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得流油 穷得发抖 广东人自问:幸福吗?

无尽之夜 收藏 0 444
导读:彷佛一夜间,轰轰烈烈的幸福讨论在这个初春响彻了整个南粤大地。我们幸福吗?很多人扪心自问。的确,连年称霸全国的经济总量足以让广东傲视群雄,昂首挺胸迈进幸福行列。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并非每个广东人都能公平地分享幸福的果实。在富得流油与穷得发抖畸形并存的同一片土地上,「幸福广东」的口号,显露出一种不尴不尬的难堪。 萧瑟寒风中,老汤的背影显得佝偻羸弱。与周遭热闹嘈杂的年关气氛相比,属于他的这个路边废品摊,寂寞而荒凉。他自顾低头,将收来的废纸板摺叠平放,神情淡漠,寡言少语,似乎与身处的这个繁华都市并无相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彷佛一夜间,轰轰烈烈的幸福讨论在这个初春响彻了整个南粤大地。我们幸福吗?很多人扪心自问。的确,连年称霸全国的经济总量足以让广东傲视群雄,昂首挺胸迈进幸福行列。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并非每个广东人都能公平地分享幸福的果实。在富得流油与穷得发抖畸形并存的同一片土地上,「幸福广东」的口号,显露出一种不尴不尬的难堪。


萧瑟寒风中,老汤的背影显得佝偻羸弱。与周遭热闹嘈杂的年关气氛相比,属于他的这个路边废品摊,寂寞而荒凉。他自顾低头,将收来的废纸板摺叠平放,神情淡漠,寡言少语,似乎与身处的这个繁华都市并无相干。


吃饱穿暖 就算幸福


他的妻子阎大姐倒是个爽快人,一见有人搭话,立马聊起家常。来自粤北山区的夫妻俩,守这个废品摊已有十余年。她手指一幢三十几层高的住宅说,「这楼还没建时,我就在这里了。」十年来,城市日新月异,发展欣欣向荣,就在她身处的这个区域,楼价已飙升了十倍有多。而他们,却恍如被时代遗忘的角落,属于他们的,依旧是那难以遮风避雨的废品摊。


谈及收废品的收入,阎大姐坦承,生意时好时坏,一个月大概能挣1000多元。但是,仅租住一间10多平米的房子,就得花400多元租金,日子过得依然紧巴巴。不过,阎大姐倒不是自怜自艾之人,「比在家挣得多」。


在他们家乡,清远山区的一个贫困县,很多人贫困潦倒甚至穷病交加,年收入还不到2500元,且看不到改善的希望。这一对比,阎大姐十分知足。


那现在过得幸福吗?阎大姐掩嘴仰头大笑,「啥叫幸福啊,吃饱穿暖,不生病,不被城管追跑,就是幸福了」。


就在一个月前,阎大姐所在的广州市刚入选2010中国(大陆)最具幸福感城市。对这一点,与那些没有精力与兴趣做调查问卷、参与网络投票的弱势群众一样,阎大姐一无所知。


广东最富 广东最穷


广东究竟有多富?根据此前公布的《中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发展报告(2008-2009)》显示,其经济总量已超过沙特阿拉伯、阿根廷和南非,成为名副其实「富可敌国」的省份。


然而,拨开光鲜亮丽的面纱,背后却隐藏惊人的「秘密」。原来目前广东还有7840多个老区村未通机动车路,182个老区村未通电,7600多个老区村、306万人存在饮水安全和困难,全省有3409个贫困村,仍有200多万户贫困农民居住在泥坯房、茅草房中,每人平均年收入在1500元以下的还有300多万人,3409个贫困村中,贫困人口的比例高达41.2%,贫困人口中文盲占48.5%。此前广东省曾委托世界银行进行一份相关课题研究,结果显示,2007年广东省区域发展差异系数是0.75,全国同期为0.62,广东方面的数据已接近国际上0.8的临界点。


事实上,区域发展不平衡是广东的顽疾,全省社会财富总量主要集中在珠三角。2007年,珠三角经济总量为25606.87亿元,占全省GDP比重的79.8%,对全省GDP增量的贡献率达78.2%,其总量是山区、东西两翼总量之和的3.86倍。数据显示,这种悬殊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而且还在继续扩大。而从个体层面来看,社会财富主要集中在高收入人群、珠三角及城镇地区。约占全省65%的农村人口,只创造了全省20%的生产总值。


积蓄千年 难买一车


有人曾举过一个形象的例子,称近期一次车展售出一辆价值888万元的轿车,抛开上税、保险、养车的费用不说,即便以官方统计的广东农民8000元的每人平均收入计算,一个农民也要干上1110年且不吃不喝,倾其所有,才能买上这辆车。


正因为如此,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才在调研后感慨:「全国最富的地方在广东,最穷的地方也在广东。这是广东之耻,是先富地区之耻。」在刚结束的广东省「两会」上,他更提出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来推进区域发展差距呈拐点式转变。这一点,也在代表委员中引起热议。不过,究竟怎样才能使幸福的阳光普照南粤大地,至今仍是个待解的难题。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