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独立营成了打猎队

dbszyk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六十三章 独立营成了打猎队 五龙寨山槽“万人坑”将红军与白军混合埋,叫张占荣心里总是不能释怀。所以,在安葬王成功他们时,他坚决不准将白军也葬入那个大坑。他在主寨的下面紧挨着寨子的石壁前,让民工们挖了个大坑,将固守五龙寨被饿死渴死的十六个人葬在了一起。撤到五龙寨主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六十三章 独立营成了打猎队


五龙寨山槽“万人坑”将红军与白军混合埋,叫张占荣心里总是不能释怀。所以,在安葬王成功他们时,他坚决不准将白军也葬入那个大坑。他在主寨的下面紧挨着寨子的石壁前,让民工们挖了个大坑,将固守五龙寨被饿死渴死的十六个人葬在了一起。撤到五龙寨主峰的重伤员,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就是轻伤员和没有负伤的也死了三个,其中包括王成功。民工们将遗体全部码进大坑,回填上土,踩实,就准备收工。一个中年民工烟瘾来了,就将锄头往坑前的地上一挖,坐在锄把上就开始裹叶子烟。当他一支烟还没裹起时,发觉光着的脚板冰凉,一看,一股水从锄头挖下的地方冒了出来,浸到了自己脚下。

“水!这里有凉水!”民工惊骇地喊起来,一步跳到老远,像见了鬼一样。

听见喊声,大家都惊奇地跑拢去。虽然个个都还很虚弱,还是觉得太奇怪了。张占荣跑拢,拿起锄头挖了几下,那股泉水就冒得更大了。

“你将这儿挖个大坑,把水蓄起来。”张占荣对民工说。

两个平方的水坑挖好了,泉水蓄满一池,就不再冒。大家议论起来,要是固守主寨时能找到这眼泉水就好了,至少要少死十来个人。也算老天垂怜,在被渴死的弟兄坟前,竟然冒出这么一眼泉水,让他们在地下不再挨渴,也算是一种补偿。

当大家恢复体力后,张占荣带领大家从山下捡来石头,在泉坑后为合葬的战友们磊了一座大坟。由于前面有水坑,这个坟磊得又宽又短,很不协调。

这里出现泉眼科学的解释是一种巧合。但再讲科学,也不能解释这泉水的来源。这里比任何地方都高,主寨是块成整的石头,其他寨子与这里都有山坳隔断,根本就不可能有水源会从这里冒出。2010年4月5日,借回老家给父亲上坟的机会,我又上了一次五龙寨,本想再上主寨去看看,可在比人还高的密集的蓼叶竹中始终没找到上寨的路。来到那个硕大的坟前,那个泉坑还在。到处都是蓼叶竹,可就是这个水坑和大坟四周没有。七十多年来,哪怕天再旱,这个泉坑都没干过。当然,远近的村民都知道这个泉坑的来历,就是再干,也没人来此勺水,连一个旅的白军都怕的一群人,哪个敢与他们抢水喝,怕是真的不要命了。

刚磊好坟,就听东边一阵巨响,地皮跟着就颤抖起来。接着,响声就向山下延去。

“垮干岩了!”北寨上站岗的战士大声吼起来。

张占荣跑到北寨一看,东边悬岩上,几块巨大的岩石脱落,滚下了五龙台,将一坡的树木砸得歪歪斜斜。“大晴天垮啥岩。”他正这么想时,北边山脊上站岗的战士又喊起来:“看,王连长!”

张占荣转过头去,只见那个战士指着刚才垮岩的地方还在大声惊呼。他便跑下寨去,站在岩石边朝垮岩的地方一看,五龙寨东边悬崖上,那垮出来的巨形悬岩,果真就是王成功的头像。那高挺而又短促的鼻子,坚毅而饱满的嘴唇,宽大的额头和脸庞,仿佛是比着王成功雕刻出来的。

“王连长显灵了!”有的战士喊叫着,就跪了下去朝巨形石像磕头。张占荣也认为是王成功显灵,他虽没有跪拜,但他相信。

到现在,爷爷都认为王成功是个不简单的人,要不,他死后会有那么多怪事出现?我根本不信他的话,于是,趁上五龙寨的机会,到北边山脊上找到了那块岩石,站在悬崖边就照了几张照片。回到家在电脑上一放映,虽然石像头部长满了树木,爷爷说还是与王成功烈士的相貌一模一样。

守在寨上,吃的成了大问题。没了主力红军,红胜县苏维埃只得依赖独立营了。扩红、到处雕刻石头标语的工作停了下来,所有的工作重点成了找吃的。这就不光是找粮食,只要是不毒死人的东西都得找回来。可不到一个月,派出去的人,多数不但没找回吃的,就连人都找不回来了。寨上的粮食越来越少,周英兰挺着个大肚子,脸色铁青,明显的营养不良,张占荣就担心肚子里的娃儿又落了。于是,每天除留一半的人守寨子外,其余的全放出去打猎。

当然,满山遍野打猎的还不只有红军,也有老百姓。他们用的也是步枪,其中还有人用上了机关枪。牛吧?只是那些迫击炮没人捡,一是没炮弹,二是太重了。就有炮弹,那东西除了炸人,就根本没有用处。教导员赵黎明说,应该将老百姓的枪收缴了,张占荣说,由他们吧,只要不打红军,就留着让他们打猎。他们也是人,到处没粮食,总不能让他们饿死。

山上的野猪和麂子不多了,而毛狗和豺狗却发展迅速。有许多家狗由于主人被坚壁清野走了,也就跟着毛狗一路跑,下些后代既不像毛狗也不像家狗,就是现在人们爱养的狼狗。它们三五成群,在树林中穿梭,啃食那些没被发现或是没来得及埋葬的死人。第一天出猎,大家就打了三条毛狗,当战士们准备剥皮时,张占荣叫用开水烫,这样就会多几斤皮子肉。有了肉吃,周英兰的娃儿总算可以保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