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巢狐狸 正文 第一章

李峰出巢狐狸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1.html


驱逐舰迎着莱姆海湾的狂风恶浪朝西疾驶,两位军官顶风伫立在拴于舰桥舷侧的卡利式救生圈旁边,脑袋深深地蜷缩在咔叽布外套的高竖领里面,疾风狠狠抽打着他们阴郁的面容,他们眯上了鹰隼一样的眼睛。二人极目搜寻着薄雾烟笼的海岸线。这时,军舰蓦地一抖,船首猛然掠过浪尖,浪花高高腾起,狠狠卷过甲板,细小的水雾弄潮了他们手中的夜用望远镜,镜片更加朦胧了,驱逐舰的左舷,一艘登陆舰满载步兵正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前颠后簸,此刻,在他们眼中,那艘登陆舰已变成了模模糊糊的一片黑影。

海岸上,稀稀落落地坐落在一条狭长地带上的小屋群没有一丝灯光,那是斯莱普顿沙洲上的小村落。由于天黑,村子已看不太清,整个村庄万籁俱寂,鸡犬无踪,空无一人。大举进攻欧洲大陆的盟军部队将在这里的海岸线上,实兵实装模拟演习即将在法国海滩上展开的攻击,可怜的村民被迫背井离乡,村子已被疏散一空。众所周知,这次进攻已是指日可待。谁都不喜欢这种搞不好就会死人的真枪实弹的游戏,还有由此造成的财产上的损失,村民们就尤为如此了。然而在1944年4月,在被军队挤得连气都喘不过来的国度里,人们不得不承认,如果这次将决定整个世界命运的登陆战能大获全胜的话,那么,因此所作出的牺牲不管多大都得承受。

现在,整个英国的南部海岸变成了一个塞满士兵的庞大军营,人人都成了算命先生,人人都在推测进攻的目的地和日期,人人都在提心吊胆,人人都在认真琢磨遗嘱的内容,担心自己是否能熬过这场战争活下来。在最近阶段的残酷训练中,士兵们最感迷茫的事情莫过于这些了。军官们喊“冲锋”容易,小兵们拼完刺刀还能不能再喘气就难说得很哪。安全措施非常严密,这是美国人的特长,几天以前,也就是这个月初,从瓦什湾至兰兹角的这一狭长海岸地带全部遭到严密封锁,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军人,凡无高级通行证者,一律严禁出入。这里已经成了中国人说的“围城”。

借着舷灯的昏黄光亮,两位军官中佩带着单星领章的那位美国陆军准将紧盯着手中的一份文件。“斯莱普顿,”他念道:“系未遭破坏的红粗沙砾海滩,前临浅环礁湖,背靠野草丛生的断崖。该海滩附近的村庄已疏散一空。”他抬头凝视着海岸。“上帝保佑,那地方还不至于被搞得一塌糊涂吧,莱纳斯。”准将侧过身来,“第一批人马昨天已在海滩上搞过一次演习了,喊打喊杀热闹得很哪。”

另一位军官,美国陆军上校莱纳斯·艾尔伯特转过身来:“演习搞得怎么样,将军?”

“很不错。”乔治·奥姆准将耸耸肩:“空军出动太晚,军舰冲滩太快,还有步兵晕船晕怕了,跳下船就拼命往岸上跑,结果大家生怕在步兵迫近海岸时炸着他们。不过依我看,整个演习大体上没出什么乱子。今天晚上会更顺当些。熟能生巧嘛,总是这样的。后援部队的整个任务不过是像实战那样攻进去,再卸下重型装备。”

准将凝视着海岸:“我想,咱们眼下对英国佬所作出的忍耐,对这些演习的耐性,就甭称道啦,”他说,“既然德军的闪击战已经停止,找不了我们的大麻烦,这下,可怜的龟儿子们倒让我们高兴死了。哼,这些眼睛生在头顶上的英国贵族穷亲戚。”

艾尔伯特鼻子跟着哼了一声。毫无疑问,盟军已将纳粹空军逐出英吉利海峡的英国部分空域,从1940年起就一直忍受着德机狂轰滥炸的英国人眼下那种如释重负之感,就连他自己也有所察觉。目前,德机仅仅限于铤而走险,打个擦边球,高空进入英国领空侦察盟军的进攻路线。虽然传言仍有德军侦察机窜入泰晤士港湾上空活动,但在白天,无论任何东西都不许靠近多佛尔以西的舰队集结区。德机一旦夜间偷袭,密集的防空火力就会朝着它们猛揍,战斗机也会到处撵它们,将其逼出内陆;无奈的德机,只得投弹空袭沿海城镇。不过,眼下这种空袭同1940年及1941年间的大规模空袭相比,也就只能算是隔靴搔痒了,小偷小摸,不成气候。眼下人们极少谈及轰炸,见识过伦敦轰炸大场面的英国人宁可将“轰炸”这个字眼从脑海中抹去。艾尔伯特同奥姆一样,很清楚美军的不断增兵,以及随之而来的对于运输、娱乐场所及年轻女人们的需求,正成为当前英国的头号社会问题。美军对这些问题的解决不力,也并非不合情理,美国人认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拯救英国人于水火,因而满心期望英国人会对山姆叔这个大救星赞叹不已,感激涕零,并能宽宏大量地欣然接受山姆叔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如果我们盟军能打赢这场战争,”他接着说,“那么,这胜利的一半取决于我们美军的强大武力,另一半则应归功于英国老百姓忍辱负重及委曲求全的伟大忍耐力。他们旅行受到限制,交通受到限制,甚至出入乡间地带也受到限制,而且他们的女人到处被我们美国佬调戏。待战争结束后,这些可怜的人们回到家中,天晓得会是怎样一幅情景。皮靴踢烂的房门,开膛破肚的窗户,不翼而飞的物件,尚未爆炸的哑弹,至于还有些啥,只有天知道了。好在英国人、美国人都是白种人,不存在生出混血杂种的问题。”

铅灰色的海洋波翻浪涌,薄雾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凝重滞涩起来,从驱逐舰的左右舷及船尾几乎看不清附近的舰只,这样就大大增加了撞船的危险性。驱逐舰上的英国舰长高声喊叫着,沙哑刺耳的声音透过舰艇的吱嘎声和哗啦的波涛声飘过来。“告诫所有的瞭望员,他妈的把眼睛放尖点!这不只是场演习,他大爷的,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

缕缕海雾从海湾那波涛起伏的海面上袅袅升起,薄雾似一堵灰墙筑于水天之间。一艘登陆艇的桅顶拱出雾幕,在驱逐舰的左舷让人胆战心惊地晃了一下,桅顶横七竖八地扯着旗绳和无线电天线,仿佛同艇体分离开似的,在半空中浮游。两位美国军官目不转睛地盯着漆黑的海面,心惊肉跳,生怕出什么乱子。登陆艇数量本来就有限,倘若在演习中再有个什么闪失,靠,他俩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