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巢狐狸 正文 第二章

李峰出巢狐狸 收藏 0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size][/URL] 海雾中的水凝成小水珠,弄湿了艾尔伯特的外套,他气恼地用手弹了弹。潮气来自英国西部的湿雾。这种老是不肯消散的湿雾常常干扰演习,遮挡视线,弄得水手们看不清舰只和海岸,骂爹吼娘。湿雾颜色灰白,又凉又潮,如同一只挥舞在夜幕中的魔爪,叫人浑身冰凉,魂不守舍。“在英国,”艾尔伯特厌恶地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


海雾中的水凝成小水珠,弄湿了艾尔伯特的外套,他气恼地用手弹了弹。潮气来自英国西部的湿雾。这种老是不肯消散的湿雾常常干扰演习,遮挡视线,弄得水手们看不清舰只和海岸,骂爹吼娘。湿雾颜色灰白,又凉又潮,如同一只挥舞在夜幕中的魔爪,叫人浑身冰凉,魂不守舍。“在英国,”艾尔伯特厌恶地说,“天气老这么个鬼样!要是不下雨,甭指望能看清什么东西。我们美国总是艳阳高照,风和日丽。”

他把脑袋又往外套的领子里面缩了缩,觉得又冷又饿,心烦意乱。他盼着战争结束,归返美国晒太阳;巴不得这场进攻早来早散,吊死希特勒,大家好回家;尤其希望这次特别演习——“老虎演习”及早完事大吉,那至少也能在暖和的被子里做个甜蜜思乡梦。

“我讨厌这些该死的演习,”艾尔伯特唠叨着:“这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不过,这次可真出乱子了。

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在同艾尔伯特分庭抗礼,他话音未落,只见船尾方向火光一闪,一片彤红的光焰从雾霭里、浪花间腾空而起,爆炸的巨大轰响越过海面传过来,他不由得猛地掉过头去。

“出什么事儿了?”他问奥姆。

奥姆端起手中的望远镜,力图透过夜幕看清前方的景物。“是一艘军舰爆炸了!”他答道。

远方的光焰似乎愈来愈亮,接着,更远处又闪射出一片火光,枪炮声大作。

“那些家伙干开了,演习演得真像!”艾尔伯特说道。

“依我看,他们可不是在闹着玩。”奥姆冷冷地说。

艾尔伯特提高嗓门:“他们到底在干吗?照理说,眼下还不到放枪的时候哩。抢滩火力准备时间还没到哪!”

奥姆又端起望远镜引颈细看,倾听着远方的声响:“那是门德国‘88炮’!”他厉声说道。

“这儿有德国‘88炮’?”

“我奉令调来这儿之前曾在北非呆过,因此熟悉这种大炮的声响。英国佬的坦克都被隆美尔用这种大炮干光了!”

当艾尔伯特转过身子去看奥姆时,他觉察到头顶上的舰桥桥楼里猛然间活跃起来。

“左舷十度!全速前进!”舰长声嘶力竭地发布着命令,值星官拿着黄铜话筒向着机舱高声复述舰长的命令。甲板顿时抖动起来,舰艇似一匹烈马一跃而起,奔腾向前;机舱里隆隆的鼓风机声急不可耐地轰响着,恰似烈马奔驰时发出的嘶鸣。船头冲激起高高的波涛,船尾压下,一片白色的泡沫呈扇形翻滚其后,拖出一条长长的浪迹。

舰艇的颤动愈加剧烈,奥姆和艾尔伯特面面相觑,大惑不解。这时,枪炮声又更猛烈地响起来,他俩再次掉过头去,乒乒乓乓的枪声、轰轰隆隆的炮声,不绝于耳。透过海洋的喧嚣,他们听到士兵的叫喊声。叫喊声很微弱,同逆风中飞行的海鸥的叫声差不多,即便如此,仍可听出急促的叫喊声中所蕴含的那种惊恐万状、不知所措的情绪。

“那边到底怎么啦?”艾尔伯特急了:“他们到底打哪儿弄来一门德国‘88炮’?演习也不用追求这种音响效果嘛!”

“莱纳斯,看在上帝份上——快醒醒!”奥姆声音沙哑,颇有些愤愤不平:“他们没有‘88炮’!那是门德国炮,依我看,开炮的准是德国人!”

艾尔伯特盯着准将,一脸不敢置信的愕然表情。这时舰桥上有人在大声叫喊,驱逐舰这时猛然倾斜,弄得艾尔伯特侧着身子打了个踉跄,连忙抓住把手稳住身子。

就在军舰在迷茫的夜色中全速前进时,一条以最高速度飞驰着的鱼雷快艇突然出现在驱逐舰前面横穿航道。说时迟,那时快,驱逐舰几乎是猛然掉转船头,鱼雷快艇飞速从舷侧掠过。

“我的老天!”艾尔伯特惊呼,“挨他妈的这么近!”

驱逐舰这会儿正绕着一艘登陆舰的尾部作反潜护航运行,登陆舰隆隆作响,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慢吞吞地爬行。舰尾一门炮轰隆一声巨响,对着海面射出一发炮弹,吓了两人一大跳。驱逐舰又开始掉头走“Z”字航线,转至正横方位时停了一下,随后转至左舷。他俩看到,一艘登陆舰大半截已经插进水中,剩下小半截在海面上载浮载沉。周围昏暗的海面上星星点点散布着落水的士兵在拼命挣扎呼救。

“那艘倒霉的船快完了呢!”艾尔伯特说。

登陆舰还露在海面上的部分正在熊熊燃烧,舰上的人正打算从船上往海里跳。更远处,又腾起一片火光,海面上的火势愈发凶猛。曳光弹从旁边急速划过,如从雾霭中滑出的一串串细小光球追上看不见的目标。舰上的大炮又开始轰响起来,串串炮弹同划过舰顶的光迹交相汇合,融成一片。只见头顶上方火光一闪,轰然一声巨响,两人吓得赶紧缩回脑袋瓜子,剥落的漆片纷扬着飘落到他们身上,两位军官乘坐的驱逐舰也不知挨了谁的一炮。他俩抬起脑袋,只见军舰又开始发疯般地掉转舰首,舰尾仅一只引擎突突响着,牵引着驱逐舰转向。不远处,在十多道探照灯光柱的交叉集中映照下,他俩看见一艘鱼雷快艇正熊熊燃烧着往下沉。

“那是条德国鱼雷快艇,他妈的!”奥姆准将急促地说,“狗娘养的德国人,钻到我们舰队里面来了!”

“就这儿?德国鬼子竟钻到英国海岸边上来了,我的老天?”

“看在上帝份上,他们为什么不能来?从德国佬听到我们准备反攻的消息后,不就挖空心思想干这事儿吗?”

那艘燃烧的鱼雷快艇船体方正平坦,船头两侧标着艇号——151和纳粹符号。就在他俩幸灾乐祸高声叫好的当口,一个德国兵从火船的尾部跳入海中,紧接着,鱼雷快艇上火光一闪,油箱连同艇上的弹药一起炸响。滚滚黑烟立刻冲天而起,整个艇体在烟幕中分崩离析炸得粉碎,顷刻间,空中纷扬着炸碎的木块、金属碎片及人体碎尸。燃烧着的碎片雨点般洒落到驱逐舰上。

“别管那艘该死的鱼雷艇了!”舰长在舰桥上高喊,“那边有人落水!”

吊艇杆悲切地响起来,舰上的小救生艇徐徐降到海面。小艇上,挤满身穿救身衣的水手,乱哄哄地嚷成一团。几分钟后,小艇返回驱逐舰舷边。

探照灯扫过来,这两个美国人察看着海面,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远处那艘登陆舰眼看就要没顶。只见登陆舰尾部高高翘起,随后悄无声息地滑入波涛之中,这下海面上只剩下散乱的破烂物件和背负器材装备、大叫救命的落水士兵,他们的脑袋挣扎着露出水面,随着波浪一起一伏。

“那些兄弟快淹死了!”艾尔伯特狂喊。

他喊声未落,只见又有几只小救生艇火急火燎地驶入正在海水中挣扎的落水者中间。小艇的舷侧支着爬网,水手们忙着用绳子和船钩将气喘吁吁、丧魂失魄的落水士兵拖上船,另外几艘舰只正朝着另一艘受伤的登陆舰靠近。远处,枪炮声依旧响作一团。

小艇不停地撞击着驱逐舰的船舷,水兵们推搡着一个德国水兵。德国水兵身穿帆布防水裤和白色运动衫,湿透的水兵帽仍紧扣在头上,湿帽带紧紧贴着面颊。德国佬最是讲究军容军纪了。他刚踏上甲板,一个海军军士便一把抓住他,将他使劲拖过扶栏,结果德国佬仰面倒在一滩水中,军士立刻使劲把他拉起来,砰的一声撞到舱壁上。

“把其他家伙都他妈的弄到这儿来!”舰长大声叫道。

“先生——”大声回答舰长的是一个年轻的海军中尉,两颊光光的,没一根胡子,“说不定他们都断气了呢?救他们干吗?”

舰长转向瞭望台上的军官:“无论如何,要将他们吊到舰上来,”他说道,“让大夫给他们看看。先生们要记住,我们是英国绅士。把救生艇收上来,要快。这是打仗。”

艾尔伯特看着那些水兵,他们正俯身查看奄奄一息、仰面躺倒在小艇上的士兵,他又看着那个德国人,这会儿英国水兵们正推搡着他沿甲板走过去。随后,他放眼望过去,那片星星点点散布着军舰上放下去的小艇、快艇、水陆两栖装甲车及其他小艇的海面上,艇只周围,落水者的脑袋在登陆艇沉入水中的那片海面上起起伏伏。

“仗打起来了!”艾尔伯特终于回过神,声音里充满恐惧,“老天爷作证,仗打起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