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雨四十年:民国往事 第三章 光复兴衰,江浙革命会党之殇 意气之争,互相拆台

无边落墨民国往事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URL] 到了1908年,光复会的活动几乎陷入停顿,陶成章决意回到上海,着手恢复组织。光复会在上海的秘密机关设在法租界平济利路良善里的“锐俊学社”内,锐俊学社,就是以光复会员尹锐志和尹维峻姊妹二人的名字命名的。尹氏姐妹出身小商人家庭,在新式学堂读书的时候认识了回国任教的秋瑾,此后就跟着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


到了1908年,光复会的活动几乎陷入停顿,陶成章决意回到上海,着手恢复组织。光复会在上海的秘密机关设在法租界平济利路良善里的“锐俊学社”内,锐俊学社,就是以光复会员尹锐志和尹维峻姊妹二人的名字命名的。尹氏姐妹出身小商人家庭,在新式学堂读书的时候认识了回国任教的秋瑾,此后就跟着干起了革命。陶成章回到上海,当即与尹氏姐妹一道,组织联络已经分散在各地的帮会头目。

当时陈其美也潜回上海,以青帮前辈身份联系帮会人士宣扬反清。陶成章一来,让陈很不舒服:“我在上海收小弟,你也收,砸场子的吧?”

陶成章也看不惯陈其美:“你成天泡酒馆逛妓院,摇骰子抽大烟,是干革命?”

两人都向日本同盟会总部以及在南洋的孙中山告状,建议将对方调走。

陈其美还几次劝尹锐志、尹维峻两姐妹到南洋去,跟着同盟会总理孙中山,多有面子,跟着陶成章的光复会,没出息。尹氏姐妹知道陈其美是想分化光复会,将陶成章整成“光杆司令”。但陈显然低估了这两姐妹跟秋瑾的关系,无论陈怎么说,尹锐志和尹维峻就是不动声色。

那时,同盟会组织已经相当松散。孙中山带着胡汉民、汪精卫在南洋建立了“总部”,也没跟东京的同志们商量;黄兴经常回国内指导革命,没时间管杂事;在东京的宋教仁则根本镇不住场面。

在上海跟陈其美耗下去没有意义,陶成章决定到爪哇向华侨募集活动经费,为了表示光复会依然属于同盟会,也方便行事,他先到新加坡,请孙中山“作函介绍”,孙中山却一口拒绝了。

陶成章憋了一肚子的火,决计彻底与同盟会分离,重新以光复会的名义展开活动。他把徐锡麟、秋瑾起义之事编成《浙案纪略》,在英属、荷属南洋各地广为宣传。孙中山、胡汉民得知后,写信劝导陶成章不要闹分裂。陶成章不予理会,双方关系越来越僵。而同盟会在南洋支部的负责人李燮和此刻也对孙中山“领导不力”表示不满,他跟陶成章本是故友,现在一拍即合,联袂“倒孙”。

说起李燮和,也是个超级前辈,干革命的时间不在孙中山、黄兴之下。他是湖南省安仁县蓝田镇人,1900年在长沙求学时就认识了黄兴、刘揆一等人。黄兴成立华兴会,他是第一批会员。李后来还组织了个“黄汉会”,意为反满清,恢复黄帝和汉族的荣耀。李燮和曾与谭人凤等策划在湖南宝庆一带组织起义,未获成功,被清吏缉捕,逃到上海想借道去日本时认识陶成章。两人对“尧舜之道,文武之德”均是十分推崇,由此相交莫逆,李加入了光复会。随后李燮和东渡日本,在黄兴的介绍下,他又加入同盟会。李燮和“一身入三会”,个个都是反清团体,可见此人思想之激进。

加入同盟会后,李燮和受命去南洋发展。在他的努力下,数年之内南洋一带就发展了同盟会分部三十多处,党势大张。同盟会在两广闹了多次起义,南洋一隅筹款上万,可见李燮和的影响力。

钱花了,人死了,革命不见一点起色,李燮和自然有怨言,现在铁哥们陶成章也不被待见,李燮和更是恼怒。于是他与陶一起,联络在南洋各埠的江、浙、湘、楚、闽、广、蜀七省的华侨华人,“罗列孙文罪状十二条,善后办法七条”,指孙侵吞华侨捐款,借革命肥私。章太炎也写了《伪〈民报〉检举状》批孙,与陶遥相呼应。李燮和还将孙中山“往来信札”一并交陶成章,委托陶带至东京同盟会总部面交黄兴,要求撤销孙中山的同盟会总理职务。在日本的黄兴也被这几个刺儿头把脑袋都给吵糊了,他坚决不同意,说孙中山在海内外影响都很大,大家一定要维护他的革命领袖形象,并亲自复函李燮和等人,澄清有关传闻,希望陶、李消除误会。

陶成章第二次“倒孙”没能成功,怏怏回到了南洋。但他们并没灰心,在爪哇、新加坡等地立报馆,办杂志,广泛“联络同志”,发展会员,与同盟会争抢地盘、争夺侨民,当然,诋毁孙中山是必备的。他们在南洋重组光复会,推选章太炎为会长,陶为副会长,李燮和为执行总部成员。此后全力经营南洋各埠,与同盟会抗衡,李燮和在南洋发展的同盟会机关改名光复会分部,以光复会的名义从事革命活动。

在光复会和同盟会的彼此攻击中,两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双方都铆着劲发展力量,以图取得大的成绩震慑对方。同盟会的主要目标还是放在两广云贵,光复会则着力经营浙江、安徽、江苏,此时在湖北、湖南、江西,共进会也异军突起。

总是争吵也不是个办法,继续下去都没好处,同盟会毕竟是大哥,终于放下身段,很低调地跟光复会、共进会的领导们协商:要不咱们一起搞个大点动作。经过几次的磋商,共进会和光复会终于达成共识:“行,暂时听你的,怎么搞?”

“聚集力量,在广州轰轰烈烈闹一次!”

“又是广州?湖北不行吗?浙江不行吗?”共进会和光复会又有点小情绪了。

“我们出人,你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到时候配合一下也行。”同盟会很诚恳。

“好吧。”共进会和光复会终于同意了。

1911年春,同盟会黄兴、宋教仁,光复会陶成章、李燮和,共进会刘仲文、焦达峰等人函电往来十分密切,各路革命党骨干也纷纷秘赴广州,合谋广州起义。这年4月27日,震动中外的黄花岗起义爆发,可结果摆了个超级乌龙,白白牺牲了那么多人。

同盟会发起的最大动作被清军两三下就给打趴了,组织内笼罩着一股悲伤的情绪,“同盟会自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即已趋于涣散”。而共进会和光复会则主张掀起新的革命,共进会认为“天下事断非珠江流域所能成,长江革命最力”,光复会则还是主张于江、浙、皖一带起事比较容易成功。那时候,由于光复会的不懈努力,江浙的帮会再次联合起来,新军中也发展了不少成员,光复会在浙江绍兴、杭州和上海都恢复了秘密指挥机关。

各方面都在秘密筹划的时候,1911年10月10日,一个很偶然的事件,引发了武昌起义。在共进会的引导下,武汉三镇的光复出乎意料的顺利,接着湖南响应,各省动荡。陈其美在上海与商团、青帮、立宪派头面人物频频密会,预谋起事。本想待南京先起义,上海后举,不料北洋军南下,汉阳告急,黄兴来电催促,“非江浙独立,攻克南京,无以解武汉之危”,陈其美遂决计先从沪、杭下手。

为了争夺江浙的控制权,尹锐志、尹维峻两姐妹则以陶成章名义发动光复会各界人士,吴淞海军姜国梁、陆军黄汉湘等光复会骨干组成“光复军”,颇具实力。

李燮和从南洋赶回,被推举为光复军总司令。同盟会和光复会各有起义计划,也基本划分了势力范围。上海起义过程中并没发生激烈战斗和重大伤亡,只是在夺取江南制造局时遇到了意外。

位于黄浦江边的制造局是江南最大的军工厂,储存着大批枪械弹药。吴淞口外停泊着清海军的五艘军舰,准备运送军火接济进攻汉阳的清军。因此夺取制造局、防止海军运走军火,成了当务之急。

陈其美听说制造局内有光复会的内应,怕李燮和捷足先登控制了军火,就抢先带着青帮兄弟攻打——其实,陈其美与李燮和在起义前曾沟通过,但攻打制造局的时间,两人则各有算计。

11月3日傍晚,陈其美因攻打不下,孤身进入制造局谈判,结果被人绑了。在外面的青帮兄弟无计可施,正好李燮和与尹氏姐妹闻讯带着光复军赶来,众人便推他担任临时司令。李燮和组织队伍,亲率光复会敢死队与同盟会武装合力围攻,制造局总办张士衍、管带苏文斌乘夜出逃,义军于14日凌晨占领制造局,救出了陈其美。可这一次“完美的合作”,后来因同盟会和光复会争功,亲历者说法不一,相互辩诘,成了一本烂账。

11月6日,上海基本平定。光复会、同盟会、青帮、洪门、商界各代表开会推举沪军都督,李燮和呼声极高,毕竟他救了陈其美。可陈的死党则力推陈,甚至有青帮弟子拔出手枪大喝:“要是不选陈,一定会出事!”李燮和无奈,表示谦让,陈其美如愿以偿。

上海、吴淞光复后,李燮和又派尹锐志等人前往苏州,游说江苏都督程德全弃暗投明,在苏州新军中也有不少光复会员,程德全权衡形势,表示同意。他喊了几个人找了几根竹竿将衙门上的瓦片给挑了几块,表示与满清决裂,接着宣告江苏独立,自己摇身一变,成了民国江苏都督。

浙江巡抚增韫仍负隅顽抗。尹锐志、尹维峻两姐妹率部亲往杭州,会同新军中的光复会员朱瑞、吕公望等发动起义,江湖兄弟也闻讯赶来。曾被秋瑾任命为“民军统领”的竺绍康、张恭、王金发等帮会首领纷纷组织了上百人的帮会敢死队,协助光复军作战。一时间,浙江各地跟光复会有联系的大小帮会闻风而动,增韫赶紧溜了,浙江旋即光复。

至此,江苏、浙江、上海连为一片,既为长江中游湖北设立了屏障,又切断了满清南下的路线,推动了长江沿岸安徽、江西等省的独立。可南京尚在清军手中,这是两江总督张人骏驻节之地,由北洋军张勋部负责防守。张勋在南京城大肆搜捕革命党人,第九镇统制徐绍祯起义失利,徐侥幸逃脱,到上海找陈其美求援。刚上任的陈其美大刀阔斧做了两件大事:一、组建沪军,联合江浙各地义军,攻取南京;二、通电全国,请独立各省的代表到上海开会,商议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组建军队的关键是军火,而江南制造局的军火控制在光复会李燮和手里,李燮和也正想用这批军火扩充光复军。陈其美劝李燮和撤出制造局,交出军火,“以扩大革命战果”。光复会人人愤懑不平,李燮和也心犹不甘。有人提议逮捕陈其美,夺回都督大权。李燮和为大局着想,还是撤出制造局,去了吴淞,将驻守吴淞的黄汉湘部与黎天才部三千人改编为光复军。陈其美又让李燮和拨出部分兵力,参与江浙联军攻取南京,李燮和也答应了,派出一部精锐前往。义军从东、南、北三面向南京清军守军发起进攻,于12月10日攻下南京,在攻夺南京的战斗中,光复军“在诸军中号称最能战者矣”。

日本历史学者中村哲夫指出:“辛亥革命前,孙中山以及同盟会的革命活动、武装起义始终放在两广和西南地区,而光复会在江苏、浙江的努力,直接影响和决定了清朝日后的倾覆。”可在战后“分果果”的时候,光复会却没捞到啥好处。

会中成员个个不满,李燮和也不甘心,在吴淞成立了军政分府,自任都督,与上海沪军都督府分庭抗礼。

陈其美自然相当不高兴了,光复军就在眼皮子底下,他怎么能睡得安稳?他先组建了直属于都督府的沪军第二十三师,用青帮死党担任各级军官,准备时刻对付光复军哗变;接着在粮饷军需上卡光复军的脖子,让李燮和吃饭都困难;再次派遣周南陔与姜国梁密谈反水,打算用武力解决吴淞军政分府,姜国梁不愿做恶人,此计未成;最后,陈其美又派刺客暗杀李燮和,仍然没得逞。

陈其美无计可施,只得与李燮和摊牌。他派了一位青帮大佬带着几个混混去找李燮和,说客开门见山:“李兄,你在咱都督床边上玩炸弹,这可不好吧?上海不好混,建议你还是回浙江吧。”李燮和经费支绌,而且知道自己斗不过陈其美,正好北洋军压在武昌,黎元洪发电求援,李燮和便卖了个顺手人情,弄了个援鄂军总司令,统兵四标、炮队二营,前往武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