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亮剑》之后的亮剑 第一部分 第二章(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


突然一个念头跳进脑海,不如趁此和大白菜逃掉算了。这个念头一出现,自己把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能有如此念头呢?抗日民主政府是有法的。虽说眼下是战乱时期,但八路军早晚要打回来的。到那时,还不得再加上个脱逃罪。再说,蹲八路“笆篱子”也没让自己遭罪啊。自己不也要改过自新吗?转过一想,他也有憋屈的时候,马看守好像对他有成见,赌三明显有欺生之意,二彪子眼神中时常流露出瞧不起他的目光。他妈的,总在我面前装蒜,有啥装的,乌鸦落到猪身上,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和大白菜远走高飞过日子,这世界恁大,为啥偏在这里遭洋罪。对,一不做,二不休,趁现在手里有钱,回去邀大白菜跑他娘的。小耗子打定好主意,似乎有了些精神头,二两烧酒进肚,他又要了二两。他一面吃,一面望着马路对过那家妓院门口花花绿绿的光景。又一拨人从里面出来,老鸨和一些粉团似的女人,如众星拱月簇拥着一位留仁丹胡穿黑色锦锻袍褂的家伙。娇滴滴,酸溜溜,嗲声嗲气谄媚声不绝于耳。那个男人虽说会几句中国话,但还是逃不过小耗子的眼睛。凭直觉,他是东洋鬼子。小耗子一口干了杯中物。喊了一声算账,扔下一块大洋就抽身出去了。饭店老板手掂着大洋用嘴吹了一下,贴在耳边听了听大洋的美妙的声音,面露微笑,冲着小耗子的背影喊了声“客人走好”。


小耗子神不知鬼不觉地跟上了那个从妓院出来的东洋人。东洋鬼子和三两个打手模样的家伙一路向着市井繁华的地方走去。那三两个打手不离左右。小耗子想,这家伙一定是个富商,得弄他一下子。不想办他多少钱,只要有点刺激。转了一会儿,小耗子没得下手的机会,一路跟到一家很阔气的门庭,牌匾上写着“大东洋行”四个大字。敢情是一家日本店。那几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有两个日本娘儿们哈伊哈伊地躬迎着。小耗子又看见里面有不少人进进出出,他不知道这些都是做什么生意的。他有心进去看看,觉得自己这身打扮有些寒酸。管他呢,老子也不是相女婿。小耗子抬脚进去,原来是一家专门卖日本货的洋行。这家洋行摆设阔气,陈列考究。一溜玻璃柜台耀眼灼目。洋烟、洋酒、洋布、百货齐全,还有女人用的洋脂粉,蛤蚌油之类的东西。小耗子遛了一圈,还看见了女人用的洋首饰。小耗子心想,何不偷些心爱的东西送给大白菜。想到大白菜对他又温存又义气的那些事情,小耗子心里发痒。这女人对自己不薄,一定要弄些东西送给她。打定好主意,他观察了洋行里进出的门,以及周围环境,出去后又前后转了一圈,最后选择上房揭瓦。


小耗子去街市买了两根粗大的绳子,又准备了一个装粮食用的大麻袋。先去找个旅店歇息,等到半夜时分下手。


小耗子眼睛盯着房梁,一直在想心事儿,好不容易挨到深夜。他出了旅店直奔洋行。他按照自己的设计先爬上一棵高大的街树,一纵身轻轻落在房脊上。他一块一块地把瓦揭开。扒开苇箔,理出一个井口大的天窗,把两根绳子牢牢固定在檩子上顺下去。自己探头又听了听动静,没发现异常,小耗子哧溜顺着绳子下到地面。到了里面,小耗子直奔记忆中的几个柜台,开始往麻袋里装东西,洋烟、洋酒给男犯们,洋花布给女犯们,偷了那些戒指项链,脂粉拣最贵最好的送给大白菜,小耗子想起马看守的腿伤给他装了一些洋奶粉,饼干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糖果。临走又把抽屉里的钱,一股脑儿地装进去,咦,他发现了一部非常漂亮的电话机,造型好看,还是镀金的,这玩意儿挺好玩!他把电话线割断,末了扎好麻袋口,束上绳子。自己先顺着一根绳子爬上去,再把麻袋拽上来。又顺房檐送到地面上,自己从树上下去。扛起麻袋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天一早,赌三站在南门口的一个丁字形路口等待小耗子,旁边放了一辆粪车。远远地望见小耗子扛着麻袋趔趔歪歪地走来。赌三一惊,心想弄了一麻袋钱?赌三迎上去,见小耗子累得满头大汗。赌三说:“恁多钱?钱都在褡子里,麻袋里都是用的,吃的,抽的,还有喝的。”赌三知道,这回这小子不仅偷,还干起了盗窃的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