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亮剑》之后的亮剑 第一部分 第三章(3)

谢颐峰气血飞扬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URL] 在小米的滋养下,梁满柜一天天强壮起来,再加上跟着爷爷练些拳脚,几年间就长成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了。小米救了他的命,他母亲把小米奉为神明,逢年过节,把小米供上,焚香磕头,有人说,梁满柜这辈子什么都不信,就信奉小米,把小米称作米神。 小米在那些年代产量低,只有富家人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


在小米的滋养下,梁满柜一天天强壮起来,再加上跟着爷爷练些拳脚,几年间就长成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了。小米救了他的命,他母亲把小米奉为神明,逢年过节,把小米供上,焚香磕头,有人说,梁满柜这辈子什么都不信,就信奉小米,把小米称作米神。


小米在那些年代产量低,只有富家人能吃得起。一般人家种得少,秋后收个一袋半袋的,只能磨磨牙,调剂调剂日子,谁家能吃得起呢?况且,梁满柜壮得像牛,饭量日益见长,一顿没有三碗小米饭,就不能下地干活,碗是那种老式的,黑色的,粗瓷大碗,像盆似的。这样一来,家里每年收获的那点小米,就显得捉襟见肘,入不敷出了。


从那时起,梁满柜就瞄上别人家的谷地了,上秋时,谷地一黄,他就背上粪箕子四处转悠,沿着田间阡陌溜达。每块谷地都在他的眼睛里闪着金光,他不停地翕动着鼻子,贪婪地嗅着谷地弥漫着的燥热的香气。时不时站在地头上,用眼睛丈量谷子的亩数,根据谷子的长势,估摸着秋后的收成。梁满柜用近乎虔诚的眼光看待他喜欢的东西。在他的眼睛里,小米是神圣的,又是高贵的。圆滚滚,金灿灿珍珠般的米,在他看来宛如细碎细碎的金子。待到秋后,这些神圣高贵的金子一入瓮,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他怀里揣上一把尖刀,就潜入人家的院子,尖刀顺着门缝拨开木闩,用长长的布袋装上,悄没声地扛出来,百把斤的袋子搁在肩上,扭动着马蜂腰,幽魂似的消失在万籁俱寂的夜幕中。在偷窃小米的过程中,难免碰上养狗的人家,也难免碰上高墙深院,但他总能想出一些招法,把小米偷出来。时间久了,偷窃的次数多了,就有了一套实用的经验,这些经验使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小米偷出来,如像搬动自己家粮食一样轻松自如。


一时间,十里八村的村民们传言四起,都说从黄河以北过来了江洋大盗。有的传得神乎其神。说这个人穿着夜行衣,蹿房越脊,犹如飞燕一般,看准谁家的东西,都能轻松到手,就好比探囊取物。丢过小米和没有丢过小米的人家,人人自危,纷纷组织起护村队,轮流值夜,昼夜巡视。村民们加强了防范,给梁满柜的偷窃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于是,他就把作案的范围扩大到周围二三十里地远的村落,夜夜出行,从未失手。


梁满柜以别人匪夷所思的癖好,做了横行数十里的米贼。偷来的米源源不断地进入他那深不见底的胃。好像那不是胃,是一架永不停息的碾米机,贪婪地吞噬着那些偷来的米谷。


在那个虾荒蟹乱的年代,二亩薄地养活不了以小米为生的梁满柜。人一穷,也就没有脸面和尊严。父母为了儿子,对他的行为装聋作哑,任由他偷东盗西。


民国二十七年八月,鬼子到了鲁西,像飓风一样地扫荡了桑树集,杀了十多个人,临走还抢走了所有的粮食。梁满柜苦心偷来的小米,足足有几百斤,也让鬼子掠走了。他气得脖筋突暴,脸色铁青,揣上那把尖刀就尾随了上去,跟踪了二十多里地,没找到下手的机会。他们人多有枪,眼睁睁看着圆滚滚金灿灿的小米,让鬼子们拉走了,他躲在高粱地里发狠,一连骂了几十句“日你奶奶”!


晚上那顿饭他没吃上小米,啃了半个大眼窝头,如吃药般难咽。夜来倒在床上烙饼,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往肚里咽口水。小米饭的幽香在大脑里挥之不去,越想越馋,越馋越想。就像一个瘾君子,一时断了大烟,五脏六腑都在折腾,把他折腾得又骂了几句东洋鬼子,发誓要宰几个鬼子消夺米之恨。骂归骂,恨归恨,可眼下没小米吃,是最现实的现实。突然,他想起抗属吴老贵的媳妇,眼睛一亮。人往往在穷途末路时,总会有柳暗花明般的奇想,如同冥冥之中有上苍点拨。梁满柜喜出望外,好像绝处逢生。他觉得这是米神在点化他,让他去吴老贵的媳妇家。在入监以后的日子里,他想起这件事,常对人讲,这就是命,该着有牢狱之灾。要知道有这一难,就算饿死也不能去偷抗属家的小米呀。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梁满柜为了那张不争气的嘴和那个怪癖,压根儿就没去多想,只想着怎样才能把吴老贵媳妇枕头里的小米偷出来。俗话说,贼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吴老贵媳妇的枕头抢过来就跑,黑灯瞎火她能看清谁!说动就动,梁满柜下半夜就潜入了吴老贵家。吴老贵是桑树集出名的穷光蛋,自己没有地,常年给一些财主家打短工,娶了媳妇八年没生孩子。吴老贵常年在外边跑,跑着跑着不知道就怎么跑到黄河边上去了。1939年3月,罗荣桓率八路军一一五师一部到了梁山,郓城一带,打了几个胜仗,把吴老贵的心打亮堂了,跟着罗荣桓就当了八路了。吴老贵一投八路,媳妇自然也就是抗属了。梁满柜哪懂得这其中的厉害,进了院,就拨门闩。拨开门,直扑里屋的大床。梁满柜对吴老贵家很熟,常帮她家干些零活,不然他哪知道吴老贵媳妇的枕头藏着小米呢?都是他偷米偷的,把十里八村的乡亲都偷怕了,才不得已生出这么个法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