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亮剑》之后的亮剑 第一部分 第三章(2)

谢颐峰气血飞扬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URL] 在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他还有一桩心事没完成,那就是他的另一只鞋跑丢了。现在只有右脚上有鞋,左脚却用一块破布裹着。对进行长途跋涉的人来说,少一只鞋走路,无疑是跛了一只脚,跟瘸子没什么两样。他需要一只能跟脚的鞋。到哪去弄这样的鞋呢?找个村子管人家要一双,或者偷一双?这显然不是最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


在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他还有一桩心事没完成,那就是他的另一只鞋跑丢了。现在只有右脚上有鞋,左脚却用一块破布裹着。对进行长途跋涉的人来说,少一只鞋走路,无疑是跛了一只脚,跟瘸子没什么两样。他需要一只能跟脚的鞋。到哪去弄这样的鞋呢?找个村子管人家要一双,或者偷一双?这显然不是最佳方案,但不进村又怎么能弄着鞋呢?梁满柜左右为难,最后下定决心,先离开这个地方。至于鞋,他想,鞋子会有的,一定会有的。


夜很黑,黑得令人眩晕。只有头顶上这片夜空透着蓝色,像水洗过的一样,蓝的透彻。星星嵌在上面。一颗颗地闪着亮光,俯瞰着无边的大地。梁满柜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青纱帐里穿行。走出青纱帐,他选择没有高秆作物的地方走,这样无疑加快了速度。他时而走在田塍上,时而走在阡陌上,时而走在壕边上。凭着转移时的记忆,一路向南。只要一路向南,总会走回谷山的。梁满柜就这样坚定地走着,开始着长途跋涉的第一夜。


八月初的夜还算温和,田野间的气息清新而淡香。蛐蛐和一些不知名的草虫躲在黑夜里,不知疲倦地鸣唱着。偶尔,眼前有萤火虫一闪一闪的。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再孤单,而且充满了无限的乐趣,田野间无数活着的生命,似乎都变成了他的伙伴,陪他一路前行。


梁满柜上半夜走得很顺,到了下半夜,困意不断地袭扰他,脑袋一阵清醒,一阵迷糊,眼皮不断地沉重起来。刚要合眼,他便打个激灵,一下子又清醒起来,反复多次,最终困意占了上风,任凭他怎样驱赶,眼皮就是不听使唤,梁满柜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身子也跟着左右摇摆,前仰后合,终于栽倒在地上酣然入睡。可是在他的意识中,他并没有去睡,依然艰难地走着。走着,走着,便走到了一个金光灿烂的地方。耀眼的光芒刺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走近后又像似曾相识,他对这个地方既熟悉又陌生。这是什么地方呢?光华四射,熠熠生辉,分明是光的天空,光的大地,光的海洋!那些光芒似水若水般地波动着,光线一波一波地耀眼般的明亮,不时地随风摇动,金色的光芒时而骤起,时而伏下,时而奔涌,时而静息。倏忽间,那些光芒又变得很遥远,似乎退到天边的尽头,就像一枚太阳悬在那,远远地、悄然地向人间释放美丽的光芒。他在那些光芒涌来的时刻,忽然用手一抓,真抓住了一把,用手一攥,有着坚硬的质感。他细细一看,像碎金,又像谷粒。他翕动鼻子嗅了嗅,一种极熟悉的谷香沁入肺腑,好久没有闻到这种气味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捂在鼻子上,尽情地闻啊,闻啊,神情完全迷醉在光芒四射的谷香里。


一觉醒来,日上三竿。他实实在在地睡了一觉,自己却不知怎样倒在一片谷地里,手里还攥着一把谷穗。他努力地回忆昨晚那个梦,那令人炫目的金光。令人沉醉的谷香,那神情似乎还在梦中徜徉。这梦预示着什么,还是潜意识的东西作怪,那就不得而知了。


梁满柜是1940年的春天被判刑送进谷山监所的。案由是盗窃。说起来,事情可大可小。还有点滑稽,一不偷钱,二不偷宝贝,专偷人家的小米。他对小米情有独钟,一生最喜欢的食物,当属小米。他的这种喜爱,日久天长成了一种癖好,他喜欢小米金灿灿的光泽,喜欢小米散发出的幽幽米香。喜欢小米不黏,不粘,散落落的口感。梁满柜小时候得了一种怪病,十岁还直不起腰来。佝偻着身子,骨瘦如柴,浑身软塌塌的,胳膊腿软得像春天里的柳条。用现在的医学观点看,有点像软骨病。汤药喝了不少,喝得他肚子发亮,胀鼓鼓的。见药就吐,闻药就哭,小脸喝药喝得一脸药黄。病不仅没好,反而更重了,最后躺在病床上起不来了。他爹娘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他娘整天坐在他的床边落泪。她一边哭,一边念叨:“儿呀,你难道真的是短命鬼来到这个世上?你到底是人转世,还是鬼转世?让为娘的难受。”有一次,她正念叨着,忽然梁满柜说了一句饿,他娘听了又惊又喜。急忙踮着小脚跑到米瓮里,用笤帚扫了瓮底下的小米,蒸了一小碗米饭,就着腌渍的辣菜,让儿子吃下去。不知怎的,一碗小米下肚,他明显精神了许多。一到吃饭的时候,他就嚷嚷吃小米。没有小米饭,他就横作乱闹。那时候,小米金贵,谁家能吃得起啊。他爹舍出脸面,东家借西家借,借遍了桑树集。借来的小米,专门给他焖小米饭吃。一天天,一月月。三个月以后,梁满柜不仅能下床了,而且,腰也直起来了,脸色红润,身上明显长肉。这些变化令全家人喜出望外,他父亲一激动,把家里惟一耕作的牛牵到集市上卖了,买了一袋子小米和谷种,准备长期供儿子吃小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