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


光复会地盘依旧在江苏、浙江,不过江苏巡抚程德全“反正”做了都督,不好再去抢,浙江都督一职,就一定不能让给别人了。就在这争权夺利的当口,刚赶回国内的陶成章病了,积劳成疾——也真是不幸。等他病情稍微好了些,沪军都督已经被陈其美占了,光复军在上海难以立足,李燮和带着人马去支援湖北,而浙江的都督,居然落到了著名立宪派汤寿潜身上。

在上海光复前,陈其美到杭州活动,内定汤寿潜为浙督。杭州光复后,在正式推举都督的会议上,同盟会提名汤寿潜为都督,光复会帮派首领王金发、张恭等坚决反对。但光复会的成员大多出身江湖,能参与这种“高级知识分子大会”的人士显然不多,而且浙江的缙绅们大多数跟秋瑾一案多少有些关联,担心光复会要算旧账,自然极力推举老汤。同盟会与缙绅力挺,汤寿潜当了都督。

王金发、张恭等气愤异常,王率部回到绍兴,组织“浙江军政分府”,自任都督;张恭则在金华也组织“浙江军政分府”,设民团自任团长;另外一个光复会员、帮会首领吕熊祥则在丽水宣布成立军政分府,自任府长,浙江各地,都不听调遣。陶成章觉得光复会在浙江势力最大,发展重点应该在本省,他暗中策划会员“倒汤”:即便自己不做浙督,也要让光复会的人担此大任!

汤寿潜做了都督后,念及旧情,将曾经捣毁秋瑾墓的清廷官员(满人)给放了。光复会逮到了机会,大肆攻击,同时以私藏武器之名捕杀了汤寿潜的另一满人故交。光复会处处掣肘,汤寿潜相当郁闷。此时,陶成章被任命为浙江省参议会参议员,算是给了他一个闲职,可不同派系的军队、政党正忙着抢地盘,争官职,他能闲得住?

湖北、湖南、江西、四川、云南、贵州、江苏、浙江等省先后独立,革命党已然占据了半壁江山。同盟会人多势众,光复会、共进会显然被挤在了一边,二者便谋求联合,跟同盟会争。

孙中山尚未回国,各省代表筹组临时政府,同盟会想推举黄兴为大元帅,代孙中山行临时大总统职权,湖北共进会则力推黎元洪,而且道理也是一套一套:黎是首义元勋,黄虽为同盟会首领,但黄花岗起义惨败、到湖北守汉阳又被北洋军打得稀里哗啦,败军之将,没资格等等。光复会自然也是力挺黎元洪,浙军司令朱瑞、参谋长吕公望尤其卖力。当时陶成章门前说客不断,络绎不绝,各派都想拉拢光复会和浙军。借以增强自己的势力,拥黄、拥黎之争闹得不可开交。幸好孙中山很快就回来了,这群人才没打起来。

临时政府成立后,黄兴任陆军总长,他派人向浙军参谋、同盟会员何遂传话:“浙江方面骂我骂得厉害,你是否和吕公望商量商量,让他们不要再反对我了。”何遂于是跟吕公望谈起了此事,吕公望说:“黄兴不公平嘛,陆军部歧视我们浙军。一句话,给咱一个军的编制,咱就不再反对黄兴了。”说实在,光复会在江浙惨淡经营,牺牲巨大。上海、浙江光复后,两地都督若能有陶成章、李燮和一席之位,对光复会心理上也是慰藉,可同盟会的上层领导没注意照顾盟友的情绪,陈其美对光复会更是尽力打压,光复会自然憋屈。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时,孙中山任命处于半隐居状态的浙江都督汤寿潜出任交通总长。按照惯例,汤不得兼任都督。老汤其实还是蛮高兴,终于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可谁来继任浙督呢,各方又开始暗中较劲。浙江的江湖群豪自然极力推荐陶成章,帮会首领王金发、张恭等人声称:“陶大哥十余年苦心,才有浙江今日成就,我们兄弟都听陶大哥号令,要是别人来,恐怕局面会陷入混乱!”章太炎回国后也为陶成章积极奔走,说:“不是李燮和,上海难下;不是朱瑞,浙江难定。

这都是光复会和陶成章的功劳,而且浙江帮会林立,除了陶谁都无法安抚!”一些缙绅却害怕陶成章回来,尤其是满人,担心陶秋后算账。他们四下散布谣言,说陶成章私吞了前浙江巡抚增韫存在杭州的银行存款。陶成章一下子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不得不在《民立报》上辟谣。

另外,朱瑞所部浙军在卫戍南京各军中实力相当强,李燮和的光复军也移到浙江,而且光复会总部就设在上海。如果陶成章当上浙江都督,浙江、南京、上海很可能落入光复会的控制之下——江、浙、沪、宁虽都建立了都督府,但三地的光复会员仍听命于陶成章。尽管他曾致电部下,劝他们“日后一切事宜商之各军政分府”,但部下并没有去做。

陶成章的实力地位和威望,让同盟会很是担心,而且光复军倒满之态度相当决绝,当时孙中山、黄兴都主张与袁世凯和谈,如果陶成章执意北伐,南北议和就会失败,届时,和平建国的理想就会覆灭。

于是,历史在这里诡异地停了片刻。1912年1月14日,民国建立刚刚14天,光复会首领、辛亥革命元勋陶成章,在上海法租界金神父路广慈医院被刺杀。幕后指使者,正是沪军都督陈其美,而具体实施者,则是陈的义弟蒋志清——日后大名鼎鼎的蒋介石。

蒋介石接到大哥的命令后,很快联系到他的旧友、光复会叛徒王竹卿。此人原为太湖强盗,枪法精湛,虽是光复会员,却常以会内机密换取钱财。陶成章对此极为恼火,多次批评。蒋介石得知后,吓唬王竹卿,说陶要严惩他。王信以为真,决心先下手为强。

陶成章也听闻陈其美要加害于他,深居简出,行踪不定,后因治病才迁往法租界金神父路广慈医院。蒋介石得知后,携带礼品以探视为名,态度极为恭谦地拜访。陶放松了警惕,蒋完整勘察了陶成章的病房环境及进出路径。

1月14日凌晨,两个头戴齐眉毡帽的人,鬼鬼祟祟来到广慈医院找到205号病房——这二人便是蒋介石和王竹卿,其中一人轻轻地叩门道:“陶先生,吃药的时间到了。”陶成章酣睡正甜,朦胧间听见有人呼唤,便懵懵懂懂地“唔、唔”应着,当他刚拉开门,“砰”的一声枪响,陶凄然倒地。听到枪声,全院哗然,护士匆匆赶来时,凶手早已无影无踪,血泊中的陶成章已命丧九泉。

陶成章的死激起了滔天波澜,光复会群情激愤,扬言要报复。同盟会骄功跋扈,争权夺利,也引起社会各界的不满。上海《新闻报》主笔金煦生写了一篇时评,中有“空手而来,满志而去”一句,批评同盟会有人借革命升官发财。

孙中山闻讯“不胜骇异”,公开向报界宣布,这是一起“挟私复怨”、“擅行仇杀”的血案。孙说陶成章生前虽然反对过他,和他有意见分歧,但是他并不计较,仍当陶和光复会是盟友,也肯定光复会的贡献:“光复会有徐锡麟之杀恩铭,熊成基之袭安庆,近者攻上海,复浙江,下金陵,则光复会新旧部人皆与有力,其功表见于天下。”对陶成章惨遭暗害,孙中山“深表痛惜”,下令:“严速究缉,务令凶徒就获,明正其罪,以泄天下之愤。”

在陶成章的祭奠灵堂上,数千人前来祭奠。孙中山、黄兴、宋教仁、蔡元培、陈其美等都是伏柩痛哭,李燮和、朱瑞、尹氏姐妹等光复会成员几乎喊出“凶手就是陈其美”之类的话了——苦于没有证据。章太炎拒绝到场,送去一副挽联:“群盗鼠窃狗偷,死者不瞑目;此地龙蟠虎踞,古人之虚言。”讽刺同盟会一干人等。

陈其美“很痛心”地检讨了自己的失职,表示将“严饬谍报科缉凶”:可在上海滩,陈其美几乎一手遮天,案发地法租界的头目又是陈的青帮师侄、大流氓黄金荣,所谓“缉凶”,自然就是虚应了事。

光复军的敢死队就在杭州,挨着上海,王金发、张恭等帮会首脑更是密谋刺杀陈其美以报复。陈其美无奈,只好将王竹卿捞出来背黑锅,说是“光复会贪污分子怕受到陶成章的惩罚”而行刺,王竹卿很快便被处死,主凶蒋介石则被送到日本避风头。

刺杀陶成章对蒋介石的政治生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蒋从此更加博得了陈其美的赏识与信任。陈又是当时江浙财团的政治代表人物,通过陈其美,江浙财团也接受了蒋介石,并在其后对蒋极力支持。

王竹卿被杀后,同盟会对光复会算是有了个交代,但光复军由此公开反对孙跟袁世凯议和。光复军总司令李燮和在《时报》发表“上孙大总统书”,措词强硬:“若公犹迟疑不决,当机不断,或且误听袁氏再求和之举,则误我神州大局,沦胥我炎黄胄裔者,公将不能辞其咎矣!”浙军第一旅旅长吕公望组织步、骑、炮、工、辎混成旅,兵力四千余人,渡江进至宿州,准备北伐。

浙江帮会则处处闹事,在大街上砍杀同盟会员,后来浙督一职由具有光复会、同盟会双重身份的蒋尊簋担任,才算是勉强稳定了局面。蒋尊簋精通军事,又当过满清标统,在浙江素有人脉,为各方都能接受,他当时本来在广州任职,为平息浙江才被调了回来。上任后,蒋尊簋发布了言辞恳切的《敬告全省父老书》,宣称“恢复秩序,是目前最急之物”,建议取消会党,解除与同盟会敌对状态。在他的影响下,张恭、王金发等组织的军政分府先后撤销,一些帮会军队或被收编,或被遣散。

章太炎也与孙中山决裂,在上海组织“中华民国联合会”,正式宣布与同盟会脱离关系。之后,章太炎更是逢孙必反,先是支持黎元洪,后来力挺袁世凯,直到袁世凯死后才跟孙的矛盾有所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