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巢狐狸 正文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

“他们还未想过登上对面德国人用机枪大炮把守的法国海岸呢,”这军官还不住嘴,“他们不过想登上这儿不会真打的海岸罢了,登上英国的斯莱普顿沙滩!除了那艘该死的德国鱼雷快艇外,还没有人朝他们开枪呢。死了整整638个人,真是骇人听闻!这损失真够惨重的,损失的大部分还都是些战斗工兵,一旦动起真格来,这些工兵可是要派大用场的呀。步兵是消耗品,可工兵是宝贝啊。”

艾尔伯特上校脸色阴沉,转过脸去盯着脚下的死尸。死者是个军官,躺卧在退潮时留在海滩上的一摊泥水里,面部朝下,埋在沙砾中,身上仍套着防鲨橘色救生衣,背上还背着随身装备。当他在海中挣扎逃命的时候,这些救生设施仍未能救得了他的性命。

艾尔伯特抬起头,望着德文郡多塞特小山脉那陡峭的山坡,在低垂的云层下,山坡上的苜蓿开得一片紫红。随后,他的目光转向正跪在尸首旁的中士:“弄清他的姓名了吗,温伯格?”他问道。

“是的,先生。”

“把他标号了吗?”

“是的,先生。”

“多少号?”

“六号,先生。”

艾尔伯特皱起眉头。他身材高大,厚墩墩的,强壮结实,方正的下巴上长着刚鬃般的胡须。他看上去像个很能打的拳击运动员。尽管他同所有美国人一样,穿着剪裁得很好的笔挺制服。可他身上那套不知为何,似乎并不合身,看上去似乎军服的每个棱角处都让他身上的肌肉给塞得鼓鼓囊囊。他穿牛仔服应该会更合身一些,他的眼睛黝黑、火热,蕴含着愤怒,跟随时准备拔枪决斗的牛仔更像了。

艾尔伯特点燃一支香烟,挺直腰板。沿着潮汐线,一群群士兵迎着东风散乱地站在沙滩上,其中大部分是美国士兵,也有一些奉命前来协助工作的英国士兵和波兰士兵搜寻着。他们围聚在一具具伸开四肢仰面躺在沙滩上的尸体周围。海滩上方,几辆吉普车胡乱挤在一块,旁边还停放着一辆救护车和几辆盖着绿色篷布的军用卡车,另一群士兵正忙着把一具具用毯子裹着的尸体抬到其中一辆卡车的后备车箱里去。

“将近七百个人呐,”后勤军官仍在喋喋不休,那股执拗劲如同小猎狗发现一个耗子洞般不肯停歇,“看在上帝份上,这个死亡率即使对于一场真枪实弹的战役来讲,也是相当高的,更不用说是一场演习了!七百个人呐,上校!整整七百个人!一场演习就死了七百个人哪!真是骇人听闻!”

艾尔伯特拿开叼在嘴上的雪茄:“小子,你听着,”他很不耐烦地说,“看在老天份上,你他妈就别唠叨了!听起来真叫人垂头丧气。老弟,如果我们进攻欧洲大陆,损兵折将不过七百个人,我想,除了那七百个短命鬼,没有谁会牢骚满腹的。好啦,闭上你的乌鸦嘴,走开点。我还有事儿要干哩,这可是要紧事儿。这事办不好,不定要死七万人哪!”

后勤军官眼睛一亮,随后,向死者做了个手势,问道:“比这还要紧吗?”

“是的!”艾尔伯特伸了伸下巴:“比这还要紧,而且要紧得多。”

后勤军官讨了个没趣,转身走开,去找那些愿意听他唠叨的闲人发泄一腔义愤去了。艾尔伯特盯着他的背影摇摇头,随后,意识到跪在尸体旁边的中士还在等着他。他转过身子,把手指捏得咔嗒咔嗒响,就像准备开打的拳手一样,中士递给他一个从死者的上衣内袋里取出的防水小包,他随手把小包丢进手中的帆布包里。

“还剩下四个,”他像是在自言自语:“还有四个,再找到四个就万事大吉。”

海风阴冷潮湿,依旧寒气逼人,沿着那片宽阔的沙滩一个劲地猛刮。艾尔伯特和温伯格中士朝海边的士兵们走去,他们正沿着潮汐线收捡着被海水冲到岸边的救生圈和装备器材。

“他们找到多少具尸体了,中士?”艾尔伯特问道,“我指的是最后一次清点的数目。”

“差不多都找到了,先生。”中士答道。

“不包括我们要的那四个吧。”

“德国人说不定事先听到了风声呢,先生?”

艾尔伯特眯缝着眼睛:“德国人暗地里四处活动,很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先生,那么我们美军的登陆前线指挥官布莱德雷将军对这事儿是怎么看的呢?”

艾尔伯特嚼着嘴边的雪茄:“你认为他究竟该怎样看呢?”他鼻子里哼哼了一声:“当时,他同我一样,都在海上呢。接到报告前,他本人还不是一直蒙在鼓里。想想看,这事对一位四星上将都保密。他清楚我们眼下的处境,而且,坚持要对死亡人员进行彻底清点的也是布莱德雷将军本人。”

“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上边的命令有所变动,我们必须搞清楚每一位军官失踪的原因。”

“死人毕竟是死人,先生。”

“我想,这些死人可是另一码事儿,这都是些非同寻常的死人。”

一辆吉普车驶离停在海滩上方的车群,径直朝艾尔伯特开过来。司机旁边坐着曾同艾尔伯特一道乘坐驱逐舰的奥姆准将。

艾尔伯特举手敬礼,准将下车时朝艾尔伯特点头还礼。

“早上好,莱纳斯,”他说,“干得怎么样?”

“还差四个,先生,”艾尔伯特答道,“我们刚找到第六个军官。”

“对于彻底找到这十名军官尸体的重要性,我就无须多说了吧。”

“是的,先生。”

“你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啦?”

“知道一些,先生。他们是‘比格特’军官。”

奥姆抓住艾尔伯特的胳膊,把他拉到一边,这么一来,中士和吉普车司机就不会听到他俩的谈话了。“艾尔伯特,知道‘比格特’军官是些什么人吗?知道为什么非得找到他们不可吗?”他问艾尔伯特。

“不知道,先生。我了解他们的姓名、军衔及人数,不过,至于他们是干什么的,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些必须找到的死尸代号叫‘比格特’军官。”

“我来告诉你吧,”奥姆说道,“由于这次登陆战关系到整个世界大战的成败,当局认为,对登陆作战计划详情仍采取通常的绝密密级进行保密显然是不合适的,因此必须起用被称为‘比格特’的超级绝密密级。被授权接触这些登陆作战计划内容的军官持有特别许可证,他们可以直接见到艾森豪威尔将军!由于他们具有这种特权,因此,人们便将这类官员称作‘比格特’军官。在‘老虎演习’中,有十个‘比格特’军官落海失踪,他们都了解此次登陆作战计划的详情。”

“登陆作战计划全部详情吗,先生?”

“是的,全部详情。大多数人,比如说我吧,都只了解其中一些内容,东一点,西一点,只鳞片爪,都不完全。我们每个人只允许知道各自特定范围以内的情况,干各自特定的工作。但这些家伙了解通盘情况,并随身携带着文件,因为总得有些参谋人员必须了解全局做协调工作的。”

“就是那些塑料小包吧,先生?”

“是的,里面装的是作战计划概要,任何一个有点头脑的德国军人得到它,都可以针锋相对地部署反登陆作战打我们个落花流水,艾尔伯特,那这场大战还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比格特’军官了解所有进攻部队的配备位置及相互间的协调配合方式,进攻的时间、地点、部队的数量,登陆方式和登陆地点,击败德国人的战略战术及我方突破德军的滩头阵地后的道路选择,所以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见尸都不够,还要见到他们随身携带的‘比格特’文件!”

艾尔伯特打了个唿哨:“可怜的家伙们,不用说,这就是他们所肩负的某种责任吧。”

“一点不假。演习时共有十艘德军的鱼雷快艇冲进来,但我们只击沉了其中一艘,就我们所知,其他德军鱼雷快艇很可能捞起过落水者,当中或许有一名我方的‘比格特’军官。这位军官或许已经死了,但对德国人来讲,他是死是活根本无所谓,因为大多数‘比格特’军官身上都带着足以使整个登陆作战计划告吹的文件。因此,我们必须弄清他们是否被德国人救走,要是德国人将‘比格特’军官弄到手,整个欧洲大陆进攻计划就有泡汤的危险。”

艾尔伯特双眉紧锁:“难道计划就非改变不可,先生?改变计划谈何容易。上百万军队的进攻行动计划呢!”

“莱纳斯,改变作战计划倒是可能的。”奥姆耸耸肩,“很困难,但不是不可能。关键在于,如果德国人的确劫走了其中一位军官,那么整个计划就非改变不可,改变作战计划总比让千万人横尸滩头要好,对吧?如果德国人没搞到手,那么我们就最好不要去管它。所以我们不管费多大力气都必须弄清每一位军官尸体的下落。现在改变作战计划代价太大了,大得简直难以承受。因为今年我们的确来不及制订新的进攻计划,那大战又得至少再拖一年!”

艾尔伯特嚼着嘴里的雪茄:“好啦,我们这不正在尽力而为嘛?先生。我一直同英国海军军方一道在朴次茅斯研究这一带海域的洋流和偏流,并就搜寻方位征求他们的意见。眼下,我们已经找到好几个军官的尸首了。我想,我们终究会将他们全部找到的。”

“要是德国人在这件事上未能捷足先登的话,那真是谢天谢地。”奥姆转身朝吉普车走去,“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莱纳斯。”

“是,将军!”

奥姆开始往吉普车里钻,随后,他停住脚,转过身来。“哦,还有件事儿,”他说道,“你今天完事以后,还有个英国军官等着见你。他同你一样,也是搞保密防谍的,说不定你们俩会口味相投的。”

艾尔伯特对这番话将信将疑。迄今为止,他还未发现自己同任何英国人有什么口味相投之处。他们这个倒霉的国家如同弹丸之地,终年云遮雾罩,至于人呢,向来也是呆滞乏味,迟钝冷漠,派头十足,缺乏他所谓的热情。

“那家伙叫泰格特。”奥姆说。

“他要同我共事吗?”艾尔伯特问道。

“不,莱纳斯,他在循着一条线索进行他自己的调查,英国人总是有自己一套规矩的,他的线索碰巧同我们的线索交错在一起了,就这些。”

“将军,我忙得很,”艾尔伯特拒绝会面,“难道这英国佬就不能等等?叫啥?泰格特?为什么不叫泰山?”

“不,莱纳斯,他不能等。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英国人,不过你也许想到过,他们在我们参战前两年,就在进行这场战争——而且是在前线真刀真枪地跟德国人干。他们比我们多打了两年仗,多死了很多人。”

“如果他们对这场战争早有准备的话,也不会落到现在山穷水尽的地步,是他们自己搞出的慕尼黑。”

“看在上帝份上,莱纳斯,宽容点。珍珠港一仗我们自己还不是一败涂地!那么多战列舰居然给炸沉在母港里了。你或许没注意到,眼下英国人所有的家庭主妇都在手拿供粮证排队领取粮食。定量之外多一块面包都没有!你看到过美国的家庭主妇排队买过食物吗?莱纳斯,是我们美国人,数量之多简直要压沉英伦三岛!进占了他们的国家。美国军人比英国军人多挣三倍的钱。美军一个空军参谋中士的工资同一个英军上尉的工资差不多。美国军人不惜大把大把地花钱,追求英国姑娘,甚至有夫之妇。我们乱搞他们的女人,我们用一双美国尼龙丝袜就可以哄一个英国姑娘上床!他们却对我们的所作所为宽大为怀!因此,我们应该对他们这种彬彬有礼的气度点头称道才对!所以,你还是见见这家伙,莱纳斯,并满足他的要求。这是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