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一卷 少年先生 10 健身运动(下)

netflyhawk 收藏 3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URL] 啊啊啊,气死我了。鲁克功气的要发疯了,他也顾不得一攻一守,攻守互换的规则了,右手凌空一抓,喝道,“疾。”顿时,手中出现了一柄七彩光线缭绕的光剑。 化形为质?铁雷一下站了起来,“尚香,小鲁又突破了呃。” “是吧。”铁尙香简单的说道。 他们两个,似乎也忘记了那一攻一守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啊啊啊,气死我了。鲁克功气的要发疯了,他也顾不得一攻一守,攻守互换的规则了,右手凌空一抓,喝道,“疾。”顿时,手中出现了一柄七彩光线缭绕的光剑。

化形为质?铁雷一下站了起来,“尚香,小鲁又突破了呃。”

“是吧。”铁尙香简单的说道。

他们两个,似乎也忘记了那一攻一守的规则。

一干男生,终于扬眉吐气,又蹦又跳,乱叫做一团。

手中会凭空变出一把剑?萧瑟不敢大意了,邪门啊,真是邪门,这里的人太邪门了。随便个人就能发火球下冰雹的,现在这位,得,直接凌空抓出一柄剑来。难道他门都是变戏法的?

鲁克功左手捏诀,右手光剑凌空划出无数光道,喝道:“再来接我一招,无敌电光闪。”话音甫落,顿时高台上窜起一道道电火花,噼里啪啦激荡着,嘶嘶啸叫着,一齐攻向萧瑟。

靠,萧瑟脸都绿了。电光来得太快,他根本就没任何反应,那一道道的电火花便已经嘶啦嘶啦的扑到了他身上,庞大无匹的元素,硬生生的,似乎是发着滋滋的声响,一齐挤到他身体里面。

呃,老子是什么?雷电收集器?呜呜,可不要变作黑炭头啊。

但是在别外看来,却是萧瑟根本动也没动,甚至连小指头都没有翘一翘,那肆虐的电火才到他的身畔,便消失不见了。

铁雷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呃,我老铁是谁啊,眼光能错吗?先生就是先生,手段真高明,高明之极啊。可是,他是怎么破的呢?人人都独家之秘,甭想人家会告诉你,看来自己只有羡慕的份了。

所有的学生,所有的老师,都面面相觑,这就是无敌电光闪?根本连人家的一丝毫毛都没有动着么。而且,这位萧先生,到底用得什么法宝,能化解电光于无形?他们根本就想不到,萧瑟可是全用肉体而且是无意识的被动接下来鲁克功这化形为质这一招的。


“你作弊!”鲁克功心神涣散之下,光剑早就归于无形。这怎么可能?这可是无敌电光闪啊,不要说一个小屁孩,就是长老级别的人物,也不能就这样把电光给湮灭了啊。他呆立了片刻,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指着萧瑟大叫起来。

“我作弊?靠,有你这么无耻的吗?你搞出那么一堆的闪电来电我,电不到就怨我作弊?你还真有脸脸面啊。”

无耻,下流,卑鄙,去死。所有女生,人人暴发,竟敢诋毁俺们的新新偶像,哼哼,饶不了你。所有的言语攻击一齐向着鲁克功而去,直乐得铁柱手舞足蹈,老大,啊哈,果然是老大啊,真潇洒。喂,饭菜汤,张那么大的嘴巴干什么?喝风啊,还不给我老大加油?

萧瑟直接呆掉。那,那,那可是你们的老师啊,就这么毫无忌惮的语言攻击?呃,貌似没有丝毫的师道尊严啊。这还是学生吗?如此彪悍的学生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冷汗!

今日骂鲁克功,明日就有可能骂我啊。不知怎地,萧瑟心中泛起兔死狐悲之感。这里的一切,对自己来说,都要从头开始啊。

仿佛并不是说得自己,鲁克功听而不闻,冷声道,“你要不作弊,那无敌电光闪怎么会就这样消散?你连咒语都没念,手也没动,哼,分明是你身上佩戴了元素免疫的护甲,你难道还要狡辩吗?”

我太阳你个祖宗三代,还真有这么不要脸的,今天不打你个猪头,我就不是萧瑟。心里这么想着,萧瑟嘴上却说:“念你资格老,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护甲。你小子记着了,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哼哼,你自己好好把握吧。”

三下五除二,萧瑟将上身扒拉了个精光,将衣服叠好,放在地上。顿时充盈着青春气息的健美上身让所有的女生又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惊叹。萧瑟咔吧咔吧的捏着指头,微一用力,身上肌肉块块坟起,右手食指慢慢指向鲁克功,瞬即朝地下点了三点,又来回摇了三合。

“小子,放马过来吧。”

怎么会是这样?鲁克功几乎要崩溃了,萧瑟干脆利索的行动,比直接照着他的脸来上三记耳光更加让他羞愧无言。所有的信心,在一霎那,轰然倒塌。

“怎么?他还不出手?让我攻击?我应该怎么办?”鲁克功心头茫然,迷迷糊糊就想照做。突然,铁雷冷声道:

“小鲁老师,你怎么证明你自己没有佩戴元素免疫护甲呢?你是不是也应该证明给我们看看?”哦哦,你可不要怪我,萧瑟先生可是我好不容易聘请来的,怎么能由着你小子胡来?我这个校长,可是非常公平的那。

“我?”鲁克功一时没能明白。

“脱下来我们看看,快脱。”铁柱雷鸣般吼道。敢叫我老大脱衣,你以为你可以不脱么?哼哼,别说校长发话了,就是校长不说,我也让你脱下来。

“对,他也得脱下来。”

“脱。”

“脱啊。”

“人家都脱了,你自己怎么不脱。”

“难道你心里有鬼?”

“莫非是你作弊,反咬一口?”

女生们叽叽喳喳,七嘴八舌,这下鲁克功要是不脱,便是一百张嘴,也辩驳不清了。


鲁克功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三个大嘴巴。众怒难犯,少不得也免不了一脱。他可不敢向萧瑟这样精赤着上身招摇,极快的验明正身以示自己没有作弊之后赶紧穿上。但下面已经响起来一阵又一阵不怀好意的笑声。

也难怪他人发笑,鲁克功的上身比他的脸上更加苍白,倒是肥厚多肉,与他消瘦的脸庞颇不相称。恐怕这是他成年后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裸上身而且被笑得那么的,呃,低贱。且慢,还有重磅的打击等着他哩。

“你干嘛又穿回去?是不是你穿的衣服就有免疫功能?怪不得往日听说什么你元素防御那么厉害,原来是靠了你这身衣服?”铁柱摇头晃脑的指着鲁克功说道。

鲁克功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在这种情形下,被这样一个典型的无脑肌肉男的新生这样指责,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滚。”萧瑟怒气勃发,直接把铁柱吼了一个趔趄。你个死铁柱,难道要老子看一堆白花花的肥肉吗?干脆恶心死老子算了。

怎么,是你给我解围?鲁克功心头颤念。

老大发飙,铁柱哪敢再起风浪,赶紧缩到别人身后去。呃,为何我拍马屁总是拍马脚上呢?铁柱这个郁闷啊。

“别啰嗦了,来吧。”萧瑟招了招手,“时间够久了,我可没这么多的功夫陪你疯玩。是娘们是爷们,就看你这一回了。”

鲁克功差点吐血,暴怒中超水平发出了他最强的攻击,“横扫千军。”只见一道水桶粗的白光横练般直向萧瑟卷去。

水桶粗般白光蛮,和铁柱等宽的红光我都见过,还怕你这水桶粗的白光?切。

“给我破。”萧瑟猛然一个弹跳,根本不管怒卷的白光,自顾一个二踢脚,迎着白光踢了过去。顿时白光弥散,萧瑟结结实实一记飞脚飞踹在了鲁克功的肩头。

于是,鲁克功便如飞鸟一般,大字型狠狠的撞在结界上,又弹回高台,直接与地面来了一个五体投地的最亲密接触。他艰难的抬起头,哇,一口热血直冲出口腔,然后就人事不知了。

我已经很小心的没跩你脸了,你怎么纸糊的似的不经打哈。萧瑟意兴阑珊,唉,你不是被俺踢死了吧,俺真的不是故意要踢死你的,呜呜,俺怎么这么倒霉啊,接受个挑战都能打出人命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