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主创做客 侯勇坦承军人情结深

mcaiai 收藏 3 6653
导读:军事励志剧《我是特种兵》正在央视一套热播,1月25日,该剧制片人何静及主演侯勇做客腾讯。侯勇曾演绎过无数军人的形象,这也是他继电影《冲出亚马逊》之后十年来再度出演特种兵角色。 [img]http://img7.itiexue.net/1243/12435103.jpg[/img] 侯勇 主持人乐同:欢迎光临今天的七色花腾讯《名人坊》,大家好,我是你们的VJ乐同。在这里向我们所有腾讯的网友先说一声新年快乐,到春节临近了,大来宾们纷纷不绝的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今天是谁呢?让我们欢迎正在央视一套热播的《

军事励志剧《我是特种兵》正在央视一套热播,1月25日,该剧制片人何静及主演侯勇做客腾讯。侯勇曾演绎过无数军人的形象,这也是他继电影《冲出亚马逊》之后十年来再度出演特种兵角色。


《我是特种兵》主创做客 侯勇坦承军人情结深

侯勇

主持人乐同:欢迎光临今天的七色花腾讯《名人坊》,大家好,我是你们的VJ乐同。在这里向我们所有腾讯的网友先说一声新年快乐,到春节临近了,大来宾们纷纷不绝的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今天是谁呢?让我们欢迎正在央视一套热播的《我是特种兵》的两位主创老师,分别是制片人何静老师还有主演侯勇老师。



《我是特种兵》主创做客 侯勇坦承军人情结深

何静




何静:腾讯的网友们,大家好!新年快乐。


侯勇:大家好!我是侯勇。


主持人乐同:欢迎两位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说到春节特别的兴奋,先问两位春节怎么过?


何静:我陪妈妈。


侯勇:我回老家,陪父母。


谷智鑫力克陈思成出演庄焱 侯勇不演特种兵演教官


主持人乐同:所有在外地漂泊的人都会回家里。除了会陪家人之外,有没有想过出去做旅行之类的?


何静:我没有。


侯勇:我是去年陪父母去三亚,今年有另外一个任务,跟我一个老师去三亚。


主持人乐同:您每年都去三亚,可以当三亚代言人了。


今天两位老师来到我们节目当中是为了宣传正在央视一套热播的《我是特种兵》这部剧,收视率固然不用讲了,因为所有能上央视一套播的戏,收视率是最大的保障,当然跟我们这个戏里演职人员的努力有分不清的关系,本来今天一位主演谷智鑫也会到场。


侯勇:在路上。


何静:他在怀柔,然后又遇到堵车。


主持人乐同:有可能我们说着说着话他就在那儿了。


因为谷智鑫让大家认识是通过那部《恰同学少年》,两位老师刚开始知道要跟他合作的时候,对他印象怎么样?因为制片人选演员的时候肯定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无论是演员的人气或者是对这个角色适不适合等等方面,您当时是什么理由选择要用谷智鑫?


何静:其实当时做了一个痛苦的抉择,因为在四个侯选的演员里,谷智鑫的人气在当时是最低的,但是我们用他仔细分析之后,他应该从气质上,还有看完剧本之后对这个角色的解读上应该是最准确的,最有想法的,而且是最有激情要把这个角色要呈现出来的。我们果断的在开机之前大概不到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最终确认了他。同时也亏欠了另外几个演员,对于我来说亏欠了他们。


主持人乐同:我知道当时庄焱的角色候选人,除了谷智鑫之外,另外三个都是谁?


何静:我可以说其中的两个。因为其中的两个,包括我接下来会给他们安排戏,而且真是不弱于《我是特种兵》这样的角色,第一个是陈思成,第二个是杨烁。在央视开播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因为后来我就安排他演的反一,也是有感于他之前塑造的角色非常成功,我不能让他演男一了,要演反一,所以在央视开播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一上台就说,我应该是庄焱。应该他来演庄焱。是这两个人。


主持人乐同:我觉得今年有一个特别大的失误,没有把最重要的人挖出来,既然何老师有意做隐藏,我就不做那个“坏人”了。陈思成跟这个角色蛮贴的,他的状态包括他在《士兵突击》里的表现。


何静:他为庄焱这个角色推掉了四部戏,他用了两年时间在等待这个角色,这是包括我们,包括南京军区我们的合作伙伴大家都知道的。他正在自己导《北京爱情故事》,《士兵突击》的一帮兄弟们都在这个戏中,之后我们会有合作。


主持人乐同:期待着接下来何静老师和陈思成的合作能够擦出火花。说到侯勇老师,因为是对手戏,因为您是教官的角色,来教导真正的80后的特种兵,您跟这些这些年轻的演员合作的时候感想怎么样?


侯勇:很新鲜,在任何一个时间段里都牵扯到转型的问题,我本人的年龄40多了,再加上我演特种兵不太合适,原来我是演特种兵的年龄,现在转换成演特种兵教官的年龄,心理上是一个转换。包括在现场跟年轻的演员们演戏,也是一个角色的转换。通过拍摄下来,我觉得大家的关系处得都非常好。


主持人乐同:所有参与的演员。


侯勇:对。



何静:这部剧挑战创作极限 侯勇坦承有军人情结


主持人乐同:这次《我是特种兵》有点区别于之前我看到的一些军事题材,因为它把主要的利益定在了年轻一代这些人的身上,因为以前我们看到了一些军事题材的戏,更多的像年代戏或者是更早一点的抗战题材的。这次属于现代军事题材的会比较少。


当时您怎么决定要做这样的一种军事题材的作品?


何静:其实这个说来我也是很有感触。如果让我开阔一下这个项目的运作我觉得是一个挑战极限的创作,因为当代军事题材非常非常难做的,这一次我觉得出发点应该是我们小马奔腾的一种诉求,成功的做了年代军旅题材之后,《历史的天空》、《我的兄弟叫顺溜》,还有《狙击手》、《光荣岁月》等等,我们很想尝试着对当代军事题材做一次突破。这一次《我是特种兵》究竟突破到一种什么程度,我们现在还得看播出完了以后大家的反映,因为观众是最准确的。应该说小马奔腾的军事题材作品一直有一个灵魂的东西就是英雄情结。也就是说我们在选择做这样的一个可以说到悬崖上“盗仙草”的行为,应该有我们老总李宁的一个气魄的。


因为这个项目从南京军区他们抓这个项目已经是四年都没有做下来,中间换了无数的东家。最后跟我们小马奔腾合作几乎是一拍即合,应该是5分钟之内决定的事情,5分钟之内就把这个事定了。我们是2010年1月18号签署合同,2010年3月8号开机,6月5号关机,今年6月14号在央视一套播,应该是非常高效率的从确定合作一直到播出是很有效率的一次合作。


主持人乐同:可见我们这个公司对这部剧的重视程度是非常有信心的。


何静:是。


主持人乐同:因为您自己也提到了,当代军旅题材的作品是非常难拿捏的,因为戏剧作品都会有一些装饰或者是修饰,如果过分的话,我们的观众就会觉得假。如果做得太真了,可能大家又会觉得有点接受不了。


何静:特别是这个题材,因为它反映的是当代特种兵,当代特种部队。我们还需要有一些分寸和尺度,同时也是因为它是反映当代特种兵,我们又不能够过多的去演绎,去修饰。所以我为什么说它是一次挑战极限的创作,包括我们整体的运作过程它也是一个挑战极限的创作。我常说有这壶酒垫底,其他的题材驾驭起来就会自如一些。


主持人乐同:轻车熟路一些。侯勇老师因为您现在也是军人,这次尝试当代军人,那对于您来说是不是就不会像团队这么觉得困难?首先您本来自己也是军人,这一次再演当代军人是不是觉得比较好拿捏这个尺度?


侯勇:也不是。我觉得每一个军人,每一个角色都有这个角色的魂的东西。每一个都是这一个,不是说是千篇一律的,一定要一人千面的东西。这个角色对我来讲,演军旅戏驾轻就熟也不一定,这个角色跟以往演过的还不太一样。


主持人乐同:不一样的地方在哪儿?


侯勇:我演狼牙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他面对的这一拨人是80后,甚至是90后,我的学员们,我的战士们。用传统意义上的军旅题材,官兵的这种关系已经不合适了,而且小庄是带着目的进部队的。


主持人乐同:这是什么目的?


侯勇:小庄进部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因为什么情结或者是什么,他是因为有一个女朋友在部队里,他的情结其实非常的人性化,因为女朋友在部队里,恰恰这个部队不是某一个公司,不是说某某公司,女朋友在这儿,我就进来了,我干得不行我跳槽走人。部队不可以,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特别是它进了我的特种兵大队。特种兵是部队当中更是佼佼者。


到了我这儿来,中间我和他有一些观念上的碰撞,交往上的摩擦。


主持人乐同:哪儿那么容易天天见面。


侯勇:我是60后,他算是80末,甚至我们部队有很多90初的一些战士们,我原来是他们这个位置,有一些50年代的人面对我,现在突然我要转换了,要传承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也不容易。我是60年代的,观念太老,也不至于,太新,也算不上。


主持人乐同:您算洋气的,您是高端的。


侯勇:但是很多网络语言我都听不懂了。


主持人乐同:就在我们这个剧当中,两位老师在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都会觉得比较有趣,因为确实是新鲜血液加入可能就会让现代戏更有现代感。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个问题。侯老师,我想知道,您在戏当中有没有一些经典案例给我们举举例子,比如说让你深恶痛绝的,思想观念上的大碰撞,就会觉得跟你以前想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了。


侯勇:原来部队题材的戏有它的模式,比如说我们那种边缘兵,表现的方式是那种方式,你一出现,我会意识到,你会用什么招数,用什么套路。而《我是特种兵》庄焱的人物定位是我所没有见过的套路。他是艺术家从军,艺术家的个性和部队的那种整体性产生严重的碰撞。


主持人乐同:我说应该被很多网友拍砖头的话,虽然我也是学艺术出身的,但是我在很多军旅题材的作品当中,我会看到,比如像侯勇老师扮演的教官类的角色,会对所有的艺术生抱以一种瞧不起的态度。


侯勇:在这个戏里没有。因为小庄身上又有另外一个本能,他的人的天赋里适合做军人。他的天生里有敏锐的一方面,有别人达不到的超强体能,这一点是做特种兵的一个基础。他具有这个基础,他没有军人情节,吊儿郎当的。


主持人乐同:比如说这个人刚刚入伍的时候,您肯定会对他很不爽。


侯勇:他们几个人都碰不到我。


侯勇:先在新兵连,然后在侦查连,然后在特种兵的选拔,才能见到侯勇。我跟特种兵见面的第一句话,你们好!欢迎大家来到狼牙大队。他们以前是进不来的,要通过选拔,国家队一样。市队、省队到这儿来了,你以前的目标和任务是什么,现在的目标和任务是什么。


何静:我突然想起来在河边有一场戏,小庄不知道他是大队长,以为他就是一个老军工,他们有一段对话特别有意思,因为大队长是知道他的,然后就说“你是新兵蛋子”,庄焱马上回了一句“你才是新兵蛋子呢”,两个角色的对白就特别有意思,然后他问到你的年龄,然后他就说,你都应该跟我叫叔。庄焱就说部队没有这样的,一见了,这是我的大叔,这是我的大婶。这两个角色就是那种对撞。


主持人乐同:有了这种思想碰撞。


何静:之后大队长给他配套,考验他的意志,小庄到最后看到军徽的时候就领悟到我不能够这样。当时他觉得这是一个老军工,开着001号车,001号车就是大队长的车,他想搭他一段,实际上他是为了考验他,他是不是上当,或者是不是妥协。那一段戏,在小庄不知道他是谁的状态下,两代军人的一种对撞。


主持人乐同:最后他是上了你的车还是没有上你的车。


何静:他看到军徽的时候就放弃了,他说我从哪儿停我要从哪儿再开始。


侯勇:小庄是一个本质上很好的孩子。他进入了部队的大熔炉,他把他身上的天赋的东西领入了一个正道,虽然人间正道是沧桑,小庄经过部队的大熔炉之后,哪怕以后从部队走向地方,《我是特种兵》的后传,小庄就是国家的栋梁。他是意志力的锤炼,作为特种兵他有这种特能,他有这种技能,甚至有意志和心理的素质都有。部队就像是一个模具一样。


主持人乐同:聊天聊了这么一段,我突然发现两位老师都是性情中人,特别容易激动,刚才您谈到了军人情结,您觉得您的军人情结重吗?


侯勇:我觉得凡是有从军经历的人都挺重的。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你有同学,你有老乡的关系,而把它放大部队里的战友,它的不一样在哪儿。另外又多了一份拔高了的情怀,什么情怀呢?可以用命相托的兄弟。比如说在战场上,他的一个手势,他的一个动作,可能我见不到敌人,他那个地方可以看到敌人的动作我通过他的一个手势,一个动作我挺身而出,或者是他挺身而出的时候,前提建立在我们的相互信任。比如我们在职场或者是同学,他的默契能够达到以命相托吗?战友的含义和概念可能在这之上更多了往前进一步的关系。


主持人乐同:我有一种质疑,这个可能也代表了网友的想法,说到当代军人,不会像几十年前看到军事题材的作品当中真的是真枪实弹出去打仗,当然现在也会有,但是现在属于高科技之间的较量。


何静:而且我们现在没有敌人,没有正面战场,和平年代。


主持人乐同:我们在说对抗也好或者是怎么样也好,全都是假想。我们想象有一天万一战争到来,我们要怎么面对。我想这种时候会不会就出现没有办法做到您说的那种情况了,真的是做到以命相托。当今的军人和战士们也会有那种状态吗?


侯勇:和平是对军人最大的褒奖,您刚才说的是假想敌人,讲的是未来的什么什么战争,如果没有,对于军人来讲,我觉得是最大的褒奖。因为我们的威慑力,因为我们的能力保卫了这个国家。


回到您刚才的问题,如果发生战争我们将会怎么去面对,因为这个问题太大了,我也回答不了,用我做一个例子,我是现役军人,如果现在国家需要我,可能现在说这个话有点大,我怎么会去相信你呢?你放心,有句老话叫“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甚至发生了一个地震,举国上下众志成城,更何况有外敌侵略,你想象一下。


何静:这也是我们这部戏的一个主题,不断的渲染的是如果祖国需要,我就是一颗上膛的子弹。我们在当下会有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比如说在我们的剧中会出现我们这些特种兵配合边防武警以及特警公安去缉毒,去处理一些摩擦。那个时候一样会有生命危险,会让这些兄弟们同生共死的。


侯勇:前两天有一个对白,特种兵大队长到我的底盘了,我说欢迎0263工,你们都是特种兵,但是你们其实是一支根本就不存在的影子部队,说得很酷。你们的任务是干掉敌人,你们现阶段的作战区域是960万平方公里。其中包括山川、丛林、城市、乡村以及一切被劫持的飞机、轮船、汽车等交通工具。我给你们的任务就是更快、更准、更狠的干掉敌人,干掉敌人,干掉敌人。让那些胆敢要冒犯我们的敌人永远让他下辈子都不敢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敌。


这是一个很给力的台词,这是我们剧情中的一段对白。



《我是特种兵》主创做客 侯勇坦承军人情结深


何静:非常给力。


侯勇:我看到这个对白看得我热血沸腾,我相信任何一个国人,因为我们这个民族以前受的欺辱太深了。我们首先要把自己的强大让外敌不敢侵略我们,不敢小视我们。


何静:这也是我们这部戏为什么会热播,可能它会打穿很久了,一直珍存在我们每一个人体能,就是那种爱国情怀,那种上古精神。到了今天,像狼牙特种大队展现的一种狼牙精神。在我们前几天广电总局举办的一次专家研讨会上,我们也去提炼,这部戏到底有什么大众的东西。是不是我们要呼唤这样的一种精神出来。要呼唤当代的,真正契合目前中国当下的愿望,一个健康的,非常向上的,非常有希望的,非常让人信赖的,以侯勇老师为首的这么一群年轻人,他们是我们的偶像,而不是其他的一种,虽然很多的娱乐元素在里面,但是真正我们需要的是这样的偶像。


主持人乐同:要树立起来那种民族自豪感。包括像刚刚侯勇老师说的那些台词,我在现场被震撼到了。


侯勇:这段话说得我血脉喷张。不是鼓动什么,而是一定要增强我们的民族自信心,一两百年来,从鸦片战争到日本人侵略中国等等等等,我们今天中国为什么要提倡我们要强大,经济上要强大,我们不是去侵略别的国家,但是我们要保证自己960万平方公里不受外敌侵略,这是摆在我们往后几代人的面前。


主持人乐同:我觉得要呼唤以及强调,通过我们的文艺作品。


侯勇:我越来越觉得当代的军旅题材的戏应该多拍。现在虽然我们的主要工作是经济工作,发展或者是搞经济建设,但是我们的国防,为我们国家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没有一支强大的国防,不可能这个国家有强大的稳定。



《我是特种兵》主创做客 侯勇坦承军人情结深



《我是特种兵》主创做客 侯勇坦承军人情结深


《我是特种兵》挑战军旅新题材 侯勇倡导多拍现代军事剧


主持人乐同:刚才您提到的震慑力,如果没有这么强大的震慑力,没有这么强大的军事作后盾,就让别人觉得你虽然发展起来了,但是随时可以把你打败。


侯勇:你住在荒郊野外,你家里有两把匕首是什么样的,如果你家里有两把冲锋枪是什么样的。


何静:当代军旅题材在这部戏中,《我是特种兵》它应该一个拐点出现了,我提醒即将进入当代军旅题材创作的朋友们,怎么要找到创作点,继续往前突破,很多朋友在问,何静你是不是准备拍续了,我们的诉求不在续集上,而是在找到更好的创作视角,继续发力。以及把这部戏给出的很给力的一种时代精神延续下去,传承下去。


侯勇:我特别赞同何老师的观点,现在找我拍戏的题材或者是有一些戏,30年代的,一打电话就是45年的,一打电话是1927年的,我们的创作者为什么没有勇气直面我们的现实题材。因为我们是在等米下锅。我们特别需要观众当下贴近生活的题材。《我是特种兵》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收视群体。


何静:我们的观众层面达到了00后。我们看到百度给我们的数据,我们的年龄层吓我一跳,从10岁到69岁,我们关注特种兵,而且持续在往上升,这个一下子就拉大了。《我是特种兵》等于创造了一个自己的观众群,就是把原来在电视机前我们的中老年的观众朋友延展了,而且已经延展到10岁。也就是说我们的一些00后的孩子们。我们的导演刘猛那天跟我说,“姐,那天我们在军区大院里看到一个特别好玩的现象,我当时特别震动”。他就说一群小孩在那儿做了一个动作,就是“六匹狼”,六个小孩在那儿喊“同生共死”,看到这一幕他很激动,这个孩子一定看这个戏,才能知道这样的一个细节。


侯勇:现如今的独生子女,个体和自我的意识比较强,如何形成团体协作,伙伴协作,虽然在一个公司里有一个前提,在一个公司里有一个平台,召集大家是为了事业上的发展,为了大家去追求什么东西,把个人集中在一起,生活中可以兴趣,可以爱好,可以等等等等结成五六个人是哥们儿,大家的兴趣一样,爱好一样,甚至在一起谈的话题都是我们大家所关注的,这种群体也需要。很难像90后、00后谈天说地。


主持人乐同:我们很多80后都会面对一个问题,老是觉得自己孤独,老是觉得自己没有朋友。其实《我是特种兵》这部剧也通过影视作品向所有观众反映,其实大家可以尝试着敞开心扉跟一些自己觉得可以靠得住的朋友。


何静:很享受。


主持人乐同:刚才我为什么说一定要多拍军旅题材,因为我刚才想了一个特别深的话题,因为现在很多80后甚至是90后甚至是00后,00后可能在父母的影响下可能会看这些电视剧,就像我们小的时候看《三国》和《西游记》的效果是一样的。对于现在正在成长的这一批青年人,比如说20多岁、30出头的人,他无论是工作也好,还是乱七八糟的一些客观原因影响到他可能没有时间去关注电视剧或者没有时间去关注一些作品。大家可能才会变得意识形态很缺乏。大家觉得很空虚,每天就是空虚。


我刚才想到为什么当时《士兵突击》可以达到那么好的一个收视率,空前绝后,也是现代军旅题材。


何静:只不过它反映的许三多的兵比我们特种兵要再早一点,他们是70后这一批军人。你刚才说的这个话题,我想跟你交流。我觉得你的问题提得特别特别好,也是最近很多媒体记者应该提的最深的一个话题,我们为什么当代军事题材能够这么打动人心。我在想,其实当代军事题材它有一种天然的元素,它天然的在跟国家和民族的历史命运以及现实忧患是相关联的。而且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且它是天然就承载着一种社会主流价值观,国家的主旋的东西,主旋的精神。我觉得要充分利用好这样一类题材,去弘扬,去展现,去呼唤,去强调。我觉得这是比其他任何题材都要直接,都要能够给力的能够出来一些效果的作品。


主持人乐同:确实是这样的,像侯勇老师提到的,比如说有的时候接到戏的时候,今天是二几年或者是三几年,演员们演起来也会觉得没有意思,原因是这一部分的历史,它离我们太远了,它已经成为过去时了。


侯勇:最起码我们需要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为什么我说我们的创作者容易盯着20、30年代的题材,它讨巧,包括一些规范。


主持人乐同:不会被质疑。


侯勇:我觉得创作者应该直面现实,挑战现实。这是文艺创作者的一种职责。


主持人乐同:不能老是讨巧。


侯勇:要有社会责任,你的编剧也好,导演也好,你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同时,你在享受创作艺术愉悦的同时,你同时要担当了很多的社会责任,要有担当。


主持人乐同:我在这里想跟所有的腾讯网友分享,在开始的时候,当代的军旅题材不好掌握和不好拿捏,原因就是因为大家可能会对这种类型题材的作品有质疑。因为网友和观众是真的很挑剔,你拍假了,大家说你拍的什么东西,你拍得真了,大家觉得距离有点远,不是这么回事。这种题材对于我们的创作者和演员都是有挑战的。


何静:我刚才一上来就说这是一次挑战极限的创作,真是挑战极限。


主持人乐同:我当时在想的时候,一般的访谈都会上来问说,您觉得这个剧上映之前您会紧张吗?我刚开始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太白痴了,既然制片人或者是演员都去参演了这部作品,就证明这部剧的内容是一定感人的,是一定能够打进人心里的。现在已经上映了,我们已经看到了数据,得到了众多包括年龄层的肯定。假如当时上映之前真的受到了质疑,怎么办?想过这个问题吗?


何静:我们有一些心理准备,毕竟这个市场是叵测的,我们也没法儿决定它,就像我们拿到的收视率的数据,拿到的百度给我们的数据,这些都是来源于真实的,就像今天我得到一个数据,四亿人次在关注《我是特种兵》这部剧,而且他们还除去了浏览新闻这些,这四亿人次就是看这部电视剧。


因为当时很悲壮,我为什么刚才又加了一个“是一个挑战极限的运作”,整体的过程一直到我们开播前三天改名字,我们原来叫《子弹上膛》,所有的带子都出来了,后来改名字,你们看到的央视播出版是被我们删减了一部分,包括侯勇老师特别精彩的段落,当然有一些就像你说的那个拿捏分寸,我们现在掌握了一个特别好的拿捏分寸之后,现在呈现出来。


我们当时就想过会不会中途出现了什么事情?因为我们是在接近现实无法预料的,甚至我们都想到会不会有一种更悲壮的出现停播,我们全都做好了,即便这一天到来的话,我们也会坦然面对。当然没有想到结果,明天播完,而且收视率一直在往上提,打破了央视两年以来的记录。而且一路有各层领导的护佑,就是从军界到地方。


主持人乐同:看起来有点假事实是一个真事。前两天我接到采访任务,我刚好没有跟家里人讲,我妈跟我说,我妈知道我特别喜欢军旅题材的作品,然后我妈说你不是特别喜欢看《士兵突击》吗?央视又在播一部大戏《我是特种兵》,你有时间你可以看看,如果电视没有的话,你可以买一些DVD或者是在网上看一下。我妈对我说挺真的。


何静:有一天我的朋友打车,一上车,出租司机就说去哪儿,司机说多亏还不远,拉完这个活儿就回家看电视去。我的朋友就问他,你正在看什么电视剧呢?因为现在可选择的太多了,有一个《我是特种兵》,他下了车就给我打电话,他说出租车司机都不拉活了,一定要在八点之前回到家。这个让我特别感动。


主持人乐同:在这里我呼吁所有的网友,其实大家不妨把视角真的转移到当代军事题材,因为真的可以让大家从中汲取到一些可能是我们在当今生活当中无法感知和感受到的一些深层体会。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我是87年的,像我身边有很多很多我们这么大的同学和同龄朋友们,特别有军人情结。


我们所谓的军人情结跟您还不一样,您是现役军人,您是已经体会过了,可能有另外的一种情操和情感,我们是一种向往。因为现在我们人多了,不像以前,我到了年纪我就去服兵役,人生中总有一部分时间是可以感受到在军队当中生活的感觉,但是现在我没有这个机会了。有的时候会很向往。我记得当时我看《士兵突击》的时候,我就跟我妈讲,好想去当兵,当两年再回来,人会不一样,军人身上那种正气是很多当下年轻人非常需要学习的一种东西。这个可能也是我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关注《我是特种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因为你会发现,这一部剧是真正反映我们80后的一些生活,他们在部队当中的一些体会和一些经历和故事。包括何老师在最初提到的,我们的庄焱,男一号,是因为他的女朋友才进入部队的,到底其中发生了什么样的感情纠葛,是不是跟我们生活当中经历的故事有所雷同或者是相象,那就给大家留到剧中慢慢体会了。


聊了这么多,真的感谢二位老师今天能够做客节目,聊得我也是心潮澎湃的。


何静:我刚才有一个想法,既然你有这种愿望,下一步戏我请你来演,圆这个梦。


主持人乐同:太好了。


侯勇:其实所有的男孩子对军人有情结是与生俱来的。


何静:我特别喜欢军人。任何一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一种刚强,都有一种血性,男性的东西,雄性的东西。


主持人乐同:刚才我想到一个特别好的点,正在北漂或者是哪儿漂的同学们一定要多看一看,因为你在这部剧当中可能会寻找一些让心灵靠岸的点。


何静:太棒了。


主持人乐同:说了这么多,要在最后请两位老师跟我们所有的腾讯网友推荐一下,因为现在正在热播,可能现在还有人不知道。


何静:马上央视一黄金时间播完了之后,央视一套的非黄金时间就要重播,央视八套也在跟我们谈,它也在播。同时我们有几个卫视要在春节后要播。大家从各个视频网站都可以看到,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通过电视来看,因为这部戏是视听效果非常好的一部作品,在电视机的大屏幕下可能会更好。


主持人乐同:最后请两位老师在最后给我们所有的网友推介一下这部剧,给我们所有的网友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理由,让他们知道一定要看《我是特种兵》。从何老师开始。


何静:一直想跟大家沟通的就是说,我们这部戏应该说有一个独特的故事,有独特的一群人物以及独特的戏剧冲突,同时有一个给力的时代精神。所以我特别希望所有现在已经关注和刚刚知道这部戏的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包括我们的DVD碟已经是遍布全国了,各种版本的精装版,珍藏版以及普通版,大家可以观看这部戏,同时可以通过我们的腾讯网能够跟我们实时的交流,给我们提宝贵的意见,让我们下一部戏,以至于很多其他朋友也在做的当代军事题材的戏来得到一种可以借鉴以及可以吸取的教训。


主持人乐同:先吃螃蟹的人。


何静:谢谢大家。


主持人乐同:侯老师。


侯勇:看完《我是特种兵》你会发现兵还可以这么当。


主持人乐同:兵还可以这么当,到底怎么当呢?你就必须要看这部剧,你才能知道到底应该怎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