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1-17对话,八翼天使&E联俄师

云霄孤舟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UR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17对话,八翼天使&E联俄师 操控“武装蜻蜓”驾轻就熟,徐辰枫和张霄舟离开货运通道,抵达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内部的4号反应堆内,甚至懒得改为步行,直接飞进通往外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17对话,八翼天使&E联俄师



操控“武装蜻蜓”驾轻就熟,徐辰枫和张霄舟离开货运通道,抵达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内部的4号反应堆内,甚至懒得改为步行,直接飞进通往外面市区蜿蜒的隧道。WinD紧跟在后,见二人只有不到二十小时的驾驶经验,就敢在如此复杂曲折的地形表演“空中F1”,看来这两个小师弟,不仅迅速领悟和熟悉各种工具的能力出众,更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不小心一撞,准没命。

沿途事先埋放的地雷安然无恙,霄舟跟着辰枫“倒L”形水平转向垂直、疾速从隧道入口冲出,除了久违的真实阳光,并没有看到想象中其它的刺眼东西,比如敌军飞机,或者是士兵。霄舟心急火燎引爆了遥控炸药,隧道顷刻崩塌,差点没把殿后的WinD给活埋……

擦拭着满脸灰土,WinD见辰枫和霄舟悬停于半空,似乎在聆听判断着什么东西的方位,心中只想一梭子把他们给扫下来!这两个打起仗来就随时随地健忘的家伙,肯定已经忘记了自己这个师兄存在……

“武直十五?”霄舟拖拉着冷光已被浩瀚天空所稀释的光束剑,向辰枫求证自己判断。

辰枫一笑,意味正解:“没错,听声音还不只一架,应该是支空中编队,我们的人,看来已经控制了切尔诺贝利城区领空。”

“走吧,全速返回,师父还在等着我们呢。”WinD挥手一指,接众人回家的“布达拉宫号”星舟,就在那个方向!

在切尔诺贝利茂密的白桦树和松林间低空翱翔,眼前枝头涌动,耳边被撕落的树叶绕着旋翼风柱螺旋起舞,身后核电站附近气体炸弹爆破后所遗留的浓烟已经消散殆尽,回归一片舒畅的沁蓝碧空。二人迅速爬高升空,俯望地面旧城废墟,防御塔形态的“神农”式主战坦克如棋子铺满了终盘,驻旁护卫的士兵,同样注目着空中三人,抬头一致敬礼中,依稀可以看到,每个人战术迷彩风衣袖口上的“八一”五角红星。回看身旁聚集的“WZ15”越来越多,既然目标正在顺利撤退,那任务也就从四处搜寻,演变成了随行保护,距离最近的一架直升机上,前舱钢化玻璃后的主驾驶正在向这边竖着拇指,辰枫和霄舟都不由感叹:回家的感觉真好,可是……

切尔诺贝利边境,第聂伯河,在辰枫和霄舟登陆的地方,“苏一兵团”总部直属电子特战营的临时指挥所,就设于其中一艘“伏羲”式电磁制空艇船舱内。先行赶回登艇的罗菲飞和秦皇尚未得知上帝工厂内战况,毕竟八十英里深处,对讲信号无法传来。卫兵端上刚刚沏泡的苏州碧螺春,杯中白云翻滚,舌尖清香袭人,菲飞接过其中一杯静静品味放松,依旧难抑心中那份莫名的忐忑,坐立不安中,对一旁稍显轻松的秦皇说道:“你说他们,都能平安回来吗?”秦皇闻言放下了平端的茶杯,嚼咽着嘴中苦涩的茶叶,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个在自己军旅生涯中听过无数次的询问。战争,永远伴随伤亡和牺牲,没有谁能保证,可以和自己同甘共苦的战友,一起走到最后。生死离别,是迟早的事情,也是自己已经经历到麻木的无奈,就如手中这杯终将变得索然无味的茗茶,只留下不断冲泡后那茶叶的苦楚,越来越淡……

“菲飞姐,不用担心,没事的。”适时替代秦皇作出回答的,是门边传来的一句温婉女声。

寻声望去,只见一位清秀貌美的青年女子,身着“苏一兵团”的绿野迷彩军服,长发盘起收在硬沿软帽中,长皮靴短手套,腿侧配枪,腰间还挂了一把加长的多功能战术匕首,倚门斜靠,面带微笑。

熟悉的脸庞、久违的声音,菲飞不禁惊呼:“小璃?!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性格冷清的菲飞,对青年女子的意外到来很是惊喜,一反常态地冲上前去热烈拥抱,见秦皇在旁一头雾水,忙作介绍:“苏璃,和我在同个军区大院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的父亲,就是‘苏一兵团’信息技术师的师长,苏河少将哦!”

闻声而入的另一个人影,让秦皇来不及细致打量门边那位外在气质尽显无疑的将门虎女,慌忙先行敬礼!

“这丫头,什么时候把我这个少将老爹放在过眼里?”苏河师长漫脸威容,言语间却不自觉流露出对身旁女儿的时刻溺爱。苏璃鬼脸一笑,果然满不在乎、像个小女生似的粘在自己父亲肩头,搂邀着他壮实有力的臂弯,同步走到菲飞和秦皇跟前:“听说这次菲飞姐你带队执行任务,正好老爸也应邀率部助龙将军一臂之力,我就跟来咯!”

苏河对女儿向来的任性,无奈摇了摇头,看样子,他本不想让苏璃随军来到前线,但又拗不过,从小宠惯了,根本不听自己的话。军旅戎马一生、向来不为任何人和权势所左右的堂堂一师之长,到头来却对这个“胆大妄为”的女儿,束手无策,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在苏璃眼里,从来就不把老爸当成是少将看待……

菲飞对苏河少将自然是不陌生,小时候和苏璃在军区大院的家属区里四处胡闹,没少被他训过。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却都是美好的记忆。问候这位嘴硬心软的将军伯父身体安泰后,菲飞明白了:“难怪一向不问正事、只知道埋头搞自己乱七八糟那些研究的‘冷面’苏波,会破天荒对我们这次行动提供那么多武器装备,原来这个做哥哥的,还是像以前一样,经不起小璃你的软磨硬泡,呵呵。”

秦皇听后方才知道,我国著名的军事科学家苏波,原来就是苏河少将的儿子、苏璃的哥哥!

“刚才‘武直’编队回报,已经找到了从上帝工厂撤出的三人,现正在保护他们安全返回的途中。”苏璃只是听父亲提起,说罗上将的女儿带领手下四名精锐特战士兵全权负责本次任务,而具体过程却不甚了解,见秦皇在此,以为所有人都已安全撤退,说出这个为了使大家安心的消息,却让菲飞和秦皇心中一惊!

“只有三个人?!谁……谁……没能出来?”菲飞见到儿时玩伴而暂时得以放松的心情,顿时又被这道晴天霹雳打回谷底。

“哼……总之,不会是我的两个兄弟。‘十二天象’,岂是那么容易死的!”

两道高大人影推开船舱铁门,其中一位头戴沙漠迷彩头巾的青年走进来,毫不客气地说道;而另一位皮肤天然黝黑的青年则在一旁沉默不语。

目测二人都有近190公分,身形上下之彪悍、全身肌肉之健硕,连秦皇都自愧不如。两个青年如影随形、自然散发的强大气势,以及所说的那句狂妄话语,让菲飞震撼间瞬时联想到他们是谁。苏璃也恰是时候的介绍,证实了菲飞心中猜测:“他们都是龙将军麾下‘十二天象’成员,那个头巾男叫张翼轸,代号‘FriE’;旁边的黑大个叫毛宗瀚,代号‘OceaN’。也就是上面派来电子特战营临时担任副指挥官的两个家伙。”

听苏璃语气,似乎对翼轸和宗瀚并没有什么好感,而且相当看不顺眼。秦皇更是被翼轸进来时的随口一句所激怒,指着翼轸的鼻子喝问:“小子,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

翼轸流炎般的双瞳微微一转,瞟眼身前大汉,块头也算魁梧,不过,从轻浮随意的动作上看,其战斗意识及素养和自己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暴露出这么多明显破绽,居然还敢指着自己的鼻子发问?真是活腻味了!翼轸作出的回答,只是轰然一记钢铁右钩拳!秦皇面侧尚未感觉到痛楚,整个身体便在巨大力道的作用下,往后飞出数米,仰面摔倒在地!连指着翼轸的手掌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只听翼轸的浑厚嗓音,伴随着自己面部的剧烈疼痛和脑袋的无比眩晕一并袭来,感觉朦朦胧胧:“最恨别人用手指我!”

宗瀚冰洋般的眉宇冷漠深沉,眼前发生一切,根本不值动容,甚至,俯瞰几步外地上的秦皇,连些许怜悯和同情的神情也没有,好像是他咎由自取。

看得出来,翼轸应该留力不少,以自己兄弟平日的恐怖劲道,一拳挥死头牛都不成问题!刚才他若用上五分力气,现在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那家伙,就不只是脚步摇晃、站立不稳了,恐怕面部骨骼都已经完全粉碎!踱步到桌边,顺手抄起一份国内的报纸,宗瀚懒得规劝兄弟,触怒了翼轸,就算少将在场,他也不会给任何人面子!自己是说不动的……

菲飞搀扶头晕目眩中的秦皇,看着船舱内“十二天象”的FriE和OceaN,这两个人,与SuN和MooN的感觉不同,如果说SuN是温而不暑、MooN是清而不寒,那FriE就是极端酷暑、OceaN则是极度深寒。翼轸和宗瀚携带的武器,也一如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两极性格:狂暴和冷酷。翼轸腰挂一门巨型机炮,也不知道是从什么载具上拆卸下来、还夸张的改造成了单兵作战用的背负箱夹供弹式!把这种恐怖的家伙当成主武器使用,简直就是个追求超级火力、不折不扣的战场疯子!而宗瀚斜背同样巨型的枪械,虽然没见过型号,却一眼可以看出,是把大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难怪他对任何事情都冷漠无情,作为一个狙击手,除了摧毁对手生命,同时,也在摧残自己内心:用手瞄准,用意志扣动扳机,用冷酷的心杀戮!试问有谁,在习惯那最平静的杀人方式后,可以逃脱内心也归死寂的绝对命运?

来回轻摇几下脑袋,秦皇极力想恢复视野清晰和神志清醒,心想这家伙未尽全力的一击就能让自己如此狼狈,论徒手格斗,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作为一个铁血战士,就算敌人百倍强于自己,也要全力一搏、向其发难!否则军人的脸面和尊严何在?

秦皇怒视翼轸的火烧眉目,仿佛在说:我们再来,今天定要拼个你死我活!翼轸一副轻松无所谓的样子,凌厉眼神中,只透露出一个讯息:你TM试试!?

“够了!”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被苏河少将一声威言所打破,“虽然你们不是一个部队的战友,但你们都是中国人,都是中国的战士!我们,不是敌人!而真正的敌人,现在正等着我们去消灭,有在此争吵打斗的精力,不如留着一会对付他们!”

上级的话,就是天命!在秦皇看来,就算苏河师长并非自己的直接指挥,可他既然开口,自己只有恭敬从命,暂时咽下这口恶气……少将说得没错,战事还未结束,现在,不是纠结于私人恩怨的时候。

倒是翼轸依旧那桀骜不驯的样子,对苏河少将的一番道理,只丢下“废话”二字。惹得苏河臂旁的苏璃凤眉一皱,怒瞪面前这个狂妄到家的大块头,对自己父亲连起码对长辈的尊重也没有!要不是看在龙将军的情面上,简直该拖出去枪毙!

“你们是来找我的吧?什么情况?”苏河少将波澜不惊,似乎对小辈的无礼,并不在意。毕竟,老友在派遣两位弟子到来之前,就已经提前“赔罪”了,还是师父了解他们啊,这两个天生的战士,果然是除了龙嘉峪之外,谁也不服……

“不找你找谁?”翼轸闻言拢了拢头巾,放肆的站姿和语气,根本不像是在对名义上的总指挥官汇报战况,“刚才前线报告说,俄军‘米36E’、‘卡72E’武装直升机群,已在空中对我军编队的撤退线路进行拦截,不过,双方暂时都没有发动攻击,现正在对峙。还有,据‘布达拉宫号’星舟全球空间雷达的侦测,美国二十架‘X-37B’无人驾驶空天战机,已从本土范登堡空军基地起飞,一小时内,便会抵达切尔诺贝利上空!另有同型号的二十架次也已发射,正在进入地球运行轨道……”

“什么!俄军终于有所动作了吗?美国果然也不会善罢甘休,竟然连最新式的空天战机都出动了……”苏河闻言有些失惊,回想印象中美军最神秘的“X-37B”无人驾驶空天战机,已于五年前定型投产,正式在军中服役,作为“军事航天用途”。这种星空两用的无人机,外形似航天飞机,个头约只有其四分之一,是地球上第一款星战载具,具有划时代意义!它不仅具有飞行速度快、滞空时间长、起飞或发射费用低等优点,还拥有强大的侦查和攻击能力,就像是一个部署在地球轨道上的“太空作战指挥部”。比如说,它可以携带多颗微型侦查卫星,在太空释放后,将成为一个部署在地球轨道上的情报搜集站;它也可以装备激光炮、常规导弹、核导弹等武器,平时在轨道上正常运行,作战时迅速飞临敌国上空,从太空角度来打击地对目标,像是一个巨大的作战平台。其具备航天侦察能力、机动变轨躲避能力、高效突防能力、全球快速打击能力以及攻击俘获卫星能力等,正如领导“X-37B”研究项目的沃克中校向五角大楼汇报时所说:“这种无人驾驶的军用航天飞机,部署在地球轨道上,相当于在美国所有敌对国上空悬着一个个弹药库,只要美国觉得有需要,就可以调动其中任何一座弹药库砸向敌对国家。我相信这种感觉会让对手们寝室难安。”

“看来,俄军是在牵制和拖延我们时间,等美军主力部队到来后由他们解决问题,这样俄罗斯便可以在这次事件中脱责了。”菲飞听后做出判断,秦皇认同她的观点:“机动灵活的空天飞机,其星空两种打击手段,都会对现身后的‘布达拉宫号’大型星舟具有很大威胁!如果不尽快接回前线部队,等被美军‘X-37B’锁定缠上后,那就危险了……”

“可是……要怎么突破俄军封锁线呢,又不能率先对盟友做出任何攻击行为。”苏河少将显得有些踌躇,转而询问翼轸和宗瀚,“你们的师父,有什么指示?”

“打!”翼轸言简意赅就一个字。

“胡闹!我看这不是龙将军的指示,是你的想法吧?”苏璃怎么也不相信,凡事都以大局为重的龙嘉峪上将,会做出这么过激的指示。

“你可以这么理解。”翼轸也懒得解释,丢了一句话,转身离开船舱,宗瀚背枪跟上,由始至终都一直保持沉默。

远望二人乘艇登陆后,换坐一辆战地指挥车,朝切尔诺贝利城区疾速开进,苏河劝解身后众人,不要介意FriE和OceaN的特立独行,特殊的战士,总有特别之处:“既然老龙如此信任自己子弟,相必有他的理由,我们就静待佳音吧……”


(本节未完待续,前短时间笔者家中电脑罢工,故暂停更新,现已调教完毕,还请多多见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