。

两个容貌素淡雅致的美丽女伶见丁娴鹤带兵与打手展开战斗,竟然丝毫没有害怕。待丁娴鹤对打手歼灭、彻底查封戏曲班子之后,她们两人中身材高挑瘦削、肤如冰雪瘦削得有点透明的那位女子缓缓而面无表情地开口了:“如果没有认错,您就是云南的第二位实力派海月珍长官。海长官,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您还未曾问一句,我们两个女子是否愿意跟您走。”

丁娴鹤淡淡一笑,说:“韩梅容姑娘、苏湘娘姑娘,我会尊重你们的意愿,如果你们愿意跟我参军,自然欢迎;如果你们愿意另寻出路,我也会尊重你们的意愿。刚才是看到你们虽泪痕已干但神色冰冷,显然是受迫已深有骨气而感到憎恶,不能再让你们在那老板手下,而现在,自然是尊重你们自己的意愿。”

两个女子惊呆了,热泪从她们清瘦的美丽容颜上缓缓滑落:“海长官……”

那个身材高挑瘦削、肤如冰雪因瘦削而有些透明而不苟言笑的女子很快镇静下来,说:“海长官,我们不曾想到您记得我们的名字,只凭这一点我们就十分感动。我们愿意作为文艺兵在您的军队中,不是为了对您救出我们的交易,而是为了您的一片真心。国士之风,是真名士自风流,虽为女子,豪侠之风不减男儿,实在佩服。”

丁娴鹤轻柔温和地对两个女子说:“既然参加了国民革命军,那么就是兄弟姐妹了,不必拘谨,如同一家人一样就好。这样吧,在公开场合你们叫我长官,在私下里和我姐妹相称就可以了。”转头对自己部下滇军官兵说道:“你们听好了,这回征召文艺女兵鼓舞革命斗志的同时,我们一定要对女兵尊重,谁如果在这方面出了问题,欺负人家女兵的,我一定对他严惩不贷!”

回去向龙云汇报,龙云原本与这件事情毫无关系,一听奸商所作所为亦十分愤慨,他一直致力于建设新云南的清平之治,不能容忍有人挑战他的铁腕,自然对丁娴鹤非常赞赏。特别是一句替龙云教训败类,显现出丁娴鹤的精明和处理手腕,龙云对她非常赞赏,至于丁娴鹤有强抢民间女子之嫌这件事,龙云干脆一笑置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