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骑士是如何追求御姐萝莉的

teutonicorde 收藏 34 31559
导读:[img]http://img9.itiexue.net/1243/12437217.jpg[/img]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43/12437218.jpg[/img]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43/12437219.jpg[/img] [img]http://img0.itiexue.net/1243/12437220.jpg[/img] [img]http://img1.itiexue.ne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士在西欧中世纪的历史舞台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的行为不仅直接作用于当时社会,而且对西欧后来的社会也产生深远影响。大体从11 世纪末开始,西欧骑士们的行为逐渐出现新的变化,这种变化与他们新的爱情观念密切相关。中世纪骑士的爱是涉及范围非常广泛的社会现象,从而也引起后来学术界,包括哲学、文学、社会学、爱情心理学以及历史学中的婚姻史、家庭史、妇女史、性爱史等多学科的密切关注。近年来这方面内容也使国内世界中世纪史学界产生兴趣,有学者已就这方面的某些问题,主要围绕骑士爱的内容展开了有益的探讨。本文将着重于考察中世纪骑士的行为,并探究骑士爱情观念的行为激励机制以及这种机制的主要社会根源,通过这条线索力求对西欧中世纪骑士的行为、观念和社会生活有进一

步的了解和认识。

一、骑士行为的变化

11 世纪末12 世纪初,西欧骑士的行为出现新的变化,这种变化在中世纪后来的历史中不仅日益明显,而且扩及到骑士的勇敢、道德、礼仪、服饰、妇女观等诸多方面,其中各种行为变化都贯穿着骑士对贵妇人的态度和爱情观念。

首先,骑士的勇敢行为出现新变化。勇敢是每一名骑士必备的精神,也是骑士社会价值观的重要体现,中世纪有“无骑士不勇敢”之说,勇敢是骑士行为的永恒准则。从中世纪总体过程看,12 世纪初期以前骑士勇敢行为的主要激励来自日耳曼传统、***、封建职责、对异教徒的愤恨、社会教育和舆论等,爱情观念对骑士们的勇敢行为并未形成明显影响,史诗中罗兰等英雄人物的勇敢与女人很少有关联。11 世纪末期以后,爱情逐渐成了激励骑士勇敢行为的重要因素之一,社会出现“爱情使骑士勇敢”,“勇敢激励爱情,而爱情促进勇敢”的说法。在爱情驱使下许多骑士做出各种勇敢举动,甚至有骑士为了贵妇人的一纸许诺而献身。一名守卫道格拉斯城堡的英格兰骑士在与苏格兰人的交锋中战死在城外,从他身上发现其情人的信件中写道,如果要赢得她的爱必须坚守这座城堡一年。也有骑士为炫耀其情人的信物而勇猛战斗。威廉·马明(William Marmion) 爵士的情人送给他一顶镶金头盔,并指示他要在非常危险和显赫的场合戴上它一举扬名。在诺亥姆(Norham) 城堡外的战役中,他为了实现其情人的旨意身负重伤险些丧命。骑士这类勇敢行为表明了他们甘愿为所爱慕的女人冒险、受难、流血和牺牲。

其次,骑士道德行为也相应出现新变化。中世纪早期,骑士行为谈不上道德,有些骑士把欺骗、抢劫、杀害无辜视为正常行为,有的甚至以食人肉取乐并认为神父的肉更“鲜嫩”。11世纪末以后,这种现象发生明显变化,在骑士追求贵妇人的十二条规则中明确规定“, 为了你最爱的人,你应保持品行端正”。由安德瑞斯(Andreas) 在12 世纪80 年代著述的《爱的艺术》(De Amore) 中,一段贵妇人对骑士的谈话内容显现出爱情作用下的骑士的道德标准:能赢得爱情的骑士,至少不贪婪,而且应非常慷慨。如果遇到饥饿的穷人应送给他们食品,同时不应表现得盛气凌人。谦卑是骑士的重要美德,不应有轻视别人的言论,也不能嘲笑任何人,特别

是那些可怜的人。绝不制造和传播谣言,尽力把谣言限制在最小范围内。骑士不应轻率地做出许诺,空头的许诺无异于欺骗,品格高尚的骑士应重视诺言。骑士不应有污言秽语,更不能做声名狼藉的事情。骑士不该用羞辱或讽刺的语言攻击神职人员及修士,因为他们所从事的事业是为了上帝。爱情对骑士摆脱粗暴残忍的无道德行为起到了积极作用。

另外,骑士的礼貌、装饰、仪式等方面也都发生变化。11 世纪末期以后,礼貌的举止、引人注目的装饰、各种社交技能和必要的仪式逐渐成为体现一名骑士社会价值的外在形式, 不具备这方面条件者很难赢得贵妇人的好感和社会荣誉。为此,骑士的言谈举止向礼貌和规范化演变。为了能引起贵妇人的注意,许多骑士把外表装饰得与众不同,有人把其情人的信物装在头盔或铠甲上,也有人把其情人的衣物当成旗帜打出以示对爱情的忠贞。还有骑士把头盔铸造成猛兽或猛禽或女人弹的竖琴等各种奇怪的形状,铠甲的颜色、武器的样式都独树一帜,家族的徽章也成为炫耀的资本。为了使自己的行为引起贵妇人的注意和好感,一些骑士有意把宣誓仪式搞得轰轰烈烈,有的还在誓言实现之前不剃须发,不睡床铺,不吃肉,还有的把翻穿斗篷,一只眼睛戴上眼罩标明不达到某种目的誓不罢休。12 世纪以后,骑士的各种仪式和规则日益增多,并且越来越繁琐复杂,这种现象与骑士的爱情观念有一定关系,“此时,骑士的浪漫正鼓励这种观念,即一名骑士应献身于寻求荣誉、赢得爱情和对已选定为之效劳的女士的无限崇敬当中。这种观念很快影响了骑士的行为,它使骑士进入一种庞大的游戏当中,在此游戏中,礼节、仪式、外表的装饰和习俗都变得至关重要并且越来越精细”。


再有,骑士对妇女,特别是对贵族妇女的态度变化十分明显。在11 世纪末以前,骑士对妇女的态度冷漠、行为粗暴甚至残忍。从反映骑士早期生活的史诗中可看到,他们不仅强暴领主的妻子,甚至还强奸和杀害修女,妇女在骑士的眼里无足轻重,他们关心更多的是战马、武器和猎狗。在骑士早期的行为准则中对妇女的行为并没有专门条款,只是在“保护弱者”条中有所涉及,但“弱者”并非单指妇女,还包括儿童、鳏寡孤独和神职人员等。11 世纪末期以后,骑士对妇女的态度发生明显变化。在杰弗里·德·查尼( Geoff rey de Charny) 所著的《骑士制度规则》中,对妇女的尊敬、保护和救助被专门定为骑士必须遵守的规则。骑士在这方面的行为表现从英国历史上一次重要的王位更迭事件中可见一斑。伊莎贝拉(lsabella) 与时任英国国王的丈夫爱德华二世矛盾激化而流亡法国寻求帮助,当各种努力失败后,这位王后逃到瓦朗谢内(Valenciennes) 时已身无分文,无奈之下向汉诺特的威廉(William of Hainault) 及其兄弟约翰求助,这二人当时被视为骑士的楷模。她的请求立即得到慷慨的回应,汉诺特的骑士们前往她的

驻地为其保驾护航,并沿途举办长矛比武供她娱乐。当时许多人反对帮助这位王后讨伐英国,认为这是一件充满危险的事。但约翰态度坚决地宣布:“每一位骑士必须竭尽全力帮助妇女和处于危难之中的姑娘”,并表示,他只能有一次死去的机会,要尽快为效力于这位高贵的夫人而献身,更何况这位夫人是从她的国家被驱逐出来的。随后,讨伐战爆发,爱德华二世被迫退位。

骑士们的每项具体行为变化都可找到多种原因,而骑士的多种行为变化几乎是在同一时代发生,一定有某种新的观念贯穿其中,从以上我们能明显地发现这种观念的存在,骑士的爱情观念激励着他们的行为。


二、爱情观念的激励

骑士的爱情观念产生于11 世纪末的法国南部地区,最初主要是以新型的“普罗旺斯抒情诗”形式表现出来,随着此类诗歌在法国北部、德国、意大利、英国等地区和国家的传唱,骑士的爱情观念得以广泛传播和发展。纵观骑士的爱情观念,可发现其中蕴涵着对骑士自身行为的激励机制:贵妇人被置于崇高的地位并具有最美好的一切,而骑士居于低下的地位,但通过不懈的追求,骑士也可接近或达到这种崇高地位,并可不同程度地获得她所拥有的美好。在骑士爱情观念中,贵妇人被推崇至极高的位置并集美好和神奇于一身。具体为:1. 女主人公社会地位高。西欧中世纪,衡量一个人社会地位高低的主要标准是所辖领地的多寡和家族声望是否显赫,高贵的社会地位意味着拥有广袤的地产和富裕从容的上层社会生活,由于现实社会中高贵成熟的女性大都已婚,骑士文学多以“贵夫人”为主角标明了她们身份的高贵。

2. 贵妇人容貌的美丽和品德的高尚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有诗为证:“超出我的想象,/ 令我震颤,/ 上帝赐与她如此美丽容颜。/ 上帝对人类的慷慨都赋予了她,/ 让她成为点亮整个世界的光焰,/ 她完美无瑕,/ 通过她你可知道什么是尽善尽美在天底下。”3. 贵妇人具有令人心醉神迷,虚幻莫测,可望而不可及的魅力。乔弗里·儒戴(J auf réRudel) 的著名诗篇《遥远的爱》表达了骑士对远方情人的思念,无论是五月的鲜花美景,还是天空鸟儿的鸣唱,都比隆冬的寒风更令他痛苦惆怅。4. 贵妇人带有超自然的神性,并几乎被崇敬到圣母甚至上帝的高度。例

如“, 来自你眼中的一丝微笑/是我的天堂”。骑士的爱情观念把贵妇人的地位推至崇高的同时又使她美丽、富有和神圣,人世间如此美妙的东西自然使骑士们难以抑制狂热的追求。

贵妇人的崇高地位连接着骑士追求行为的起点、过程和目的。骑士的追求起点明显低于贵妇人,其中不仅社会地位低,在观念中也自认卑微。诗中有云:“可敬的夫人,恳求您待我如您的奴仆,我愿像侍奉高贵的领主一样效力,别无所图。” 骑士在此放下了男人的傲慢而谦卑地对待其贵妇人。在追求爱情的过程中,骑士专一投入、百折不挠、无怨无悔。12 世纪后期形成的贵族爱情三十一条规则中对爱情的专一有条概述:“真正的爱恋者不能同时爱上两个人”;“真正的爱恋者除了自己的情人不希望任何人的拥抱”;“惟独真诚才创造一个人的爱情价值”;“真正的爱者无时不在思念其情人”。为了赢得贵妇人的爱,骑士甘愿忍受各种苦难,其中不仅包括历尽各种艰难险阻所遭受的身体折磨,也有经受贵妇人的拒绝、漠视、考验以及各方谣言诽谤所带来的心灵熬煎,而且苦难越深重,骑士越感到自豪。“一名真正优秀的骑士,必须迷恋于一位贵族妇女。无论这位女士是否回应这名骑士对她的情感,重要的是骑士应彻底投入爱中:他越憔悴,越哀叹,越受折磨,越日益消瘦并且总是感到失落,越好”。不仅如此,骑士要一如既往,没有怨言“, 任何求爱者,凡指责被追求的女士没满足他的渴望,或提出女士不喜欢的要求,皆为非常愚蠢之人”。骑士追求贵妇人的目的大体有两方面:其一、满足世俗欲

望,其中不乏性欲的追求。骑士爱情诗的奠基者,被誉为“第一行吟诗人”的桂雷慕( Guillem1071 —1127) 在一首诗中炫耀了他如何装扮成聋哑人同时引诱两位贵妇人与他放心大胆上床,并使他劳累过度的情景。骑士的爱具有婚外恋情或通奸行为特征,然而在观念中却没有罪恶感,其中的理念是:贵夫人受到奉承,其丈夫得到间接的称赞,而这位骑士则获得更勇敢的名声。其二、使自己高尚,其中包括对较高社会地位的向往和精神追求。骑士的爱情观念认为,对贵妇人的追求可使自身地位提高、品格高尚,如诗所唱:“噢,当我沉浸于对你的爱/ 我勇敢、清白/ 奇迹震及数里外/ 我的行为如此光彩”。追求贵妇人是为了使自身随之高贵,爱情的结果在此变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追求过程中自己品格和地位的提高,“爱的能量作为促使一个男人寻求对自己考验的一种力量,以证明他与所爱女士相匹配。殷勤的爱中行吟诗人思想核心是崇拜和激励,而不是完满的结局”。

由此看来,骑士的爱情观念把完美的贵妇人置于崇高的地位,骑士在爱情的推动下竭尽全力博得贵妇人的青睐,并使自己完善。追求爱情过程中的坎坷跌荡,痛苦悲伤,刀山火海,寸断肝肠都成为骑士通向高尚的阶梯。在此,高贵的女人连接着珍贵的爱情,爱情关系着骑士的行为,行为使骑士的品格升华。“通过爱,男人可变得更为高尚,这是行吟诗人们的重要发现:人格和爱情第一次被结合起来”。正如有人对此现象的评价:“一个男人如果不是彻底的爱情追求者,他不能是一位完美的骑士”。在此,追求贵妇人与骑士的高攀进取融为一体,爱情成了骑士理直气壮的行为动力,这中间的行为激励机制,必然会促使骑士们的行为发生多方面变化。


随着经济的繁荣和政治的相对稳定,法国南部地区的宫廷和城堡中的贵族生活向追求奢侈、娱乐方面发展,其程度从一份12 世纪关于图鲁斯宫廷生活的记载中可窥见: 波特兰德(Bert rand) 用12 头牛翻耕城堡中的道路并把3 万先令播种在地里;女伯爵邵杰丝特(Sorgest)拿出一顶价值4 万先令的王冠,准备送给被选定的行吟诗人之王;万努的雷蒙德(Raymond of Venoul) 提供30 匹战马在大众面前烧死以博得人们的赞赏。奢靡享乐的同时,贵族们的穿着打扮也一改古代的简朴而崇尚奇装异服,当时一位修道院长愤愤道:“现如今品行最低劣的人也会羞于穿这类衣服,材料稀世昂贵,颜色如他们的性情一样花哨,衣服的边缘被裁剪出许多小球和小舌头样,穿着者就像画中的魔鬼。” 11 世纪末的一名教士透过贵族们的打扮似乎窥视到他们内心的某些状态“, 如今几乎每个人都蓄长长的卷发和胡须,脸上的表情像充满猥亵性欲的腥臭公羊”。处于这种精神状态下的贵族骑士对女性具有不可扼制的追求欲望。编年史家记下了12 世纪法国一个贵族骑士追求女色的情况:他致力于对女人大献殷勤,扬言这方面的声望要超过“大卫、所罗门,甚至朱比特”,在他的葬礼上有10 个合法的和23 个不合法的孩子参加。行吟诗人的情况也不例外,“第一行吟诗人”桂雷慕被评价道:“具有放荡和愉快的心情”,他是“这个世界中最伟大的献殷勤者之一,也是对女士花言巧语的伟大能手,还是一名优秀的武装骑士,他豪爽慷慨,用了很长时间走遍世界去欺骗女人。” 然而,骑士此时对

女人的追求由于生活的富裕和时间的闲暇而趋于礼貌和情趣化。正如有人所比喻:骑士不再把女人作为一种饮料即刻饮尽以解决饥渴,而是把她作为美酒慢慢地品尝和欣赏。行吟诗人正是在这种基调之上使骑士们的欲望要求得以理想的升华和抒发,而在这种升华中贵妇人起到了导向作用。

骑士追求爱情的理想目标是贵族妇女,贵族妇女并非单指已婚的贵夫人,但骑士的追求选择很容易被引向贵夫人。中世纪教会规定妇女结婚的年龄不得小于12 岁,有的家长为了实际利益往往在女儿七八岁甚至更小的时候便把她们嫁了出去。且不论这些处于孩童时期的贵族妇女成为别人妻子时是否懂得爱情,对大多数骑士来说,当到了懂得爱情的年龄时,与他们能够进行情感交流的贵族女子大都名花有主,他们理想的爱情坐标自然指向已婚的贵夫人。另外,居住在城堡和宫廷中的骑士能见到或接触到贵夫人,这些贵夫人平时除了主持一些家务活动外也经常组织或主持一些娱乐活动,小至宴会、舞会、诗歌演唱会,大到重要仪式和比武大赛。在战争时期,如果丈夫外出征战,城堡内的组织管理甚至作战指挥都会有贵夫人的亲自主持和参与。贵夫人既是许多骑士的女主人又是他们的领主夫人或领主,骑士的赏金礼品、升迁重用等涉及其利益和前途命运的事情,很大程度上都与贵夫人有关联,贵夫人成了骑士们仰慕的对象。在众多的中小骑士们的眼中,贵夫人不单单是一位成熟美丽的女性,还是财富、地位和高贵教养的象征,而财富和高贵的社会地位也正是骑士梦寐以求的目标,贵夫人又成了骑士心目中完美的偶像。众多地位低下的骑士有谁能获得贵夫人的关爱甚至赢得贵夫人带有赞许的目光,足以令他们心猿意马,想入非非,抒情诗中的骑士仅是在想象中得到贵夫人的爱就神魂颠倒、焦虑难挨的情景证明了这种现象的存在。尽管在实际生活中骑士与贵夫人之间的通奸行为肯定不会像诗歌中那样轻而易举和普遍,但这种爱情的产生很难避免。对此,骑士或许会采取两种行为,一是所谓的“冒险”或“勇敢”行为“, 破晓歌”中骑士与别人的妻子同床的情景是这类行为的集中表现;二是所谓“柏拉图式的爱”,即诗歌中表现出的在想象和虚构中的精神满足。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骑士都会从中得到情感释放和精神追求到位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当时社会其他女性身上很难找到。修女自不必说,她们的职责是把爱献给上帝。对劳动阶层的妇女,骑士可能也会感兴趣或产生爱情,普罗旺斯抒情诗中的“牧歌”题材反映的就是骑士如何勾引村姑来满足欲望要求的内容。然而,骑士对村姑的情感明显缺乏珍视、谨慎、礼貌、高雅的情调,甚至还带些粗暴。安德瑞斯在《爱的艺术》中论述对乡村妇女的求爱时劝告道:“你首先用些强迫作为对她们羞怯的一种有效的医治。”“我们劝你不要爱这种女人。” 而城市妇女往往被认为粗俗甚至邪恶。美丽的贵妇人是骑士爱情追求的最理想选择,无论能否如愿,这种理想目标本身就足以使骑士在精神上有满足感。


贵妇人可激发骑士的进取意识。既然对贵妇人的爱是最理想的追求,能得到贵妇人的爱又非常不容易,那么遵循贵妇人的意愿行事则是骑士们为实现爱情目的的必经途径。贵妇人从小就开始接受***和贵族世俗教育,从教会学校或宫廷和城堡中她们接受道德伦理、文化知识、宫廷礼仪、人际交往、唱歌跳舞、演奏乐器等教育内容,培养其具有高尚的情操、得体的举止、文雅的言谈等适合上层社会需要的多方面能力。要求男子勇敢是中世纪贵族妇女的传统习俗,早在古日耳曼时期母亲和妻子就视儿子和丈夫的苟且偷生为她们的极大耻辱,中世纪的贵妇人绝不会喜欢贪生怕死的男人。贵妇人往往又是骑士们的启蒙教师,当骑士处于侍童和扈从的年龄段时,许多道德、礼仪等方面的内容通过她们传授给了骑士们,按贵妇人的旨意行事不仅成了骑士从小养成的习惯,而且从中还能不断获得荣誉感。男人的行为怎样,在一定程度上是女人让他们怎样的结果,骑士受爱情驱使的许多行为与贵妇人的意愿连在一起。

爱情对某个人或某个杰出人物的行为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但作为拥有经济、政治和军事等多种优势特权的某个社会集团,能形成如此爱情观念并影响到他们多种社会行为的现象,却带有较强的特殊性。单从对行为影响的线索看,除了骑士爱情观念具有自身的激励机制外,这种观念还是封建制度和***环境中的产物,对贵妇人带有封建主从关系色彩的尊崇和效力以及爱情在祈求上帝保佑之下的向往和追求,是这种爱情观念的社会特征。另外,放眼于其他国家和民族,骑士爱情观念的特殊性更为明显,尊崇贵妇人并在爱情驱使下直率慷慨的行为风尚,与我国古代耻于受女色左右而功于心计之风形成两道截然不同的文化景观,耐人思考和寻味。当然,爱情对骑士行为的影响有着缓慢增强的历史过程,不应夸大其影响力,还应了解到爱情观念对骑士集团整体军事作战能力的负面影响。尽管如此,骑士的爱情观念及其行为对西方当时以及后来社会的深远影响有目共睹。骨子里还带有日耳曼蛮族人粗野残暴性情的整个骑士集团能尊敬并推崇妇女,其本身就是社会的一大进步;用爱情激励和规范自己的行为也标明了骑士的文明走势;骑士的爱情观念对文艺复兴运动具有直接影响;近代以来西方的社交礼仪、道德规范、爱情婚姻等诸多方面无不留下骑士的标记;从今天西方的浪漫主义、个人英雄主义等文化现象中也都能体会到这种影响的存在,“骑士的爱”、“骑士风度”、“骑士精神”等方面的内容是西方文化的重要内涵和显著特征。


本文内容于 2011/1/27 14:51:49 被小编a9编辑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