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雨四十年:民国往事 第一章 洪门大哥孙中山与反清同盟 举大事,先找军师

无边落墨民国往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size][/URL] 说到洪门,不得不提起一个通用的手势,叫做“三把半香”:将大拇指与食指靠拢,做成一个圈,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三个指头伸直,就像现在流行的手语“OK”一般,只是“OK”横列,“三把半香”直着摆。 别小看这个手势,要是在外地遇到麻烦被人群殴,大可以冲着人群用直“OK”在空中晃个圆,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0.html


说到洪门,不得不提起一个通用的手势,叫做“三把半香”:将大拇指与食指靠拢,做成一个圈,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三个指头伸直,就像现在流行的手语“OK”一般,只是“OK”横列,“三把半香”直着摆。

别小看这个手势,要是在外地遇到麻烦被人群殴,大可以冲着人群用直“OK”在空中晃个圆,没准就有兄弟站出来帮忙——洪门讲究“四海之内皆兄弟”,这个手势的意义是:圈圈指是圈子里的人,自家兄弟,也代表“半把香”;三个伸直的指头是“三把香”,为什么是三把半香呢?可大有来头。

第一把香,拜羊角哀和左伯桃,生死之交,叫仁义香;第二把拜刘关张,治国安邦,叫忠义香;第三把香,拜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替天行道,叫侠义香。半把香则是拜秦琼和单雄信,秦琼投靠李渊,单雄信因为与李渊有杀兄之仇,誓不合作,后来唐军抓住单雄信,秦琼救不了他,用刀割了腿上的肉给单雄信下酒,以示兄弟之义,故而洪门中言:“秦琼结义半把香。”而国父孙中山进入洪门,就是从最简单的三把半香开始。

孙中山早年受长兄孙眉接济,在美国檀香山读了五年书,后又在香港学医,立志拯救国人,毕业后在广州做了几年医生才知道:中国人病的是精神!

时值中法之战,冯子材、刘永福大败法军,满清却割地赔款议和,将属国越南给了法国。西南门户一开,洋货大举侵入,毗邻越南的两广受到极大冲击:自然经济解体和清政府的大举裁兵,致使游民不断增加,因而帮会得到迅猛发展。在广东惠州、潮州、嘉应三府,下层民众大量加入三合会,广西游勇横行,遍地天地会众。

孙中山痛觉政府无能,一边行医思考救国方略,一边结交豪侠之士,并屡屡批评政府,发表爱国(当时属于反动的)言论,跟陆皓东等热血青年交往密切。一次朋友聚会,有人突然对侃侃而谈的孙中山做“三把半香”的手势,孙中山莫名其妙。

那人哈哈大笑:“还以为是自家兄弟,难得留学西洋的才子也有反清的念头啊。”

“您是?”孙中山小心翼翼地问道。

“洪门三合会,郑士良!”来人爽朗笑道。

当时,郑士良是潮州三合会的龙头。郑士良不懂孙中山所言“资产阶级政府”之意,但觉得孙视野开阔,医术高,通西学,而洪门兄弟只会造反,却不知如何振兴家邦与洋人抗衡。他觉得新时代的洪门需要用新的思想来武装,最好能请个诸葛亮型的军师做指导——因为祖师爷洪英和陈近南,就是军师出身!

既然公开了身份,大家也无所顾忌了,几人越谈越投机,后干脆结拜异姓兄弟,郑士良居长,孙中山居次,陆皓东最小。孙中山在郑士良的引导下,又结识了陈少白、尤少纨、杨鹤龄几位帮会首领,这些人秘密身份是帮会大哥,但在当地则属于缙绅贤达。他们也被孙中山说得五体投地——是啊,咱就是造反成功,赶走鞑子,可跟洋鬼子还没法抗衡啊!

得,听军师的!“你说咋办吧!”几个人都看着孙中山。

“我们虽然号称洪门兄弟满天下,但彼此间联系还是不够紧密,要是能将各地义士联合起来一起举事,推翻满清就容易多了!”陆皓东建议。

“对,咱们效仿先辈,也来个红花亭聚义!”郑士良道。

“不行,满清现在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境内结义肯定不方便,没准像当年,被满人一锅给端了,咱到美国去!”孙中山想得周密些。

“办法虽然好,可美国太远了,不如到香港!”陈少白因家族经商,常年来往于港澳,对港英政府“允许结党”比较有好感。

“好,咱们分头行动,在美国华侨中宣传,请他们资助,另外在香港结义。”几人拿定主意,同时秘密联系广西天地会,湘鄂哥老会,最好和活跃在北方的青帮也能搭上线。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孙中山很认真地写了份《上李鸿章万言书》,给清廷提出多项改革建议,可惜李鸿章根本没重视,连个回信也没有。而历史在这里也转了个弯,这年11月24日,正当北洋水师跟日本火拼的时候,对朝廷彻底失望的孙中山等人,在美国檀香山茂宜岛组织兴中会,并向海外华侨募款。大哥孙眉自是大力支持,邓荫南、邓德彰兄弟等数十位海外洪门兄弟也捐献家产入会——早年到美国谋生的中国人,许多是被满清追杀的洪门兄弟,这些人受洋人欺凌,于是再次组织帮会,团结华人聚集力量对抗。

就在兴中会歃血为盟的时候,满清被小日本给打败了,先失附属国朝鲜,接着丢了旅顺和威海卫,清政府却忙着给慈禧太后举办六十大寿庆典。得知消息的兴中会成员义愤填膺,匆匆赶到香港。1895年2月,郑士良、陆皓东、陈少白、邓荫南等人,协助孙中山在香港建立了兴中会总会——共有四十九人宣誓,多半是兼具帮会身份的资产阶级人士。

这年3月,清廷向日本求和,国内民情激愤,兴中会总会决定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发动武装起义,先取广州,作为革命根据地。陆皓东提出:为了团结同志,号召天下群起而响应,一定要制作一面鲜明的旗帜,以示与清朝决裂。大家纷纷支持这个提议,陆通宵达旦设计出了青天白日旗(即后来的国民党党旗)。

经过几个月的联系,一切布置妥当,正好李鸿章代表清政府跟日本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全国舆情激荡,孙中山等决定趁此机会起义,日期定在10月26日(旧历九月初九),利用重阳节群众祭祖扫墓之机,运械聚合。

谁知在起义当天凌晨,香港的队伍没来。一行人火烧火燎等了两个小时,香港来电:运送枪械不慎,海关把大家好不容易弄到的六百支手枪给查抄了!而且港口戒严,估计要过两天才能回广州!

在自己的防区出现天地会造反的大事,两广总督谭钟麟吓得脸都绿了,赶紧调了几千兵力全城戒严,一边严刑拷打被捕的兴中会成员,一边派大批军警四处搜捕革命党人。

孙中山、陆皓东等人得知消息,明白这次计划流产,迅速遣散部下,分头隐藏。本来已经离开总机关的陆皓东忽然想起党员名册没有带走,于是就潜回总部将名册烧毁,而此时清兵在兴中会叛徒的带领下也赶到了。陆皓东被捕后,两广总督谭钟麟威逼利诱,陆始终不置一词,他恼羞成怒,下令将陆皓东以及朱贵全、邱四等“天地会余孽”处死。后来孙中山称盟弟陆皓东为“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革命牺牲之第一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