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亮剑》之后的亮剑 第一部分 第二章(3)

谢颐峰气血飞扬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6.html


小耗子琢磨了好一阵子这句话的意思。他想,赌三说的也许有道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跟马看守过不去呢?


小耗子对马大壮心有怨恨,还要从他刚一入监那会儿说起。


那时候,小耗子被分到赌三的班组,梁满柜还没有来。小耗子编号是107号,铺位左边紧挨着二彪子,右边则挨着王混混。两个人都是胖主,身材粗大。本来不算宽余的铺位让他俩占去大半,剩下一窄条细溜缝子供小耗子睡觉。每天晚上他在这个狭窄的细溜缝子中像泥鳅一样地钻入钻出。翻身弓腿,伸曲展挪竟由不得自己,两侧铁板似的身材死死嵌在那里,把他镶扣得牢靠,一觉下来浑身肉痛筋麻。这还不说,二彪子和王混混都善打鼾。头一沾枕头,鼾声即呼之欲出。二彪子鼾声响亮,打起来如雷贯耳,穿墙凿壁,极富穿透力。王混混鼾声沉闷,打起来如牛引颈,如瓮如钟。两个人一高一低此起彼伏,配合默契。鼾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响亮,时而呜咽。吼声四起时,犹如秋风扫落叶,余音未了尽,一如孝子哭坟时断时续。小耗子本来性情乖巧,觉轻少眠,且又刚刚入监,思虑过多,生活一时难以适应。又碰上如此环境,三天下来,两眼乌青,脑门子发麻,面色极度憔悴。小耗子不堪忍受,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胡椒粉,夜深人静时,两侧呼声又起,小耗子用一根芦苇往两个人鼻子里吹,然后倒头装睡。雷鸣般的呼声戛然而止。喷嚏咳嗽一股脑儿地响起。两个人迷迷瞪瞪地坐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呛得肺疼。班里的人被震醒了,纷纷责难。


二彪子虎着脸咋呼起来:“妈个×,谁干的。”接着一阵国骂。王混混咳出了血,躺在那直喊肺管子疼。班里你看我,我看你,没谁承认。赌三说:“都下床。”七八条精赤的汉子站成一排,赌三亲自搜床,搜来搜去也没搜到什么,赌三随即把眼睛转移到光亮亮的人墙上。发现小耗子两腿夹得紧绷。赌三纳闷,转到身后,发现小耗子屁股沟沟上杵着一根苇秆儿。二彪子怨气十足,举拳就打。小耗子也不甘示弱,两人打在一起。赌三嫌新来的小耗子整事影响班里团结,他脸上无光,借机想整治一下,杀杀他的锐气,便上去装模作样地拉架,本来小耗子人小瘦削,不是二彪子的对手,再加上赌三的偏向,小耗子吃了大亏。


从那天起,每天晚上的反省检讨会,变成了批斗会。批得小耗子体无完肤,找到马大壮陈述他们对自己的刁难,要求调换环境。


马大壮却不慌不忙地问他想找个什么样的环境。


小耗子说:“宽松一点的,没有打呼噜的地方。”


马大壮斜眼瞧了一下这位敢第一个向自己提出休息条件的囚犯冷冷地说:“好吧,给你调换一下,命令赌三把他的铺盖卷搬到猪圈去,与养猪的黄大麻子共处一室。”


没撑三天,小耗子又找到马大壮说:“报告马看守,我请求再次调换地方。”


马大壮火气冲天地吼道:“你以为这是你家啊,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被监管改造的,不是享福的。”


小耗子一时冲动,不甘示弱道:“我认罪,我也认罚,你为啥偏偏为难我?!”


一句话惹恼了马大壮,上去就给了小耗子两撇子,打得小耗子直摇晃。


“新政府不兴打人!”小耗子挺住了脖梗子说。


马大壮气呼呼地说:“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刺头。新政府不兴打人我不打你行吧?关起来。”小耗子被关了禁闭。


禁闭号条件哪如外面,经一位有经验的囚犯点拨,小耗子低头向马大壮认错,承认自己是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的思想作怪。并在班组每日检讨会上,深刻检讨了七七四十九天。内心里,小耗子对赌三和马大壮的怨恨油然而生。认为马大壮故意刁难,一百个瞧不上他!赌三偏心眼,欺负新来的。


这次马大壮带领大家突围负伤,囚犯们极其感动,从死亡线上把马大壮背出来,表现出危难中的人间真情。小耗子却对此不屑一顾。时不时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赌三找他进城弄钱买药,自然不愿前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