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巢狐狸 正文 第六章

李峰出巢狐狸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size][/URL] 由于陆续被潮水冲过来的尸体是在从斯塔特起东至莱姆的海岸沿线发现的,艾尔伯特已在位于艾塞特以南海岸的道利什设立了一个临时总部,总部位置大致在搜寻范围两端的中部。总部设在镇议会一套办公室中的一个房间里,办公设备就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另外还有两三个工作人员。艾尔伯特回到临时总部,见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


由于陆续被潮水冲过来的尸体是在从斯塔特起东至莱姆的海岸沿线发现的,艾尔伯特已在位于艾塞特以南海岸的道利什设立了一个临时总部,总部位置大致在搜寻范围两端的中部。总部设在镇议会一套办公室中的一个房间里,办公设备就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另外还有两三个工作人员。艾尔伯特回到临时总部,见那位英国军官坐在一把硬靠背椅上刮削着一根桉树枝,等待他的归来。他看上去是个典型的英国人,浅色的头发和眼睛使艾尔伯特感到很不舒服,艾尔伯特当即看出,这位英国军官和自己不属于同一类人。像艾尔伯特这种类型的人,应该是魁梧壮实,精力充沛,酒量过人,没事斗牛,有事打架,腿脚灵便,遇事轻率却又心中有数。这英国人却是性情温和,死气沉沉,艾尔伯特甚至断定,他很可能资历甚浅,最烈的酒也只敢喝威士忌,而且乳臭未干,却还要装得像个绅士。

英国人站起身,向艾尔伯特伸出手。艾尔伯特觉得他那只手握起来同一条微温的死鱼差不多,不像美国人的手都是火辣辣的,他别有用心地抓住英国人的那只手使劲握住想来个不怀好意的下马威。使他吃惊的是,英国人竟以同等力量回握住他的手,两个人你盯着我,我盯着你,两只手紧紧捏在一块儿,彼此都在揣摸对方的心理。

“泰格特,”英国人平静地说,“卡尔伯特·泰格特。”

嗬,老天爷,艾尔伯特想,卡尔伯特!贵气十足,弄不好还是世家呢!

“艾尔伯特,”他没好气地大声说,“莱纳斯,艾尔伯特。莱纳斯·C·艾尔伯特。”

“我正在调查一件英国军官被谋杀的案子,”泰格特接着说,“死者是一个名叫邓纳维的上尉。他似乎同你们的人结交广泛,老是形影不离。”

“真的?要我干些什么?”

“也许什么都不要你干,只不过同你交换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破案线索。你知道,这无须得罪任何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许会请你帮点小忙。”

艾尔伯特飞快地扫了他一眼,怀疑他在愚弄自己,英国人最会搞阴谋诡计了,不过美国人也出师了。但从英国人那张表情严肃的脸上又看不到一丝逗乐的迹象。他突然注意到,尽管泰格特脑袋扁窄,但他那张脸的平面和棱角却出人意料的明显,脸部轮廓线似乎充满了活力。

“我忙得够呛,”他说,“折腾的全是有关进攻的事儿。”

“我也相当忙碌,”泰格特委婉地说,“我也是在忙进攻的事。大家都在忙进攻的事。”

“我想你刚才说过,你在忙那桩谋杀案吧。”

泰格特眨眨眼,说道:“当初我们怀疑那死鬼在搞同性恋,搞同性恋的总是不靠谱的,这点你会明白的。这些家伙对这种事津津乐道,唠唠叨叨个不停,好像这很光荣,结果被人敲了竹杠。”

“这我知道,”艾尔伯特没好气地大声说,“我参军前就是条子,而且是个老条子。我见过的同性恋多了,美国的同性恋也比英国多。”

“我听说过,”泰格特眨眨眼,“是奥姆将军告诉我的。我第一次登门拜访时,他还告诉过我,你眼下在干些什么以及不在办公室的原因。”

艾尔伯特觉得将军似乎有点快嘴快舌,说得太多,跟这英国佬说这多么干吗?一个小少校而已。

“你们找到了多少人?”泰格特发问了。

“有一大半了吧,约四百人左右。”

“我指的是‘比格特’军官。”

艾尔伯特拉下脸。“眼下已找到九个,”他说道,“你问这干吗?奥姆将军把这个也告诉你了?”

泰格特眨眨眼:“我曾想过,我们那位邓纳维上尉说不定受过讹诈,被迫泄露过情报,如果他真的在搞同性恋,说得更明白点,要是他真有什么情报的话。”

“是有关‘老虎演习’的情报吗?”

“难道你就没想到过,上校?”

艾尔伯特至此从未想过这个死去的英国军官同斯莱普顿沙滩上的惨剧之间有什么瓜葛,但他很机灵地掩饰过去。“不,”他说,“我想到过。”

泰格特莞尔一笑,尽管艾尔伯特对英国的任何事物都有一种本能的反感,然而,他还是被这一笑弄迷惑了。这笑容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中国人怎么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艾尔伯特甚至怀疑泰格特为了从他这里弄到他所需要的东西,是否事前对着镜子练习过这笑容。

艾尔伯特阴沉着脸,伸手拿过一份案卷,递给泰格特一页文件,然后,眼盯着折叠起的那一页念到:“登陆部队乘军舰出发,进行最后的临战军事演习。四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夜间,扫雷艇队在整个演习舰队前面扫雷开路,模拟穿越英吉利海峡,舰队越过莱姆湾。司令官阁下从朴次茅斯派出的由两艘驱逐舰、三艘鱼雷快艇及两艘摩托炮艇组成的巡逻护卫舰队,越过莱姆湾在对沙滩进行了一阵模拟射击之后,部队于27日凌晨开始登陆演练,白天继续从运输舰上往海滩上卸运重型装备、器材装备,由八艘坦克登陆舰组成的后续增援部队预计在夜间到达。”

艾尔伯特停了一下,换了口气。“当第二护航舰队于半夜时分在莱姆湾进行演习时,护航舰仅有一艘——英国驱逐舰‘杜鹃花’号,另一艘已遭到损坏并返回基地。这时,人们看到了火光。起初,参谋人员推测这火光是演习的某个组成部分;但在4月28日凌晨1点30分左右,船尾方向爆发炮战,所有舰只立刻做好战斗准备。其时,我方在瑟堡外围海域遭到十艘德军鱼雷快艇的攻击,这十艘德国快艇未被我海军巡逻警戒舰艇认出,神不知鬼不觉地穿过护航警戒圈溜进了我演习编队。2点04分,我507号坦克登陆舰被一枚鱼雷击中,舰上所有电力设施失灵,舰只起火。火势很快失控,舰上的幸存者均弃船跳入海中。几分钟后,我531号坦克登陆舰被两枚鱼雷击中起火;六分钟后,我531号登陆舰翻船沉没。2点28分,我289号坦克登陆舰朝一艘德军鱼雷快艇开炮射击,对方则发射鱼雷进行还击。虽然有十几个人遇难,可这艘坦克登陆舰还是靠着本机动力设法驶回了港口。余下五艘登陆舰同鱼雷快艇猛烈交火,参战的还有一艘英国驱逐舰,交火时间约半小时。后来,除一艘鱼雷快艇外,其余九艘德军快艇施放烟幕弹高速逃走。剩下艇号为151号的那艘被炮火击中爆炸。英国驱逐舰‘杜鹃花’号救起一名幸存者,当时我正在‘杜鹃花’号舰上。”

艾尔伯特念完文件时,泰格特正坐在那里盯着自己的双脚,盯了好一会工夫。“真卑鄙。”他说。

艾尔伯特阴沉着脸。就他个人来讲,他早就把这次事件的责任归咎于英国皇家海军疏忽大意,护航不力了。但在内心深处,他也拿不准他这样做是否公平合理,可他这个人就这么马大哈,很少坐下来慎重考虑过这个问题是否理性公平,美国牛仔都这样。

“会不会是有人太疏忽大意?”

“天晓得,”艾尔伯特说,“说不定在这些德国佬依赖眼球,使用夜视望远镜的时候,我们有的人却过于轻信雷达的搜索结果。当其中一艘护航驱逐舰因引擎出毛病被迫回港时,没人考虑过调派另一艘驱逐舰予以接替护航的必要性。”此刻,他已是满面怒容了。“我们已将这些德国人的来龙去脉查清——他们来自驻法国瑟堡的德军第五和第九鱼雷艇队。”他在递给泰格特的那份文件上比划着,“你看,我们的人在那儿遭到无谓的伤亡,而这只不过是一场演习,这些伤亡官兵多数来自第四战斗工兵营,登陆战一旦打响,这些工兵可是要派上大用场的。”

艾尔伯特话音刚落,门外响起敲门声,温伯格把头探了进来。

“第十号尸体找到了,上校,”他说,“上面派了一支波兰部队以及驻在莱姆以东的英军第二军前来协助寻找,刚收到他们的报告。”

“完事了吧?”艾尔伯特问道,“找到文件没有?”

“这事儿我可弄不清楚,先生。我吩咐过他们,不要动任何东西,他们说了,他们没动过那尸体。尸首是在海湾的西端发现的。我们到莱姆时,会有一辆载着宪兵的警车等着我们,是专门给我们带路的。眼下,他们正在安装照明灯,掩蔽帐及安排所有必需的车辆。”

艾尔伯特如释重负,舒了一口气:“这下好啦,放心了,真得感谢上帝,要找不到他,我们谁都不得安生!告诉办公室的人,立即将消息报告将军,他一直惦记着这事儿。把吉普车倒过来,马上赶过去。”

中士的脑袋在门口刚一消失,泰格特便起身去拿帽子和手杖。“我同你一块儿去,该不会介意吧?”他问艾尔伯特。

艾尔伯特可是介意得很呢,可他转念想到了将军的告诫。

“我想,你实在要去凑热闹,我也拦不住你。老兄。在我们美国,只有老爷爷才用手杖。”他粗鲁地回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