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雨四十年:民国往事 第一章 洪门大哥孙中山与反清同盟 稀里糊涂的蒙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


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郑士良、陈少白、邓荫南等人逃到日本横滨,商量下一步对策。几经商议后,大家决定分头行动,郑士良回广州招集旧部,陈少白留日本建立基地,孙中山、邓荫南则到檀香山募集资金,发展会员。

1896年初,孙中山剪了辫子,改穿西服,再到檀香山。可此次宣传时,虽也有少数人参与,但效果不怎么理想。

“不如到美国本土去,那里遍布咱海外洪门会馆。”邓荫南建议。孙中山觉得也行,不过也有点担心:海外洪门已经跟中华本土联系很少,目前自己仅仅算是“广东三合会”二当家,人家不一定认。

可等孙中山到美国三藩市(旧金山)唐人街联系到洪门致公堂,几个手势密语暗号对下来,双方都大为惊讶:虽然洪门几经演变,而且过了几百年,陈近南所制定自家兄弟相认的规矩仍然没变!自此,孙中山环游美国宣传“反清”,得到致公堂总堂堂主黄三德、骨干成员司徒美堂等人的大力相助。邓荫南等见孙中山很安全,就回到香港继续活动。

孙中山在西洋宣传造反,满清也很头疼,一再派出大内高手去劫杀,而孙中山身边的洪门保镖也都是高手,一一将来者杀退。这年秋,孙中山转往英国伦敦,居然被清廷官员逮到了使馆,后来历经千辛才被救出来,这也使孙中山名声大噪,后世称“伦敦蒙难”。

当时孙中山住在英国老师康德黎家里,附近就是一些国家的使馆,而清朝公使馆相当奇怪:不仅没国旗,连牌子也没有。孙中山等人往来多次,居然不知道满清的使馆就在这里,而老师康德黎也忘记了提醒,可能他觉得在英国的土地上,孙中山是很安全的。清廷驻英公使龚照瑗却注意到了孙中山,那时候伦敦没什么华人,没辫子穿西服的华人很容易让人注意。当孙中山再次路过清廷使馆时,里面突然冲出来几个人,将孙拉了进去,大门一关。

康德黎知道后,连夜报案,并到外交部告知此事,而且通知了知名媒体《泰晤士报》、《地球报》等。担心清廷会阴着把孙弄走,康德黎还找来一大帮学生,陪记者们日夜围着清廷公使馆监视动静。驻英公使龚照瑗还真跟英国佬犟上了,官员斡旋、记者讽刺、报纸轰炸、群众围堵,就是不放人。

英国外交部遇到这么难缠的公使也头疼:在女皇的土地上随便抓人,还蛮横无理。媒体一直讥讽外交部无能,《泰晤士报》、《地球报》每天的新闻头条都是龚照瑗的辫装靓照,后来连英国首相也不得不出面干涉:龚照瑗,你丫的,忒不厚道了,你现在要么放人,要么老子将你们这一公使馆的流氓都驱逐出境,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十几天后,孙中山才被放出来。

“请问米斯特孙(Mr.Sun),你在里面挨打没?喝凉水没?”《泰晤士报》的八卦记者赶紧采访,镁光灯闪个不停。

“孙,那些辫子怪给啥你吃的?”《地球报》也挤了上来。

等这些洋人们一一得到了比较满意的答案后,孙中山成了“为民主自由”而战的勇士,如《勇敢的心》中的男主角,一句“For freedom”感动了所有观众。而清廷驻英公使龚照瑗,自然成了黑暗势力的代表。

1897年,孙中山再到加拿大,联系华侨以及洪门义士,后来转往日本,结识宫崎寅藏、平山周——此二人算是国际“资产阶级”战士,在日本政府中任职,一生都致力于帮助中国建立资产阶级政权。通过宫崎寅藏和平山周,孙中山结识了许多日本军政人士,如后来的日本首相犬养毅,并跟梁启超等保皇派也有了往来。

经过两三年的学习和领悟,孙中山将自己的政治理念浓缩成了“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同时,在国内的洪门兄弟也逐渐联合起来。

1898年6月,广西陆川天地会首领李立亭造反,攻占了几个县城,孙中山立即让香港的邓荫南到广西去,可等邓荫南赶到那里,李立亭数万人的队伍早已被清军给打散了,李立亭本人也逃到了日本。

第二年7月,广西邕宁天地会首领王和顺再次举旗造反,闹得声势浩大,屡次打败来围剿的清军。孙中山委托与湖广会党关系密切的兴中会成员毕永年前去联系,可惜毕永年还在湖南,王和顺的几千人就被大量的清军给逼进了深山老林。他在湖南湖北转了一圈,联系到一些哥老会山堂龙头——洪门各支流内部规矩可能有所不同,但最主要的宗旨永远一样:反清复明。血酒一喝,祖师爷一拜,大家就是自家兄弟。毕永年的交际能力相当厉害,还介绍了几个哥老会龙头去香港,到兴中会共商反清大业,孙中山当然很高兴,让陈少白前去接洽。

这年9月,哥老会数位首领带着毕永年的介绍信找到香港兴中会总会,对陈少白说:“我们这帮兄弟不了解世界形势,就算造反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听说三合会孙中山大哥被洋人都称赞了多次,英国佬的啥球报都刊登了,咱也是听毕永年大哥讲的,现在我们哥老会也想推举孙中山当龙头大哥,领导我们赶走满人。”

11月,毕永年也赶到香港,让陈少白通告了孙中山后,召开了兴中会、三合会、哥老会联席会议,决定三大团体联合,成立“兴汉会忠合堂”,以兴中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为共同纲领,并歃血为盟,刻制龙头印玺给孙中山!

1900年,北方闹起了义和团,慈禧太后全力支持,并向全世界的洋鬼子宣战,接着“八国联军”杀入北京,慈禧逃往西安,要各地封疆大吏起兵护驾,而时任两广总督的李鸿章和湖广总督张之洞等人却宣布“东南互保”,不跟着朝廷蛮干。

孙中山借机联系李鸿章,希望能筹划南方诸省独立,成立类似美国的合众政府。在海外的康有为也激动起来,想联合帮会以及保皇党故臣组织“勤王军”,救出被囚禁的光绪,逼慈禧下台!

李鸿章见到孙中山的建议,轻蔑地笑了声:江湖老大也来谈条件议论国事,荒唐。接着李鸿章到北京跟鬼子们谈判,签订卖国条约,清廷转过身来剿杀义和团。

跟满清官僚没啥好谈的了,只有反到底!孙中山等这才死了心。

这年9月,孙中山带着兴汉会骨干全部折回香港,想以香港为总部号召革命,可满清政府跟港英当局交涉,不让孙中山一行入境。孙中山无奈,只得转往台湾——当时台湾已经在日本人控制下了。孙中山委托盟兄郑士良回惠州聚集洪门弟兄再次起义,另让陈少白等人在香港办理接济枪械。

1900年10月8日,惠州起义在归善县三州田爆发,三千义军举着“孙”、“郑”为

正副元帅的大旗,嘉应、潮州的洪门纷纷响应,这支队伍不断扩大,发展到两万多人。在前来投奔义军的队伍中,还有人打着“大秦国”以及“大明”的旗号。郑士良一度占领了几个县,可坚持了一个多月后,弹药基本用完了,而香港方面的军火运输又被港英当局给卡住了,结果惠州起义最终失败,郑士良逃到日本。

腾龙山龙头李云彪和金龙山龙头杨鸿钧本来也想起兵响应,可见郑士良没坚持多

久,也偃旗息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