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六十二章 郑家碥分家

dbszyk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六十二章 郑家碥分家


红胜县苏维埃正计划移回罗文坝时,上级传下命令,红军反击由东线改为向西。追敌已到罗文的红九军许世友已率二十五、二十六师向西边的秦河方向前进,红胜县苏只得暂时留在五龙台一带。

有人说,张国焘不懂军事却喜欢瞎指挥。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张国焘瞎指挥有一个特点,即在败军之际、危难之间,他甘于做些后勤保障工作,将难题交给前方将领去解决,但是一旦形势好转,特别是在大捷即将到来的转折时期,他就会从后台走到前台,扮演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角色。

却说倒楣的吴锦堂,过了斯滩河刚爬上山,又遇见西进的红三十军李先念部顺山脉追来,吓得他转头又向西跑。跑了大半天,到达河口场,才遇上受红四军在石窝场攻击而败下来的陈兰亭旅长。还没说上两句话,红军就撵到了河的对面。陈兰亭不敢恋战,就顺着斯滩河往下游的秦河跑,刚到秦河,才遇上范绍增派来接应的孟浩然旅,可气还没喘匀,从北边和东边而来的追兵又拢了。大家只得且战且退,准备退到山上依靠地势迟滞红军,等待范总指挥前来接应。可他们刚退到山腰,从山顶上又杀下了由南转西的许世友所率红九军。

“撞他妈的鬼了!”吴锦堂绝望地骂了声,“徐向前真有撒豆成兵的本事?”

“噘(骂)啥子噘,赶快跑吧!”陈兰亭拉了吴锦堂一把,又改变方向朝西边的鹰背嘴跑去。

只有这种突围战,才是考验军人身体素质的时候。当然,那些士兵只要官长给他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一般是能跑脱的。这种逃跑,害苦了的往往是长官。他们平时又不操练,又吃得身宽体胖,跑起来还真是困难。可再困难也得跑呀,要是被红军抓住,还不如一个士兵的命运了,只有死路一条。

刚到鹰背,实指望范总指挥来救援,可得到的命令是:谁的团跑得快,奖大洋三千。这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命令,让他们只得继续往南跑。幸好的是,红四方面军的一号人物张国焘下的命令是一直向西,没兜住范绍增,就去兜杨森,结果一个都没兜住。

休息了几天,独立营的战士又活蹦乱跳了。他们的任务还是继续驻守五龙寨。站在主寨中央的那块大石头上,就能看见几十里远的地方红军追赶白军的情境。虽然只有豆粒大的人影,他们都能分辩出相差的距离。虽听不见喊杀声,但也能从不很明显的枪声中断定战况结果。才两三天时间,大石头上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蜿蜒的群山和满山的碧绿,就像收场的傀儡戏,只有背景而没了剧情。

周英兰对张占荣的侍候特别周到,而春香好像与钟家安彻底闹翻了。自从春香到寨上来了一次,就没再来。听周英兰说,她带着钟家安在苟家坪捡那个菊子回到郑家碥去了。

火线周围都在战前进行了坚壁清野的,使回去的老百姓根本就没有起伙的粮食。五龙寨周围的人没法生存,多数已逃荒走了,还固执恋家的人就只得到处剥树皮吃,这就使儒郎树、熊树、夫杨树及春芽树遭了大殃。

郑老太一死,张子孝就成了家长。没有了一切,他这个家长也是一筹莫展。还好的是,他来到祖山后,挖出了大缸稻谷,遗憾的是埋的时间太久都已生霉了。但这总比没有的好。他把全家召集起来,说,树大要分丫,族大要分家,现在就按人头分粮食。外出当红军的有军粮,就不算。张占春是女子,按规定不能分房,但她有身孕,就分现在住那间房,生活现在就跟我一家,钟家安的菊子算是带到张家的,也算一个人头。

他这样说,就有人不服,说钟家安还不算张家的人,他的女儿也就不算。

“咋不算?”张子孝说:“钟家安没房子,妈在时就说:钟家安就算作是上门女婿。他不是张家的人,春香肚子里的娃儿哪来的?别自己给自家脸上抹黑。”

没人吭声了,分家方案就这样定了下来。房子本来各家已经住好,家财被红军清野清光了没有分的,只是从此分灶吃饭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