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湄公河 第一章 第一章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


2

啊!湄公河!它从家的那边过来,带来了欢乐的回忆、也带来了悲凉的失落,时而奔腾、时而蠕动。即将流过这片富饶而神秘、荒凉而野蛮的土地时,那浊黄的浪花又不知会卷走几多思念、几多哀怨、几多血泪……

队伍没有休息立即准备渡河。

打着漩的河湾中已经停了十多条船——其实是筏,很大很长,用圆木和粗大的竹筒搭配,被许多新鲜得还发绿色的藤条捆扎的结结实实。

一伙服色各异却都是全副武装的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河边的石崖下,听见纷沓而至的脚步声,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似乎是领导的人迎上前来与向导老吞握握手,亲热地互相拍打着。他大概四十来岁,细高干瘪的身材,锅盖一样的头发可笑地罩着一张黑漆漆的脸。上身穿一件象是美式军服的平板夹克,腰间挂一支手枪,肩上还背着一支沾满红土的AK47,一条土布的大裆裤罩着一双与部下们一模一样的、不成样子的光脚。

“欢迎同志,你们辛苦!”沙哑的嗓音,说的却是汉话。生活在老挝泰国一带的老松族人,与贵州、云南的苗族其实就是同宗。他们中的成年男人。多数都不同程度地会说几句汉话。而建林他们将要去的“根据地”就是苗人部落

阴沉着脸的锅盖头与教导员和向导老吞说着话,眼睛却不看他们。

马上渡河开始,其实用不着策划和担心,游击队早就安排妥当了,筏子极大,可以站到二十多个人。所有的人分乘十多个大筏还显得松散。竹篙一撑,筏子离岸后却不直向对岸,而是随着那刚刚上涨的黄色泡沫逐波而下。

建林站在最后,身边的一个小游击队员漫不经心地用竹篙点着水。建林友好地拍拍他的肩:“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来,我帮你背枪。”

“波罕。” 奶声奶气的回答使建林大吃一惊。仔细一看,真象个大孩子,削瘦的脸孔虽然也是黑不溜秋,五官却极清秀,两只乌黑的大眼睛几乎替代了脸上的其他内容,他把枪解下,一边憨憨地盯着建林:“你——哪样?憨憨的问道。

建林接过他的枪,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脑门:“武——建——林,又指指身后;“刘奎,凡正波、李……”

“啊嘎,不懂哦!”波罕连连摇着手,笑了起来。

建林的心里咯噔一下,那灿烂的笑脸上居然也有一对小虎牙。妹妹就象来到了这筏上。建林一刹那间的神情恍惚,却被波罕看在眼里。

象是要靠岸,前面筏上传来一声喝叫。前方的河道转弯了,波罕紧张了起来,专心地舞动着长篙。建林们什么忙也帮不上,只有乖乖地蹲着不动。建林老是想看那小孩,这小孩能打仗吗?怎么就是个女孩儿的模样呢?

他最后上岸,帮波罕把枪背好,伸手说:“波罕,再见!”波罕没有伸手,却笑着跑了。

建林伸出的手被刘奎的熊掌一把握住:“快走秀才,握什么手啊,那是个小姑娘!”刘奎凑在建林耳边说。

“你胡扯!”

“嗨!我亲眼看见的。”

“唔——?”迎着建林探询的目光,刘奎不好意思地囔囔着:“她弯腰一下一下地用力撑筏,我从她的领口看见两个小奶……

建林扑哧一下笑起来:“你什么时候长了一双贼眼了?”

“不是我成心贼,她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原地休息待命!”口令过后,战士们都散坐在河边的草地上,只有教导员站着:“同志们!大家知道这已经是泰国的土地了。我们还有两天,可以不用走夜路。但是,更要提高警惕。各人检查武器弹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