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三卷 侦察营 第九章

海猎潜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URL] 夜光杯,捧在手,千军共饮出征酒。 出征酒,味纯厚,豪情壮心似酒流。 将军举起杯,士兵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一口,将军士兵血同流。 是生也举起酒,是死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不够,生生世世不回头。 这首词是当初卫兵他们离开的时候司令员在台上说出的。 当天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夜光杯,捧在手,千军共饮出征酒。

出征酒,味纯厚,豪情壮心似酒流。

将军举起杯,士兵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一口,将军士兵血同流。

是生也举起酒,是死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不够,生生世世不回头。

这首词是当初卫兵他们离开的时候司令员在台上说出的。

当天出发之前,当地各中小学停课,各行各业的工人农民排在大街是两侧,锣鼓喧天,载歌载舞,鲜花狂舞夹道欢送子弟兵英勇出征。看到这些,尤其那些家长的高呼:“解放军你们慢走!你们保重!我们期待你们凯旋归来!”并把鲜花书信投向所有的即将出行的解放军战士,看着那激励人心鼓舞士气的话语的时候,所有的人再次热泪盈眶,他们自豪的感到了自己肩上的重担是无比的沉重,人民企盼他们凯旋的期望:“既来之,则安之吧,还是坦然面对死亡英勇杀敌吧,还是拿出勇气保家卫国吧!犹如平平淡淡的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一百多辆军车用卡车遮盖隐蔽着载着他们朝着硝烟弥漫的地方驶去。

刚刚到达聚集地点,还没有等士兵们看清楚这里的情况,这个还没有正是番号的集团军的一位副军长铿锵有力的声音透过兵站集结地操场的高音喇叭回旋着:“同志们!你们即将开赴前线,你们为祖国流血牺牲的时候到了,祖国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祖国看着你们杀敌立功,人民看着你们保卫家园!”

此时,他的话音彷佛一颗定时炸弹轰然响起,士兵们此时明白了开进的真正意义,这支还没有授予正是番号的部队中的官兵立即哭声一片,尤其是河南兵那悲惨的“娘啊!孩子不孝啊!”的声音感染了在场的将士,气氛异常的压抑,异常的凄凉,将士们彷佛像雷击一样呆呆的坐在广场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当时的一幕一幕不停的在卫兵的眼前闪过,班长的面容不断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曾经那个兄长一般的班长,曾经那个为了让自己的安全差点被手榴弹炸掉一条腿的班长,现在已经离卫兵远去,永远都不能再回来了。那个曾经保护着自己,却因为自己的一次失误,导致失去了年轻的生命的赵小样,是卫兵心中永远的痛,也是师长为什么对卫兵特别关照的原因,年轻的班长,虽然是师长的小儿子,但是从没有靠过他父亲的任何关系,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班长,但是他的所作所为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卫兵回到了宿舍里,蹲在墙角处,双手用力的撕扯着头发,试图以身体上的痛感来减轻内心中的愧疚。

眼泪已经慢慢的低落在地上,不过,蹲坐在那里的卫兵却毫不知情……

“田然,你欠我的钱还没给我呢……”

“王虎,你个山炮。班长修理你就对了,天天找刺激……”

“齐建兵,你放心,老人家我会照顾好的……”

“赛尼,你大爷的,该回家不回家,你多呆那么几天干什么?死了吧!好受了吧!还得老子给你处理后事……”

“苗枫,你说过你要把妹妹嫁给我的,你不是成天叫嚣着让我叫你姐夫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那么狠心的离我而去,不是说好了要作一辈子的兄弟吗?你们食言了,杂种们……”

一声声轻诉,一声声啜泣,原本站在门外想要进去安慰一下卫兵的展锋等人,站在那里好久,听着卫兵哭诉,时间慢慢的过去,站在门外的几个人却是一直站在那里,迟迟都没有推门进入宿舍之内,片刻之后,展锋摇了摇头离开了。

“一连长,回头找个心理教授开导开导找个小家伙,他经历了我们从未经历的事情,一连长警告你的兵,不要过度的刺激他,不然出了什么意外,自己负责。对于我们而言,卫兵就是一把双刃剑,正常的时候他就是国家的利刃,但是他时时刻刻都会暴走,一旦暴走那么他就是一个移动的定时炸弹,国家也会被他所伤。一连长,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希望你能让这个定时炸弹,永远的停止闪烁,让他的威力,威慑来护卫我们的国门。”刘天一淡淡的说道。

姚谦戍看了看为难的侯建波,又看了看刘天一,叹了一口气走进了房间,走到了蹲在那里的卫兵身边:“孩子,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逝者已逝,生者自强,我们活着的人更应珍惜生命,过分悲伤,于谁都无益。但愿,天堂中的战友们,不要再担心这么多,也希望,他们现在可以快乐无忧如神仙。大家都知道你与你班长的感情,但是既然他已经把他的生命交给了你,那么你就要珍惜,用你这以后的时间,去做你班长想做但是没有做到的事情,让他没有白救你这么一次,在者,大家都希望你能从这次的阴影中走出来。要知道,你现在不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你是为了你那些曾经为了保护国家疆土,为了守卫国家安定和平和是去的战友而活着。”

“教导员,我忘不了,我真的忘不了,每天夜里,班长的血肉粘连在我身上的感觉,战友在我怀中离去时的那种眼神,那被炸得血肉模糊的身体,我甚至找不到他的手脚,我找不到……呜呜……”卫兵听了教导员的话后,抓着姚谦戍的胳膊,趴在教导员姚谦戍的怀中哭了起来。

“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受了,在这里,所有的士兵军官都是你的家人,你并不是孤军奋战,虽然你失去了你曾经的战友,但是,现在你至少还有我们。”姚谦戍搂着卫兵,轻轻的抚着卫兵的头说道。

他们只看到你坚强的外表,却很少看到你拙劣伪装下脆弱的心脏。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你不会受到伤害。他们以为你足够坚强到随处所有的一切。恰恰相反。往往外表柔弱的人,心地最是坚强。他们可以承受许多意想不到的事物。而看似坚强的人,却脆弱的不堪一击。

水,至柔,却可吞纳万物,玻璃,至刚,却一触即碎。然而,这样浅显的道理又有多少人会去留意呢?

所有看似坚强的外表,只不过是自己缺乏安全感而生出的想要保护自己的一层保护色而已。如此而已。

但是,当这层保护色,非但不能保护到你,反而会令你受到那许多无谓的伤害的时候,这样辛苦的保护色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可不可以卸掉你那看似坚强实则潇洒无比的伪装稍事休息一下?你,毕竟只不过是一血肉之躯不是吗?你又能够承载多少负荷啊!

可不可以,试着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