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事变新四军分散突围原因:部队不善于打硬仗

asdf718 收藏 74 11967
导读:凤凰卫视2011年1月2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三年了,皖南的风光,云岭山头,青弋江上,春去冬来,几经风霜,相依三年的皖南,这是时任新四军统战部副部长夏征农的一首“三年了 皖南”当中的部分诗句,从诗句当中,我们不难看出,新四军对离开皖南的惜别和不舍。1941年1月4号,新四军皖南部队让步北移,准备渡江抗日。 《别了,皖南》 作词:袁国平 作曲:任光 歌词:前进号角,大家准备好,子弹上膛,刺刀出鞘。啦,三年的皖南,别了。目标扬子江头,淮河新道。啦。 解

凤凰卫视2011年1月2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三年了,皖南的风光,云岭山头,青弋江上,春去冬来,几经风霜,相依三年的皖南,这是时任新四军统战部副部长夏征农的一首“三年了 皖南”当中的部分诗句,从诗句当中,我们不难看出,新四军对离开皖南的惜别和不舍。1941年1月4号,新四军皖南部队让步北移,准备渡江抗日。


《别了,皖南》


作词:袁国平


作曲:任光


歌词:前进号角,大家准备好,子弹上膛,刺刀出鞘。啦,三年的皖南,别了。目标扬子江头,淮河新道。啦。


解说: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和所属皖南部队9000余人,为顾全团结抗战大局,在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率领下,从皖南泾县云岭及其附近地区出发,准备绕道茂林、三溪、宁国、郎溪,到江苏省溧阳待机渡江北移。


丁公量:开始的时候嘻嘻哈哈笑笑,大家轻松,真到走的时候,离开皖南,离开老百姓的时候是蛮这个的,就是心理很难过的。最后走的时候送我们一个人三个鸡蛋,煮好的鸡蛋,给我们。塞在我们的包包里面。


张大孝(安徽省泾县茂林镇罗里村三组村民):他一点声音都没有,他走的时候搞得干干净净的,大概是晚上一两点走的,正好好睡觉,他是那时候走的。


王新明(97岁 新四军新一支队老一团团部书记):那时候原来大概是要守的,军部弄了好多的碉堡,做了很多的碉堡,后来他们决定改了,改了大概是要出发的。


解说:新四军皖南部队分三路出发,左路纵队3000人,由南陵县到泾县茂林东边的大康王附近集中,中路纵队约4000人,由泾县北贡里到泾县茂林东北边的凤村集中,右路纵队2000人,由泾县云岭到泾县茂林西北边的村庄集结,各部队按计划限5日拂晓前达到指定地点。


邓毅生(90岁 新四军三支队机要股股长):晚上看起来很壮观,整个田野一派,一片都是火炬呀,一路、一路、一路走,有的走路,有的走田,那个田町。


毛维青(89岁 新四军军部机要科机要组组长):走到半夜里,在路上休息休息,一边走一边打瞌虫,告诉你很奇怪的,走路你瞌虫的时候,你在睡觉打瞌虫,他还会走的。


王新明:每一个人都发了两块钱,背起背包,背了5斤米,身上5斤米的袋子背在身上,下雨,撑着一把伞,离开军营的时候。


解说:由于连日阴雨,部队进行到青弋江边的章家渡渡口时,百米宽的河水猛涨几十公分,最浅处的水深也达腰部,原为北移架设的渡河浮桥,刚过千人桥体断裂,为了争取时间,很多战士脱掉棉衣,冒着寒风在刺骨的冰水中分头渡江。


邓旭初(90岁 新四军新一支队政治部青年干事):用汽油箱一个个把它绑起来,用汽油箱做了一个桥,过河对岸。


唐炎(89岁 新四军教导总队一大队军事教员干事):把那个木杆子洋油箱筒捆好了,然后一节一节那么接上去。上面有个木板,这么搭起来,只能步兵这么走一路那么过去。


顾雪卿(91岁 新四军军部秘书处书记):走着,走着就翻了,还淹死人的,就是在章家渡,用火油箱一个一个拼起来,这样当渡船的,又不是什么真正的渡船。


唐炎:后来走多了,实在那个浮力不行了,工兵连跳到河下面,抬着这个浮桥,从上面这么过去,就这样子也不行,这样子部队因为太多了,所以有的马就过不去了,马就从河里面直接走了,有的部队呢也就跟着马呢,就这么跟过去了,跟过去以后身上全湿了。


解说:从云岭到茂林有40华里,冒雨前进的新四军皖南部队,走了8个多小时直到5日下午,才先后到达茂林各个预定位置,此时战士们衣服潮湿,经过一夜的行军疲惫不堪,军部不得不做出原地休息一天的决定。


陈加鹏(《新四军军史》作者):三九那个天气是很冷的,部队到了茂林的时候很疲劳,有的倒地就睡着了,为了恢复这个体力被迫停下来,堆火把衣服烤干,休息吃饱饭,准备走。


邓毅生:走了多少,我现在都记不住了,我们走到茂林才几十公里的地方啊。


陈志宏(安徽省泾县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就休整一天,休整一天,给战士们烤烤衣服,补充一点食物,休整了一天,这个一天也给国民党包围圈,国民党部队给他们创造了机会,包围圈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解说:新四军皖南部队在茂林休整的时候,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正日夜兼程向他们逼近,为了揭露国民党调兵遣将,部署合围新四军的阴谋行动,叶挺、项英致电蒋介石、顾祝同,新四军皖南部队已全部于4日晚,遵行顾长官电令所定路线转经苏南,分路伺机北渡,要求国民党下令沿途各友军“推让道之高风”,以“保全抗日力量”。


陈加鹏:项英跟叶挺讲,你和40师的师长你们是同学关系,你以你个人名义给他写封信,叫他让路,叶挺也照办了,也写了信。


汤振华:5号、6号这两天休整,文艺团体还在茂林进行了演出,在演出,散发了一些革命的书籍,袁国平在茂林吴氏大宗祠门口,还做了一个讲话,一个简短的讲话,告别皖南五的一个简短讲话,说明我们新四军离开皖南,离开云岭是转移北上抗日,继续抗日,开了一个会。


解说:就在新四军皖南部队在茂林休整时,前沿哨兵遇到两个形迹可疑的过路人,经过反复盘查,确认为国民党派来刺探军情的便衣,并供认40师师部,已进驻新四军前进的要道之一三溪。


陈晓楠:1月5号,上官云相得知新四军皖南部队开始北移的情报之后,当即主持召开了一个紧急作战会议,命令各部队迅速地向茂林推进,包围皖南新四军部队,而且把装备最精,战斗力最强的40师定位中央部队,由三溪镇向北搜索,控制沿途新四军必将经过的各山的制高点和城镇。


解说:5日傍晚,国民党40师报告上官云相,在榔桥山口附近发现新四军便衣部队,并续有增加,此时,国民党已抢占了星潭,堵住了新四军前进的去路,6日拂晓,新四军二纵队在丕岭搜索前进时,老三团侦察班和40师搜索连在丕岭遭遇。


顾雪卿:就在丕岭那个地方,第一仗我们还打赢了,消灭他们一个排。


邓毅生:这个岭就是这么一条小路,很抖的走着上去,一个加强排,我们个把小时就把它打下来了,再一突,我们就突出去了。


汤振华:这个不算正式战斗了,已经接触了,就知道国民党已经有包围的部队了,这时候应该讲是应该军部已经确切的知道,在我们的前进路上,在茂林地区,已经国民党事先有埋伏的部队了。


解说:新四军第二纵队先头部队,在丕岭遭遇国民党搜索部队的同时,右路三纵在麻岭搜索前进时,遇到国民党40师119团搜索排的阻击,而此时根据情报得知,云岭、中村、章家渡,已被国民党新7师和144师占领,新四军退路被截断。


陈志宏:其实在这个同时,在傍山、在濂坑、在牛栏岭这几个地方,我各路新四军的部队,均遭到了国民党部队的袭击,都交上了火。那么这么一来国民党军队,终于撕掉了友军的伪装的面孔了,那就是来真格的了,就是这个打响了,仗已经打响了。


毛维青:国民党到底是撕破脸了,是不是啦,本来是伪装啦,还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现在到底是真的战争爆发了,内战爆发了,我们是这样想的。


汤振华:皖南事变已经正式开始了,第一枪已经打响了,血淋淋的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


解说:6日下午,顾祝同接蒋介石命令后,向上官云相下达命令,叶挺、项英不遵守命令,乃擅自率领新四军皖南部队于4日晚行动,企图窜据苏南、挟制中央,为整饬纪纲,对该军部队予以进剿,彻底肃清,与此同时,新四军军部在潘村的潘家祠堂,召开各纵队领导紧急会议,讨论下一步行动方案。


汤振华:当时决定怎么办,所以叶挺在潘村会议上当机立断,立即向南,他主张先打铜山,向南打出去,然后绕道天目山地区再转出去,但是没有同意,就按原定计划,项英否定了叶挺的意见,那就是按原定计划经过星潭。


陈志宏:叶挺和项英就向中央发报,报告了这个情况,中央呢然后很快就回电,茂林不宜久留,你们尽快的突围北移,找出突围的办法,不要跟他们摩擦,不要恋战。


解说:会议最后决定,部队按原计划继续向苏南进发,预定7日拂晓1纵队占领球岭,2纵队占领丕岭,2纵队占领高岭,正午前会攻星潭,攻下星潭,分两路进攻三溪,突出包围圈。6日傍晚,各纵队按军部“潘村会议”的部署,分头行动,其中二纵队向星潭方向前进,必须越过第一道屏障丕岭。


丕岭,两边高中间凹,高的两边是悬崖绝壁,中间低凹处是过丕岭的第一通道,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国民党40师120团于1月4日到达这里,构筑工事,凭险固守。


汤振华:行进的时候,在丕岭脚下,国民党两个连的兵力突然打起来,突然袭击开始了,而且机枪封锁,我们当时有一个营长,一个连长很快地就牺牲了。


陈加鹏:国民党的部队他抢先到了以后,是居高临下做了工事,所以有的战士在爬悬崖的情况下,拉着绳子,在开着枪,冲上去的时候,一脚踩空了就滑下万丈悬崖就摔死了,是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往上攻。


汤振华:后来组织了两个尖刀排,从两边的高山上抄到国民党,这两个连的屁股后面去了,就是抄到丕岭的山腰,然后底下再往前进攻,上面的两个尖刀排下来,才很快地解决了战斗。


解说:与此同时,二纵队新三团从另一路径里谭仓进攻薄刀岭,7日拂晓攻占薄刀岭以后,冲到山脚下时,被河水挡住,河水只有一座木桥,桥下是深潭。河对面国民党沿山崖构筑了坚固的工事,把新三团死死堵在河边。


邓毅生:我们后续部队没有继续过去,为什么呢?就是整条河,这条河给挡住了,我还没有到这个河边,我就在丕岭顶上,部队就停止了,一整条河的河边上,敌人有碉堡,所以我们要渡河的时候,要安全渡河要把那个碉堡打下来。打前卫的那个连那是死伤很厉害,最后撤回来,恐怕也是很惨的,伤员什么恐怕都丢掉了。


解说:7日下午,新四军军部到达丕岭脚下的百户坑,此时左翼一纵队在廊桥河,为国民党40师118团袭击,损失惨重。老一团在攻占举山时受阻,中路二纵队占领丕岭和薄刀岭后,攻击星潭受阻,担任右翼的三纵队攻击到距星潭15华里处时,遇国民党79师重兵阻击,双方处在对峙战态。


王新明:准备经泾县走的,泾县有个52师,敌人有两个师在这里,在我们左翼,那么老一团要打他们的两个师,这个事情很难,整个52师的武器都比我们好,所以这个事情很难打,结果打不过去啊,都打的散开了。


陈加鹏:三纵的特务团,又和国民党的79师,一个师的三个团的部队干他,干他一个团,他通过了高岭,再往星潭前沿阵地去的牛栏岭那个地方,打得难分难舍,前进不了。


汤振华:7号这一天,我们第2路纵队,遭到丕岭的国民党44师的阻击,第1纵队是遭到国民党52师的阻击,第3路纵队是遭到国民党79师的阻击,这3路纵队分别被围困了,都没有按照预定的时间到达星潭,没有按预定时间到达星潭,因为国民党在这里,有将近十倍,超过我们的兵力。


解说:星潭,是通向三溪的必经之地,攻下星潭,就可以直接进攻国民党40师师部所在地三溪,攻下三溪,就可以摆脱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冲出包围圈。但是二纵发起多次攻击,星潭仍未攻克。


王新明:在举山上面,老一团在举山上面,打星潭那个地方,打得咚咚咚咚咚咚的,两挺重机枪,一挺机枪是日本式的,一挺捷克式的,捷克的机关枪哒哒哒哒哒,这样,星潭啊,打不过啊,星潭在一个大河的里面,横着的,横着,就像一个过道一样的。通过这个星潭,茂林这个地方过去到三溪。


王铺一:当时我们也没有重火器,又没有重火器,如果有直接瞄准的什么平射炮,那当然我们就可以我把它的火力点打掉,从这个山口过去,没有这个火器,要想爆破,你游不过去呀,当时那个条件在那个地方不可能的事。


陈加鹏:所以项英看了以后,他不忍心把自己的这些红军,这些种子拼掉,所以回来百户坑就开会,开会呢,他回来的时候呢,叶挺和参谋长周子昆也到的前沿,一看这个情况,叶挺一看,准备再派部队要从这个地方打过去,然后周子昆参谋长讲,咱们回去跟项英商量一下。


解说:新四军1纵队、3纵队在会攻星潭的路上受阻,2纵队攻击星潭未果,项英在百户坑主持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因是否继续攻星潭争论不休。


陈晓楠:百户坑是丕岭东南山坑中的一个小村落,当新四军几位军领导先后赶到星潭前沿阵地了解战况后,在周子昆的提议下,7日下午3时,项英主持召开了军部紧急会议,讨论部队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邓毅生:当时叶军长主张,我们牺牲一个团的兵力,冲开这个缺口,突出去。项英说,好容易啊,我这一个团,我这个本钱多宝贵呀,一个团,项英下不了这个决心。


王徵明(88岁 新四军参谋处一科科长):星潭要打,就是要下大决心,要牺牲,那么项英就讲了,伤员怎么办呢?打不下来怎么办啊。


陈加鹏:他讲这样打下来,大批大批地牺牲和伤病员,在大量的增多,这伤病员怎么处理?这个山沟沟里就那么几户人家,再讲我们这支部队我们不善于打硬仗,三年游击战争,我要保存实力,所以这样,我们要研究一个伤亡小(的方案),要另选一个途径突围出去。


丁公量:叶挺同志也讲,假设花两个团也可以,我们就拿三、二支队这两个团,就是牺牲这两个团能够突出去也好的,这个项英说这个伤亡好像太大了,他觉得拿星潭是不行,结果呢,就是停止打星潭,这个是比较错误的东西,所以我讲,叶挺讲的,我没有碰到一个懂得军事,能指挥的党的领导,就是这个道理。


解说:就在会议期间,毛泽东、朱德致叶挺、项英急电,你们在茂林不宜久留,只要宣城、宁国一带情况明了后,即宜东进,趁国民党军布置未就,突出其包围线为有利,看到电报以后项英说道,现在不要再纠缠打不打星潭的问题了,是马上拿出一个代价小胜利大的突围方案。


陈志宏:有人提出来我们干脆呢,就是我们出高岭,然后绕道冲出这个铜山,从那边往太平走,这个第二个意见项英他也才采纳,他认为那边国民党有重兵把守很危险,情况不明不能走,那么第三种意见,就是说从这边走,往这个黄村方向,往这边突围,往宣城那一带突围行不行,那么项英也没同意,他说这个地方是国民党的防区。


王徵明:那么项英说,那儿政治影响不好,叶挺讲,现在是生死存亡的问题,还什么影响不影响,所以别人讲他也不同意,他自己又拿不出个意见来,就这样,磨蹭磨蹭七个钟头过去了。


解说:原本是一个紧急会议,由于对各种突围方案争论很大,开会时间拖得越来越长,顾雪卿当时就在会场。


顾雪卿:我那个时候是一个小孩子,我就站在旁边等他们确定走不走,冲出去不冲出去,就在等这一条,周子昆那个时候,参谋长,叶挺叫问,前面部队牺牲伤亡怎么样?周子昆一个一个问,什么三团,什么教导团,说是部队伤亡都不大,周子昆一个一个电话打。


王铺一:当时历史特殊的条件,又不像现在打个电话可以问到前边,都得自己,自己直接去,那时候跟今天不一样,不一样,通讯联络就那么个条件。


解说:会议就在时断时续中延续了7个小时,而此时国民党7个师的兵力,已经在旌德、太平县、茂林等地构筑阻击工事,此时新四军即便攻下星潭,能不能打国三溪,突出重围,最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顾雪卿:我在旁边,叶挺说,再坏的决定也比拖拖拉拉没有决定的好,叶挺是要冲出去,项英始终是游击战争时代的人,什么舍不得,不愿意冲出去,这个我清楚,我就站在,看下我旁边,就是一口棺材旁边,他们就在,我们就站在那个地方,等他们决定了,决定了好走。叶挺大革命时代也是一个共产党员,他知道政治委员最后有决定权的,他不跟项英争吵的,他不是讲过嘛,他说这个部队不是我带出来的,我不能当,不能做决定的,什么不能当方丈的。


解说:7日傍晚,作战科科长李志高和周子昆参谋长到星潭前沿阵地了解战况,反馈的情况是前方战斗异常激烈,山口未能突破,2纵队伤亡很大。


陈加鹏:回来一汇报以后,项英讲不要那个了,赶快另选路子。


汤振华:一直到10点钟的时候,他气,叶挺已经气得脸都通红了,他把手里有根拐杖,在地上直跺。


解说:此时项英在会上提出,退回里潭仓,出高岭,避开国民党最重视的东南、东北、西北三个方向,向西南方向突围,也就是说部队撤回,改道高岭,往太平方向突围。


陈加鹏:最后就是项英,就征得袁国平和周子昆的同意呢,就决定避开国民党兵力比较强大的这两个方面,就走高岭这个方向比较弱的地方,准备打到太平从那边绕道走,然后就这样定下来了。


解说:7日晚十点后,会议得出撤退方案,军部立即从百户坑撤往高坦方向的里潭仓,项英的这个决定,正好跟中央电报所指示的突围方向背道而驰,中央是让部队向东北方向突围,而项英却选择了向西南方突围。


陈晓楠:可以说百户坑会议是在无法攻克山口,星潭的情况之下,被迫作出撤退决定,而当时国民党军已经完成了兵力部署,新四军正在面临的是40师在星潭驻防,东边的是52师,南边的是新7师,144师也从云岭方向推进过来。可以说皖南新四军部队已经被国民党四面包围了,新四军皖南部队即将面临着外无援兵内无粮草的境地。而此时国民党围剿部队,新一轮的攻击也马上要开始了。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