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雨四十年:民国往事 第二章 共进沉浮,辛亥首义者的辉煌与落寞 一根烟引发的惨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

湖北此时已经是风声鹤唳,大有山雨欲来之势,连清廷外务部都听到风声:会党要在湖北闹事了!只是这些大内密探的情报工作做得实在不怎么样,哪里是会党闹事,是军队要哗变,帮会组织都发展进了军队!

湖广总督瑞澂收到的消息就详细得多:军队里面有帮会组织,即将反清复明!他吓得赶紧让家眷都躲到汉口法国人的租界,自己也不敢在衙门里过夜,晚上就溜到长江上的军舰里待着,并命令第八镇统制(师长)张彪:将军队各单位的弹药都收起来,每人只许留两颗子弹。一时间,武汉三镇气氛相当诡异。

各方面都在秘密准备的时候,10月9日上午,共进会汉口机关意外暴露,在那里秘密制造炸弹的孙武也不见了踪影,其实这是一次乌龙事件。

共进会秘密弄了批散装炸药藏在俄租界宝善里巷的汉口总部,学了点化学的孙武跟邓玉麟两人就自告奋勇要弄几个超级炸弹,以便起义的时候丢进总督府,炸死瑞澂。总部同意后,两人就买了三个大铁罐,在总部收拾了一间房子干起来。

出事那天,两人已经将两个罐子里都狠塞了五六斤炸药,之后邓玉麟说有点事,先出去,孙武说好,剩下的我自己可以搞定。就在孙武继续专心致志干活的时候,刘仲文的弟弟刘同闯进来看稀奇,孙武没空理他。可能刘爷觉得几个铁罐相当有趣,围着转了几圈,看得津津有味,还一时兴起点了根香烟,谁知当他潇洒地将烟灰一弹,地上一些零散的火药沫儿就“滋滋”给烧着了。刘同吓慌了,赶紧将烟一丢就往外跑,孙武转身一看:靠,地上到处是火光,还有一根烟,一句“刘同你个狗日的”还没骂完,“轰轰”两声,就给炸成了重伤。

外面的同志听得屋里两声巨响,赶紧闯进门救人,将孙武用大布一遮,架着就从后门逃了。邓玉麟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见俄国巡捕已经包围了整条街,也慌了,赶忙渡江到武昌去通知蒋翊武。俄国巡捕在共进会汉口总部搜出了所有党人名册以及旗帜文告,接着转交给了满清官府,这就是“宝善里事件”。

刘同刚回到哥哥刘仲文在租界暂住的房子里,洋巡捕就赶到了,将刘同和当时在刘家的几个会党全逮了,刘仲文幸好不在。在武昌的蒋翊武下午五点才从邓玉麟口中得知出了事,赶紧起草命令,将起义提前到当夜晚上12点,并派人迅速送到军中各同志以及帮会各兄弟,并委派邓玉麟赶到南湖炮队,到时提前半个小时鸣炮为号!而此刻武汉三镇已经全城戒严,邓玉麟的消息根本没办法递到。

更不幸的是,当晚10点,在分往各处去传播命令的同志们刚走不久,武昌文学社总部又被破了,蒋翊武、刘复基统统被捕。武昌文学社总部这么快就被查出来,说起来也是滑稽。

当晚,蒋翊武让杨宏胜将几颗炸弹送到工程营给“自己人”, 杨宏胜就弄个菜篮子将炸弹装上,用花布一盖就出发了。走到半路,几个巡警见杨神色慌张,就让杨宏胜停下来检查,杨一慌,拔腿就跑,巡警觉得有异,紧紧跟上,杨转身就丢了几个炸弹——结果不仅引来了更多的巡警,把自己也给炸伤了。杨宏胜被抓住后,身上搜出了文学社的一些文件:落款上居然写着详细的地址!清廷的官员就算是二百五也知道按图索骥,很快就端了文学社老巢。

巡警们赶到文学社大声敲门,里面的人还觉得奇怪:送信的咋这么早就回来了?扒开窗户一看,乖乖,满满一巷子都是清廷走狗!里面的人顿时慌了,有的爬墙想上屋顶,有的奔后门想翻院墙,刘复基很是条汉子,提着几个炸弹冲向前门,等门被巡警一撞开,刘就赏了对方几个炸弹。文学社里所有的人都没逃脱,全给带到了巡捕房。

尽管被抓,大部分会员神色凛然,一副为国捐躯誓死不悔的样子。总指导蒋翊武却装着畏首畏尾的样子,他当时穿着一身长袍破袄,带着个瓜皮帽,还拖着一条油腻腻的大辫子,一进门就用袖子撸鼻涕,嘴里叽里咕噜,如唐僧一般啰嗦:“我是过路打酱油的,你们抓我干啥?”

被抓的其他人闹哄哄地骂清廷,巡捕房乱成一团,一个小头头见蒋翊武站在里面特别碍眼——就这怂样?还传说中的天地会匪徒?得,把这邋遢鬼先扔到后面空屋子,其他气势嚣张看起来干净些的绑起来,赶快请总督、知府、督练公所总办等大人来审问。蒋翊武被人锁在一间小房子里,他趁着无人看守,外面又闹哄哄,撬开窗户从后院跑了。

被抓的几人中,彭楚藩是宪兵,督练公所总办铁忠一到巡捕房就认出了他,铁忠有意帮彭开脱,问:“你不是去办革命党么,怎么也被抓了。”

彭楚藩哈哈大笑:“老子就是革命党,要杀便杀,废啥话!”

铁忠摇摇头,心想这娃子脑袋肯定进水了。

不久杨宏胜也被押来了,他跟刘复基都对巡警丢了炸弹的,两人均知必死无疑,干脆破口大骂,铁忠等被骂烦了,就将彭楚藩、刘复基、杨宏胜三人一起提审。问了几个小时,三人均承认自己是革命党,但咬定全部策划就是他们仨所为,跟其他人无关。瑞澂等先判了三人死刑,推到外面斩首,将头挂起来示众。后来革命党将三人头颅取下来,与尸身一起缝合下葬,直至今天,武昌还有一条“彭刘杨路”,纪念三烈士。

当晚总督瑞澂也很害怕,他看见名册上有不少人就在军中,担心军队哗变,铁忠建议:先不动军队,抓外围革命党。瑞澂采纳了他的建议,在他当天写给朝廷的邀功奏折中自吹因“弭患于初萌,定乱于俄顷”的果断行动,革命党阴谋发生的暴动,已经被彻底平息了。

1911年10月10日一大早,巡警们四处抓人,共进会在武汉三镇的据点都被查抄。一天内,革命党人有三十二人被捕。负责领导起义的“三武”呢?还有那个邓玉麟,蒋翊武不是昨天晚上就让他联系南湖炮队,在十二点钟鸣炮号令起义么?

此时,军队中得到消息的共进会员们也是惴惴不安:咋一夜都没听见鸣炮?蒋翊武在逃脱后,连夜化装租了艘渔船,逃到天门去了;孙武藏在汉口一个共进会员家里养伤;张振武、蔡济民等见到满城贴着自己的头像,也躲了起来;邓玉麟当晚进不了南湖炮队,又转身渡江躲到了汉口。共进会第二任会长、等着当鄂军都督的刘仲文在租界的家被抄了后,也失去了踪迹。

军营中也飞快地散播着消息:听说总督把共进会、文学社、兰友社全部名册都给抄去了,只要是参与了这些组织的,都要给抓起来杀了。一些本跟帮会组织没关系的兵士们也给闹得人心惶惶:朝廷杀人向来没个准,把蛤蟆当田鸡宰,就冤大了!

当天下午,共进会骨干、工程营后队队长熊秉坤见人心浮动,便在军中鼓动道:兄弟们,大家把钱都掏出来去买点好酒好菜,今天是兄弟,明天就说不准了。吃饱喝足,大家要做啥事的做个痛快,被杀头也杀个痛快!本来工程营中就有大半士兵跟熊秉坤烧香拜了把子,熊的建议自然得到了官兵们热烈响应。

酒足饭饱后,熊秉坤跟心腹兄弟、排长金兆龙已经将起义讯号传达到每个兄弟:以“同心协力”伴枪声为号,晚上点名完了就发难,自家兄弟把右边衣袖翻起来,露出白衬衫好辨认。

当晚,查夜的督队官阮荣发带着两个人到工程营点名,见站在前面带队的熊秉坤、金兆龙等人醉眼惺忪,不免大怒,上前狠狠扇了两人各一巴掌:“干什么吃的,喝得醉醺醺!”

熊秉坤本是佯装,借机装酒疯,牛眼一瞪:“你他妈狂啥!”

阮荣发喝道:“你想怎么着,想造反?小心老子崩了你!”

熊秉坤冷然一笑:“老子正是要反,还被你给蒙对了!”随即掏出手枪就给了阮荣发一梭子,大喝:“兄弟们,同心协力!”

金兆龙也掏枪射击阮荣发的两个护卫,大喝道:“自己兄弟就翻起袖子干了!”

“反了!”“拼了!”一时间吼声震天,不少人都把袖子翻了起来,即便不是会员的士兵们也被突发的情况弄懵了,看身边刚在一起喝酒的兄弟多半都翻了袖子,也赶紧跟着翻上来,大喊“拼了!”枪声大作,整个工程营都跟着鼓动起来。

虽然有少数军官想出面弹压,但都被打成了筛子。接着,起义的大队人马奔向楚望台军械库:抢枪支弹药!守卫军械库的士兵也有不少是共进会员,里应外合之下,起义军迅速攻了进去,弄到了充足的武器弹药后,浩浩荡荡地去打总督府,一路上都有共进会分子参与进来。

与此同时,驻扎在武昌草湖门外的士兵们听见枪声,也鼓动起来杀了清廷官员,点燃了营房,集合队伍就向城内进发。 驻扎在汉阳防守汉阳兵工厂的四十二标一营,驻扎在汉口的巡防营和四十二标二营也先后发动起义。

当时整个武昌城内,清军的总兵力几乎是起义官兵人数的十倍,但总督瑞澂吓得要死,从总督府后面逃走,登上了停泊在长江中的军舰。最高军事长官、第八镇统制(师长)张彪也带着少量官兵匆匆渡过长江,逃到了汉口的刘家庙。起义军炸毁了满清陆军第八镇司令部和湖广总督府,到第二天上午,武昌光复,起义军猛攻汉口、汉阳,不久也攻克。自此代表九州十八省的九条十八星陆军军旗在武汉街上迎风飘扬。

武昌起义事起仓促,翌日一早,起义军头头们就在武昌阅马场商量选一个人出来统领全局。当时汉口还没彻底光复,预定的都督、共进会会长刘仲文不见人影,而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超级大佬都不在国内,蒋翊武、孙武、张振武等湖北领导也不知是死是活,在座的几个人觉得自己当个营长、团长还行,要是当湖北都督,就远不够威望了。于是有人建议:第二十一混成协协统(旅长)黎元洪为人敦厚,平时颇得兵士拥戴,此刻他的家被围了,兄弟们觉得他是个好人,暂时没打,不如请他出来主持大局。几个人想想,觉得这主意不错,就派人去请。

当起义军冲进黎宅,黎爷吓得躲在床底下,来人喊道:“大哥你出来吧,请你当都督,升官啦!”

黎元洪哭丧着脸:“莫害我!我不是革命党,你们还是等孙文来吧!”

“他弟弟孙武就在武汉,你先干几天,孙武来了你就让位吧!”

有立宪派相识的故人也来说情,床前站着黑压压的一批人,苦口婆心地劝,黎元洪推辞不过,只好爬出来勉强答应。

群龙无首,共进会中下层成员让黎元洪当上了都督,无疑埋下了隐患。等刘仲文、蒋翊武、张振武、孙武几人先后赶到武昌,都督府已经正式挂牌营业,设民政、军政两部,共进会几个骨干与立宪派几个元老一起十五个人还成立了谋略团(内阁),协助都督管理,颇具民主制格局。

刘仲文性情洒脱,说自己没领导起义,不敢居功,在众人力荐之下,设了个“军政府总监察处”的机构,刘被推举为总监察(等同于独立大法官),监察所有官员;蒋翊武则担任军政府总顾问,统领谋略团(相当于内阁总理);孙武、张振武分别担任武装部正副部长,负责整编军队,随时跟满清开仗。

武汉本来就是共进会打下来的,这些人要怎么闹,黎元洪能说啥?刘仲文、蒋翊武还算儒雅,好相处;可孙武、张振武的脾气就不一样了,经常以革命元勋自居,不把黎元洪放在眼里,动辄对黎大吼,黎算是憋了一肚子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