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雨四十年:民国往事 第三章 光复兴衰,江浙革命会党之殇 秋风秋雨愁煞人

无边落墨民国往事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URL] 本来计划万无一失,可一个小小的意外,让这次起义还没闹起声势就流产了。光复会员叶仰高意外被捕,不堪酷刑折磨,将他所知的党人名单全倒了出来,并说安徽革命党即将起事。恩铭一惊之下认为此事非同小可,立即招来他最信任的巡警处会办徐锡麟,要徐按名单抓人,一举消灭安庆城内的叛逆。 幸好光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

本来计划万无一失,可一个小小的意外,让这次起义还没闹起声势就流产了。光复会员叶仰高意外被捕,不堪酷刑折磨,将他所知的党人名单全倒了出来,并说安徽革命党即将起事。恩铭一惊之下认为此事非同小可,立即招来他最信任的巡警处会办徐锡麟,要徐按名单抓人,一举消灭安庆城内的叛逆。

幸好光复会成员联络往来全用化名,徐锡麟拿到名单,排在第一的“光汉子”正是自己!徐锡麟一边拍胸脯说要把乱党抓干净,一边暗想,看来起义要提前了。

恩铭丝毫不知,还主动将起义时间向前推了两天:本来是7月8日警官学堂毕业典礼,可他那天有点私事,要徐锡麟把典礼提前到6日。历史就记住了那一天。

1907年7月6日上午9时,安徽巡警学堂首届毕业典礼。学堂全体学生按要求,配枪都卸下了子弹,但会办徐锡麟却藏了两支上了子弹的手枪。

鸣炮宣布仪式开始后,第一个流程,是官生班的学生代表走向主席台,向恩铭行礼,恩铭站起身勉励了几句,算是答礼。 接着应该是兵生班的学生代表上前行礼,就在此时,徐锡麟抢上一步,单腿下跪,双手举上一份名册:“报告大帅,今日有革命党人起事!”

不会吧,这么紧要的消息,典礼之前你咋不汇报?你吓唬老夫?恩铭又惊又火,正要询问,徐锡麟突然向后闪开,徐的助手陈伯平掏出暗藏在身上的炸弹,猛力朝恩铭扔了过去。原来徐锡麟上前报告,就是暗号:动手!让人郁闷的是,这颗炸弹没爆炸!

在预定的方案中,炸弹轰飞恩铭后,徐锡麟就跟两个助手掏枪挨个干掉主席台上的一系列人,下面的学生跟着响应,可炸弹没响,大家都愣了。恩铭也发呆一般望着徐锡麟:你没事让人丢个铁疙瘩上来干啥?

时间凝固了一瞬,徐锡麟回过神来,立刻低身从靴筒里拔出两支六响手枪,朝恩铭一阵乱射。惊魂未定的恩铭身中七枪,可惜都没击中要害。旁边一个死忠的巡捕一声怪叫,扑过来以身体掩护恩铭,剩下的子弹全打在这位爷身上,当场毙命。

现场一片混乱,不知情的学生乱窜,知情的学生就去军械室找子弹。徐锡麟子弹打光,立马闪进旁边一间小房子装填,有护卫趁机背起重伤的恩铭朝礼堂外狂奔,陈伯平见状,赶紧补了几枪,都落在了恩铭身上。护卫还没出门就猛喊轿夫,接着一行人把奄奄一息的恩铭抬回抚署,赶忙请西医来开刀取子弹。

警官学堂内,文武官吏连滚带爬,纷纷逃窜,徐锡麟对学生大呼:“巡抚已被杀,我们快去占领军械所,从我革命。”大部分学生响应,剩下的也懵懵懂懂地跟着大家一起向安庆城西军械所进发。然而,清军已将安庆城门关闭,徐锡麟派出的联络员出不了城,城外的新军也进不来,起义军内外联系中断。

这时候,军械所总办已携带仓库钥匙自后门逃走,弹药都藏在地下库内,一时无法取出。光复军战士从库房里拉出一门大炮,架在军械所后厅,陈伯平取了一枚炮弹装进炮膛,对徐锡麟说:“现在形势危急,用炮弹把抚台衙门炸掉,摧毁敌人机关,然后接着轰击北门城楼,打开城墙缺口。”徐锡麟见抚台衙门跟北门城楼一带民房稠密,制止说:“这样做会伤到百姓,不行。”坚决不让开炮。

清军缉捕营、巡防营很快赶到,包围了军械所,光复军利用军械所的坚固围墙,朝清兵射击。 双方相持近五个小时,陈伯平不幸牺牲,势孤力单的徐锡麟和学生等相继被捕。

徐锡麟接受审讯时,神色自如,谈笑风生。

刺死朝廷重臣,如何行刑?当年张汶祥刺死两江总督马新贻,受的是剖挖心脏之刑。恩铭的妻子坚决要求按此旧例执行才解恨,两江总督端方批示:按此执行。

7月6日夜,34岁的徐锡麟临刑前神色自若:“功名富贵,非所快意,今日得此,死且不悔矣!”

秋瑾被徐锡麟之弟徐伟的供词牵连出而被捕,其实她早就得到安庆起义失败的消息,但拒绝离开绍兴,表示“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遣散众人后,秋瑾毅然独守大通学堂。秋瑾在监狱中坚不吐供,只写下七个字以对,那就是很著名的一句诗 :“秋风秋雨愁煞人”。

7月15日凌晨,秋瑾从容就义于绍兴轩亭口,时年仅32岁,相比于徐锡麟赴死的惨烈,秋瑾因遇到的是正直的山阴县令李钟岳,满足了她“不砍头,不剥衣服”的遗愿。

“安庆起义”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震动,尤其是秋瑾的被杀对革命起了很大的推动。“杭州方面,人心很是愤激;不知道秋瑾的人都因此知道了秋瑾;不懂得革命的人也因此受到了革命的教育”。此后,“革命风潮日形高涨”。

然而徐锡麟、秋瑾等领导人的牺牲,也给光复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机关被破,一些帮会首脑纷纷潜往深山。在日本的陶成章、章太炎心如刀绞,孙中山、黄兴则多次致电安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