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亮剑》之后的亮剑 第二部分 第四章(4)

谢颐峰气血飞扬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


“赵先生你可别逗我了,我这五大三粗,黑不溜秋的,人家能看上我?”


“别小看自己,人家把你当英雄看哩!”


一天,赌三带着几个犯人给一位抗属家擗高粱叶子,见到赵冬梅一个人在河汊子里挽着裤腿摸鱼,河汊子长满了芦苇棵子。


“摸鱼呢,赵主任。”赌三打了个招呼。


“嗳,下地呀。”赵冬梅迎了一句。


“给赵大娘擗高粱叶子。”赌三答道。


赌三对几个犯人说:“你瞧,准是给咱马看守炖鱼汤喝。”


河汊子水不深,里面长满了水草,芦苇棵子密密实实,水被日头晒得温热。赵冬梅穿一件半袖碎花格子的褂子。挽着裤腿,猫腰在水草里摸鱼。她两只手在水里合来合去,不时有小的鲫鱼,河虾从手里飞出来,落进旁边的一个水桶里。突然,赵冬梅的手哆嗦了一下,不知有什么东西叼住了她的手。她惊叫了一声。猛地一甩手,一个黑糊糊的东西被甩到了岸上。她顾不得手痛,跑到岸上一看,一只甲鱼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折了一棵芦苇棵子拨动了一下,那甲鱼受了惊吓,把脑袋缩在坚硬的壳里再也不出来。她麻利地用手抓起它,放进水桶里,心里很高兴,这东西大补呢,常言道:“王八肚上四样菜,烧汤炖肉上锅台。”


赵冬梅把摸来的鱼虾送给犯人们做菜吃,那个二斤多沉的甲鱼,让她炖成汤,汤炖成奶白色,给马大壮送去。


马大壮平生第一次享受到一个女人无微不至的关怀。他是个孤儿,从小给地主家放羊放猪,缺衣少吃,挨打受骂,吃尽了苦头。闹革命那阵子,他从地主家逃出来参加了农会,参加了游击队,抗日战争爆发后,被选送到边区机关学习,后分配到冀鲁豫边区谷山监所当看守。


他端着一碗奶白色的甲鱼汤,上面浮着点点油星,嫩滑的甲鱼肉,飘着诱人的香味。马大壮闻了闻,朝赵冬梅笑了一下,她正在一往情深地瞧着他,瞥了一个热辣辣的眼神,示意让他快喝。马大壮让赵冬梅的眼神逼得有点窘迫,他吭哧了半天,不知说什么好,末了才笨拙地说:“赵主任……嗯……不对,赵冬梅同志,你真好!”


赵冬梅脸上飞起潮红,她说:“别同志同志的了,我可不是给同志喝的,我是给马大壮喝的。”


马大壮忙接过来说:“对,对,给马大壮喝的。”


赵冬梅瞧他紧张滑稽的样子,乐了。马大壮也憨头憨脑地笑起来。


二彪子和小耗子跟着一个民兵在村头的一棵老棠棣树下放哨,盘查过路的生人。棠棣树树盖很大,上面结满了棠棣。小耗子嘴馋,望着有些发黄的棠棣就想摘。二彪子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你不怕马看守批评你呀。”


“生瓜梨枣,谁见谁咬,摘几个棠棣算啥事,小题大做。”小耗子满不在乎地说。


“你不能摘。”二彪子拦住他有些生气地说。


“你也不是班头,管我干啥?你原先干啥的,我还不知道,现在跑我跟前充人来啦,躲开!”


“你小子不识好人心呢?”二彪子见小耗子揭他的短,瞪起眼举拳要打。


陪他俩一同站岗的民兵说:“嗳,几个棠棣没啥稀罕的,摘几个吃吧。这果子没熟透怕是酸涩。”


小耗子得意地摘了几个,咔哧咔哧地吃起来。


二彪子在一旁生气,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瞧我不告诉马看守。”


小耗子边吃边说:“你就会打个小报告什么的,以前咱班组`谁没领教过,见怪不怪,你不就靠这个进步吗?告吧,我不怕。”小耗子显得扬扬得意。


二彪子气得脸红脖子粗,呼呼直喘,要不是有个民兵跟着,说不定小耗子要吃苦头了。


两个人正在别别扭扭的时候,一个民兵跑来说,马看守请他俩回去一趟,两个人一听有事,撒腿就往回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