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二十七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南方的水库扩库增容工程按期完工,被当地市水利质监部门评为优质工程。


及第和王超结清完帐款和善后工作,元月十来号回到泉海市,回到自己的家里。


拼了那么长时间,一直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他才感觉到劳累,身心进入了慵倦状态,他真想趁机休整几天,养精蓄锐。没想到刚进家门,就接到市局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通知他明天上午八点半,在办公楼四楼会议室召开2000年度总结表彰会,同时告诉他市水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被评为先进集体,让他做好上台领奖的准备。


第二天上午八点二十分,及第准时进入会场。


“及第!你好!好久不见了,你来的正好,请到前排就坐。”人事处郭处长热情地打着招呼,郭处长总爱这样称呼他,虽然她的声音有点粗,但及第听起来感觉很亲切,两人的距离仿佛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不用了,我在后边就行。”及第连忙说道。


“今天,被评为先进集体的单位领导都要到前排就坐,一会儿上台领奖。”郭处长微笑地指给他早已安排好的座位。及第坐好后,郭处长又对他说:“一会儿开完总结会,你到郑局办公室去一趟,他找你有事。”


“好吧!郭处长你忙去吧。”


这时,会场上的人越来越多,及第同身边河务处的黄处长交谈着。他小声地对及第说:“欧阳经理,不知你听说了没有,局里最近要调整一批中层干部,局里有让你到刚成立的市水政监察支队干副支队长的意向,那可是一个肥缺啊,你要把握住机会,俗语说得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赶紧跑跑关系。”


及第为不驳黄处长的面子,何况人家又是好心,就违心点了点头。说实话要是在部队里,及第会当场数落他,让他在众人面前下不了台。在当官问题上,及第早就有自己的原则,你是那块料,组织会把你安排到最需要的位置上,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跑也没用。及第最痛恨那些跑官、要官、买官的龌龊行为。当今的官场上,或多或少地流行一种跑官、要官、买官现象,正像酒桌上常挂在嘴边的顺口溜“不跑不送降级使用,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但在及第看来,这只是少数地方在选拔干部问题上的腐败现象,不占主导地位,绝大多数地方还是好的,特别是中央下发《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暂行条例》以来,对选拔干部的原则、条件、程序、纪律做出了明确规定,跑官、要官、买官现象大为减少。


“同志们!经局党组研究,今天召开全局2000年度水利工作总结表彰大会,会议议程有两项,其一观看由局办公室录制的反映我局两个文明建设的V**光盘,其二,通报表彰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并向他们颁发奖牌和证书。”赵局主持会议。


在及第多年的记忆中,单位开工作总结会,一直沿用领导作书面工作报告的模式,一作就是二三个小时,讲得人口干舌躁,听的人交头接耳。真没想到,市水利局在总结会议上独辟蹊径,利用高科技手段,把呆板的讲话变成了图文并茂,有声有色的录像形式,展现给大家,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宣传效果。在及第看来,这是一种创新,一种探索,出主意的人,一定是个高人。后来他才从郭处长那里得知,改革会议形式是郑局的主张。


会议开得短而精,四十多分钟放光盘,十来分钟颁奖,整个会议正好一个小时。


会议结束,及第来到郑局办公室。


“祝贺你取得的成绩,近年来公司发展很快,经济实力大增,这一点局领导和同志们看法是一致的。”郑局语气一如既往地平和、亲切。


“还是党组领导得好,我只是按照领导意图,做了应该做得那份工作,要是再往下说,成绩的取得,与公司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分不开的。”及第认真地说道。


“说得好!你来市水利局也两年多了,对水利工作也有了亲身体会,这两年水利事业发展很快,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都十分重视水利工作,加大了水利投入,提出了治水新思路,由农村水利向城乡并举,由重建轻管向建管并重,由粗放型向高科技型,由重投入轻回报向既讲投入又求回报,由实用型向既实用又美观的‘五个转变’,进而推进水利事业由工程水利向资源水利、传统水利向现代化水利以及可持续发展水利转变。泉海市的水利形势也很乐观,去年十月份,市委专门召开了加强全市水资源统一管理的常委会议,听取市水利局加强水资源统管工作专题汇报,随后与会的常委们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在研究讨论的基础上,市委书记当即拍板,全市水资源管理工作,要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该哪个部门管就由哪个部门负责,不要多头管理,有利益的事就争,没有好处就推诿扯皮,避免部门之间职能交叉,关系不顺。市政府根据这次常委会议精神,以市府的名义,下发一个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市水资源统一管理的通知。十一月,市府就下发了通知,所以说,我们面临着难得的发展机遇。”


郑局停了停,喝了一口茶,接着说:“为了加强我局水政执法工作力度,局里已向市编委打了报告,拟成立市水政执法监察支队,负责全市水事立法、执法和水费征收工作,这是一项新的工作,工作的好与坏关系到我局的声誉。因此,要选择一名思想好,作风硬,原则性强、有着强烈事业心和责任感的同志负责这项工作,经党组再三酝酿,认为你是比较合适的人选,准备让你干市水政执法监察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由赵副局长兼任,具体工作由你负责。现在我代表局党组征求你的意见,你看哪?”


及第沉思片刻道:“我虽然来水利局工作两年多了,但总体上说,还是个新兵,对国家的水利政策有所了解,可那只是初步的,需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还是那句话,如果组织信任,把我安排在这个岗位,我会服从组织分配,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做好新岗位工作。不过,郑局长,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不知该说不该说?”


“不妨说来听听。”


“王超是个有培养前途的好苗子,人品好,有知识,懂技术,会管理,是不是让他……”及第说了半截话。


郑局笑了笑:“你的意思我明白,这个同志的确不错,局里会重点培养他的。”


及第点了点头。


“及第同志,郭处长今天刚上班,给市编委打去电话咨询过,得到的答复是汇报给市分管领导,领导原则上同意,估计市编委批复很快就要下发,你回去抓紧做好总结和交接工作,春节上班后,到局里上班,具体交接和组建水政执法支队的人选等问题,你去找人事处郭处长商量。”郑局看了一下手表,说:“我还得去市政府汇报‘利用南部水库的水,进行地下水回灌补源实施方案’,以后,我们有时间再聊。”


“噢!”及第答应着走出局长办公室,去了人事处找郭处长。


前两年,及第刚来市水利局工作时,就听老水利人说:泉海市有两家管水的部门,一家是城建,一家是水利,两家在管水问题上,始终存在着分歧,各不相让,人为地把水资源分为两大块:城市水,农村水,真有点像“渡江侦察记”的一段台词所说:灯标以西归68师,以东归69师,我军就是选择了这个结合部作为突破口,取得渡江作战胜利的。而今在水的问题上,也出现分割,导致职能交叉、多头管理,造成了水资源短缺,水环境恶化,水土流失,制约了泉海市经济的发展。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颁布实施后,市水利部门按照上级的要求,曾十三次起草拟稿《泉海市水资源管理办法》,提交市有关部门讨论,但都因为分歧太大而“石沉大海”。1998年长江洪水向世人敲响了警钟,中央领导更加重视水利建设,投巨资修筑长江、黄河等江河堤防;地方各级政府也加大了水利投资力度,加固中小型水库、河道堤坝。与此同时,不少省份的县市开始探索水务一体化的管理体制,“水务”两字的含义,就是水的一切事物全部由一个部门管理,并取得了成功的经验。这一做法,得到了国家水利部门的认可。


及第越想越感觉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抓好宣传好政策,制定好地方法规,协调好关系,建好队伍这四个环节。


到了人事处,及第同郭处长就人选问题广泛地交换了意见,并取得共识。随后,他起身告别。这时,公文包里的手机发出呼叫声,他打开一看,是妻子玉珊打来的:“今晚回来吃饭吧?你女儿还没见到你,早晨上学临走时留下话,让我一定给你打电话,晚上让你回家吃饭。”


是啊!及第昨天半夜才下火车,回到家已是凌晨二点多了,他本想到女儿屋里看看一一,玉珊告诉他,一一复习到十二点多才睡下,今年就要高考了,到了冲刺阶段,还是别打扰她了。次日早晨,他早早就去了公司,然后到局里开会,所以父女俩还没说过话。是应该陪陪女儿,哪怕是半个小时,也算尽到父亲的一份责任。自打女儿出生后,他长期在外地工作,教育她的事全都落到妻子玉珊的身上,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初中到高中,他一点也没操心,这一点他很感激妻子,为他培育出一个懂事、听话、学习好的女儿,据她的班主任介绍,如果一一高考时发挥得好,有把握考上全国重点大学,差一点上个省内重点大学不成问题。至于能不能考上全国重点大学,他和玉珊看得并不重要,只要女儿尽力就行了,所以没有给她下什么指标,让她在宽松的环境中去面对高考。


“好的,下班后我马上回去。”及第连声应允。


“还有瑛子来电话问铁军有下落了吗,让你抽空回个电话。”


“哎!”他刚关上手机翻盖,铃声又响了起来:“喂!谁啊?”


手机里蓦地传来急促的声音:“我是将帅啊,听说你从南方工地回来了,遇到点棘手的事,想请你指点一下迷津?”


“今天恐怕不行,我答应女儿今晚回家吃饭,改日好吗?我一定登门拜访。”


“好啊,你见死不救,哪还有点朋友的味道。”


“有这么严重吗?”


“你嫂子跟我闹离婚,老爷子被我气得又犯了老病,这几天搞得我焦头烂额,六神无主,你是观音菩萨,就来救救老兄吧。”


“为啥哪?”


“一两句也解释不清,你来了再说罢。”


及第沉吟片刻:“那好吧,下了班我就去。”


手机盖刚扣下了,又响了起来,及第心里有点烦:“你好!找谁啊?”


“找你啊,不行吗?”


“噢,是兵哥啊,我差点没听出来。”


“向你打听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我问过了,按照拆迁政策规定,折迁补偿费有严格的执行标准,对所有被拆迁的单位和个人都一视同仁,任何人都不能随意改动,谁也不敢开口子,那样会犯错误的。”


“这些道理我清楚,关键你从中给通融通融,打点擦边球。”


“兵哥!说实话,这个忙,我可能帮不了。”


“我是你哥吧?”


“是啊。”


“你哥的困难,是不是你的困难。”


“没错。”


“那你就得想方设法,帮助哥解决困难,那可是几十口子的饭碗问题,搞砸了,我无法向职工交待。”历来有主见不善求人的奇兵,今天也说了软话。


“兵哥,我真想帮你,从中斡旋一下,但政策定的很死,你找的补偿理由不充分,难以兑现。”


“看来你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不帮哥哥啦。”


“我很想帮,但问题是怎么个帮法,难道你想让我与政策做对。”及弟将了奇兵一军。


“那就算了,我再想办法。”


及第还想解释什么,但手机断了,他知道兵哥不高兴了。


下了班,及第中途拐了弯,想三下五除二,把将帅的问题解决了,然后立即回家,所以就没给玉珊打电话。


到了泉海八路子弟餐饮责任有限公司,及第心急火燎地来到将帅的办公室,推门进去,果然见他正在沙发那里端坐,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两杯茶,还袅袅地冒着热气和茶香味,他耷拉着脑袋,像被霜打了似的茄子,蔫了。


“请坐,我这里是香茶待客啦。”


“别卖关子了,有什么事你快说,老婆和女儿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喽。”


“你的小日子过得多舒心呵,老婆孩子热炕头,真羡慕你呀。”


“快说,不说我可走了。”及第抬起屁股要走。


“真张不开嘴,怪难为情的。”


“知道不是好事,为什么还要去做呢?好汉做事好汉当,你说罢,我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冒,不会向外人说的。”


“我和兰亭的事,让你嫂子逮个正着。”将帅把他同兰亭的事径直说了一遍。


及第斜乜了他一眼,说:“看来和那位小秘感觉不错,是不是翻云覆雨喽,很过瘾了?”


“都急死我了,你还有心开玩笑。”将帅急得团团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兰亭?我想起来了,不就是那个女秘书。怎么你们超过了‘感情边界线’,老兄,不是我说你,你老大一个人了,做事还是那样毛躁,顾前不顾后,我早就提醒过你,那女人不是省油的灯,让我说中了吧。”


“老弟,快给拿拿主意吧。”将帅央求着,甚至还杂有几分紧张。


及第盯着他的脸,远看看近看看,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祥之兆?


将帅不知道及第心里卖得什么药:“你看什么?我脸上又没写字,满脸都是皱纹,你能从这里找出答案。”


及第想借机会逗逗他:“你碰上妖精啦。”


“什么?妖精?”将帅哈哈大笑起来,说,“你真是大白天说梦话,都二十世纪末了,那还有什么妖精。”


“你看过电影《画皮》吧?那女妖先用美色勾引男人,然后再吸干他身上的血。”


将帅克制着内心的恐惧,假装松弛地笑着说:“你别吓唬人啦?快说点正经的吧。”


及第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一字一顿地说:“刚才我是打个比方,我的意思是让你赶快解雇兰亭,向嫂子认个错,好好过日子。”


“及第老弟,不瞒你说,我好像从兰亭身上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初恋。”将帅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初恋?你不是有病吧?初恋?嗤,笑话,你对她了解多少?一个女人漂亮的本身就是资本,是资本,她就要发挥最大效益,这个效益是要在男人身上体现,获取到自身所需的利益,这个简单明白的道理,你会不懂?”及第的话切中他的要害。


将帅不甘心败下阵来,反驳道:“中国男人就是这个德行,希望女人多情,希望除妻子以外,还会被别的女人所爱,心里最想要得到*,但又装作骂得最恶毒的东西,一方面觉得传统妨碍了自己,束缚了自己的内心情感,一方面又想用传统限制人,装出一副伪君子的样子,真是活得太累!”


及第被他的歪理邪说呛了一口,有点发急:“对于*这个敏感问题,是要有限度的,这个限度就是社会道德和家庭美德所规定的范畴,超出这个度,就要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这是起码的法则。从这个法则看,任何一个玩*的人都要被世人所唾骂。”


将帅呆看着及第,一时无言可答,良久,从嘴里冒出一句:“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将帅!我说你什么好?榆木脑瓜又臭又硬,好了,我也不跟你磨嘴皮子了,俗话说清官难断这家务事,我就不多说了,主意还得你自己拿,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及第小跑似的下了楼,骑上车子往家里赶。


紧赶慢赶,及第还是八点以后才回到家里。玉珊和女儿都等急了,一桌子饭菜也凉了,及第进屋跟她娘俩打招呼,可谁也没搭理他。玉珊去厨房热菜,女儿一一撅着小嘴,像个小猪,你还别说,一一还真属猪。


“闺女,你还真生老爸的气了?”及第脸上堆满笑容,想打破僵局。


“你老是说话不算数,怎么又回来晚了?”一一抬起明亮的眸子撒娇地说。


“都怪爸爸不遵守时间,让我的好女儿等急啦,我向你做检讨。”


女儿一一忍不住扑哧地笑了:“爸爸,我没生气,我是逗你玩的,我知道你工作特别忙,是个干部,也是个好爸爸。”说完把头放到爸爸健壮的胸前。


及第用手扶摸着女儿的头发,内心充满关爱:“好闺女,爸爸给你的体贴太少了。近来的学习紧吧?”


“可紧了,学校三天两头进行模拟考试,都快把我考糊了。”


“不会吧?我女儿这么聪明。不过,还有半年的时间就要高考了,要注意劳逸结合,该休息就休息,别搞疲劳战术。”


“知道了,老爸。”


玉珊热好饭菜端上餐桌,说:“瞧你爷俩这亲热劲,我可要吃味了。”


“妈妈,你坏。”


“行了,妈不说,快吃饭罢。”


“开饭了。”及第兴奋地喊了一声,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吃了一回团圆饭。


晚间,及第把郑局找他谈话的事告诉给玉珊,玉珊对他的工作转换早已习以为常了,据不完全统计,从及第当兵到现在,他调动的单位和岗位不下十几次,这一点档案记载的最详细。


距离产生爱情,及第和玉珊的爱情是距离产生的结果。从结婚到如今,近二十个三百六十五天,他俩始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然而,玉珊是水,常给及第一点湿润。如水的月光,从薄薄的窗帘中倾泻进来缕缕光束,印在及第和玉珊的脸上、身上,及第更紧地用自己炭一样的燃烧的身体拥住妻子,然后他们一言不发,宁静得像一个秘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