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亮剑》之后的亮剑 第一部分 第三章(5)

谢颐峰气血飞扬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URL] 那人埋头干活,并没有发现身后谷地里的梁满柜。而他此时大脑也在不停地翻转。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也拿不准。如果地里干活的人多,梁满柜也许不会怀疑,偏偏就他一人在地里干活,他不得不犯疑,担心这个人是奸细。他想来想去决心要会一会这个人。他不能在谷地里趴一天,更顶不住肚子再饿一天。又忽然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


那人埋头干活,并没有发现身后谷地里的梁满柜。而他此时大脑也在不停地翻转。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也拿不准。如果地里干活的人多,梁满柜也许不会怀疑,偏偏就他一人在地里干活,他不得不犯疑,担心这个人是奸细。他想来想去决心要会一会这个人。他不能在谷地里趴一天,更顶不住肚子再饿一天。又忽然想到自己还缺一只鞋,天赐良机,不管好人坏人,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梁满柜把八路帽藏进怀里,他不想给八路抹黑。罪犯就是罪犯,干吗要连累八路的名声呢?想好以后梁满柜从左肋拔出匣枪,轻轻上火,猫似的走出谷地,直奔那人而去。那人只干活,根本没想到有支枪已经顶在他的后脑勺上。


“别动,动就打死你!”他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威严。


那个庄稼人被突然而来的命令吓了一跳,当看见有人凶神恶煞般拿枪对着他,双腿开始不停抖动。


“站起来!”梁满柜开始搜身。浑身上下摸个遍,也没发现什么东西,只搜出一只烟袋,一个烟荷包,他松了一口气。


“我……我……是个庄稼人,你饶了我吧。”那人不停地哀告。


梁满柜斜了他一眼,又拉起他的手看了看。心里想,真是个庄稼人,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内心有些歉疚,他不好当面表露出来,只好继续下去。


“把鞋脱下来,赶快离开这回家,不许回头看,若回头我一枪崩了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谢谢二哥不杀之恩。”那人说着,脱下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迅速换上鞋,不大不小正合适。又叉开五指狠劲地抠出几个地瓜,用帽子一兜,就消失在苞米地里。为了保险起见,他转换几个地方,最终选了一大片的高粱地,作为白天的安身之处。他找一块干爽的地方,把帽子里的地瓜倒出来,拣了一个大个的,在手里拧了拧,搓了搓,上面还沾着星星点点的泥土,就大口大口地啃起来。地瓜又脆又甜略带点香味,也许是饥饿的原因,不一会儿几个地瓜就吃下去了。他觉得胃里舒服了许多。吃完地瓜忽然想到了一个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问题,看来世上最好吃的不仅仅是小米,还有地瓜。关键看你是不是真饿,饿了,什么东西都好吃,这是梁满柜头一次悟出的道理。没有什么改不了的癖好,早知道这样何必去当米贼?!他心里掠过一丝愧疚,不过这一闪而过的愧疚,倒让他想起来刚入监那会儿,发生在自己身上许多令人发笑的故事。这些故事,不仅显得幼稚,滑稽,多少还有些傻里傻气。


想起刚被押送谷山监所那会儿,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不知蹲“笆篱子”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笆篱子”的概念,在他的脑子里就是人们常说的人间地狱。压杠子,灌辣椒水,吊大挂,烙铁烫,皮鞭抽,凡是进去的人生不如死。按老辈人说,炼狱炼狱,有罪的人得在那里死三回,活三回,才能洗去罪孽得到新生。他不想死,他想活。他想,别人能扛过去,他也能扛过去,不就是一副身子嘛,扔给他们任凭拾掇。关键是拾掇完了,能不能给小米吃。只要给小米饭吃,死去了,还能活过来,若是没有小米吃,活着,生不如死。生生死死还不都是为了那口小米饭。


梁满柜脑海里装着有关能否吃上小米干饭的问题,被五花大绑押到谷山监所,一个穿灰布军装的人,给他松了绑,细麻绳勒过的地方,显现出道道沟痕,一个五大三粗的看守让他把衣服脱下来,脱得精光光的,他暗自思忖,八成要过堂了。那个看守把他的衣服检查了一遍,连衣服的边边角角也都检查了。然后又让他穿上,把他带进了一个小屋。梁满柜后来知道了那个看守就是谷山监所赫赫有名的马大壮。


所长室的光线有些黯淡,梁满柜好半天才看清桌子后面坐着的那个人。那人看上去很年轻,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一身戎装,戴顶八路帽。灰色的军装上,在左臂缀着一个小牌牌,他不认字,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肩上斜挎着盒子枪。他的脸不算白也说不上黑,有点高颧骨,刷子眉下有双令人敬畏的眼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