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怒潮 《渤海怒潮》 第二章 会师海岛谋善策 鼓帆河口夜争锋 第二章(3)洞天福地

bjunqing2008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size][/URL] 望子岛在大口河的偏北方向,相去不过十几海里,但由于是逆风行船需要借风绕行,多跑了不少的冤枉路,在海上颠簸了两个多钟头才靠上了岛岸。秦大虎是这里的当家人,自然是熟门熟路,一登上岛岸,便兴冲冲地引领着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和十个战士一直奔向了“观音洞”。 “观音洞”过去是望子岛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


望子岛在大口河的偏北方向,相去不过十几海里,但由于是逆风行船需要借风绕行,多跑了不少的冤枉路,在海上颠簸了两个多钟头才靠上了岛岸。秦大虎是这里的当家人,自然是熟门熟路,一登上岛岸,便兴冲冲地引领着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和十个战士一直奔向了“观音洞”。

“观音洞”过去是望子岛绿林武装的“聚义厅”,在秦二虎所部接受华北抗日救国总会改编以后,就变成了“新海县抗日救国军海防大队”的指挥部。军事武装的名义改变了,性质也就随之改变了,但是,“观音洞”虽然由过去的“聚义厅”易名为了“指挥部”,其洞里的摆设却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象征着秦二虎权力地位标志的虎皮交椅还是面南背北的摆在正中间,属下参与议事所坐的条凳依然还在两下里顺放着,四周围的墙壁上挂着的马灯还在原来的位置上挂着,就连中间空地上的火盆也依旧摆放在原处,洞口上还是挂着厚厚的草帘子。一如当初“赛半仙”皮万祥来时的样子。

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人虽然与秦氏兄弟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这望子岛还是第一次上来,对这“观音洞”更是只闻其名未睹其面,乍一进到洞里全都给惊异得把头上的毛发耸立了起来,一如进到了传说中的神仙洞府一般,既感到神秘莫测又感到奇异新鲜,一个个都不由得叫起了好来。

汤敬渊欢声道:“我的小乖乖,这里的气派可比我们黑龙港里的聚义厅有意思多了,这哪里是凡人住的地方呀,简直就如同孙猴子的花果山水帘洞一般,处处都冒着神仙气儿,秦大当家的如果在上面的虎皮交椅上一坐,那不就成了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了么,好气派,好气派!”

孔冠奎大笑道:“古来干咱们这个行当的好汉,多是要占山为王的,只是咱这地面上既无山也无岭的,咱们弟兄才排场不起来,这可是跟土地爷没办法治气的,来在这洞府一看,可真让咱们弟兄长了见识了,是透着点神仙气儿!”

秦大虎听了二人由衷的赞叹,心里大为受用,嘴上却谦辞道:“哎呀,两位兄弟高抬了,咱这小岛孤悬在大海里让水给泡着,有什么好呀,一年四季除了与鱼鳖虾蟹为伍,最多也就是来几只海鸟光顾光顾,哪里如你们黑龙港火暴呀,一出港就能够去赶个集上个店儿的,那才叫个排场呢!”

康洪恩见到大家都热得象一盆火似的,也跟着逗趣道:“这岛上的洞天福地固然是好,咱黑龙港的鸭子台也是个有灵气的好地方,一个“观音洞”,一个“莲花台”,全都是观音娘娘的家当,分什么高低贵下呀,你们老几位就不要‘孩子看着自家的好,庄稼看着人家好’的品评个没完没了啦。等咱们弟兄合手赶跑了日本鬼子,把天下给打下来,我把你们诸位全都给请到金沙镇县政府的大堂里高高地一坐,那岂不是更好!”

“说得好!”康洪恩的话音儿刚落,就听得洞口门帘外面有人亮着嗓子叫起了好来。等见到门帘一挑,秦二虎笑呵呵地走了进来,在其身后,秦三虎也紧随着跟了进来。哥俩一进洞门,便拱手同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人热情地寒暄了起来,康洪恩等人赶忙答礼,两下里热乎了好一阵子才落了坐。

原来,在海防大队扩编以后,岛上原有的生活设施已经不够使用,秦二虎便安排在岛上的空旷处盖了几栋草房作为战士们的居住之所,他自己也搬住了进去;平日里若非有大事要聚议,他是很少再来这“观音洞”光顾的。在接到港口哨兵的信报以后,他才从住所赶来,所以迟到了一步。


一等大家落了坐,秦二虎便抱歉地解释道:“一接到大哥的飞鸽传书,我就知道你们诸位要过来,只是出来望了两次,也没有望到你们的船影儿,这才同三弟回到住所去等的,没成想你们就这个空挡登了岸,真是不巧!”

康洪恩笑道:“都是自家兄弟,还用这么客套,迎不迎都是一样的,只要五哥心里有也就是了。”随即便单刀直入地把来意给挑明了,最后申明道:“我同奎哥、泥鳅老弟及众位弟兄这次过来,是专程来向五哥求援的,为了打破鬼子汉奸的封锁围困,还得请五哥及岛上的众位弟兄多多援手啊!”

秦二虎一听,大笑道:“好说,好说,咱们都是砸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你们的事情也就是我们的事情,还说什么求援不求援的话,咱们有兵有将的,怎能够让小鬼子这样欺负呀!”复又惊讶道:“若是照这样说来,小鬼子的这一招还是蛮毒辣的,看来也是舍了血本了,是存心要把你们给困死在黑龙港的了!”

“不过!”他把口气一转,又接着分析道:“小鬼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过在黑龙港周围给夹了一层篱笆,是成不了什么大用的;这么长又这么单薄的一层篱笆,要从中撕开一两个口子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咱们沿着娘娘河两边一掴打也就把这个牢笼阵给破了,怕他个吊呀!”

康洪恩点头称许道:“五哥说得极是,我和邹二哥他们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事先毫无准备,眼下又在闹粮荒,军心不稳哪!所以要打破这个危局,就必须先得把港里两千来号弟兄的吃饭问题给解决了,以后的事情才好办哪!”

听康洪恩提到了这一差,秦二虎哈哈大笑道:“七弟你可真是个福将呀,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还真让你们诸位弟兄给来着了,我这里刚刚截获了小鬼子的一船大米,正好送给港里的弟兄们尝尝鲜,不但可以救救急,也就用不着许县长和贾主任他们再到老百姓手里去化缘的喽!”

康洪恩惊喜道:“若是这样的话,咱们的事情就更好办了,只要把大米给输送到港里去,让弟兄们都有了饭吃,再要收拾这些封锁围困咱们的鬼子汉奸就容开工夫了,就是一天一天的磨牙也能把他们给啃光了的!”

汤敬渊羡慕道:“啊呀,你们这岛上还真是一块福地呀,不但鬼子汉奸没有办法来封锁围困,没有粮食吃还有小鬼子给送,这可真是念了阿弥陀佛了,再有这样的好事儿,可不要忘了让兄弟也来沾沾手,也好来借点儿运气呀!”

秦三虎调侃道:“汤兄说笑了,大家都是一个锅里扒拉马勺的弟兄,又何必非得要分个彼此呢,行这样的事儿由我们弟兄代劳也是一样的,就是汤兄不来沾手,也少不了分汤兄一份儿的,让我们弟兄给送上门去享用岂不更好,这好运气难道还需要汤兄来借不成么!”

孔冠奎及同行来的十个战士见秦氏兄弟这样热心慷慨,都大为感动,一个个都是喜上眉梢。孔冠奎大笑道:“赶上这样的香巧儿,也不仅仅是我们弟兄有福没福的缘故,总是秦大当家的和岛上的弟兄们肯倾囊相助才得,也就不用多给我们一行的弟兄脸上搽这么厚的香粉了!”

他这发自肺腑的一席真情实话,虽然没有道出半个谢字,却让秦二虎、秦大虎、秦三虎弟兄三人听了都是心花怒放,一个个都忙着谦辞了起来。两下里这么一喧嚷,在座间爆发出了阵阵豪放的欢笑声,犹如泉涌浪翻,简直都要把整个“观音洞”给架起来了,笑了好久难以停歇。


秦二虎是个热心肠的人,由于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战士都是第一次来岛上,他哪里能够放过这个做东道的好机会,酒席早就给准备好了。大家正在一起说笑着,手下人便把美酒佳肴给匆匆送了进来。康洪恩乍然一见,不由得吃惊道:“啊呀,五哥!您这是做什么呀,不晌不夜的,午饭我们都已经吃过了,晚饭又不到时候,咱们喝的是哪门子的酒呀!”

秦二虎大笑道:“谁说不到时候,丁是丁,卯是卯,时下就好,玉皇大帝也没有这么多叔伯规矩,说是什么时候该喝酒,什么时候不该喝酒,你领着这么多弟兄第一次光临小岛,总得让我这做哥哥的尽一尽地主之谊才是,天气又这么寒冷,大家喝点热酒暖暖身子也好么!”

复又欢声叫道:“弟兄们都放心好了,咱们喝酒是耽误不了正事儿的,许县长和韩司令他们有六七十里路要赶,一时半会儿是赶不到的,咱们边喝边聊,等时间一到咱们就一起上岸去,再要回去是一路顺风,爽着呢!”

孔冠奎见酒席已经给送了上来,再辞让就虚套了,便大叫道:“好,好,既然各位当家的都给准备好了,咱们还客气什么呀,我这骑马颠簸了一路,又在水上折腾了半天,肚子早就呱呱地叫了,正好用这酒席给垫补垫补,有了这美酒下肚咱们才好拉拉家长呀!”说罢,又象个主人似地跟着招呼了起来。

秦大虎和秦三虎忙着把手下人拎进来的两张大八仙桌一拼,又在上面铺了一块黄色的油布,顺好了条凳,迅即摆好了酒席,大家便在一起热热闹闹地比画了起来。席间闲谈中,秦二虎又提起当初绑架殷墨翰的事情,再三向孔冠奎等人表示感谢,又说些江湖上的勾当,大家都大笑不止。



——洞天福地说同仇,打破藩篱何须愁!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