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胜PK山本胜



从前啊,有个人,还是个日本人,他的名字叫山本胜,是抗日战争后期,肖勇所在的新四军一师一团在淮安县车桥战斗中,俘虏的一个日本炮兵中尉。被俘时,他大耍武士道精神,领头绝食,非要自尽不可,后经敌工部陈部长苦口婆心地开导教育,他渐渐地转变了觉悟,从内心感悟,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是有罪的,到了日暮途穷的地步了,不再有抵触心理,再后来,他自愿参加了日本反战联盟。


那时,肖勇是一师司令部作战科长,同山本胜结识也是一个偶然机会。1945年夏,师首长决定拔掉鬼子在苏北平桥的据点。为加强攻击火力,上级派一个炮兵连支持一团,当时他兼这个连的直接指挥者。


“陈部长,近来又征服了多少俘虏?”


“不多,四五个吧,这小日本个个顽固,很难驯服。”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吗,这事急不得。”


“噢!可不是吗,急有什么用,肖科长,听说马上攻打平桥据点,你这个大忙人怎么还有闲心溜哒呐?”敌工部陈部长风趣地说。


“我就是为这事而来的。”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来听听,也让俺长点见识。”


“来向你求助的。”


“攻打炮楼你是内行,我能帮你什么?”


“这个忙非你莫属,向你借一个人。”


“谁呀?”


“俘虏山本胜!他对钢炮很精通,我需要他。”


“这个家伙很倔强,虽然被说服,但真让他打自己人,他会吗?”


“我想到了,你把人交给我,我有办法让他为新四军服务。”


“好吧,办个交接手续。”


几天后,战斗打响了。


“山本胜,对准据点开炮。”


·

“是、是。”他装模装样地左瞄右瞧,一看就是磨洋工,不想放炮。


“你怎么还不发射。”


“长官,还没测算好距离。”他心里充满矛盾,据点上的人都是自己的同胞,但这是战场,不执行命令,后果不可想像。


“山本胜,我再次命令你开炮。不然的话.....”肖勇把枪口对准了山本胜。


炮弹终于出膛,但没有命中目标。这时,冲锋号响了。新四军战士越出攻击地,向据点发起总攻。


据点的火力太猛,冲锋的战士一个个倒在据点前沿。


肖勇腾地火了,瞪着牛眼吼道:“再不命中目标,我就执行战场纪律,你就死啦死啦的。”我把板机打开。


山本胜害怕了,校正标尺,两炮便摧毁小鬼子的炮楼,新四军战士迅速拔掉了平桥据点。


战斗之后,肖勇又向山本胜讲了一些日本鬼子侵略罪行,从那以后,两人慢慢成了朋友。


抗战胜利后,内战烟火又起,山本胜参加了解放军,在华东野战军第二十九团当参谋,后被提为副营长。跟随部队转战南北,在渡江战役攻打江阴要塞炮台时,他亲自打炮,发发命中,掩护了战士的冲锋,减少了伤亡,从长江一直打到厦门。


山本胜在战斗中渐渐成熟起来,由肖勇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并起了个中国名字--林胜。


部队打下福州后,移师江西上饶驻扎。一天,林胜找到肖勇:“团长,你犯官僚主义。”


“好你个林胜,竟敢给顶头上司扣帽子,我犯得是那条?”


“你不关心下级的个人生活,我都三十好几啦,还光棍一条。”他说到这里,满脸红得像个大姑娘。


“对呀,我怎么把事给忘记啦,是犯了官僚主义,该受批评。”肖勇拍了拍他的肩膀,风趣地说。


“团长,你可要帮忙呀,我一个日本人,中国姑娘谁要我。”


“林胜,听说驻在上饶的四野野战医院里有一些日本籍女护士,不妨你去那儿找自己的知音。”


“太好啦,团长,你知道我脸皮簿......”山本胜羞涩低下头。


“这样吧,我认识医院后勤处长,我给他写个字条,让他帮你介绍一个姑娘。”


“谢谢团长!”


“不用谢,到时候请我喝喜酒就行啦,给你两天假,一定搞定,否则,执行战场......”


“ 保证完成任务!”山本胜做了个鬼脸跑啦。


在月老的搓合下,林胜很快与一个日本姑娘相爱,结为伉俪。


1950年,中国政府考虑到需要大批日本人回国开展中日友好工作,动员军队中日本人回国。


“团长,组织征求我的意见,让我回国工作,你说哪?”林胜犹豫起来。


“好事啊,你应该高兴才对,一是你可以回到阔别已久的故土,二是为发展中日睦邻关系多做工作。”肖勇当即表态,支持他回国。


“我听团长的,但舍不得离开你......”眼眶有了泪珠流动,扑到肖勇的怀里。


“老大不小的,别哭哭咧咧的,回去后多来信。”


“嗨!”


来年,肖勇随志愿军雄赴赴,气昂昂,跨过鸭碌江,遗憾没有为林胜夫妇送行,打那以后,与林胜隔海相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