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汝州斥资数百万让全体干部进清华培训

汝州市正在实施一项干部“充电”计划,不是“选派”干部而是“全派”。2010年,该市159名正科级干部在清华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公共管理轮训。他们计划今明两年,把剩下的600多名副科级以上干部都轮流在国内名校“充电”一次。从去年开始,汝州市财政每年预留300万元作为干部培训经费已经制度化。


怎么去学 学和住都在清华


无论是市四大班子领导,还是乡镇和局长一把手,全都回到了学生时代。许多人这样总结自己的7天清华学习:“机会难得,时间很短,受益匪浅。”


2010年 6月、7月和12月份,汝州市和清华大学合作分三期对159名正科级干部进行了公共管理培训。他们学在教室,吃在学生食堂,住在学生公寓,每天按时上下课,按时作息,老老实实地当了一回“学生”。每一期,汝州市委组织部干部教育监督科都要派人监督检查培训纪律。


在开课前几个月,汝州方面就和清华大学确定了培训内容,有百年清华的人文精神,有国际国内形势,有中国社会热点问题,有宏观经济走势分析,有全球化下的中国文化发展,有“三农”问题和城镇化发展,有易经与领导智慧,有曾国藩为官用人之道,有领导艺术和素质修养,也有压力下的心态调适。


汝州市发改委党组副书记李爱珍说:“大家的学习氛围很好,课堂上还不时有人结合实际向教授们请教。”


汝州市市场发展服务中心主任张栋梁说,他从小学就有“上清华大学”的梦想,但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如今,他能在清华大学学习,虽然时间很短,但仍感觉时间打磨掉的激情又回来了。“浓厚的学习氛围、宁静的生活状态”,让汝州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主任石长兴非常留恋。接受采访的所有领导干部都表示,如果再有这样的学习,不管再忙也要安排好时间参加。


学了什么 比如信访 比如周易


汝州有公务员发现,局里一把手从清华学习回来以后,张口就会来句:“清空杯子,空杯朝上,从零开始,我心飞翔。”或者说:“我以后要从直接控制向间接控制过渡了。”如此看来,在领导智慧和艺术方面,他们学到了不少东西。


汝州市洗耳河街道工委副书记彭英俊主管信访工作,听完课他对信访制度除了理解,还体会到了自己的责任和将要做的工作。


辖区有名年轻人开出租车到郏县时被杀,案发8年也没能破案。于是,其父以郏县公安局不作为为由不断上访。“这不是咱的事,咱也管不了,但还是记到咱的头上。因为这件事,我这边被通报批评”。


在彭英俊看来,这次学习根本不是“休息、养生和躲清静”。他说:“学习过以后觉得对于群众问题,我看的高度不高,辖区群众有问题,我们应该去关心他们,尽可能帮助他们,而不是不管不问。”


汝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张现周学习以后才明白:“周易和风水学不是‘迷信’两个字就能概括的。”不过,他收获最多的是李虹教授所讲的压力管理和心态调适。“我从反贪局长升任副检察长时遇到了阻力,中间干了3年纪检组长,心态上会有点不平衡。但是,对比一下我的高中同学,我虽然是河南省司法学校毕业的中专生,但是已经是正科级。很多上了大学本科的同学都没有我顺,有的还让我帮着找工作。我应该放平自己的位置。”张现周说,“检察院中层正职面临着‘评不上先进,再进步很难’的巨大压力。”所以,他近期准备邀请专家为反贪人员调适心理。


为何去学


干部27年没“充电”一次


刘玲刚被调到汝州市煤山办事处主任的位置上,原来不是一把手,学习机会很少。“我上一次脱岗学习,是27年前当妇女干部的时候。充电机会太少了,也很少静下心学习,这次学习让我的知识面拓宽了不少”。


7天之行,她弄懂了经济大形势,明白汝州城区房价超过4000元/㎡的现状为什么有点离谱。7天之中,她知道了“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正确,“过些年说不定政策就变成可以生俩孩子”。


汝州市委组织部干部教育监督科科长田自万举例说,他跟着培训的领导干部听过3次关于新农村建设的培训课,其中前两次都是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组织,分别讲了新农村建设的规划性和新农村建设的城镇化。第三次,是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解安给汝州市正科级干部讲的。


解安讲到,新农村建设必须实现土地流转,这样才能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要发动农民自强自立,政府出台政策来鼓励,韩国新村运动时总统就号召农民“你站起来,我再扶持”。田自万说:“他对土地流转的阐述深刻,是前两次课没有听到的。”


值不值得 花钱培训干部VS资助贫困孩子


2010年,汝州市一共轮训了159名正科级干部,他们分三批在清华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公共管理培训。汝州市委组织部表示,2011年,正科级以上干部轮训结束,将轮训300名副科级干部;2012年,争取轮训完余下的300多名副科级干部。


据了解,去年每批培训的花费约为35万元。根据去年的经验,副科级以上干部全部去清华大学“回炉”一周,每人费用约6600元,那么800多名副科和正科级干部需要530万左右。


从2010年起,汝州市财政每年预留300万元作为干部培训经费,使该市的党政干部培训走上了制度化。


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培训党政干部是否值得?2009年底,四川的贫困县名山县耗资百万选派百名干部到清华“充电”曾引起热议,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反对者称,花这些钱去培训不如去资助贫困孩子。


其实,像其他县市一样,汝州市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学历层次不高,所掌握的知识、理念、思维已经落伍。


汝州市委书记李全胜认为,当地个别干部思路不宽、解决矛盾的“法门”不多、谋划运作“点子”不足,这势必阻碍经济发展的步伐。领导干部只有“从繁杂事务中解脱出来,从迎来送往中摆脱出来”,把主要精力放在加强学习、研究问题上,才能把当地的发展放在全省、全国乃至全球的大格局大背景下去审视、去谋划。


效果咋保 干部打开眼界须成体制


汝州市委组织部干部教育监督科科长田自万说,基层干部平时被工作所困,在家组织学习一天两天,手机响个不停,说走就走。所以,市里把他们拉到外地进行高规格的学习,是推进干部教育培训改革创新的一部分,要的就是成效——开拓境界,启发思路,居高望远,革新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


其实,加强干部教育培训工作,是党中央的一贯态度和长期部署。“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基层干部的重要性不用多说。去年10月,中央规定干部提拔须达到一定的培训时间。去年底,中组部更是把培训班办到县一级组织部长,在新中国的组织工作史上还是第一次。


据权威人士调研了解,党的十七大以来,各地大规模培训干部取得了不小的效果,但统筹性、针对性、实效性尚嫌不足。有的干部存在重复培训现象,有些干部却多年得不到培训;对中高级领导干部培训抓得紧,基层干部往往缺少培训机会。


这一不足正在发展经济的渴望中得到弥补。汝州市将干部培训由“选派”改为“全派”,无疑更进了一步。


凤凰卫视言论部总监、著名时事评论员曹景行认为,内地干部到北京或者沿海大城市进行培训,最重要的是打开了眼界,这样一种培训方式应该成为常规。


他认为,培训的效果和质量要有一套考核制度,使他们能把学到的东西变成实际工作当中有用的经验。另外,政府部门应该建立起比较完整的培训体制,这样就能够降低成本。而大学也不应该征收高的学费,中央转移支付当中,也应该专门有一笔为培训贫困地区的干部所支出。


□今报记者 路治欧/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