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雨四十年:民国往事 第三章 光复兴衰,江浙革命会党之殇 咱干一大票

无边落墨民国往事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URL] 1907年初,清廷授意驻日公使与日本政府交涉,将孙中山驱逐出境。鬼子左思右想,觉得满清还能撑几年,而且还欠着自己的银子,要是耍赖比较头疼;但也要留条后路,据潜伏在中国的日本特务反馈回来的消息,孙中山麾下的革命党也有相当的实力。几经商议后,鬼子决定送给孙中山一万五千元“旅游经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


1907年初,清廷授意驻日公使与日本政府交涉,将孙中山驱逐出境。鬼子左思右想,觉得满清还能撑几年,而且还欠着自己的银子,要是耍赖比较头疼;但也要留条后路,据潜伏在中国的日本特务反馈回来的消息,孙中山麾下的革命党也有相当的实力。几经商议后,鬼子决定送给孙中山一万五千元“旅游经费”:您别在日本待了,到其他地方去吧。

同盟会总部不依,说咱们在日本又没做违法乱纪的事儿,凭什么要总理离开?大家义愤填膺要去交涉,孙中山没怎么坚持:日本这样做已经是很给面子,即便是抗议也没用。不如留部分同志继续在日本展开工作,我带几个人到南洋去开辟新的根据地。

经过经费预算,临行前孙中山给《民报》留了二千元,作为报社经费。担任《民报》主编的章太炎则有些不满,说给的钱太少,他办报纸不够用。黄兴前去解释,目前经费紧张,大家都掐着指头过日子,能节约就节约吧。章太炎根本就不听劝导,嘀嘀咕咕抗议:当初是同盟会将我请来主持《民报》的,现在又不好好招呼,那咱入盟有啥意思,还不如在光复会自在。黄兴无奈地摇摇头,不再说话。

章太炎无趣,就电示在国内的陶成章:“同盟会不牢靠,咱们还是得自己干!”此时光复会的会长、大教育家蔡元培已经去德国考察,到莱比锡大学听课和研究心理学、美学、哲学诸学科,这一去就是四年。光复会在国内所有的事情自然全搁在陶成章身上,幸好他还有两个得力助手:徐锡麟和秋瑾。

这时候的徐锡麟已经被安徽省巡抚恩铭“提拔”成了安庆巡警学堂会办兼巡警处会办,恩铭做梦都没想到,徐锡麟的名字今后将和他的名字紧密连在一起,因为徐锡麟要刺杀他。

说到徐锡麟的“升官”,光复会和他本人都下了极大的功夫。徐本出身在缙绅之家,留学回国后就捐了个道员,后来光复会募集资金,又协助他开办了“大通学堂”,既有了留洋文凭,又有了工作经验。陶成章、徐锡麟、秋瑾等人在一起商议,觉得有必要弄一个人打入满清内部:现在安庆有个巡警学堂,清廷想培养专门的军事人才,小徐同志条件不错,潜伏到里面发展会员,到时候振臂一呼,那不是杠杠的!徐锡麟也认为是个好主意,就恳请自己的表叔、前安徽巡抚俞廉三给现巡抚恩铭写了封信。大意是:我的侄子有点能耐,麻烦你安排一下。俞廉三是恩铭的老师,这恩铭没别的美德,但很尊师重道,恭顺地回信:“门生正欲用人,无劳老师悬念……适成立巡警学堂,以伯荪(徐锡麟字)之才,料可胜任。”不久,徐锡麟果然被恩铭请到巡警学堂。

在赴安徽上任前,徐锡麟对陶成章、秋瑾等人说了这样一番话:“法国革命八十年才成,其间不知流过多少热血。我国在初创的革命阶段,亦当不惜流血以灌溉革命的花实。我这次到安徽去,就是预备流血的,诸位切不可引以为惨而存退缩的念头才好。”现在看起来都寒意凛凛,可光复会本就是以行暗杀闻名,徐如此慨然,让其他人均是热血奔腾。

再说秋瑾,这位女侠性情豪迈,喜男装,常以花木兰自比。因丈夫王廷钧到北京任职,秋瑾也来到北京。1904年,秋瑾毅然冲破封建家庭的束缚,自费东渡日本留学。在东京期间,秋瑾常参加爱国青年集会,登台演说革命救国和男女平权道理,不久参加冯自由在横滨组织的洪门三合会,受封为“白纸扇”(军师)。

1905年,秋瑾在日语讲习所毕业回国,之后在绍兴会晤徐锡麟,并由徐介绍参加光复会。7月,秋瑾再次到日本青山实践女校学习,并由冯自由介绍加入中国同盟会。徐锡麟到安徽当官,光复会的“会员训练基地”大通学堂无人负责,陶成章便极力请秋瑾前去主持工作。她接任学堂督办后,便以学堂为据点,招募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帮会首领到学堂任武术教官。

秋瑾经常往来杭、沪间,运动军学两界,她还将各路帮会、新军一起编成了八支军队,“以光复汉室,大振国权字别之”。竺绍康、张恭、王金发等江湖大佬也弄了个某路军“统领”之职,当然,其部下就是本帮兄弟。女子干造反杀头的事毫不畏惧,秋瑾的凛然干练让江浙帮会头头脑脑无不钦佩,大通学堂和帮会的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

在巡警学堂的徐锡麟也相当卖力。安庆巡警学堂在安庆城内东北角百花亭,是1906年清廷令各省办巡警学堂时创办的,为清政府专门培训巡警骨干的场所。参加训练的学员,每人都发九响毛瑟枪一支,毕业后大都分配到全省各地充当警官。

警官学堂的学生都有枪,教育好他们,就是起事的基本力量。徐锡麟一边严格训练学生,一边向学生灌输革命道理,并经常带着学生骨干出游观察地形,绘制军事地图。

徐锡麟还时不时在课堂上言论大胆,有人见其行为激进,便秘告巡抚恩铭。恩铭不相信,一则徐锡麟的推荐人是自己的老师俞廉三,俞的表侄怎么会是革命党?

二是恩铭对徐锡麟这种留过洋的“愤青”也见多了,真造反哪能这样咋呼?不过恩铭还是有意无意当面对徐锡麟说了一次:有人检举你是革命党呢!徐锡麟一副懒得申辩的模样:大人明鉴。见徐如此,恩铭更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

1907年,同盟会联合洪门在两广屡次掀起起义的时候,光复会也在浙江紧锣密鼓地策划起义。徐锡麟鼓动巡警学堂学生,秋瑾联络江湖各路帮会,陶成章则奔走东瀛南洋,募集经费购买枪支弹药。

当时孙中山、黄兴坚持在广东起义,并委托日本同盟会成员在日本筹钱买枪械,张继、宋教仁积极筹钱。在日本的陶成章与章太炎也拨了部分光复会买的枪支送给同盟会,毕竟反清是最主要的,大家不能太伤和气。而为了节约钱,无论是宋教仁还是陶成章,基本上买的都是二手枪。

好不容易把枪秘密运到广东,黄兴看了很不高兴,认为这是拿兄弟们的命开玩笑。他先致电南洋的孙中山告知此事,接着孙、黄又询问日本方面的张继和宋教仁。张继、宋教仁老老实实地回电解释,说钱不够云云。陶成章、章太炎就很不是滋味,心想我们光复会买的枪都免费送你们了,你们还挑三拣四?太不够义气了!章太炎更是典型的书生意气,恼怒之余便用《民报》的名义拍发明电,告知香港《中国日报》,让香港同盟会的分部自己去买枪,别数落光复会的不是。

孙中山、黄兴得知,更加恼火,他们致电东京本部,狠狠批评章太炎。而章太炎也反唇相讥,与陶成章借潮、惠两次起义失败为理由,说孙中山只会折腾,干不了革命,鼓动同盟会代理庶务的刘揆一召开特别会议,罢免孙中山的总理职务,另选黄兴为总理。当时亲闻此事的许轵民回忆:“陶于争论时坚持尤力,因与孙黄失和,我彼时耳闻此事,曾于日比谷医院访陶时有‘大家不要争夺领袖’的话,陶闻言即谓:‘年轻人不要胡说。’但言词之中却嫌孙先生武断。”

宋教仁担心发生内讧,对起义不利,力加反对,同盟会总部闹成一团糟。最后孙中山为了团结光复会,写信说:“我可以辞职,但党内纠纷先要查明事实才能解决。”黄兴觉得这些人太胡闹了,去函:“孙总理德高望重,诸君如求革命能获成功,乞勿误会而倾心拥护。”就这样,才好不容易平息了党潮。

章太炎、陶成章“倒孙”不成,赌气一般,密电徐锡麟与秋瑾在浙江发动起义:别管同盟会那边了,咱弄点大响动出来!其时,徐锡麟与秋瑾早就协商好,并起草了檄文、告示,就等着合适的时机了。

为了步调一致,徐锡麟与秋瑾召集负责浙江、安徽两省的江湖大佬、学堂骨干、新军代表在绍兴大禹陵秘密开会,会上决定建立“光复军”,大家推举徐锡麟为首领,秋瑾为协领。定于1907年7月8日,趁安庆巡警学堂举行学生毕业典礼的时机,由徐锡麟刺死前来训话的安徽巡抚恩铭,接着率领光复军起义,占领安庆城。浙江义军由秋瑾负责,在19日行动,先占杭州,进而与徐会合夺取南京,在清廷的心腹部位狠狠来一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