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亮剑》之后的亮剑 第一部分 第二章(5)

谢颐峰气血飞扬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size][/URL] “那输了呢?” “只有赢,没有输。信着我咱俩就合伙,信不着,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那男人眼珠子转了几转,又瞧了瞧赌三,见他傲气十足。“好,就依你的。” 赌三见他答应了,心里十分高兴。暗自思忖,我赌三机会、运气都来了。 同赌三比起来,小耗子可算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


“那输了呢?”


“只有赢,没有输。信着我咱俩就合伙,信不着,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那男人眼珠子转了几转,又瞧了瞧赌三,见他傲气十足。“好,就依你的。”


赌三见他答应了,心里十分高兴。暗自思忖,我赌三机会、运气都来了。


同赌三比起来,小耗子可算省事多了,他满城逛悠,一面观光景,一面干活,风光无限。碰上面善的富绅,他下手前,先暗自在心里默然致歉一番:“这位大哥,小弟这番对不起了,一帮姊妹兄弟要吃饭,还有一位八路也要疗伤买药。本来我已金盆洗手,改恶从善。今日之事实属无奈,重操旧业,也是抗日义举,求你原谅,来日如有机会,悉数奉还。”完毕,银元到手后,一张歪歪扭扭的签名,同时也送到了人家的兜里。小耗子想: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好汉做事好汉当。


遇上面目可憎的,可就没有什么善词了。小耗子出手恶黑,银元,首饰,玩物悉数拿来,就像从自己兜里掏东西那样方便。


小耗子就这么风风光光地转着,看着,玩着。一两个时辰,收入颇丰。他索性买了个钱褡子,把钱物一股脑儿地装进去。前后一搭扛在肩上。要偷得人太多,他觉得没刺激,神经兴奋不起来。他一心想办个漂亮的活。于是,小耗子不再找那些富绅下手,他要找那些东洋人试试身手。


县城不大,鬼子驻军不多,老伪们倒是不少,穿着黄皮招摇过市。小耗子生性顽皮刁钻,看见这些二皇耀武扬威心里别扭。还他妈的是中国人吗?他心里叨咕着。正见一位二皇从一家杂货铺子里出来,他歪戴着帽子,嘴里骂骂咧咧。杂货铺掌柜从屋里追出来向他哀求道:“老总,小买卖不容易,不容易啊,你不能不给钱啊!”


只见那小子扬起手掴了掌柜的一个耳光,抽得掌柜的捂着脸原地转圈。


“他妈的,老子抽你烟是看得起你,管老子要钱,你的铺子还想不想开了。”


这不是砸明火敲竹杠吗?老子就够坏的了,可我从不和百姓过不去。这小子也忒毒了。抽烟不给钱还打人,这他妈的什么世道。小耗子愤愤不平,打心眼里想整治他!


他凑上去,看见这个伪军还是个官儿,腰间别一把巴掌大的手枪。小耗子心里有了主意。


杂货铺的老板自认倒霉,再也不敢言语,捂着发胀的脸回屋了。那小子顺着大街扬长而去,小耗子紧跟不放。到一繁华地段,那伪军在人群中东张西望,挤来挤去,小耗子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眼疾手快。嗖,一把锃明瓦亮的手枪变戏法似的落进了他的怀里。


偷来手枪本该离去,可小耗子并不甘心。二番回身。又从他身边走了一回,五块现大洋又到了他的手中。那张签过他姓名的小字条,算是给他的回报。小耗子如愿以偿,平了心中之气,精神愉快起来。他快步到那家杂货铺门口,掏出三块大洋哐啷一声扔到桌子上,把掌柜的吓了一跳,等掌柜的出来,小耗子早溜得没影了。


赌三经过一天一夜的酣战,光洋赢了三百枚,外加一面袋子花花绿绿的中央券,那个跟他绑在一起的赌汉收入比他多。那男人从未见过这么多钱。早看出赌三是神手,有心拜他为师。又掏出几十枚光洋送给赌三,说是孝敬师傅的。赌三也不客气,寒暄了几句收了。还像模像样地教训了人家几句,让他赶快回家,给老婆道歉,至于说拜师的事,择日再说。末了,赌三对他说:“想办法给我弄辆粪车来,粪车越臭越好,最好装上半车粪,弄两把锨放在上面。”那赌汉一心想拜师学艺,并不问赌三要粪车干什么用,满口答应,他家就有,少时,就给他送来。赌三说:“别价,你明天早晨六点给我送到南门口就行。”


赌三安排好粪车的事,立刻又去满街找药铺。县城虽不大,有几家药铺。赌三拿着药方连续走了几家,不是伙计说没有,就是掌柜的摇头。赌三曾听赵先生说:“治枪伤的药鬼子控制的很严。大概是害怕的缘故,明晃晃的银元放在柜台上码着,有时又把那些银元弄得哗哗作响,诱着药铺伙计和掌柜的目光。柜台上那一摞摞闪亮的银元的确诱人,掌柜的和伙计们瞧了一会儿,过了眼瘾,目光又慢慢黯淡下去,最后消退的无影无踪。“你去别家看看吧。”掌柜的对赌三说。赌三暗自生气,心想:“这他妈的是什么世道,揣着白花花的银元愣买不着药。气归气,药还得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能眼看着马看守腿残废了吧。做人要有良心,马看守是为掩护我们这些囚犯才负的伤,他图个啥哩?”赌三脑袋里又闪出那天晚上突围的一幕。那天晚上,赌三带手下的人跟在马看守屁股后面,黑夜中细雨霏霏火光曼舞,枪声宛如爆豆般响个不停。为了突出去,左冲右撞的几十号人被打散了好几次。黑夜中人们就像无头苍蝇似的乱跑乱撞,鬼子、伪军、汉奸、一拨一拨地出现在你意料不到的地方。马看守冲在前面,碰到鬼子他一面打枪一面指挥撤退,还要另选突围方向,几个来回,这一次终于陷入了绝境。他们这一拨人被围在一个死胡同里。当时还有两个警卫战士跟着。马大壮一挥手,他们趴在地上就开始拼命射击。马大壮吼叫着让赌三搭起人梯快跳墙。赌三和二彪子也不知哪来的神力托着女犯们肥大的屁股就往墙上推,墙外如夯声咚咚地作响。最后剩下他俩就往胡同口跑去。这时候枪声停了,有几个黑影扭打在一起。两个人一看不好冲过去帮忙。赌三看见两个伪军在前面扭着马看守的两只胳膊,另一个鬼子死死抱住他的后腰,马大壮左晃右晃不得解脱,二彪子大吼一声冲上去,双手叉开,一手卡住一个伪军的喉咙,十指深深抠进脖腔,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外一拽,竟然把两个伪军的脖筋拽成两截。赌三则扑上去从鬼子后身用手抠住鬼子的眼睛,一咬牙一叫劲,把眼珠子抠出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