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怒潮 《渤海怒潮》 第二章 会师海岛谋善策 鼓帆河口夜争锋 第二章(2)转兵海岛

bjunqing2008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size][/URL] 韩德平见日伪军骑兵已经窜逃的没了影儿,便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又指挥着各部战士打扫过战场,便开始集结部队准备转移。时到如今,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一行人闯关突围的行动才刚刚划上了一个休止符。 康洪恩见反击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感慨地向韩德平、许耀亭等人笑道:“好难闯的关呀,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


韩德平见日伪军骑兵已经窜逃的没了影儿,便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又指挥着各部战士打扫过战场,便开始集结部队准备转移。时到如今,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一行人闯关突围的行动才刚刚划上了一个休止符。

康洪恩见反击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感慨地向韩德平、许耀亭等人笑道:“好难闯的关呀,没有想到敌人为了我们这么一支小部队的突围,竟下了这么大的力量来围追堵截,看来敌人是下决心要把我们给困死在黑龙港喽!”

韩德平呵呵笑道:“这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你们从港里向外突围的企图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的,不是为了联络求援,你们冒这么大的风险闯出来干什么呀?这一招击中了敌人的要害,他们还不死命的堵截呀!”

许耀亭道:“照我看,这么折腾一下也没有什么坏处,这一场仗打下来,敌人也就被掴打得没有什么尿了,一时半会儿便不会再来捣乱了,咱们也就用不着急慌着马上动身了,让战士们稍为休整一下,吃过午饭再走好了。”

韩德平沉吟道:“说得也是,看刚刚这情形,敌人当是把金沙镇的骑兵全都给轰赶了过来,就是后面再有大队步兵做后援,也来不得这么快的,趁着这个空档儿让战士们休整一下,吃得饱饱的也好赶路,好,就这么办!”

三个人正在聊着,孙兴国、曹金海等人相继上来报告,说是在战场被打死打伤的战马有数十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许耀亭笑道:“这还不好办,能够救治的咱就留着自个儿用,不能成用的咱们就拉着去望子岛做菜马好了,我这儿正愁着去见秦司令没有什么礼物好带呢,这不就齐了!”

韩德平道:“也是,许县长这不已经给划出道儿来了,你们去找老乡多套上几辆大车,拉着走就是了!”又叮嘱道:“你们哥俩可不能光图省事,这些战马可都是宝贝,能够救治的一定尽量想办法救治,若是再能凑对上个百八十匹的,咱们骑兵连没马骑的小伙子们就不用再耍脚板子了!”

曹金海嘻嘻笑道:“这个我们都晓得的,那个战士不想自己的屁股底下有匹战马给劲儿呀,能够救治的自然是不会杀了做菜马的!”又喜滋滋地朝着康洪恩称谢道:“这一仗打下来,我们不仅多得了四五十匹好马,还得了百十多把战刀呢;嘿,他娘的小鬼子的战刀真是好,不仅钢口好,刀身又苗,使着又轻巧又灵便,多亏了参谋长给弟兄么送来这么好的运气,多谢了!”

康洪恩摆出一副故做大度的姿态,调侃道:“我们是出港来求人打帮的,没有点进见礼那怎么成呢,弟兄们如果看着中意,那就统统地笑纳了就是了,不用客气的!”他这话一溜出口,把大家都给逗得笑了起来。

许耀亭大笑道:“咱们的参谋长可真是‘茶壶不济——长了个好嘴子’,你们大家都来给评评理儿,有他这么顺水推舟借花献佛的么,这样的空头人情他也送得出手,这脸皮也有点儿太厚了吧!”逗得大家笑成了一片。


草草吃过午饭。韩德平向康洪恩提议道:“我看你老弟还是先行一步吧,咱们这里多是步兵,一起走也走不到一块儿的。你们骑马脚程快,可以先去同秦司令打个招呼,也好让他提前有个准备呀!”

康洪恩点头道:“也好,那我们就先行一步了,我们去到海边等着你们,大家都在那里会合就是了!”与韩德平、许耀亭、贾相臣等人道过别以后,便招呼着孔冠奎、汤敬渊以及同来的十个战士一起出发了。

送康洪恩等一行人走后,韩德平便开始点兵派将指派任务:先指定贾相臣与米亚兰负责向潘家洼转送伤病员,并指定曹金海所部派一个排的骑兵护送;又命令曹金海率领所部其余骑兵负责断后,这才整顿队伍开始出发。

曹金海见打死打伤的战马装满了好几辆大车,路上不便于急行军,遂向韩德平建议道:“咱们带着这么多死伤的马匹也是个累赘,就是给秦司令送见面礼也用不了这么多呀,还不如分出一部分给村子里的乡亲们吃用,部队行军也好减轻一些负担,一旦遇有紧急状况也好机动行事呀!”

韩德平笑道:“你的这个建议用意是很好的,既可以作为一种答谢回报乡亲们对咱们队伍的支持,又可以减轻行军的负担,应该是个两全其美的事儿。可这样做是不成的,你想没想过,如果有敌人追寻过来,见到村子里的乡亲们在分享他们的战马,他们会善罢甘休么?那不是让乡亲们遭罪么!”

曹金海恍然大悟,嘻嘻笑道:“是了,是了,竟还有这么一说,若果真让敌人给知晓了,这还确实是个大有风险的事情,我说您始终就是不向这条道儿上领呢,明白了,坚决执行命令!”扮了个鬼脸儿就跑了下去。

等到大队人马一出动,韩德平又向索勇吩咐道:“你带警卫班去执行一个重要任务,要沿着娘娘河南岸一路侦察下去,务必弄清敌人在这一路上设了多少卡子配备了多少兵力,然后再去大口河驻地与大部队会合。不得有误!”

索勇信心十足地答应道:“您就放心好了,曹连长已经给我们警卫班人人都配备了战马,行这点儿路是不在话下的;我们是去侦察,又不是去打仗,搞得好的话,说不定我们会比大部队先赶到呢!”随即领命而去。


从王小月庄到望子岛秦二虎所部驻地不过六七十里的路程,康洪恩与孔冠奎、汤敬渊等一行十三人全都是一人双骑,在路上跑了不到一个钟头就轻轻松松地赶到了。在驻地主持大局的是秦大虎,一见康洪恩等人到来非常高兴,寒暄过后便把十三个人都给请进了作为联络点的大车店。

大家围坐在一起喝了一会儿茶,秦大虎笑问道:“不知道你们此行的事情紧急不紧急,有没有兴趣到咱们岛上的大本营去看一看?”又道:“你们诸位若是事情紧急又想去岛上看一看的话,我马上就派船送你们过去;若是要在这里歇息着等的话,我这就放鸽子出去让二虎兄弟赶快过来!”

康洪恩笑道:“这事情说急也急,说不急也不急,总得见了五哥才好说;我们哥几个虽然来得快,在后面步行的弟兄却是先赶不上来的,不如大哥派条船把我们哥几个直接给送到岛上去观瞻观瞻,也好让我们弟兄开开眼呀!”

接着,他又开玩笑道:“大家一个头拱在地上,就把我这个小老弟给排在了尾巴尖子上,到了五哥的地盘上,我哪儿敢放肆呀,还要拿着架子等着五哥来见我,那不是要我这做小老弟的好看么,大哥该成全小弟的礼数才是呀!”

秦大虎哈哈大笑道:“好,好,说得好,七弟真是个爽快人,既然如此,我这就安排船只把你们送上岛去,也好到咱老家去热乎热乎!”说着,便吩咐手下去安排船只,又与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人拉起了闲话。

江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康洪恩既然是秦二虎的拜盟兄弟,也即是望子岛绿林武装的半个主人,来到了这个地皮上,又有谁不愿来敬奉,秦大虎与秦二虎本是自家兄弟,自然是更为亲切。这让孔冠奎、汤敬渊等人见了都非常高兴,一个个都乐得合不拢了嘴儿,都佩服邹同义和吕景文两位头领大有眼光。


秦大虎所部驻地就在大口河的入海口,船都是现成的,要想出海只不过是召集水手的一点儿工夫,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准备齐了。等安排船只的手下执事人一来报信儿,秦大虎便招呼着大家一起出了大车店向外走去。

秦大虎领着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和十个战士出了大车店以后,便沿路向着大口河北岸走了下来,走过不大一会儿便来到了入海口,只见一只大帆船泊在岸边,几个水手正在船上张望,一见秦大虎等人赶来,都在船上动了起来。

“请吧!”秦大虎领着康洪恩等人一来到了船舷旁的跳板边上,便伸手礼让着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一行人先走了上去,随即也跟着跳上了帆船。他向左右望了一望,大声喝叫道:“各位驾长,收板开船喽!”

其时,当地下海的人都尊称掌舵的船老大为“驾长”,秦大虎这样招呼水手们只是个海称,不过是表示对水手的亲热劲儿罢了,实际上是在下达命令,是与常人尊敬水手不一样的。帆船沿着河道顺流而下,不一会儿就漂出了河口;一驶入大海,当即就拽起了满帆,抢风而使,向着望子岛的方向驶行而去。

康洪恩站在船头上放眼向四下里望去,只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除了浪头还是浪头,而且一浪紧似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偌大一只帆船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水瓢一般在涌浪之中挣扎起伏,惊险万状。不由得拉着秦大虎的手感叹道:“无怪乎五哥说,这水跟水是不一样的,我们大家也是在水里钻惯了的人,一到了你们这里的大海上就如同洋鬼子看戏,只能是干瞪眼了;这样险要的去处,小鬼子就是想来封锁围困也沾不上边的,还是你们这里安全呀!”

秦大虎笑道:“这有什么,人都是练什么有什么,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惯,你如果来这里呆长了,也就不觉得惊险了;若是你真在这里呆上一段日子,说不定还得嫌闷的慌呢。鸟儿都不想来落的地方,有什么好呀!”

两个人正说笑着,一个举天举地的巨浪迎着船头扑面盖了了过来,把个康洪恩惊得大叫一声:“不好!”仰身向后跌了下去,把同行的孔冠奎、汤敬渊等人也给惊得大叫了起来!



——转兵海岛聚英豪,鼓帆冲浪越碧涛!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