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四十三 血战十一师

wujin794793160 收藏 1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聋子”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聋子,只是由于他的耳朵比较背,说话时要对他耳边大声说才能听得清楚。 当然,耳朵背的人听话时需要别人大声,自己说话声音也会很大。因此,周世祥听他的故事虽然有一种象是跟谁在吵架的感觉,可等周世祥慢慢融入故事中后,才发觉“聋子”的声音中不光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聋子”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聋子,只是由于他的耳朵比较背,说话时要对他耳边大声说才能听得清楚。


当然,耳朵背的人听话时需要别人大声,自己说话声音也会很大。因此,周世祥听他的故事虽然有一种象是跟谁在吵架的感觉,可等周世祥慢慢融入故事中后,才发觉“聋子”的声音中不光只有自己原来的音量,其中还夹杂了些许激动、还夹杂了些许自豪!以至于自己的说话声又提高了两成他自己也没察觉。


我们的故事还得从美军陆战十一师说起,因为这个故事的名字叫——血战十一师!


美军“狮团”前梯队被围困在二零五高地一带,这对师长科尔来说,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忧虑。


他对本师强大的炮火威力还是非常自信的,装备简陋的共军,要想堵住“铁核桃”的滚动,那就好比一道残垣断壁挡在洪波巨浪的前面,是根本经不起一冲的。


科尔已经装备停当,只等太阳一露头,就亲自率领师直辖部队和“豹团”通过九龙潭大桥,与亨利和南韩的团汇合,把被围困的部队接回到三八线上。


不过,这两个月来,从在朝鲜北部的作战经历和美军与南韩军队的遭遇来看,却使他不寒而栗,心里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一夜间,科尔几次走出温暖的卧室,迎着刺骨的北风,面对着北方观察。北方的天空中,若隐若现的红光搅得他心如乱麻。铺满大地的白苍苍的月色,更增添了他心头的不安。


四十多公里以外的亨利,在三八线上通过电台发来报告,截止凌晨两点钟,被围的前梯队在共军夜间持续猛烈的攻击下,美军两个连和国防军一个连已与总部失去联系;但由于执行了“铁核桃”方案,部队收缩得较快,其他营连虽然遭到一些伤亡,损失却不太严重。


前梯队没有吃大亏,科尔暗自庆幸。他再三叮嘱亨利转告团参谋长:切实加强警戒,做好突围准备,明天早上九点钟左右,他就要亲自去三八线以北,接回英勇的孩子们了。


现在残月已经偏西,树影斜落在堆满厚厚积雪的房顶上,夜色慢慢暗淡下来,东边天上已出现鱼肚白色。科尔按自己的老习惯,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消除了一夜忙乱带来的倦意,头脑感到清爽很多。他通过电台和亨利再次联络,又通知待命前进的部队:饱食早餐,准备立即出发。


银灰色的天空中,从南边飞过来六架重型轰炸机,轰轰隆隆地向北飞去,象是在催促下面的人们赶快行动。科尔满意地看着飞机黑乎乎的影子,赞赏地说道:“嗯——支援空军倒是来得不慢。”


科尔饱饱地吃过早餐,对着镜子细细地梳理了一下他满头的金发,扯了扯军装的衣襟,整理好自己的装束,最后对着镜子戴正了军帽。满意地微微点了下头,再看看腕子上的金表,时针已指过七时,分针对着五分的位置。


他正要通知前队出发,就在这个时候,北方突然传来连续不断的巨响,震得脚下都有些摇晃。这响声很不一般,仔细听上去不象是飞机扔炸弹的声音,而且这会儿也没有命令轰炸机进行轰炸;这爆炸声更不同于炮声,因为炮弹落地时发出的声音比较沉闷,没有这么清脆。科尔预感到不妙,一下子惊呆了。


师部所有的人都跑了出来,向北方望过去。这样的大白天,共军又不敢动弹,附近又没有敌情,哪儿来的这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经验非常丰富的科尔只是惊呆了几秒钟,猛然清醒过来,意思到这是烈性炸药的爆炸声,而且爆炸处听来不远。他估量估量距离,九龙潭大桥的影子突然在脑海里浮起。他心里猛地一紧,立即叫来通话员,要他赶紧和营长约翰.希尔维金斯通话。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人有时候越怕什么,它就偏来什么。这会儿就显得糟糕透顶——这么紧急的时刻,通话器却不通了!任凭通话员的嗓子喊哑,也听不到九龙潭那边一点儿回音。通话器里寂静得让人觉得可怕!


科尔更是急得直跺脚,恨不得砸烂眼前这个鬼东西。他一边吼叫着催促通话员,一边嘴里不停地咒骂着。正在慌乱间,九龙潭方向又传来两阵连续的巨响,这次声音比上一次更大,甚至震得窗户玻璃都在当当地抖动。


这是一次更剧烈的爆炸,科尔几乎可以肯定,十有八九是九龙潭大桥出了岔子!


这真是一个晴天霹雳。科尔开始意识到“狮团”此刻已经深深地陷进了泥坑,覆灭的命运也许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真得想不到共军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胃口又是这样大——他们竟然要把北汉江以北近万人一口吞下去!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一丁点儿迹象也没有察觉,共军就到了九龙潭?难道他们是长了翅膀飞过来的?约翰.希尔维金斯这个一向都比较精明的家伙,今天是怎么搞的?带领两个多连的人马,还有那么多精良的装备,怎么会连一座桥也看守不住?更加叫人恼火的是,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怎么连个音信也没有?


共产党真是魔鬼的化身?!想到这里,科尔身上的冷汗冒了出来。


也许不是九龙潭那里,可能是别的地方出了问题。科尔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叫来几名侦察兵,命令他们:切实查明九龙潭大桥一带的情况,迅速回来报告。


于是,七八辆摩托一齐出动,往九龙潭方向飞驰而去。


这时,军指挥部发来了紧急电报:“西线出现大量共军,连夜越过开城。现在汉城吃紧,南韩的机关人员已经准备撤离。你师务必撤至三八线以南,集结待命,准备随时驰援汉城一线,不得延误!”


科尔正在回味电报内容,又传来第二份紧急电报:“北韩共军于昨晚二十二时越过三八线,进至你师防区以东地区,现正向洪川窜扰,你师务必严加防范,特告。”


这下就很明显了。共军不止是单单对这一路,而是在整个朝鲜发动了全面的进攻。这一次进攻速度如此之快,规模如此之大,实在是令人不解。


试想,这些完全没有制空权的共军,是怎么准备这样大一场规模进攻的呢?科尔实在无法猜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