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出现土地纠纷

温家宝总理在201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强调:“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依法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充分肯定了百姓对政府的批评权和监督权。然而,在现实中,某些政府官员把农民的切身利益当作盘中餐、囊中物,任意侵犯和掠夺,把手中的权力看作是弱肉强食的通行证。而他们恰恰是代表国家负责组织实施惠民政策的基层政府和执法机关。


(记者郑轼 北京报道)2000年,王万智被招商引资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岭南27小区开发土地。岭南27小区行政辖区在大兴安岭辖区,土地的发包单位大兴安岭农工商联合公司行政辖区在内蒙鄂旗大杨树镇。开垦前,大兴安岭农工商联合公司与王万智约定,其开垦的土地三年不交管理费和税金,三年后签定土地承包合同,再收管理费。2004年王万智按15元交纳了管理费,并要求与其签定承包合同(招商时与其达成的是口头协议),农工商联合公司领导以各种说法不予签订正式的承包合同。2005年大杨树农工商联合公司代表郝明喜,又要求王万智以每亩20元交纳管理费。对于农工商联合公司这种随意收费,王万智当时就表示了异议(因当时双方有口头协议),并工商联合公司的下属单位——那都里河农场(代表人郝明喜)承诺,有文件按文件执行。在这种情况下,2005年5月1日,王万智给那都里河农场出具12850.00元的欠据(以每亩20元计算)。

2005年秋,那都里河农场趁王万智农忙之机派人抢走其25袋美国白豆抵顶管理费。25袋美国白豆价值17500.00元。王万智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2006年3月,那都里河农场又将王万智告上法庭,要求给付管理费。2006年3月25日,那都里河农场书面通知将王万智开垦的土地收回,并将土地转包,致使王万智大部分土地没有耕种。在王万智一再坚持下,那都里河农场才允许其继续耕种,待诉讼有结论后再同其签定承包合同。

2007年春,那都里河农场又将王万智的土地转包,先后两次开着农机具抢种土地,这时土地承包费纠纷正在诉讼中。王万智说他曾经报警,但加林局公安局却未出警,是不予理睬的态度。在王万智怎样都赶不走抢种者的情况下,王万智开着自己的农机具将他们的农机具撞坏。这样加林局公安局才出警,以毁坏公私财产处以了王万智15天拘留,对帮王万智看地的二叔也处以10天拘留。

王万智对此不服,认为是农工商联合公司侵权在先,自己的财产应同样受法律保护。加林局公安局称:他们进你的地属民事纠纷,我们不管,你开车撞坏他们的农机具,属毁坏公私财产,就得处罚。王万智到上级公安机关复议过,结果维持了原处罚。公安机关在给王万智等做笔录时,做完的笔录却要先给抢种其土地的胡军看,胡军同意,才让王万智的叔叔签字。王万智反对,公安机关根本不予理睬。

那都里河农场起诉王万智承包费一案,王万智认为应按当地规范性文件规定的12.9元/亩收取管理费,一审判决王万智败诉。二审法院查明那都里河农场不具备主体资格,原告是大杨树农工商联合公司。大杨树农工商联合公司没有参加诉讼,法院却裁定大杨树农工商联合公司做原告起诉王万智。王万智因一审、二审败诉,随又提起再审。

2008年1月2日,经呼伦贝尔中级人民法院调解,下达了(2007)呼民再终字第27号民事调解书,达成如下调解协议:一、农工商联合公司准许王万智继续耕种642.5亩的土地(该宜农林地王万智于2000年开始承包经营,至今已有7年余,但双方至今尚未签定书面的承包合同,对此双方都有过错);二、王万智向农工商联合公司交纳2005年642.5亩土地的承包费,按王万智2004年交纳的(每亩15元)标准交提出应以大兴安岭地区统一规定收取管理费。大杨树农纳,自本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交清;三、双方于2008年3月1日签定承包合同,所签定合同的方式及价格,按照当地的规定,以随行就市(岭南宜农林地地区)的方式及价格进行。若王万智逾期不去签定,农工商联合公司可以认为王万智自愿放弃642.5亩土地的继续承包权;若农工商联合公司逾期不签定642..5亩土地的承包合同,所造成的后果由农工商联合公司承担王万智所遭受的一切经济损失。

在案件转入执行程序后,鄂伦春自治旗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鄂旗法院)连续做出了(2008)鄂民执字第97号、(2008)鄂民执字第97-1号、(2008)鄂民执字第97-2号民事裁定书,三份裁定书均裁定对第27号民事调解书的第三项终结执行,随及被申诉人强行把申诉人开垦的642.5亩土地强行侵占耕种。此中呼伦贝尔中级人民法院曾向鄂伦春自治旗人民法院发出《关于王万智与大兴安岭农工商联合公司(2008)呼申信字第10号执行一案的交办函》,在函中指出鄂旗法院终结执行的行为不妥,要求其按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审查纠正。但鄂旗法院对上级法院的交办函,置若罔闻,熟视无睹,仍然我行我素,对本案继续坚持终结执行一直至今。至此,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27号民事调解书成了一纸空文,一张白条。申诉人辛辛苦苦、流血流汗开垦的642.5亩土地,就这样不翼而飞、物易其主。至此申诉人的合法承包权被剥夺。两审法院的错误行为,严重损害了申诉人的利益,直接损害了法律的尊严,更损害了法院自身的形象,是一起严重的坑农事件。2008年6月25日王万智到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2008)鄂民执字第97号错误裁定,刚出中院门口,鄂伦春自治旗人民法院庭长徐庆国、法官郭同、龚昌里和一名法警和中院执行局刘富宇、杨培军和中院的三个法警将王万智摁倒在地,拳打脚踢,手过肩搭手反拷,推上车连夜押往鄂旗看守所,进行司法拘留15天。由郭同在车上翻书后捏造理由填写的拘留证,塞在王万智的衣服口袋里。

王万智跟记者表示他现在的申诉请求:撤销鄂伦春自治旗人民法院(2008)鄂民执字第97-1号、97-2号民事裁定书。恢复对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呼民再终字第27号民事调解书第一项、第三项的强制执行。被申诉人支付迟延履行金。


记者采访了内蒙古自治区人大代表窦中坤,他讲:“多年来,王万智一直诉讼、上访,但涉案机关不是推诿,就是官官相护。在王万智上访案中,反应出发包单位大杨树农工商联合公司随意收取农民承包费,继而侵犯农民合法土地承包权问题;反映出公安机关违法办案问题;反映出鄂伦春旗法院及呼伦贝尔市中院有法不依,办案过程中不是以事实为依据的问题。更反映出以上三个部门官官相互,使农民有理无处申,有冤无处诉的问题。”

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代表国家法律行使职权,权利至高无上,人民法官手中掌握着人民所赋予的权利,责任重大,要本着对党、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严格按照司法程序办事,让党放心,使人民满意。王万智的案件上访至今未果,本人现还在往返于内蒙古、北京等地,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奔走呼浩讨要说法,其付出的代价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王万智的合法权益何时能够得到保护,对于他的请求,当地政府和法院何时能够回复,其合理的经济赔偿何时能够兑现呢?其合法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何时能够恢复呢?

本社记者将对此事继续关注,并进行相关跟踪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